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书生和女鬼 ...

  •   第四章:猪队友
      
      这个世界上既然有妖魔鬼怪,自然也就有真神仙人。只不过神仙们大多居住在天界,高高在上,不理世事;除非世界毁灭,轻易不会出现。
      
      而若水河神就是少数几位生活在凡间的神仙之一。
      
      像其他如“华山山神”、“中州土地”、“四海海神”等老几位,尽管洞府也在凡间,但他们都是上百上千年的避世不出,只有偶尔起了兴致,才现身帮一帮有缘的百姓,实现个小愿望什么的。
      
      但若水河神却是其中的一个另类,他可能很喜欢受到百姓的追捧和赞美,所以时不时就出来活动活动。帮穷人点石成金,帮病人救死扶伤,帮困惑的人指点迷津……只要是求上门的百姓,他很少有不答应的,实在不像一个超脱世俗的神仙。
      
      “听你这么说,这若水河神还是个难得的好神仙喽,那他为什么沦落到跟树妖为伍,还要娶小倩!”宁采臣问。
      
      燕赤霞摇了摇头:“这也是我搞不明白的。”
      
      “在凡间各地,若水河神的庙宇有很多,百姓们上供的香火以及信仰之力,凝聚起来是一股很大的力量。凭你我二人的凡人之躯,就算会些道法武艺,恐怕也奈何不了他,更别说救聂小倩出来。抢人媳妇儿,对男人来说可是奇耻大辱啊!”
      
      苏映秀不能想,她一想就头疼。
      
      “可恶!”
      
      宁采臣啐骂道:“既然是享受百姓香火的真神仙,为何还要做那恶霸逼亲之事!他这样做,对得起那些真心实意信仰他的百姓吗?!”
      
      燕赤霞道:“容我提醒你一句,这不是你骂他的理由,聂小倩是女鬼,不关凡间百姓的事。”
      
      宁采臣不服气:“可小倩生前也是人啊!”
      
      燕赤霞:“人死如灯灭,凡间的一切种种就都跟她没有关系了,包括她曾经是人这件事。”
      
      宁采臣:“……”
      
      宁采臣说不过他,气急败坏道:“你这大胡子怎么回事,你怎么反倒替妖怪说起好话来了,你到底是站哪一边的?!”
      
      燕赤霞朝他撇了撇嘴角,淡淡说:“我是实事求是。若水河神娶亲我管不着,但是他不顾聂小倩的意愿强娶,又跟为非作恶的树妖混在一起,这就是他的不对了。”
      
      宁采臣脸上又红又青,轻哼道:“好的坏的,全被你一人说了。”
      
      “那怎么办?”小倩不救了?
      
      后一句宁采臣问不出口。
      
      “河神是一定要见的,明晚见招拆招吧。”燕赤霞说完叹了口气,虎着脸赶宁采臣去破屋里睡觉了。
      
      看着宁采臣关上四处漏风的门窗后,燕赤霞与苏映秀开始商量明晚见到若水河神,该怎么办?
      
      “我们做两手准备,先礼后兵,一切见机行-事。”
      
      “嗯。”苏映秀颔首,也只能这样了。
      
      燕赤霞拍拍她的肩膀,说:“妹子你今天赶路辛苦了,什么都别想,有大哥在呢!进去好好睡一觉,养足精神,迎接明晚的大场面。”
      
      不管怎样他们都要试探出若水河神究竟是好是坏?
      
      希望一切都是他们多虑了。
      
      神若堕落,那就太可怕了,凡间将会永无宁日。
      
      苏映秀并没有睡好觉,她失眠了。这若水河神是她成为凡人以后,第一个要见的神仙,更别说他们还是去砸场子,抢亲的,她心中忐忑紧张都是正常的。
      
      如果说以前她还是老君的药童,一个小小的河神,她自然不会放在眼里。四海八荒河流千千万,像土地、河神这种末等地仙,更是不知凡几。以往在天界就是四海龙王来了,她们也能拿捏着稍稍点头作礼就好,毕竟那些神仙们要吃的药丸子可是她炼的。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宰相门前还七品官呢!
      
      要真的是真刀真枪拼实力,苏映秀倒是不怕若水河神。尽管她在天庭的几百上千年中,沉迷炼丹不可自拔,但好歹她也算老君的记名弟子,修的是老君亲传无上道法。
      
      老君是谁?三清之一的太清道德天尊,那可是道教始祖!在神仙界,论能力悟性,她跟道祖的真传弟子相比,拍马不及。但跟三界资质普通的神仙相比,她就是再次,再没用,也能轻轻松松甩出他们十万八千里。
      
      少的那几万里,也是因为下界灵气稀薄,致使她发挥不出全部实力。(苏映秀:反正不是因为我笨!)
      
      她所顾忌的是万千民众供奉给若水河神的信仰之力,那玩意儿可是好东西,堪比天道给那家伙罩了一个乌龟壳、金钟罩,一刀砍过去能留条白痕就不错了。
      
      就凭她杀几只妖怪攒下来的功德根本不够看。
      
      “唉!”
      
      苏映秀拿出药杵轻轻摸了摸,愁容满面道:“宝贝儿啊,如果明晚打起来可就全靠你了,你可千万要给点力,保住你家主人一条小命啊!”
      
      药杵在黑夜中闪烁了几下光芒,像是在说:“没问题,都交给我吧!”
      
      苏映秀这才收回药杵,安心的睡觉了。
      
      翌日一早,苏映秀打理好自己打开房门,燕赤霞、宁采臣已经坐在小院的石桌前,他们四周的野草长势旺-盛,遮了快大半的身子。
      
      “好妹子你终于醒了,快给我一壶酒,在拿几盘小菜,哥哥我酒瘾犯了,心里痒的我难受。”
      
      燕赤霞是知道苏映秀有个宝贝,可以藏东西,连热菜热饭都可以藏。放进去什么样拿出来还是什么样,出门在外不方便做饭他没少找苏映秀要吃的喝的,都已经成习惯了。
      
      “只剩两坛缥醪酒和石冻春了,这些天净往深山老林里钻了,没空回去挖酒。这两坛还是我前天路过酒肆的时候,顺手给你打的,将就喝喝吧。”
      
      苏映秀凭空拿出两小坛酒扔给燕赤霞,被他仓皇接住。然后是卤猪头肉、卤鸡爪、凉拌小野菜、烤鸡、红烧鱼……满满当当摆了一桌子,有燕赤霞这个饭桶在不怕吃不完。
      
      苏映秀落座后,招呼宁采臣赶紧下筷,道:“快吃,不然你就只能吃他剩下的了!”
      
      “哦,好。”宁采臣端起碗筷,收回落在苏映秀窈窕身姿上好奇的目光,在脑中思索着她到底是如何藏的下这么多东西?
      
      等饭一入口,嗯……真好吃,天天啃馒头,他已经好久没吃到这么香的饭菜了,都快忘了肉是什么味道了。
      
      管她在哪儿藏的呢,有吃的就行!
      
      吃饱喝足,三人就开始准备出发去若水河神的府邸。
      
      树妖的老巢在哪儿众人并不知晓,但若水河神的府邸在哪可是众所周知的,不然那些有了困难的凡人百姓去哪里找人?
      
      “这里就是神仙住的地方,怎么这么臭?”宁采臣擦了擦脸上的汗,嫌弃的说道。然后他盯着眼前开阔的河面,瞳孔逐渐放大,颤抖的问道:“该不是还要下水吧?”
      
      “难得见你聪明一回。”燕赤霞和苏映秀一左一右抓-住他的肩膀,朝他微微一笑,“闭眼,憋气,小心呛水呦~”
      
      “我不会游泳啊啊啊啊!!!”
      
      宁采臣凄惨的叫声消失在原地,空留回音在山间回荡。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僵着四肢,紧闭双眼一动不敢动的宁采臣,突然感觉双脚好像踩到了实地,然后就听到燕赤霞说:“好了,睁开眼睛吧。”
      
      一眼望去,尽是各式各样、毫无止境的珊瑚丛。
      
      这是个奇妙的五彩缤纷的世界,在光亮温暖的海水中,叫的上名字,叫不出名字的小鱼小虾欢快的,在绚丽的珊瑚丛中玩耍。脚边上,随着波浪翩翩起舞的海草;头顶上,犹如花朵般美丽晶莹的水母……还有身后,背着壳慢悠悠划水的老乌龟。
      
      看着眼前瑰丽又奇幻的一幕,宁采臣已经被震撼的说不出话来,他眼神呆滞的四处乱瞟,路过的小鱼小虾都要摸一摸,看看到底是真是假。
      
      一条小金鱼游过,朝宁采臣吐个泡泡,都能将他吓一跳。
      
      “没见过世面的土老帽。”燕赤霞嘲讽他。
      
      如果宁采臣读过《红楼梦》,就会知道他此时跟进大观园的刘姥姥何其相像。
      
      “为什么在水底,我们还可以呼吸,可以说话?”宁采臣问。
      
      “因为这里有结界。”苏映秀说。
      
      三人走到一座水晶宫前,被门口的虾兵蟹将用鱼叉拦住,问:“你们也是来看我们河神大人娶亲的?”
      
      “没错,没错。”燕赤霞上前一步与他们交涉,苏映秀和宁采臣就乖顺的站在他身后。
      
      “怎么来的这么晚,里面宴席都快开始了。”其中一只虾兵问道。
      
      燕赤霞装出一副诚恳的样子,道:“我们曾经受过河神大人的恩惠,一直想找机会报答,这不偶然间听到河神大人要娶亲了,就紧赶慢赶的跑过来。我们想亲口跟河神大人道喜,还想好好感谢感谢他老人家,两位侍卫大人通融通融,就让我们进去吧!”
      
      “算你们走运,进去吧!”两个水族士兵并没有故意为难,河神娶亲,前来道贺的凡间修士也来了不少,燕赤霞三人并无什么特别。
      
      “谢谢二位!”
      
      燕赤霞朝他们拱拱手,便带着苏映秀和宁采臣大摇大摆进了水晶宫。
      
      前往主殿的一路上,他们看到许多大妖怪、小妖怪,道士、和尚也有不少。这些人中有不少妖怪身上都带着血煞之气,是杀过人的,可平日里那些自詡名门正道的道士和尚,有一个算一个全都视而不见,装作不知道的样子,和众人言笑晏晏,推杯换盏。
      
      燕赤霞面色凝重,“看来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啊。”
      
      事到临头,苏映秀已经看开了,反倒安慰起燕赤霞来了,“开弓没有回头箭,来都来了,对付一个还是一群没区别!”
      
      “你说的是。”
      
      三人随便在大殿里找了个隐蔽又不引人注意的座位坐下,一盏茶没喝完,就听殿外有人唱道:“吉时已到,新娘上殿!”
      
      十几个打扮喜庆的婢女,欢欢喜喜簇拥着一位身穿火红嫁衣,头戴龙凤呈祥红盖头,身姿曼妙,看不见脸的新娘袅袅婷婷走进来。
      
      “小倩!!”
      
      看到心爱的人宁采臣突然从座位上站起来,不管不顾的大声喊道。
      
      “卧-槽(`皿)!”苏映秀和燕赤霞齐齐在心里爆了粗口。
      
      “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蠢货!”燕赤霞一手放背后的剑匣时刻准备着战斗,一边压低声音怒骂瞎捣乱的宁采臣。
      
      苏映秀后知后觉,喃喃道:“所以说,我们为什么要带他来?”自保能力都没有的拖油瓶还总冲动坏事。
      
      “宁采臣!”
      
      原本还在暗自伤神,痛苦不已的聂小倩,听到宁采臣的声音顿时惊喜的掀开红盖头,露出一张精致的芙蓉面,抬腿要跑向他,却被身边的老妇眼疾手快的牢牢拉住。
      
      “何人胆敢闹事!”
      
      高座上,身穿黑色玄衣的若水河神充斥着威严的责问在大殿中响起,一时间整座宫殿寂静无声,落针可闻。
      
      因为离得距离有些远,苏映秀看不清若水河神长的什么样子,不过光听这富有磁性的声音和他高大伟岸的身体,就知道肯定不会丑。
      
      苏映秀和燕赤霞在脑中飞速想着对策,就听宁采臣那个坑队友的又讲话了。
      
      他大义凛然的走到殿中央,一把推开老妇,将聂小倩抱进怀里,怒视着此间主人若水河神,道:“你明明是个神仙竟然跟一群妖怪为伍,自甘堕落不说还要强迫小倩嫁给你,你有什么脸继续当这个河神,受万民香火!”
      
      “大胆!”“放-肆!”
      
      若水河神还没有生气,殿内宾客却先坐不住,此起彼伏地站起来怒火中烧的瞪着宁采臣。
      
      其中一只鲨鱼精恶狠狠道:“不知死活的臭书生,竟敢扰乱河神大人的喜事,对大人不敬,看我不吃了你!”
      
      咆哮一声,鲨鱼精他的人脑袋直接变回原形,透明的口水顺着锋利尖锐的锯齿流到地板上,看的人恶心的同时又身体发寒。
      
      苏映秀和燕赤霞都不能眼睁睁看着宁采臣在他们面前就给妖精吃了,两人对视一眼,如两道离弦的箭,默契的冲了出去。
      
      苏映秀一边一个,拽着宁采臣和聂小倩以最快的速度脱离战场,燕赤霞则是拿出宝剑挡住鲨鱼精的攻击。
      
      鲨鱼精见竟敢有人坏他好事,愈加生气的同时连身体也跟着变回原形,粗-壮的尾巴一甩,跟燕赤霞近身缠斗起来。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