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地球养星星》浮安衾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5-24 20:59:5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第5章
      在成年的褚祎面前怂怂的,那些在心里挤满的话,在小褚祎面前,倒豆子一样一股脑地全说出来了。
      
      当然,在小褚祎面前也会害羞,尤其是看到小褚祎脸红后,渺渺也红红的。
      
      “好看啊。”
      
      渺渺低下头,“你也说句话啊。”
      
      小褚祎,“嗯、嗯。”
      
      渺渺五角并用捂住自己,他刚才跟小痴/汉一样说了什么啊!
      
      小褚祎坐在月亮上笑了起来。
      
      渺渺想起白天的事,不满地小声说:“不是田螺姑娘。”
      
      小褚祎疑惑,“什么?”
      
      渺渺气哼哼,“不是田螺姑娘,渺渺是男的!”
      
      小褚祎笑道:“嗯,知道了,渺渺是男孩子。”
      
      小姑娘对应着什么来着,渺渺努力想着……嗯,是小伙子,渺渺指正褚祎的错误,“是田螺伙子,不是田螺姑娘。”
      
      小褚祎笑得肩膀颤抖,“嗯,田螺伙子。”
      
      渺渺抱住褚祎的手指,仰着身子看他,“你不喜欢我给你收拾房间是不是?”他说得有点委屈,“我只是想为你做一点事。”
      
      小褚祎捧住他,“我喜欢,当然喜欢。”他想了想说:“很辛苦。”
      
      “不辛……”
      
      渺渺还没说完,褚祎消失不见了。
      
      s市春雷比以往来得更早,轰隆轰隆,来得快去的也快,留下雨水打湿了窗口。
      
      褚祎坐在床上,脸上茫然混合着震惊,他摸了一把脸,继而看向自己手掌,梦里柔软的触感好像还在,和那天舞台上摸到领带的感觉是一样的。
      
      梦里的声音和白天听到的也一样,委屈巴巴的奶音。
      
      到底是他太累出现了幻觉,还是真的有个星星在他身边。
      
      从那场流星雨开始,就开始不正常了。
      
      娱乐圈有陷入角色走不出来的演员,他上一场戏确实很辛苦,那是他担当男一号的第一部电影,有撕心裂肺的情感,他也沉浸其中过。电影里也有梦境和幻境,可那些是牧亭煜的角色,他只是帮他疏离过角色而已。
      
      “渺渺?”褚祎疑惑地说。
      
      渺渺正趴在床上懊悔。
      
      在仙女座星系的时候,先生告诉他们,遇到自己喜欢的守护者,一定不要着急,要先观察一个月。
      
      “为什么呀?”当时渺渺问先生。
      
      先生看了一眼,脸上的表情渺渺没看太懂,先生说:“一个月是对普通星星说的,渺渺要观察三个月。”
      
      渺渺:???
      
      他问的意思是一个月太久了啊,喜欢不是一眼的事吗?是什么来着,嗯,是一见钟情啊。
      
      先生看了他一眼,欲言又止,其他小星星都笑了起来。
      
      三个月,渺渺记得很清楚,可是现在他好像坚持不到三天就要露出原型了。
      
      听到褚祎叫“渺渺”的时候,渺渺一坐而起,“嗯?!”
      
      回答完,他就紧紧捂住自己,钻进被子里了。
      
      褚祎猛然看向刚才声音传来的地方,那里空空的什么都没有,他伸手小心仔细触碰也没感觉到东西。
      
      褚祎去洗了个澡,这次他在浴室里呆了很久,出来又成了那个难以捉摸的褚祎。
      
      他抱着笔记本来到客厅工作,一本本分析着剧本,没多会剧本乱了,褚祎看了一眼乱糟糟的桌面,似乎在自言自语,“要是昨天那个‘小贼’再来给我收拾收拾就好了。”
      
      正盯着褚祎发花痴的渺渺,头角立即立了起来,收拾收拾?
      
      褚祎现在能接受了?
      
      对了,梦里他说喜欢的。
      
      渺渺跳到褚祎的头上,滑到他的耳边,小声说:“渺渺晚上再给你收拾哦。”
      
      越想越开心,可以为褚祎做点事他就很开心。
      
      虽然很想就这样盯着褚祎一整天,但他今天要出去见星星,不能再晚了。
      
      渺渺亲亲褚祎的头发,然后心情很好地蹦跶出去了,在门口还对迎春花说:“星星花,我出门了哦,晚上再见。”
      
      迎春花随风摇摆,渺渺对他挥挥角。
      
      s市市区一处餐厅闹中取静,往来的人群多是些政商和明星,平常人难以入内,会员制很好保障其私密性。
      
      渺渺顺着指示来到一间清幽的房间,房间里正坐着一位处处精致的男人,渺渺刚进门他就转过头,准确无误地捕捉到小星星。
      
      “溪溪!”渺渺飞奔着投进樊禹溪的怀抱,太久没见,他想念得紧,抱了好一会儿才抬头仔细看着,惊喜地说:“溪溪变成人怎么这么帅!”
      
      樊禹溪正是渺渺口中的溪溪,和渺渺同是仙女星系的星星。他比渺渺大40岁,渺渺刚生出灵智的时候,樊禹溪已经成了仙女座的一霸,渺渺就是跟在他的屁股后面长大的,可以说是爸爸一样的存在。
      
      樊禹溪对他也比其他小星星多一分偏爱,平日里最爱带着他玩,直到40年前来到地球。现在再见他也亲得不行。
      
      樊禹溪捏着渺渺的角,仔仔细细检查一遍,才满足地点头,“不错,还是这么胖乎乎。”
      
      渺渺蹭蹭他的脸,“当然了,我是最胖的星星。”
      
      樊禹溪拉着他的星星角,“变成人还是小胖子的话,可别来我这里哭。”
      
      渺渺忧愁地耷拉着星星角,地球上以瘦为美,他觉得非常不合理。胖乎乎的多可爱啊,软乎乎的肚子里全是好东西。
      
      可是,胖乎乎的话褚祎会不会就不喜欢他,去找外面的瘦猴子了?
      
      “我变成人会胖吗?”渺渺担忧地问。
      
      樊禹溪挑挑眉,在仙女座星系越胖的星星越受欢迎,渺渺一直因胖嘟嘟而自豪,现在怎么这在意变胖了?
      
      “渺渺。”樊禹溪抬起他的一个角问:“为什么怕变胖?”
      
      “变胖了怕守护者不喜欢我了怎么办?”渺渺对樊禹溪毫不隐瞒。
      
      “守护者?你才下来几天就有守护者了?”樊禹溪严肃起来,“老实交代。”
      
      “我的守护者可好看啦!”说到褚祎,渺渺一下子精神起来,“眼睛好看!鼻子好看!嘴巴好看!身材好!人也好!特别特别好!”
      
      “溪溪你一定会非常非常喜欢他的!”
      
      恨不得把褚祎的所有优点一骨碌全部倒给樊禹溪知道,嘴里全是好看,几乎没交代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炫耀的小模样虽然很可爱,樊禹溪却只觉得头疼无奈,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渺渺这个深度颜值控,见到一个好看的,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认定守护者。
      
      樊禹溪问:“他是做什么的,性格怎么样,人品如何,你都知道吗?”
      
      渺渺想了想说:“他长得特别好看,是跳舞的,舞跳得超帅的!人也好,性格也好。”
      
      “跳舞的?”樊禹溪皱着眉头,像广大的岳父评价女婿,“不稳定,青春饭。”
      
      “我问长相了吗?你就好看好看的,能有多好看?比我还好看吗?”樊禹溪莫名有点敌意。
      
      “是的!”渺渺毫不犹豫地点头。现在褚祎在他心里是南波万,谁都比不上。
      
      樊禹溪:“……”
      
      有点气有点心酸,但还是继续问:“家庭呢?”
      
      “家庭?”渺渺摇着角思考,“住的地方有点小,家里总共三个人,是三个差不多大的男人,另外两个人不经常回来。”对于在仙女座广袤的星系长大,本身就是一个星球的渺渺来说,褚祎那座别墅确实是小。
      
      樊禹溪越听越生气,“渺渺!”
      
      房子很小,三个男人一起住,另外两个人不经常回来,还是个跳舞的,这对于樊禹溪来说就是个跟人合租的外来务工人员了。
      
      而他的渺渺,竟然要选这样一个人做守护者,怎么守护?在出租房里和其他两个人男人一起守护吗?
      
      他不是个拜金主义,其他星星选什么守护者,怎么愿意奉献牺牲他都不管,可是到渺渺这里他就不愿意了。樊禹溪感觉自己要为他操碎老父亲心。
      
      “怎、怎么了?”渺渺问,有点怕怕的。
      
      “你选个穷的不说,连稳定工作都没有的守护者,还问我怎么了?”樊禹溪狠狠地说:“跟我走,这个守护者不算数,我15年才选好,守护者要精挑细选慢慢来的。”
      
      “穷?”渺渺茫然地说:“可是地球人都穷啊。”
      
      樊禹溪:“……”
      
      虽然事实确实是这样,可是樊禹溪依然很气,“你有很多钱吗?!”他着重“钱”这个字,不说其他的资源财富。
      
      渺渺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个一元的硬币,低着头放到桌子上。
      
      他只有这一个,在路上捡的。
      
      樊禹溪气笑了。
      
      “跳舞给别人看很辛苦吧。”樊禹溪循循善诱。
      
      渺渺点点头,应该是很辛苦的,褚祎跳舞的时候都流汗了,想到那颗从褚祎脸上落到自己身上的汗珠,渺渺不自在地动了动身体,粉红色在蔓延。
      
      樊禹溪继续说:“他赚钱那么辛苦,哪有时间陪你,还怎么守护你,他怎么养小星星?”
      
      渺渺说:“他有时间的,他这周都没事做,都在家休息。”
      
      樊禹溪:“……”竟然是个连活都找不到的落魄舞者。
      
      “你至少观察观察啊,忘了先生说的吗?你至少要观察三个月。”
      
      渺渺说:“我已经观察好了。”
      
      看樊禹溪要生气的样子,渺渺飞到他脸上,各种撒娇卖萌,终于两方妥协,“至少观察一个月再决定。”
      
      樊禹溪不放心地又叮嘱了很多。他和渺渺不在一个城市,最近一年还要经常飞国外,实在是放心不下。
      
      “胖一点也很好,尤其是刚变成人的时候,胖嘟嘟的多可爱啊,不用多久长大自然就会瘦的。”
      
      想到渺渺喜欢的人类是个跳舞的,极大可能喜欢瘦一点的人,他着重强调这一点,“你可不能为了别人忍饥挨饿。”
      
      想到小渺渺为了一个男人不吃饭,他这心里揪得不舒服。
      
      这下渺渺很听话,什么都答应了。
      
      临走的时候,樊禹溪想给渺渺一些钱,可他钱包里根本没几张现金,只能给他一张卡,“拿着花。”最后还是不忍心地说:“如果他没什么好工作,我也可以给介绍几个。”
      
      既然能比他还好看,那真是不常见了,有很多工作可以试试。
      
      不管怎么样,渺渺跟着他不能吃苦。
      
      渺渺亲密地蹭蹭樊禹溪的手,“溪溪还是和以前一样好,好喜欢溪溪。”
      
      樊禹溪冷哼一声,外面敲门声响起,他挥挥手,“快飞回去吧。”
      
      渺渺乖乖消失,回去的路上他仔细研究着手里的黑金卡,“好像不是钱的样子。”说着,他拿出自己的硬币,仔细对比。
      
      最终渺渺把卡收起来,抱着硬币亲了亲。
      
      既然溪溪说褚祎很穷,他要省着点花,这个钱就攒着给褚祎吧。渺渺珍惜地把钱收起来,打算回头多攒一些再给褚祎一个惊喜。
      
      渺渺才离开几个小时,褚祎房间好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多了一些渺渺认不得的看着就很高端的东西,他也不在意,在健身房找到褚祎,红着星星看褚祎运动。
      
      晚上褚祎照旧抱着笔记本电脑在沙发上看剧本,只是这次他很早就结束了,笔记本也没合上,就直接开着放在桌子上,地上依然散落好几本剧本。
      
      渺渺看了看,既然褚祎喜欢,他决定晚上再来收拾一遍,然后依然怂怂哒,躲进被子里等褚祎洗完澡睡觉。
      
      幸好褚祎这次睡得比较好,渺渺放心变大去收拾房间,这次房间特别干净,只有剧本要收拾,渺渺很快地就收拾好了。最后飞向笔记本,趴在笔记本屏幕前,疑惑地看着,有个地方好像还在闪着光,要不要给褚祎合上呢?
      
      算啦算啦,就去和褚祎睡觉吧。
      
      小星星愉快地在屏幕前转了个圈,今天也是合格的田螺伙子!
      

  • 作者有话要说:  渺渺努力攒钱中:一块钱,两块钱,两块一毛……他养褚祎,要努力攒钱。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