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书生和女鬼 ...

  •   第六章:来历
      
      “河伯大人,夫人到了。”金鲤将苏映秀带到殿中,便很有眼色的退到柱子旁侯着。
      
      “夫人来了,快快这边坐,品尝品尝我洞府中的美酒佳肴。”
      
      今日的若水河神远没有昨日在大殿上见到的巍峨壮硕,他穿着一件玄金袍子,面如冠玉,风度翩翩,身材比普通男子要挺拔修长,看向苏映秀的目光中带着一丝克制与满心欢喜。如果不是他举手投足间透露着霸气与威严,倒叫人觉得他像个风流的花花公子。
      
      “多谢大人。”苏映秀在他旁边的凳子上坐下,羞答答拿起桌上的酒杯就道:“承蒙大人厚爱,小女子今后一定尽心服侍大人,感谢大人。来,我敬您!”
      
      “好好好。”美人如此上道,若水河神喜不胜收,忙不迭地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苏映秀执壶又给他斟满,笑盈盈的劝酒道:“来,今日开心,大人再喝一杯。”
      
      “喝,喝,夫人给我倒的酒十分甘甜呐。”
      
      若水河神看向苏映秀的目光火热,毫不掩饰内心的玉望,没说两句就心痒难受的想动手动脚,好在被她装作羞涩的模样躲了过去。
      
      “大人,您看咱们马上就要成亲了,可我还不知道您叫什么,是什么出身呢?总是大人、大人的称呼,跟其他人一样都不能显示我们关系亲近,那多没情趣!”
      
      “怪我!怪我!”见心爱的美人噘起嘴巴朝他使小性子,河神心里顿时化成一汪春水,整个身体都酥麻下来,着急的赔不是讨好。
      
      “我姓芈,景氏,字朝宗,夫人可唤我朝宗。”
      
      苏映秀称赞道:“何波流水,朝宗于海,百川归海,倒也符合大人现在的身份。”
      
      景朝宗嘴角含笑,醉醺醺的捏了捏苏映秀的脸蛋,继续说道。
      
      “我原本是春秋楚国的一名太守,司职治水,具体如何成为河伯年代久远有些记不清。大概是当时发了一场好大的洪水,淹死了很多百姓和庄稼;福不双至,祸不单行,洪水未退又起了瘟疫,百姓没吃的,没住的,还都得了病,到处都是尸横遍野。”
      
      景朝宗仰头饮了一杯酒,陷入回忆里叹息道:“后来实在没办法了,我听信民间传说,拿自己祭了洪水。说来也奇了,我死后洪水真的就停了,百姓们认为这是我的功劳,于是自发的为我建庙铸祠,供奉香火。有了香火吃,又有救万民的功德,天上的仙官便让我做了那条河流的河神。也就是如今的若河。”
      
      苏映秀目光复杂,她没有想到这位河神竟然还有这份慷慨就义的胸怀,就是不知道如今又为何沦落到与邪魔外道在一起。
      
      “朝宗,昨日我看来了许多妖怪道士,那个大鲨鱼可真可怕,还有大和尚,你跟他们关系很好吗?以后他们来做客我需不需要好好招待?”苏映秀旁敲侧击的问道。
      
      景朝宗骤然脸黑下来,捏着酒杯不屑一顾道:“那些东西可不配夫人给好脸色招待,他们一个个都是有求于我,谁若胆敢吓到夫人,你尽管打骂!实在看不顺眼杀了就是。”
      
      这语气显然是看不上树妖鲨精一流。
      
      可既然看不上,又为何要混在一起?俗话说的好蛇鼠一窝,如果没有共同的利益驱使,那些妖怪自身道行足够高,又跟若河水神井水不犯河水,占山为王总远好过给人卑躬屈膝。
      
      且景朝宗只是一个河神,到底有什么本事能让妖魔精怪,和尚道士一窝蜂的全凑上来?还是说这若河藏着什么宝贝,能帮这些妖怪们成事?
      
      “夫人,美人......”
      
      景朝宗右手在苏映秀眼前晃了晃,将她从困惑中惊醒,“呃,大人。”
      
      “美人刚才在想什么,连我叫你喝酒都听不到。”
      
      ‘咚’——酒杯落在桌面上,景朝宗眼神晦暗不明,看着苏映秀目光意味深长。
      
      苏映秀故作不知,大大方方说道:“我在好奇那些妖怪到底想求你办什么事啊?就连千年树妖都舍得把最心爱的小倩嫁给你做媳妇儿。”
      
      果然,她说的大方坦荡,景朝宗反而不放在心上,淡淡道:“犯杀戒的妖怪还能求什么,不想被天雷劈的魂飞魄散,只能想办法增强道行,争取活命的机会。”
      
      苏映秀心里一动,试探的问道:“这么说朝宗你能帮他们增加修为?”
      
      “你问这个做什么?”
      
      苏映秀心想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牙一咬,心一横,把整个人依偎进景朝宗的怀里,使出全身的本领撒娇道:“你忘了,我也是修道之人,如果真有便捷的方法增强修为,那我岂不是能长长久久的陪着大人。与其去帮那些不相干的,大人还不如帮帮我呀!”
      
      温香软玉在怀,景朝宗看着苏映秀笑出两个梨涡的小脸蛋,顺从心意上手捏了捏,果然细致滑腻,吹弹可破,这下心里更痒了。
      
      “放心,我总有办法让你永永远远的陪着我,我可舍不得你。”
      
      景朝宗并没有泄露如何帮妖怪提升道行的事,之后无论苏映秀怎么灌酒使美人计,景朝宗就是咬死了不说,她也不好穷追猛打,否则引起景朝宗的怀疑就更加难搞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了。
      
      用完酒菜,苏映秀借口要熟悉熟悉水晶宫,从景朝宗那里脱身,让金鲤带着她四处闲逛。
      
      走了一会儿,苏映秀问道:“金鲤,这若河中哪里的风景最漂亮?”
      
      金鲤想都没想就说:“当然是水晶宫后面的深渊里。”
      
      “深渊,那里不是禁地吗?”苏映秀想起昨晚上她夜探水晶宫时,看到刻在石头上的四个血乎乎的大字(深渊禁地),担心里面会有什么危险,并没有贸然闯入。
      
      金鲤先是左右看了看没人,才神秘兮兮的跟她说:“是禁地,我也还是在没修炼成人形的时候曾经无意中游进去过。深渊从外面看就像一道黑漆漆会吃人的大口袋,但里面却像另一个夜空,有好多闪闪发光的星星,不仅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可怕,反而特别漂亮。”
      
      “传说中的深渊是怎么样的?”
      
      “传说深渊中有一条即将化成龙的恶蛟被锁在那里。恶蛟为了早日化成应龙曾吃过无数妖魔人类,后来因为作恶多端被天上的大神仙收服,大神仙用柱子那么粗的锁链穿过恶蛟的四条腿和脊背,将它困在暗无天日的深渊渊底赎罪,还在深渊布下了很厉害的封印防止恶蛟出去。这些我也是小时候听龟爷爷讲的,好多都记不清了。”
      
      “不过……”金鲤脸上犹犹豫豫的。
      
      “不过什么?”
      
      金鲤可爱的脸蛋皱成一团,“三个月前我又偷溜进去想要看‘星星’,可我发现星星们都不见了,渊底还飘出阵阵恶臭味,熏的我头晕恶心,根本待不下去。”
      
      苏映秀敏锐察觉到这里面一定有问题,说不定就跟景朝宗说的能帮妖怪提升道行有关。看来要想知道到底怎么回事,还得闯一遭深渊。
      
      “金鲤,我累了,咱们回寝殿吧。”
      
      “是,夫人。”
      
      夜深人静,繁星入海,苏映秀在屋内香炉里扔了些由檀香、艾草、乌灵等药物制成的香料,保证让守夜的金鲤一觉睡到大天亮后,偷摸去了深渊。
      
      深渊从高处看就是一道深不见底的沟壑,瞧着挺恐怖而且越往里面越黑,好在苏映秀早有准备,拿出从宫殿柱子上抠下的夜明珠。
      
      苏映秀也不知道她往下潜了多久,有夜明珠照亮,她发现金鲤说的星星其实就是一些会发光的石头,现在这些石头表层都被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黑泥,所以才不在发光。她还发展这些黑泥所散发的气味,和白天她尝到河水的味道,一样又腥又臭。
      
      苏映秀施法做出一个透明屏障将自己包裹住,等闻不到那些令人窒息作呕的臭味后继续下潜,过了大概一刻钟她终于踩到底。
      
      苏映秀拿着夜明珠小心翼翼地探查四周环境。
      
      日子又过了一天。
      
      因为苏映秀说了三日后成亲,加上担心她的安全,所以燕赤霞他们从若水河出来后并未走远,而是就近找了一间破屋住下,耐心等候消息。
      
      “这都第三天,眼瞅着晚上就要大婚了,怎么还是一点消息也没有,真是急死个人了!”
      
      燕赤霞满脸焦躁,不停的走来走去。
      
      “大胡子我说你能不能坐下来歇一歇,总这样你不累,我看着还眼晕。苏姑娘聪慧机敏,法力高强,菩萨一定会保佑她平安无事的。”
      
      宁采臣搂着聂小倩的肩膀,两人席地而坐,他心中本就内疚自责,燕赤霞还晃来晃去,令他心情更加烦闷不快。
      
      聂小倩也柔柔劝道:“是啊,燕大侠,您就放心吧!苏姑娘既然敢留下就一定有办法对付水怪。再不济,那水怪喜欢苏姑娘定不忍心伤害于她。”
      
      燕赤霞担忧的倒不是苏映秀和水怪打起来,他知道他妹子是有大造化、大机缘、大本事的人。若水河神虽然也是神,但那厮在天庭只算是个芝麻绿豆的小神,厉害的不是法术有多强,而是神受香火,就像凡人练了金钟罩,刀枪不入,普通修道之人根本打不死。他最担心的是那家伙霸王硬上弓,让他妹子吃亏!
      
      “咕咚咕咚……”
      
      宁采臣蹲在河边想洗把脸,突然见河水开始冒泡,吓得赶紧爬起来大声喊燕赤霞。
      
      “大胡子!大胡子!快过来这里有水怪!”
      
      燕赤霞拎着剑从破屋冲出来,“哪呢?!”
      
      聂小倩从背后搂住宁采臣,连连安抚让他不要怕,三个人六只眼齐齐盯着冒泡的河水,暗中戒备。
      
      嗖——
      
      只见升腾的河水中窜出一条金鲤鱼,鲤鱼在瞧见燕赤霞三人后,眼中露出明显的欣喜,朝他们欢快的摆了摆尾巴,向空中吐出一个透明泡泡。
      
      泡泡在空中自动向燕赤霞飘去,在他面前嘭的一下炸开,掉出一张纸条。
      
      燕赤霞捡起地上的纸条,再看河里鲤鱼已经消失了,回头怒瞪了宁采臣一眼,“这就是你说的水怪,一条鱼而已就把你吓成这个怂样!”
      
      小鲤鱼是苏映秀拜托金鲤给她找的“信鸽”。
      
      信上写着:“一切安好,另神堕存疑,今夜恐有恶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