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书生和女鬼 ...

  •   第二章:山妖
      
      时光荏苒,转眼间苏映秀便在这个世界过了十年,长成了一位亭亭玉立的大姑娘。
      
      她如今已经完全适应了凡人的生活习惯,凡间红尘滚滚,多姿多彩,令苏映秀都快忘了她曾经是个神仙,整日待在枯燥的兜率宫炼着一炉又一炉的丹药。
      
      经过十年间日日夜夜的努力,苏映秀的道法修为已经小有所成,单独收拾起百年老妖来就跟玩似的。
      
      不过要是遇上修行千年,妖性凶狠的就没那么容易对付了。比如上次她在蜀南县倒霉撞上的虎精,那可是只修行了足足一千三百年,货真价实的老妖怪。要不是它脑子有坑,想不开跑去吸食凡人精魄,吞食凡人血肉,再专心修个一两百年,大有可能成为地仙。
      
      苏映秀记得她与那虎精斗了两天两夜,双方具是精疲力尽,身上伤痕累累,要不是关键时刻燕赤霞及时赶到,结果谁死谁活还不一定。
      
      当然,事后苏映秀也没少挨燕赤霞的言辞厉训就是了。
      
      郭北县
      
      人声鼎沸的街道上,充斥着各行各类的人群,把不算宽阔的街道挤的满满当当。这其中有沿路叫卖的小商小贩,有没粮食吃饿的面黄肌瘦的贫民,也有提着刀满大街叫嚷着抓通缉犯,为求领衙门赏金的江湖人。
      
      嘈杂中,远处走来一位眉清目秀的书生,穿着一袭粗布青衣,戴着一顶-破败小帽,踩着一双踏破的布鞋,背着一个竹编的行囊,满身泥泞,跌跌撞撞,无知无畏的闯进人群。
      
      在一家客栈门前停下。
      
      宁采臣从小饱读诗书,无奈命运多舛,他空有满腹经纶,也只能迫于生计做个收账的工作,勉勉强强把肚子填饱。
      
      “老板,我是集宝斋来收账的,麻烦您把拖欠的货款结一下。”
      
      “收账?”柜台后面的中年老板面露嫌弃,扫了宁采臣两眼,抱怨道:“怎么每次来收账的人都不一样啊?”
      
      “上次那个人收了账回去的路上被人杀了。”宁采臣道。
      
      掌柜的乐了,“反正你收了账在路上也会被人杀,干脆你就便宜我算了。”
      
      “您别开玩笑了。”宁采臣陪笑着从行囊中拿出账本,正准备按着账本上记载的银子数目讨钱,却发现账本被路上的一场大雨给打湿-了,上面的墨渍晕染开来,乌漆墨黑的一团什么都看不清。
      
      宁采臣尴尬的合上账本,机灵的提出要看留在掌柜那的存根,却被老奸巨猾的掌柜一眼就看出蹊跷,一把抢过账本。当看到账本毁了以后,掌柜的瞬间变了嘴脸,赖账不给银子不说,还命令伙计将他从客栈给赶了出去。
      
      宁采臣是个穷书生,身材瘦弱,被伙计这么狠狠一推,身体不受控制连连向后倒去,正巧砸在路过的苏映秀身上,苏映秀条件反射的伸出手扶了他一把。
      
      “没事吧?”
      
      “没事,没事。”宁采臣收拾好被扔在地上的行囊,抬起头见撞到的是位极漂亮的姑娘,顿时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忽然,他想起刚才撞人的力道又急忙开口,关心道:“实在是抱歉,我没撞伤姑娘吧?”
      
      苏映秀笑了,心说你一个瘦弱的书生,才几斤几两重能撞伤我?
      
      “没事。”看到书生脸上的关心和愧疚并不作假,苏映秀还准备宽慰他两句,就发现这人印堂发黑,就在这三五天,轻则破财失-身,重则命丧黄泉。
      
      啧啧,看他样子不像是个有钱人。
      
      按理说,相见即是有缘。更何况这人还撞到了她的身上,遇上了就该搭把手救一救。可她如今有要事在身,下滩村的山精不除,也不知道又要死多少童-男童女,实在没空给这人做保镖。
      
      思来想去,苏映秀从系-统空间拿出一个叠成三角形状,上面用红线缠绕着的黄色符纸,把它交给宁采臣,郑重道:“这两天你有可能会撞鬼,不过别怕,这个给你,关键时刻能保你一条命。”
      
      宁采臣是个书生,不信鬼力怪神的东西,他刚要推辞,就见面前已经没人了,扭头去看,发现苏映秀的背影在人群里隐隐绰绰,已经走出很远了。
      
      “算了,人家也是一片好意。”宁采臣嘟囔一声,便把符纸收进怀中,重新背上行囊准备找了不要钱的地方借宿一晚。
      
      苏映秀急着去下滩村抓山精收集功德,她只看出宁采臣近日有一大难,却不晓得他此行借宿借到了闹鬼的兰若寺,不仅与一位叫聂小倩的女鬼情投意合,还在那里遇见了她大哥燕赤霞。
      
      苏映秀一路上紧赶慢赶,终于在下滩村准备向那只山精再次进贡三个小孩前赶到,并好说歹说的拦下了他们。
      
      原本下滩村的村民见她年纪小,根本不相信她有本事能捉妖,还想着赶紧把她赶走,以免那山精听到消息,以为是下滩村的人请的道士,迁怒于他们。这些愚民已经被妖怪吓怕了,宁可把自己的孩子送去给山精当食物,都不敢反抗。
      
      最后还是苏映秀,掐手招来几道声势浩大的天雷劈在一旁的树木土地上,才取信了下滩村的老村长。那些叫嚷着赶苏映秀走的村民,也是被村长镇压下去的。
      
      村长毕竟是一村之长,有点见识,他知道如果妖怪不除,他们村子里的人迟早要被吃光,与其这样还不如赌一把。
      
      苏映秀对着安静下来的人群,保证道:“各位放心,我一定除去妖怪,还你们下滩村的安宁。”
      
      不等他们反应,转而看向村长,苏映秀说:“村长,麻烦您带着大家回去吧!记得锁好门,关好窗;不管发生什么事,听到什么动静都不要出来。等明天,天一亮,所有事情就都解决了。”
      
      老村长诚惶诚恐道:“是,老朽谨遵道姑吩咐,一切就有劳您了。”
      
      村民们怀揣着忐忑回家去了,苏映秀却照着村长说的给妖怪在林中建的祭坛一路寻过去。
      
      天色渐渐暗了下去,配着刮过脸颊的冷风和哗哗作响的树叶,倒真有几分恐怖效果,胆小鬼肯定是不敢在这里多待的。
      
      艺高人胆大的苏映秀随意的往祭坛中央一坐,大大方方等妖怪上门。她表情闲适姿态慵懒的把-玩着手中翠绿色的药杵,药杵在她手里都快被转出花来。苏映秀的这把药杵器身精致可爱,如若不仔细看别人还会以为是支碧玉短萧,做姑娘家的武器倒是平添了三分雅趣,正合适。
      
      等了约莫一刻钟,林中忽然黑沙漫天,狂风大作,将树枝吹的东倒西歪;诡异的呼啸哀嚎声飘飘渺渺夹杂其中,令人听了毛骨悚然,浑身起鸡皮疙瘩。苏映秀瞬间端正姿态,紧握药杵,眼神犀利紧盯着前方。
      
      几息过后,那些黑沙消失,出现在苏映秀眼前的不是她想象中的丑陋妖怪。而是一位颇有些仙风道骨,穿着青兰色的如意八卦袍,束发盘髻,头戴莲花台,嘴角还续着两撇山羊胡的中年男人。
      
      山羊胡道士看到童-男童女变成了俏姑娘,顿时双眼一眯,厉声质问道:“你是何人?下滩村供奉给本山神的祭品呢!”
      
      这只山精竟然修出了人形,苏映秀大惊失色,有点棘手啊!
      
      众所周知,石头草木这些天生没有灵智的生物,要比飞禽走兽更难修炼,它们要想修出完整的人形最少也要一两千年。
      
      “祭品你就不要想了,反正你以后也没命享受了。”苏映秀漂亮的脸上顷刻间便恢复了平淡,她慢悠悠的从祭坛上站起来,与那妖怪相对而立,语气轻松的教育道。
      
      “修行不易。你说你,好不容易化成-人形,不想着积德行善,专心修炼,有朝一日正果飞升,你做什么想不开要跑来吃人?害的上千年苦修功亏一篑不说,今日还会命丧我手,你说你这是何苦呢?”
      
      山羊胡脸上浮出狠辣之色,怒道:“废话少说!没想到下滩村那些胆小的愚民也敢找人来对付我,不过他们眼瞎人傻。就凭你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也配跑跟本山神叫嚣,想杀本山神?我看你是痴心妄想,白日做梦!”
      
      苏映秀娇俏一笑:“谁说我是白日做梦?”她指了指头顶完全暗沉下来的天色,幽幽道:“你瞧,我这不是等着天黑了嘛。”
      
      不等山羊胡反应过来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苏映秀脚踩七星罡斗步就朝他攻了过去。只见她素手上下翻飞,十指飞快的在胸前变换着姿势,在空中结成一道道复杂而神秘的法印。
      
      “天清清,地灵灵,扫除鬼邪万妖精,急奉太上老君令,驱魔斩妖不留情,吾奉祖师急急如律令,敕!”
      
      印记闪烁着刺眼的金光狠狠打在山羊胡子的身上,山羊胡躲避不及嘴里发出痛苦的嘶吼,让他的面目更加狰狞。
      
      “找死!”
      
      被苏映秀惹怒的山羊胡身体肌肉暴涨,将身上的道袍寸寸崩裂,朝天怒吼一声。他摇身变成一座巍峨的人面大山,从天空落下“嘭”的一声地动山摇,方圆百里的树木全被他的真身压折压断。
      
      “大家伙啊!”苏映秀放下遮面前挡飞沙的袖子,眼冒精光,在脑中迅速换算着它能值多少功德值。
      
      “桀桀,桀……”山精怪叫着指挥巨石向苏映秀砸去。
      
      苏映秀脚下七星步一变,改为八卦罡步,在林中上蹿下跳的躲避石头攻击,并且寻找着山精的弱点。被那些石头兜头盖脸砸过来的时候,她能躲就躲,实在躲不过去就用药杵把它们敲碎,或者故意用后背、胳膊这些不太危险的地方硬抗。
      
      就这样,双方一个扔石头,一个四处躲,足足玩了一刻钟。
      
      就在山精砸石头砸上瘾的时候,在它眼中只能是抱头鼠窜的苏映秀,忽然脚步一滞,转过身来露出一抹狡黠的笑容。
      
      “哈哈,不陪你玩了!”
      
      这山精虽然攻势猛,石头砸在人身上也疼,但这么大的家伙移动速度远没有苏映秀灵活。
      
      于是她拿出一张轻身符贴在自己身上,踩着繁乱的七星步伐,就开始围着山精跑圈。
      
      左三圈,右三圈,来来回回又三圈……
      
      一直到把山精绕的头昏脑涨,眼冒金星,苏映秀才停下趁机凌空甩出五张引雷符。左手中指及无名指向内弯,大姆指压住中指及无名指指尖,右手手持药杵横架在前方。
      
      她双目明亮,大声朗道:“天清清,地灵灵,拜请东方五雷神,吾奉雷声普化尊敕令神兵法将,急急如律令。”
      
      敕命神兵法将,意谓道祖之亲临,可增加符咒威力。
      
      音落,一片乌云遮住月亮,如成年男子腰粗般的雷柱从天而降,接二连三的砸在山精庞大的身躯上,爆破声响起震耳欲聋。等天雷的青色电光褪去,眼前已经没有了大山的踪迹,只余一片碎石中,鲜血淋漓的山羊胡苟延残喘,视野顿时开阔了许多。
      
      苏映秀随意擦掉唇角血迹,她体内的灵气早已消耗一空,只能用药杵撑着站直身体,慢慢走到不知死活的山羊胡跟前,从系-统空间拿出一个她之前随手丢进去的小瓶子,默默念了几句口诀,把山羊胡装了进去。
      
      做完这些,天边乍然破晓。一道璀璨的晨曦洒落在苏映秀的身上,清早第一缕阳光蕴含的力量,让她惨白的脸色看起来好了很多。
      
      苏映秀盘腿调息了一番,又吞了两颗她自己用凡草炼制的“气血丹”,这才勉强能打起精神往回走。不愧是修炼了上千年的大妖,挣扎起来还挺给劲。
      
      半个时辰后,她回到下滩村,就瞧见每家每户都偷偷摸-摸把门扒-开了一条缝,正眯着眼探查外面的动静呢。
      
      村长瞄到人立即打开门迎上去,忐忑不安的问道:“道姑不知那妖怪……如何了?”
      
      苏映秀说:“妖怪,妖怪已经被我杀死了,以后你们就不用再牺牲自己家孩子了。”
      
      “多谢道姑!多谢道姑!道姑大恩大德帮我们杀了妖怪,我们下滩村百姓铭记五内,永不敢忘。”
      
      下滩村的百姓不论男女老少,纷纷激动地跪下给苏映秀叩头,一些做了母亲的搂着幸运活下来的孩子喜极而泣。
      
      苏映秀不做神仙后受不了这个,刚要叫他们起来,就在这时。一只通体金色羽毛,仅在翅膀尾部有一圈白纹,两只兽瞳黑亮如漆的枭,从高空如一支利箭俯冲下来,落在苏映秀的肩膀上不动,小脑袋亲热的在她脸颊上蹭了蹭。
      
      苏映秀葱白的指尖轻轻点了点它弯弯的尖喙,才从它的小-腿上解下绑在上面的纸条。
      
      打开来看,上面写着“兰若寺速来”五个字。
      
      这只枭是苏映秀和燕赤霞一起养的宠物,一直以来都被他们用来传递消息,他这是遇上危险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