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名流渣受》大叽叽女孩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7-12 23:45:5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001 ...

  •   顾葭做了一个梦。
      
      梦里昏昏沉沉,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有人在摆弄他,有人哭着说‘快把我的孩子还给我’,有人冷冰冰的用黑洞洞的眼睛看他,而这最后一个人手里拿着剪刀,一丝不苟的剖开他的肚子,锋利的剪刀像是剪开什么破布,而他自己看着肚子上很快被剪开的大洞,忽然有些期待里面出来一个什么东西。
      
      他在梦里是不甚清醒的,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期待。不过期待也是无用,因为他看见里面什么都没有,空荡荡的只有一个肉窝,好像本身这里有一个巨大的鸵鸟蛋住过。
      
      紧接着,梦里的他开始寻找那颗蛋,他一边哭一边找,最后发现那颗蛋正拉着另一个人的手喊‘妈妈、妈妈’,随后顾葭被一声声催命般的叫唤喊醒,根本无暇回想梦境,猛的从床上惊醒,看着因为漏雨而掉白皮的屋顶发呆。
      
      “三少爷!三少爷!您快起来看看吧,太太在摔东西呢!”门外丫头桂花吓的要死,声音里都像是要哭了一样,“这里可没法儿呆了三少爷!太太找不到钱夹,说、说了些很不好听的话!您快看看去吧!”
      
      顾葭慢吞吞的从床上起来,随便抓了一件毛茸茸的大衣披在肩上便穿着睡衣出了门,门外的丫头黝黑的脸上挂着一道抓痕,抽泣的有一下没一下的,见着顾葭便像是见着了主心骨,说:“太太要出去看戏,家里哪里还有闲钱啊?我把您钱夹藏起来了,她就打我,还摔东西,三少爷你去了,也直说没有,不然就你们这样大手大脚的花法,这个年还过不过了?”
      
      桂花是顾葭三年前从一个卖煤老汉家收过来当丫头的,那老汉家里有个年迈已高吃着昂贵中药吊命的老妈妈,顾葭当时见了,帮了一把,老汉便非要把女儿卖给顾葭,才十三岁的女娃,顾葭哪里敢要,但抵不过老汉跪求,便说让桂花到小公馆里帮工,一个月也有三十块,够一家三口的嚼用。
      
      “哪里有你说的这样夸张?年当然还是要过的,但妈要出去也让她出去,在屋里闷着才是会生病。”顾葭笑着伸出一双白白净净的秀气的手,对着桂花说,“来,给我。”
      
      桂花气呼呼的看着顾葭,似乎觉得顾葭很是无药可救,但三少爷笑的那样漂亮,眼睛里头跟藏着星星一样,桂花又硬是无法再说什么,只好转身下楼,一边下楼一边说:“我不管了,四少爷已经两个月没有打钱过来了,要再这样不省着点,谁知道什么时候家里水电都停了。”
      
      顾葭感觉这样为自己唠唠叨叨的桂花很可爱,等桂花从她屋子里把钱夹拿出来,顾葭就摸了摸桂花的脑袋,说:“钱的事情你不用操心,今天辛苦你了,以后我妈要是再闹,你直接给她就是,不要和她吵,顺着她比较好。”
      
      桂花比顾葭矮一个头,这丫头或许小时候被饿的狠了,所以在该长个子的时候不长个,整个人十分的矮,但又比较结实,所以在外人看来,这是一个矮胖矮胖的小黑妞。
      
      小黑妞被顾葭这样亲昵的对待,纵使有一箩筐的话要数落,也张不开嘴,倒是红了脸颊和耳朵,顿了一下,才凶神恶煞地说:“四少爷都说了,对太太才不要纵着,她就是仗着您心好才这样胡作非为!”
      
      “哈,还学会说成语了。”顾葭不着痕迹的转移话题。
      
      桂花抿了一下唇,有点不好意思的说:“我也是有跟着三少爷听书的,经常听,就会了。”
      
      “桂花真是聪明,要是有合适的学校,我把你送去念几年,以后出来说不定是个大学者哩。”
      
      顾葭认真的说着,走到还在闹腾的大厅去,后头的桂花听了,既害羞又坚决拒绝,说:“我才不要去,那都是小姐们才能去的地方,我不去!”
      
      然而桂花喊了这么一句,她的顾三少爷也没有回话,显然是真的在思考这件事的可行性。
      
      小黑妞不知如何是好,跺了跺脚,到底还是不放心顾葭,连忙小跑跟过去,没几步便跟上顾葭,走在三少爷的侧后方,不自觉的望着三少爷的侧颜,看那白皙的脸,轮廓俊美出众到几乎耀眼的样貌,发现三少爷和太太长得有三分像,但这儿子和妈怎么就差距这么大呢?
      
      三少爷到哪儿都有一堆有钱公子哥陪着,简直就像大明星一样谁都喜欢他,太太怎么就这样讨人厌,尖酸刻薄的掉进钱眼儿里,好像这辈子都烂在里面,还如蛆附骨的成日拖三少爷后腿?
      
      想不通想不通啊。
      
      小丫头想不通的事情多了去了,但顾葭却在见了乔念娇时依旧维持着使人如沐春风的微笑,他那好看的眉只在瞧见地上一堆碎瓷片时皱了皱,便绕过去,对着穿着加绒旗袍披着兔毛披风、烫了时髦大卷头发的女士道:“妈,你一大早就要出门啊?”
      
      乔念娇今年四十三岁,保养的很好,于是不笑的时候是一点儿皱纹也看不见的,乔念娇坐在沙发上,手里捏着自己的珍珠链子小包,看见儿子后也没有收敛半分脾气,十分妖娆的用手背撑着下颚,看着自己这位儿子,说:“钱呢?”
      
      顾葭直接把自己钱夹都给了乔念娇,乔念娇接过来便打开数里面有几张大票,结果却发现里面只剩下十块十块的票子和几个银元。
      
      乔念娇顿时瞪着身边的顾葭,眼神里都是怀疑:“你这是玩我呢?就这点连舞厅都进不去。”
      
      顾葭花钱也是从来没有数,想了想自己口袋里似乎也没几块了,只好说:“最近京城好像比较乱,可能没有顾得上这边吧,我前几日又去银行看了一下,没有钱汇过来。”
      
      “呵,顾文武是绝对不会忘了我们两个的,肯定是那贱人不知道使了什么法子把你爸爸哄住了,你爸爸什么都好,就是太听家里的话,你找个时间打电话给顾无忌问问,他最听你的话了,让他给你爸爸传个信儿,就说什么时候过来团年啊。还有家里热水汀也坏了,让桂花那丫头找人来修也没找,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早就辞了她!”乔念娇一口气说了许多,又想起什么似的,道,“对了,昨天你回来的很晚吧,是不是又到你那个穷酸朋友的报社里面帮忙了?我都说了多少回,那种人要少来往,谁知道什么时候张着个大嘴就要赖上你吃一辈子,你爸爸的钱好不容易寄过来,那都只能我们两个花,绝对不可以给第三个人!”
      
      “是是。”顾葭顺从的回复,“妈你还不快出去?约的牌友不等急了?”
      
      乔念娇在天津有一两个姨太太朋友,毕竟她都只能算是个外宅,连姨太太都不是,人家正经的正房端着身份不愿和她来往,乔念娇也不稀罕,有人陪着她打牌、看戏、一掷千金的去舞厅喝酒跳舞就好。
      
      “哎呀,瞧我和你说话,都忘了时间。你别以为现在世道安全了,晚上别和那些不三不四的人在外面乱跑,还有,一定要打电话啊!我回来要听你和我将京城那边出什么事儿了,你不打我可要生气!”乔念娇一下子站起来就要出门,一边走一边回头千叮万嘱要打电话。
      
      顾葭点点头,给乔念娇摆手说:“行了,我记得的。”
      
      乔念娇这才欢欢喜喜的一身贵妇太太的打扮出门坐上车子,对着开车的小刘司机懒洋洋的道:“去龙戏茶馆。”
      
      这边乔念娇风风火火的走了,桂花才一脸不高兴的蹭到顾葭面前,也给顾葭摆着脸色,说:“三少爷你说吧,今儿怎么开火?厨房的菜都没了,我还没来得及买呢。”
      
      “那就……随便弄点粥吧,我不挑食。”顾葭的确是不挑食,有钱就吃好的,没钱就随便填饱肚子,他是对生活没有什么特别要求的人,不过心血来潮花一笔款子也能是人家一套四合院的房价,随心所欲的十分潇洒。
      
      但用桂花丫头的话来说,这叫败家。
      
      “三少爷,太太让您打电话问四少爷怎么回事呢,你现在打吗?”桂花催着顾葭打电话,原因无他,她可是知道实情的,这小公馆看着外表光鲜亮丽,实则已经要揭不开锅了。
      
      顾葭双手揣进口袋里,毫不犹豫的说:“不要,总是三天两头的打电话找无忌算什么回事儿呢,他也就比我晚出生几个月,我这个做……哥哥的,打电话过去说没钱了,他会怎么想我?”顾葭这里有他的难处,其实从几年前开始顾家就没有汇钱给他们天津这边了,都是顾无忌打过来的,顾葭觉得顾无忌自己给他,他能收,推脱的话反倒显得生分,但主动打电话要钱,这性质就不一样,是绝对不可以。
      
      “实在急用的话,就先把我房里的西洋钟当了,我再去找找有没有适合我的工作吧。”顾三少爷终于发现自己一直被弟弟养着实在不像话,打算要奋起找点合适的活计,可他不会英文、不会做生意、不会炒股、不会任何一技之长……唔……顾三少爷沉默了。
      
      桂花还想说些什么,从外厅就有些脚步声传来,随后才有门房跑着过来大声说:“三少爷,陈公子和几位公子来了,说是接您去府上参加生日会!”
      
      这句话刚说完,顾葭就看见三个穿着西装的帅高个子青年走进小客厅,轻车熟路的仿佛这里是自己家一样纷纷坐下。
      
      戴了一顶摩登帽子的陈公子和顾葭最是要好,一上来就把顾葭扛起来,说:“抢人咯!”
      
      其他人也哄笑着闹起来。
      
      顾葭闹了个大红脸,笑着说:“传家快放我下来!我还没洗脸!”
      
      陈传家戴着帽子的脸被阴影遮了一半下去,只露出一张漂亮的浅色薄唇和线条格外迷人的下颚:“我妹妹的生日你居然也要我们来请,你说该不该罚?”说罢,陈传家单手拇指抬了抬自己的帽子,露出一双笑眯眯的狐狸眼。
      
      

  • 作者有话要说:  新坑来啦!求评、求收、求么么哒啦~~~
    封面的两个小人是我让封设太太画的,攻躺在地上对着交际花伸出尔康手喊:卡机嘛~
    哈哈哈~
    这是我cp的新文,很肥啦可以宰啦!:《给豪门傻子当老婆的日子》by多金少女猫
    林愿穿书了,穿成了一本耽美小说里的十八线炮灰。
    在书里,此炮灰为了钱,男扮女装嫁进豪门不说,还谎称怀孕。
      
    这边哄着傻子老公,那边骗着公婆,只想等合适的时机卷钱跑路。
    然而一朝不慎,东窗事发,原主被傻子老公的反派大哥绑走丢到海里喂鲨鱼,尸骨无存。
      
    林愿穿来的时候,正好是原主骗反派一家他怀孕之后。
    东窗事发是要死的,坦白从宽也要狗带的,林愿眼前一黑,硬着头皮将谎继续扯下去。
      
    纸不包住火,最后还是东窗事发,面对傻子老公反派大哥公公婆婆,林愿两眼一闭:我就是贪图你们家的金钱,给我个痛快吧!
    傻子老公眼泪汪汪:老婆,你说谎!你贪图的明明是我!
    公婆一脸感动:就算是男的你也是我们儿媳妇!
    反派大哥也垂下目光,一脸沉痛:何必自轻自贱,你永远都是我的好弟媳。
    林愿:?
    这剧本不对啊。
    甜文,真的很甜,反正我快被甜死了。
    转圈求收藏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