《他在地球养星星》浮安衾 ^第9章^ 最新更新:2019-05-28 21: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第 9 章 ...

  •   第9章
      等褚祎的单独照拍完,剧组的宣传照特彻底拍完了。完工后剧组的人都收拾东西准备离开这个地方,这是最后一次,以后他们都不用来了。
      
      “褚哥,还不走吗?”
      
      来人是牧亭煜,正是骆瑞刚来褚祎家的那天,在门口看到的那个人。牧亭煜是《太阳的尽头》的男二,在电影里和褚祎对手戏很多,他演一个疯狂的科学家,沉迷自己梦境。
      
      牧亭煜和褚祎不一样,他是在名导的电影里出道的,可以说是从大荧幕中走出来的明星,年纪不大,不是流量明星,不像褚祎红透半天天,但在娱乐圈中地位却不低,完全能吊打同龄一代,初恋脸也极有观众缘。
      
      他看到褚祎一直没离开,好像在寻找什么,于是过来打招呼。
      
      “这就走了。”褚祎又检查一遍自己身上的衣物,还是没发现小星星。
      
      已经检查过很多次了,或许他会自己回家?也或许在车上或其他自己发现不了的地方。
      
      褚祎眉头微皱,很想告诉渺渺不要乱跑。渺渺隐藏自己,不想暴露,或许是有什么顾虑,褚祎也不勉强,尊重他的决定,一直配合着他。现在,他却想不管不顾把小星星抓过来好好叮嘱他很多事。
      
      地球和天上不一样,很不一样,这里人心叵测,有很有很多危险的事会发生。
      
      褚祎和牧亭煜一起朝外走,后面跟着他们的助理。
      
      “褚哥,今晚有空吗?我可以请你吃饭吗?谢谢你之前帮我理顺角色。”牧亭煜不太好意思地说:“我倒是没帮助你什么。”
      
      按说他经常拍电影,褚祎很少涉足,应该是他帮助褚祎才对,在剧组刚见到的时候,褚祎对他说请多多指教,他嘴上说着哪敢,心里确实想着要帮褚祎的。
      
      没想到褚祎演技惊人,学习能力也很强,在进组前做好了功课,根本不需要别人指点,就连导演都对他赞不绝口。有一镜他怎么都表达不好,还是褚祎帮他的。
      
      “下次吧。”现在褚祎只想赶快回家。
      
      在外面想找一个小星星很难,家里却很简单。自从他发现异常后,家里安装了监控,只要渺渺回来,不管在任何角落,他都能找得到。
      
      褚祎的冷淡没影响牧亭煜脸上的微笑,“好,那就下次。”
      
      看着褚祎匆匆离开后,牧亭煜问身边的助理,“褚祎最近有什么活动吗?”
      
      助理对此习以为常,熟练地回答,“工作上这两天没有,下周有个综艺。”至于家里是不是有什么活动,他还没那个胆子去查。
      
      褚祎到家后,已经是一个小时后了。他回家第一时间就是寻找渺渺,失望地得出渺渺没回来的结论。又过了一个小时候,晚上八点,渺渺依然没回来。
      
      褚祎扔掉手上的剧本,他现在做什么都集中不了精力。
      
      渺渺是在外面玩没回来,还是遇到什么危险,还是,还是根本不想回来了?
      
      想到后两种情况,褚祎脸色难看得可怕,他立马叫来骆瑞和司机,再也不想要什么该死的尊重和体贴了,只想立即把小东西揪出来。
      
      大晚上的,骆瑞一脸茫然地坐回车里,跟褚祎回去找他的美妆蛋。
      
      又折腾了一个多小时,回到酒店里。
      
      没有剧组,也不是旅游旺季,这个酒店前台处两个小姑娘正无聊地聊天,看到他们的惊喜地站起来,骆瑞只跟她们说丢了东西,回来找找,根本没脸说褚祎是回来找一个美妆蛋的。
      
      褚祎今天有两张照片是取的电影里外景的场景,在外面拍的,骆瑞和司机去外面采景地点找,褚祎留在酒店寻找。
      
      他婉拒了服务员的帮助,一个人在之前的化妆间和摄影棚中仔细寻找,找了很久也没找到,难免焦急,“渺渺?”
      
      褚祎叫了几声,也没发现渺渺的身影。
      
      他又去了几个公共场所,休息室和洗手间,能找的地方一个都不落下。
      
      大厅洗手间都找过了,褚祎回到休息室,休息室还剩下一个正在维修中的小洗手间。
      
      褚祎推开门刚打开灯,就猛地把门关上了。
      
      洗手间里正躺着一个人,不知道为什么褚祎觉得渺渺在里面的可能性很大。他先是去试探那个人的鼻息,确定他只是晕了,其他地方好像没什么伤,只是一只腿以一种扭曲的姿态弯曲着,有股烧焦味充斥在洗手间里。
      
      “渺渺?”褚祎轻声喊道。
      
      四周很安静,一点动静也没有。
      
      褚祎没放弃,声音充满耐心和柔和,“渺渺,我是褚祎。”
      
      “我知道你的存在,知道你是星星,别害怕,出来好不好?”
      
      “我来带你回家,别害怕。”
      
      渺渺一直抱着角蹲在洗手间的洗漱台下,可怜巴巴又破破烂烂。
      
      当时他看到一个满是脏污的鞋底从天而降,有点害怕,五角并拢捂住自己的小肚子,做出防御的姿态,谁知道那个人踹了自己之后,痛得面目狰狞,连声音都发不出来,就晕过去了……
      
      渺渺委屈极了,又害怕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这个人如果出了什么事,他要怎么办,会被关进局子里吗?
      
      他莫名的想到了《铁窗泪》。
      
      委屈紧张得要哭出来了,他之前学唱歌的时候,最喜欢的是《小星星》不是《铁窗泪》啊。想到要离开褚祎,被关起来,更悲伤的不能自己。
      
      他没有故意要害人的,他、他……
      
      未经世事的渺渺,着急又伤心,刚才被踩的心理阴影还在,他只是傻愣愣地躲在阴暗的洗漱台底下,在黑暗里害怕地发抖,一点声音也不敢发出,等到外面没有人声了,才跟溪溪联系。
      
      溪溪让他先躲起来等着,不管什么人来都不要出来。
      
      灯光亮起来的时候,渺渺紧张害怕地向里面移动,然后他听到了褚祎的声音。
      
      褚祎叫他渺渺,褚祎知道他,褚祎声音很温柔,渺渺安心了,又更委屈了。
      
      洗手台下面,一个星星角悄悄探出来,继而出来一个脏兮兮,可怜巴巴的小星星。小星星拘谨的站姿和傻兮兮的样子暴露了他的害怕。
      
      褚祎视线锁在他的身上,渺渺刚出来就有点后悔了,他现在一点都不可爱,浑身脏兮兮好丑,最关键的是,褚祎只是声音很温柔,脸上的表情太可怕了。
      
      渺渺撒腿就要躲回去,被褚祎一把抓住,“现在还想跑哪里去?”
      
      褚祎怒气冲天,“谁让你乱跑的!你知道不知道……”
      
      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着急,你知不知道我看到洗手间躺着一个人的时候有多害怕你出了什么事?
      
      那些话褚祎都没说出口,他手里湿润了一小片,小星星埋头所在他手心,湿润的地方越来越多。
      
      褚祎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感受,有些后悔刚才太凶,现在心里酸软一片,只想好好哄哄小星星,安慰他不要怕,又想要他长点教训。
      
      褚祎挣扎半天,什么都没说,打电话给司机让他出来这里的情况,这样的情况骆瑞处理不好,只有一直跟在他身边的司机来。
      
      躺在地上的人,一个脚脚底板被烧焦,脚底板的肉凹进去一个有点像星星的形状。褚祎盯着那只脚,眼神冰冷得可怕。
      
      他如珠如宝,连纸巾都不舍用,亲手一点点擦得干干净净的小星星,被这个人用这个脚踩在脚底下。
      
      回去的路上,骆瑞在前面开车着,看不到后面是什么样的状况,只觉得沉默的可怕。
      
      “开快点。”一边摸着渺渺安抚他,一边催促着。
      
      “嗯。”夜里车不多,一路畅通,只用了一个小时就回来了。
      
      褚祎下车后快步走回房间,关了房门,做到沙发上,盯着渺渺看了许久。
      
      渺渺背对着他五角缩在一起,只留给他一个撅着屁股的背影。
      
      “疼不疼?”褚祎率先开口问他。
      
      小星星动了动,没理他。
      
      褚祎轻轻碰了碰他,“对不起,我刚才不该凶你,不该那么大声。我只是太担心了。”他大概是很少道歉,说的磕磕绊绊,颇有些不自然,“可是,你怎么能乱跑,还跟那个看着就阴暗的人走。”
      
      渺渺又动了动,还是不看他,但终于开口了,声音软软的带着委屈,“他骂你。”
      
      褚祎心里一动,看着手心里的小东西,柔声说:“他骂我,你就去打他吗?”
      
      没想到小星星真的点点角。
      
      褚祎心里软成一片,“骂我的人多了,骂就骂是了,你管那么多。”
      
      “不能骂。”小星星股蛹着,“不要骂。”
      
      褚祎笑了笑,给他转了个方向,“气哭了,还是委屈哭了?”
      
      小星星更紧地捂住自己。
      
      褚祎笑道:“好吧,你不原谅我,我知道了。”
      
      渺渺动了动,心想你都不再哄哄我了吗?
      
      褚祎真的不再哄了,一点声音都没有。渺渺犹豫一会儿,悄咪咪抬起一个角,打算偷偷看一眼,却被褚祎抓个正着,褚祎正好整以暇地看着他。
      
      渺渺在他注视下,立即捂住自己,发出小小的懊恼的哼唧声,再也不抬头了。
      
      褚祎倒了一杯水,给他擦擦干净身上的脏污。身上的脏东西一点点被擦干净,又露出漂亮柔软的黄色,面对褚祎的一面已经被擦干净,褚祎说:“要不翻个身?”
      
      渺渺捂住自己,假装没听到。
      
      褚祎直接伸出手指,强横地给把小星星翻了过来。小星星五个角把自己捂得死死的,不给褚祎看,也不看褚祎。
      
      褚祎先把能擦到的地方擦干净,然后有点为难地看着小星星。
      
      “渺渺是在害羞吗?”
      
      一击即中。
      
      “谁在害羞?!”没什么底气的声音,“渺渺还在生气,只是伤心。”
      
      褚祎忍着笑,“那你拿开角,看着我。”
      
      渺渺挣扎着,整个星星上染上粉色,最后绝望地□□一声,又翻个身,转回去了。
      
      褚祎笑出声,轻松给他反过来,小心地拉开一个柔软的角,给他擦干净,小星星紧绷着,剩下四个角还在紧紧捂着自己。
      
      褚祎一个角一个角给他擦,嘴上不怎么饶人,动作倒是极尽温柔,让渺渺紧张和害羞缓解了很多。
      
      等到全部擦干净后,渺渺才慢吞吞地面向褚祎,“干净了。”
      
      褚祎不明所以,“嗯,干净了。”
      
      干净了是不是很可爱?
      
      渺渺不敢问,褚祎也只是看着他。
      
      渺渺两个角缠在一起,一会儿看一眼褚祎,一会儿看一眼旁边的杯子。
      
      “饿了吗?”褚祎问他。
      
      渺渺豁出去般,红着星星问褚祎:“你不再哄哄我吗?你哄我都不亲亲我吗?”
      
      褚祎:“……。”
      
      褚祎:我这是养了个什么要命的东西。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