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地球养星星》浮安衾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5-21 21:59:5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第2章
      s市元宵节这天,春天暖洋洋的气息挂在冬天的尾巴上,严寒退却,比往年更早地迎来春天。
      
      街道上,沾上节日的气氛,人群熙熙攘攘,车辆堵在一起。一辆低调的房车后面坐着两个人,比较严肃的男人,三十多岁,望着车窗外拥堵的交通状况,微微皱着眉头。
      
      他身边娃娃脸的男生,看到他微皱的眉头,咽了口口水,看起来有些紧张,好像很怕那个人的样子。
      
      他叫骆瑞,顶着一张娃娃脸,实际上已经大学毕业两年了。前年还是大四应届生的时候,没能应聘成功,他不放弃地又努力了一整年,才突破重围,让他身边这位国内最顶尖的经纪人靳腾接受他。
      
      实际上,即使用了两年时间获得这份工作,他也觉得自己走了狗屎运。他的问题显而易见,没有工作经验。国内任何一位有点地位的艺人,也不会要一个没有一点经验的助理,何况是靳腾手下的艺人。
      
      这可是靳腾啊,靳腾手下的艺人,骆瑞心里掰着手指头数着靳腾手下的艺人,内心又激动的不行,不过娃娃脸上依然面无表情。
      
      他被靳腾收下后,没有成为哪位艺人的专属助理,除了靳腾亲自带之外,这一年前前后后跟着三位艺人助理身边学习,在去第三位艺人身边的时候,那位助理告诉他,他可能会成为褚祎的生活助理。
      
      能让靳腾这样专门带,亲手教,这么重视,不计成本地放到不同助理身边学习,除了褚祎,还能有谁。
      
      骆瑞当时吓了一跳,褚祎,真是他想都不敢想的。
      
      没想到今天真的坐上褚祎的房车,要去褚祎身边做助理了,简直像做梦一样。
      
      “靳腾哥,当时,您为什么选了我呀?”骆瑞为了缓和车内趋于紧张的气氛,问出了心中一直想问的问题。明明有很多比他更好的人选,为什么选了他?
      
      “因为你嘴巴紧,心细,长相讨喜。”看着还舒服,最后一句靳腾没说出口。
      
      “哦。”骆瑞心情很好,胆子也大了一点,“过节确实热闹,堵一点也正常。”
      
      靳腾看了他一眼,心里想心态也好。
      
      “到这个时候就羡慕褚祎的住处了。”靳腾手指在膝盖处轻轻敲着,漫不经心地说。
      
      “靳哥也可以在那里买一套房子住啊,这样工作起来也方便。”骆瑞说。
      
      “我买?”靳腾笑了,“我怎么可能买得起?”
      
      “怎么可能买不起?”骆瑞惊讶地说:“就算30万一平,靳哥想买一个小别墅,也轻而易举吧。”
      
      这点账他还是能算的清的。
      
      靳腾轻笑一声,没再说话。
      
      车子终于驶出拥堵的市区,来到一个幽静的小区。骆瑞并不傻,要不然也不会被靳腾选中,看着小区里出入的车牌号,以及在寸土寸金s市,每套别墅外面一眼望不头的庭院,他明白了刚才自己的话有多幼稚。
      
      这根本不是钱能解决的,就算钱能解决,也是一个他想都不敢想的数字。
      
      褚祎是有多有钱啊,他跟着靳腾接触过褚祎的一些合同,对褚祎的片酬有所了解,确实是其他当红明星不能比的,可也不是比天高,何况他这么年轻。
      
      褚祎的身世在娱乐圈是个迷,骆瑞把国内有名的家族和富商想了个遍,也没想到有哪个家族姓褚。但是,所有人都认定他绝对不会是出生在普通家庭的孩子。
      
      思绪间,车已停。骆瑞不声不响地跟着靳腾穿过一片花园,在心里不断咋舌,感叹着人和人的差距真是让人绝望。
      
      别墅外围,靳腾的指纹都能识别,他们一路畅通,最后停在一道门前。
      
      两人还没来得按门铃,门从里面打开,走出一个身长玉立的人。那人充满朝气,脸被媒体称为初恋脸,此时脸上含粉,笑盈盈地看着他们。骆瑞连忙低下头,一副什么都没看见的样子。
      
      “靳哥,您来了。”牧亭煜笑着说。
      
      靳腾不冷不热地点点头,牧亭绎识趣地说:“我正好要离开,就不打扰你们了。”
      
      房间内,一个人仰靠在沙发上,一双被粉丝吹上天的大长腿随意伸着,脸上盖着一本剧本。
      
      有点乱的房子也没折损他一点光芒,骆瑞悄悄观察着他的这位衣食父母,不管是生活中还是舞台上他接触过很多明星,还是忍不住给打了个满分。
      
      骆瑞看到一项波澜不惊的靳腾,脸上的无奈一闪而过,竟是一副头疼不已的样子。靳腾捡起散落在地上的几本剧本,走到褚祎面前,伸脚想踢一脚,似乎是想到这双腿的价值,又恨恨地收回脚。
      
      “像什么样子!”靳腾笑道:“你看没有助理,你这就跟猪窝一样吧。”
      
      靳腾跟骆瑞讲过,褚祎不喜人打扰,一直不想要生活助理,之前有过的助理也住在他隔壁,轻易不能来他的房间。上个助理辞退后,他已经接近半年没有生活助理了。
      
      “猪能睡在这里?天蓬元帅也不行吧。”剧本之下传来略显喑哑的声音。
      
      “快起来,我给你带了新生活助理。”靳腾不舍得踢那双腿,只能催促,“晚上还要参加元宵晚会的直播。”
      
      褚祎终于歪了歪头,露出一双眼睛。
      
      骆瑞莫名紧张,不是面对靳腾那种因敬畏而生的紧张,而是心脏被紧紧抓住的紧张,不敢再看那双让人难以呼吸的眼睛,他忙弯腰道:“您好,我叫骆瑞。”
      
      褚祎轻笑一声,拿下剧本,“这是靳腾从哪个学校拐来的,成年了吗?”
      
      没说满意也没说不满意,靳腾心里松了口气,骆瑞也因为这句话没那么紧张拘谨。
      
      骆瑞认真回答:“成年了,今年24岁,毕业于帝大。”
      
      “竟然是同岁。”褚祎貌似不满,摸着自己那张人神共愤的脸,“这么一对比,我好像有点老。”
      
      骆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也在想,这么一对比,自己这张脸还是脸吗?同时24岁,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靳腾不给他瞎折腾的时间,拉着这位祖宗上车,在车上叮嘱他等会元宵晚会的事,“我知道你不满之前安排太满,连过年都没时间休息,等这次元宵晚会后,我给你争取一周假期。”
      
      褚祎冷哼一声,“靳总监可真大方。”
      
      靳腾:“你知道就好,这一周要损失多少钱啊。”
      
      褚祎嗤笑,“钻进钱眼了吧。”
      
      靳腾不想跟这位说话,他以为别人都跟他一样,钱几辈子都花不完吗?褚祎也不想跟他说话,转头面向车窗外,脸上疲惫一览无余。
      
      他从年前一个月到昨天,一直在国外拍戏,一刻不停,虽然嘴上埋怨着,公司上层那几个也专门打电话表达歉意,但其实他不想的话,谁也不能让他这样工作。
      
      在春节期间的工作,对他来说确是正好。
      
      正好不用应付一大堆人,正好不用一个人过年。
      
      车外车水马龙,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欢乐。作为全国经济最发达的城市,s市因为元宵节更加繁华热闹。褚祎像是这片繁华的局外人,他略过一张张笑脸,抬头发现今晚竟是满天繁星。
      
      浩瀚空远的星空中,星星会不会偶尔也会有些孤单?
      
      关于星星为什么会一闪一闪发光,褚祎听过两个版本。一个说星星发亮是为了照亮每个人回家的路。褚祎对此嗤之以鼻,每个人吗?不可能。
      
      没有家的人怎么回?
      
      另一种是说,小星星闪闪发亮是为了让每个人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星星。这个说法更幼稚,褚祎却盯着星空说不出反驳的话,不管是嘴上还是心里。
      
      他喜欢看星星,从小就是。至于原因,没人知道。
      
      褚祎看了一路的星星,不知道在想什么。
      
      褚祎作为压轴嘉宾,等他们到电视台时,时间还算早,可以见见一直等待的粉丝。褚祎脸上疲惫全部不见,换上了笑容,不慌不忙地下车,脚落地的那一刻,粉丝的叫声响彻天空,对此褚祎习以为常。
      
      不过,声音响彻天空,粉丝们好像激动疯狂得异常。
      
      褚祎顺着几个粉丝的目光抬头,一瞬间愣在那里。
      
      当晚一个微博热搜飞速蹿到前排,挂了好几天,一个个话题席卷微博。
      
      “褚祎出现在我面前的那一刻,有漫天流星划过。”
      
      有不少粉丝把自己的爱豆形容为星星,彩虹屁一大堆,类似“你带着漫天星光向我走来”、“你撒着小星星向我走来”、“你出现时,星星全亮了”等,但只是粉丝心里粉红色浪漫的幻想。
      
      而褚祎真正实现了“我带着流星而来”,是真实的流星。
      
      他出现的那一刻,伴随着一场浩大的流星,这场流星没有任何预告,来的猝不及防,动人心魄,好像真的是褚祎带来的。
      
      粉丝激动得刷了好多天,说着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粉丝,连星星也觉得他们粉对了人,要粉定褚祎一辈子永不爬墙头。
      
      褚祎那一刻的震撼一点也不比粉丝的少,他抬起头,就被那星光温暖了眼睛。烟花在这一刻也在天空绽放,耳边是大声激动的呼喊声。
      
      好像有什么坠入胸口,心里突然沉甸甸的感动无法宣之于口。
      
      褚祎露出一个笑容,像小时候看星星的时候一样,稚嫩纯粹。
      
      他讨厌节日,尤其是和团圆有关的节日,这是他十几年来第一次觉得节日很好。一阵风吹过,节日的喧闹声传入耳,褚祎都觉得格外可爱。
      
      随着烟花降落的渺渺,紧紧抓抓褚祎胸口的衣服,开心地抱着褚祎的领带荡了几圈秋千,恨不得在褚祎的胸口蹭蹭蹭。
      
      终于抓到自己的守护人了!
      
      渺渺抬头撞进褚祎的深邃的眼里,和他从小生长的星空一样好看。褚祎一笑,眼里流光溢彩,宝石般华美。
      
      渺渺感觉有口水流出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