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初搞慈善》蜀七 ^第3章^ 最新更新:2018-12-21 09:41:2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003 ...

  •   土地的买卖归官府管,但上面的官员其实不管这些小事,都是下面的小吏在管,小吏属于识字但没读过圣贤书的人,他们俸禄低,基本都靠剥削下层人民填满荷包。
      买地花了一百两,另外拿了十两贿赂小吏。
      
      小吏是个汉人,说的也是汉话,虽然略带点南方口音,不过林渊还是能听懂的。
      
      “那片地好。”小吏叫姜桂,他努努嘴,“虽然是荒地,但是肥,我也是看你诚心。”
      林渊十分能屈能伸,又递给小吏一张纸币,上面是一百文:“不知道周围有没有大户人家。”
      
      姜桂看林渊上道,态度也好,加上年纪轻,又堆着一脸的笑,自己也赚了不少钱,语气也亲热起来:“我看你年纪小,给你选的地离他们远着呢,你也小心些,别找事”
      
      “不过如今天冷,你若要盖房子,怕是要等到开春,地基才打的深些。”姜桂,“我平日都不跟人说这些,也是看你年纪轻轻,又是爽快人,这才跟你说两句。”
      
      林渊拱拱手:“多谢大人。”
      姜桂摆手:“我一个小吏,哪里能叫大人,你叫我声姜哥就是了,若有事再来找我,我就住在铜锣巷子,数门第三户就是我家。”
      林渊从善如流:“不敢叨绕姜哥。”
      
      “你平日住哪儿的?”姜桂得了十两一百文的贿赂,心情好得很,他月俸才一贯,平日又喜好酒肉,一贯不经花,如今一刀猪肉都得二十文,酒就更别说了,这十两都够他逍遥两三个月。
      林渊:“住在城北的来客酒楼。”
      姜桂想了想:“这样,我有家邻居,他家去岁搬去了江南,宅子却没卖,留了个老仆守门,我与他家亲戚说一声,你搬去住,租子按月收,你看如何?”
      
      林渊有些踌躇:“我这才买了地,手头不太宽裕……”
      “你叫我声哥,我还诓你不成?”姜桂摆手,“月租两贯,你看成就住,左右不过三月就开春了。”
      
      两贯,确实不算多,林渊这几天也考察过坞城的房价市场,这个价格算高,但铜锣巷子算是热闹的地段,附近卖什么的都有,生活方便,这个价格不亏。
      
      “那就多谢姜哥了,您看我什么时候搬过去?”
      姜桂:“今天搬也行,我酉正放衙,你那时去等我,我带你过去。”
      说定之后,林渊也没给纸币,姜桂也没问,反正过去了才给,姜桂虽然贪钱,不过也知道不能一口肥肉吃光,留点余地,以后也有个往来。
      
      小厮知道林渊找到了房子,连忙收拾起东西来,他倒是很兴奋,心情好得很:“我还得给少爷置办东西,文房四宝都没带上,要重置呢!痰盂盆子,也不知道那边有没有,要我说,少爷还该买个丫头,有些活计,丫头办的细致。”
      
      “不是有吗?”林渊说,“就之前那对母子。”
      他让那对母子先安置在破庙里,之前那床破棉被也让他们用,等他找了房子再接过去。
      
      男孩可以干点能干的活,当娘的可以打扫屋子,顺便给他们做饭。
      
      虽说林渊不像原主那样十指不沾阳春水,但是他从小住在城里,只用过天然气,现在这种灶台还真不会用,小厮也不会做饭。
      
      林渊愿意买下他们,给他们饭吃衣服穿,但不能做了好事还把人养得好吃懒做,那不是做好事,那是请祖宗回家。
      人有了活干,因为劳动挣得了生活所需,才能产生归属感。
      
      “还是少爷聪明。”小厮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林渊笑道:“那你就是少爷了。”
      
      林渊脸上带笑,心里还是有些不踏实,他只有两百两,这段时间住在酒楼,买了成衣,日常花销算在一起,用了接近二两银子,这还是在他手紧的情况下。
      买地花了一百两,贿赂花了十一两,余下就八十七两,租三个月的宅子,剩下八十一两。
      
      建一栋大点的宅子,至少要花五十两。
      佃户们种地,但他是要提供种子的,还有农具……
      
      得找个来钱的地方,不然就算把种子农具全部弄好了,佃户们吃啥?种地又不是当天种,第二天就能收获,总不能所有人一起喝西北风熬日子吧?
      
      这年头,做买卖是来钱最快的,但是入了商籍就麻烦,倒不是考不考科举的问题,主要是税收太重,如今离遍地起义还要些年头呢,外加入了商籍就不能随意走动了,去外地得带上路引,去官府要文书,一大堆麻烦事。
      
      在元朝,当地主是最快乐的职业,没有之一。
      
      朱元璋的老婆,马大脚就是地主的女儿,朱元璋早期,就是靠着马地主发家的,不然钱粮哪里来?
      
      时人一般是早上七点上班,其实原本只是官员们上朝的时间,卯时指的就是这个时间段,后来就通用了,上班叫应卯,下班叫放衙。
      
      林渊和小厮把东西全部打包好,退了房,早早的等在衙门口。
      
      “这家弄得干净,那老仆日日打扫,因你们过来,我叫那老仆去他家亲戚那了。”姜桂推开门,“街口有井,平日都在那打水。”
      
      林渊在宅子里打量了一圈,心里十分满意,这宅子不大,一进一出,有正房和耳房,还有一个柴房,柴房没有墙,就是一个棚子,有灶台,还有个地窖,虽然小,但存放小家庭的口粮是足够了。
      
      正房是个通房,帘子隔出了两个空间,一边用来待客、吃饭,另一边就是主卧室,放着床和家具,有点像现代的一居室,而且还挺大的。
      耳房小一些,就跟普通卧室差不多大,也有床,不过没什么家具,床上能躺下两个成年人。
      
      林渊利落的交足了三个月的租子。
      姜桂看着纸币,想着自己能抽出来的份子钱,心里也很满意。
      
      “以后就是邻居了,有事找我就行。”姜桂把钱揣起来,笑得真心实意。
      林渊连忙说:“姜哥,正有事想找你商量呢!来,我们坐下说,二两,去倒两杯水来。”
      
      小厮名叫二两:“就去。”
      
      姜桂坐到了椅子上,有些奇怪:“什么事?”
      林渊态度很好:“姜哥也知道,我手里不富裕,开春得去建房,花钱的地方多,却没有进账的地方。”
      
      姜桂一听这个,叹气道:“你这可是问错人了,我要是有法子,还挣这个辛苦钱?”
      “都说强龙不压地头蛇。”林渊拍着马屁,“虽说百姓都以为官老爷才是管事的,但我可清楚,真正管事的是姜哥你们这些小吏,上头的官老爷哪里知道民生疾苦,还不是靠你们管着?”
      
      姜桂觉得这话顺耳:“话也不能这么说,你出去了不能说这话,我们可都靠官老爷过活呢。”
      
      林渊:“这儿就我们哥俩,有什么不能说的,小弟说的都是肺腑之言,一点虚情假意都不沾。”
      
      姜桂:“也不瞒你,我当了这么多年小吏,什么人都见过,就是那些大老爷,也没我见得人多,来钱的活计也有,就怕你不敢干。”
      林渊顺杆子往上爬:“请姜哥指点。”
      
      姜桂忽然认真道:“指点算不上,你知道城内的赌坊吧?放印子知道吧?”
      林渊当然知道,这就是通俗意义上的放高利贷。
      
      “姜哥。”林渊故作踌躇,“如今世道不好,放了印子能收得回来?”
      姜桂冲林渊眨眨眼睛:“你信得过我,我便帮你一把,城南有个扛把子,专帮人收债,手下全是好手,都是刀尖舔血的凶人。”
      
      这位姜桂,简直就是黑白两道通吃,放在现代也能混成一霸啊!
      还知道拉近关系,吃了自己的好处也帮自己一点忙,这人要是乱世的时候还活着,说不定真能有点作为。
      
      林渊:“姜哥,我得考虑考虑,那些赌徒逼急了,我怕把我给砍了,你看我,我身边就一个小厮,我胆小怕死啊!”
      
      姜桂哈哈大笑:“林小弟,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你再考虑考虑,想干就找我,我先回去了,婆娘还等我吃饭。”
      
      林渊把姜桂送到门口,两人寒暄了几句,约定有空常来往。
      
      等姜桂走了,小厮二两才提着水桶回来。
      林渊这才记起家里没水,也没烧水的锅,嗯……
      
      冬天,干什么才能来钱呢?放印子不行,有违林渊在现代培养的基础道德观,虽然知道是暴利,可林渊还是一边心头淌血一边放弃了这个选择。
      林渊忽然问:“二两,你要是有点小钱,你要买什么?”
      
      二两正在擦桌子,他嫌弃老仆擦得不干净,林渊一问,他顺口就说:“买肉吃,肥肉。”
      
      林渊眼睛一亮!
      成!
      找着目标了。
      
      古人缺油水,这时候养猪可没有现代的饲料,也没有专门的养猪厂,猪油是不够消耗的。植物油虽然在宋朝开始有人食用,但是一直是芝麻榨油独领风骚。
      那时候一直用的压榨出油的方法,黄豆用这种方法的出油率很低,后来有了浸泡出油法,出油率才变高,风头这才压过了芝麻。
      
      现如今动物油脂百姓买不起,芝麻油涨的也快,小户人家做饭,就用筷子缠着布,沾油抹一抹锅,都馋油呢。
      
      林渊:“大豆贵不贵?”
      二两好歹也是去过市场的人:“五文一斤,贱呢。”
      
      得,就豆油吧。
      林渊信心满满,看我来挣个盆满钵满。
      
      至于商籍,这不还有姜桂这个地头蛇吗?

  • 作者有话要说:  “扛把子”:黑道头子。
    关于植物油,油菜花籽榨油是明朝中期的事了,就算林渊想榨它的油,现在也没几个人种,原料都收不到。
    等以后种地了肯定是要种的,毕竟油菜花籽出油率高。
    宋朝用的是芝麻油,在宋朝最富裕的时候,油煎饼都能出现在小摊上,宋朝,一个富可敌世界的朝代,一个GDP占同时期全世界GDP百分之六十到八十的朝代。
    可惜了。
    感谢:念忆睡不醒QWQ 扔了一颗地雷
    么么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