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书生和女鬼 ...

  •   第三章:真神
      
      在杂草丛生,蛛丝遍布,时不时还会听见几声饿狼嚎叫的兰若寺里,宁采臣把一卷画轴紧紧抓在怀中,表情焦躁的在原地走来走去。
      
      嘴里念道着:“在不去救小倩她可能就没命了!”
      
      燕赤霞闲散的靠坐在一处破败的矮屋上,不咸不淡的瞥了他一眼,说:“她早就没命了。”
      
      宁采臣被噎的脚下步伐一顿,聂小倩是个女鬼,自然是早就死过了的,这说法没错。
      
      “可是小倩明天晚上就要被姥姥嫁给若河水怪了,再不去就真的来不及了。”
      
      “救?去哪儿救,你知道树妖把聂小倩藏哪了?”
      
      宁采臣被燕赤霞问的答不上话来,轻薄的面皮一阵面红耳赤。他跟聂小倩一直以来都是小倩来找他,树妖见了他恨不得要了他的命,他怎么可能知道树妖的老巢。
      
      “那我们就眼睁睁看着小倩嫁给若河水怪?不行,你不去我去,我要救小倩!”
      
      宁采臣不甘心,说着他不顾危险,就要往兰若寺外面跑,去找聂小倩。
      
      “你急什么?!”燕赤霞快要被宁采臣给气疯了,为了不让这个家伙莽撞坏事,只好将他的计划和盘托出。
      
      “要想救聂小倩必须得在明晚若河水怪娶亲的时候,趁着所有妖魔鬼怪倾巢而出,才能将树妖水怪一网打尽。放心吧,我早就传信给我妹子,让她过来帮忙。一个千年树妖就已经很让我头疼了,再加上一个比他还要厉害,而且从未露过面不知深浅的水怪……对付起来,我加你一只弱鸡根本没有胜算,此时我们找过去就是给人家送人头的!在静心等等吧。”
      
      “妹子?”
      
      宁采臣看着眼前长得五大三粗,膀大腰圆,胡子拉碴的老男人,不由的在脑海中开始想象他妹妹长什么样子。刚想了个开头,他就冷不丁打了一个哆嗦,暗自腹诽道:“你若有妹子,那姑娘的身段相貌该长的如何的一言难尽呐。”
      
      忽然,燕赤霞耳朵一动,嘴角上扬道:“来了。”
      
      苏映秀接到传讯以为燕赤霞到了生死攸关的地步,自然是不敢耽误,为了赶路快她特意用上了平日最讨厌的土遁,从地底一路穿行而来。
      
      所以在她赶到兰若寺发现燕赤霞还有闲心赏月的时候,第一时间就使了个“清洁术”,把灰头土脸的自己打理干净。
      
      然后冲燕赤霞抱怨道:“大哥,咱商量商量,下次能在信上多添两个字不?害得我担心你快死了,赶不及来给你收尸,在地底闷头跑了一整天,累都快累死了!”
      
      “是你!”被苏映秀忽视掉的宁采臣,突然跳出来指着她惊喜道:“原来是你!”
      
      苏映秀没想到在这里还能遇见有一面之缘的倒霉鬼,颇有些惊讶道:“是我,你还没死啊,挺幸运的嘛!”
      
      宁采臣想到被姥姥的树藤抓-住时,是怀里符纸发出的金光将姥姥打退,不由摸着后脑勺嘿嘿笑了:“多亏了你送给我的那个平安符。对了,我叫宁采臣,多谢姑娘救命之恩。”
      
      他不提符纸便罢了,他这一提,苏映秀倒是想起一件事来,她围着宁采臣仔细打量了一番,漂亮的脸蛋上表情有些玩味。
      
      果然,还是失-身了啊。
      
      “妹子,你认识这个蠢货?”燕赤霞看着他们熟稔的打起招呼,立刻上前一步挤进两人中间,用威武的身躯挡住宁采臣看苏映秀的视线,面带不善的警惕着他。
      
      “之前偶然见过一面。”苏映秀淡笑道。
      
      当他好糊弄不成,燕赤霞鼻哼一声,语气严厉道:“那他刚才说的平安符又是怎么回事?”
      
      苏映秀被她大哥这幅防贼的作态逗笑了,解释道:“当时我急着去沣禀县的下滩村捉妖,又见他印堂发黑,恐有大难临头,就随手赠了他一张保平安的符纸。相见即是有缘,关键时刻也能保他一条命。”
      
      “是的,是的,就是这样!”就算知道了燕赤霞是好人,宁采臣仍旧惧怕他的凶横,反应过来后急忙搭腔解释清楚。
      
      见是他误会了,拉不下脸来道歉的燕赤霞冷哼一声,抱着剑灰溜溜的走开了。
      
      看宁采臣被吓的如小老鼠般,整个身体可怜兮兮的缩成一团,苏映秀宽慰他道:“别介意,我大哥性情耿直,人虽然长的凶了一点,但他对你没有恶意的,你不用这么怕他。”
      
      可能是有态度温和貌美的苏映秀在身边,给了宁采臣一点安全感,他看起来终于没有那么害怕了。甚至还有胆子在燕赤霞吃人的目光中,小心翼翼凑近苏映秀耳边,悄声跟她吐槽大胡子。
      
      “你们是亲兄妹吗,怎么看起来容貌性格一点都不像?”
      
      苏映秀莞尔笑道:“不是亲兄妹胜似亲兄妹。我是大哥小时候在河边捡到的,无父无母,是大哥细心照顾了我十几年。”
      
      “怪不得,差这么多!”宁采臣小声嘟囔,没敢让两人听见。
      
      不过就算听到了也没差,自打苏映秀一点点长大,燕赤霞听到这样的话还少嘛。
      
      苏映秀走到燕赤霞身边问:“大哥,你这么着急叫我过来,是遇上什么难缠,搞不定的妖怪了吗?”
      
      在妹妹面前燕赤霞习惯性的打肿脸充胖子,瞬间忘了他的计划,挺胸抬头道:“笑话,你大哥我是谁?大名鼎鼎的燕赤霞,那些小妖小怪我怎么会放在眼里!”
      
      吹牛吹的多了,他忘了这次还有宁采臣在旁边,对方毫不留情给他拆台,“姑娘你不要听这个大胡子吹牛,他就是拿树妖没办法才叫你来帮忙的!”
      
      “臭小子,让你胡说八道!”燕赤霞涨红着脸吼道。
      
      宁采臣习惯性的被他吓得缩脖。
      
      苏映秀瞧着好玩,对宁采臣乐道:“你别姑娘、姑娘的叫我了,大家都是朋友,我叫苏映秀,你叫我名字就好。”
      
      “苏……苏小姐。”守礼的宁采臣红着脸,还是没能直接喊出她的名字。
      
      这下苏映秀更觉得他可爱了,没想到在如此破败的乱世,还能见着像宁采臣这样纯真善良的人。小书生不错!
      
      “好啦,说说正事吧,你们提到的树妖是怎么一回事?”
      
      燕赤霞自觉在妹子面前丢人了,憋着气不肯开口,宁采臣只好自己把发生的所有事情。从他住进兰若寺遇见聂小倩,到树妖姥姥要在明天把聂小倩嫁给若河水怪的事,全部一五一十讲给苏映秀听。
      
      原来宁采臣离开郭北县后,因为囊中羞涩没钱住店,只能向路人打听到不要钱的兰若寺来住。
      
      来到兰若寺的当天,他就遇见了燕赤霞跟一个江湖人比武,自己更是差点成了他们刀剑下的亡魂,再加上燕赤霞满脸胡子拉碴,气质蛮横凶悍,自此宁采臣就把他当坏人了。
      
      听到燕赤霞竟敢跟人定下生死斗,苏映秀轻飘飘瞥了他一眼。原本竖着耳朵偷听的燕赤霞,接收到妹子谴责的视线,顿时表情讪讪,心虚的扭过头去,心中暗恨死书生多嘴多舌。
      
      宁采臣并没有注意到兄妹俩的眉眼官司,他还在继续说着他是如何跟女鬼聂小倩相识,又如何被树妖姥姥抓到,然后又是怎么死里逃生……
      
      总之,他在被燕赤霞救了以后,知道了聂小倩的身份,他原本想远远的逃开,可是心中实在舍不得聂小倩继续留在树妖姥姥身边受苦,继续被逼-迫着做那些违背她良心的事。
      
      他想救小倩,给她自由,让她投胎。
      
      这个想法,在他再次见到聂小倩,得知树妖要将她许配给若河水怪的时候,变得更加坚定了。
      
      听完宁采臣跌宕起伏的历险经历,苏映秀摸着滑-嫩的下巴,沉吟道:“若河水怪,我怎么从未听说过,大哥你知道吗?”
      
      燕赤霞面色沉重道:“换个名字你或许就知道了,若水河神。”
      
      “什么!这怎么可能?”苏映秀惊愕的瞪大双眼。
      
      宁采臣看看燕赤霞,又看看苏映秀,急了:“你们的表情为什么这么奇怪,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吗?我们不是在说若河水怪吗,这个若水河神又是谁?”
      
      苏映秀还在失神中,表情愣愣的回应他:“你听着不觉得他们的名字很像吗?他们就是一个人,若河水怪就是若水河神。”
      
      说完,她又忍不住像燕赤霞确认道:“大哥你真的没搞错吗?还是我耳朵出了问题,听错了?若水河神怎么可能会娶一个女鬼,还跟一只吸食男人精气的千年树妖掺和在一起?”
      
      燕赤霞:“我一开始也觉得是这小子胡说八道,可事实证明,这件事千真万确。”
      
      别看燕赤霞现在表现的这么镇定,他当初听到这个消息受到的打击不比苏映秀少。
      
      在燕赤霞认真的表情下,苏映秀不得不相信这个铁一般的事实。忽然,她嘴角抽了抽,“所以……我们是要跟若水河神抢媳妇儿么?”
      
      燕赤霞:“……对。”
      
      苏映秀脚下一软,燕赤霞赶紧飞身过去扶住她,安慰道:“妹子挺住啊!”
      
      “不,让我去死吧!这样还能留个全尸。”苏映秀哭。
      
      宁采臣:“……”
      
      宁采臣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搞不懂为什么苏映秀知道了,若河水怪就是若水河神后就要死要活的。
      
      于是,他弱弱的问道:“那个,听你们的意思,若河…不是,若水河神很厉害?”
      
      苏映秀一脸的生无可恋,揽着她的燕赤霞幽幽开口道:“岂止是厉害……那是位真神。”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