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妃靠猫上位》柒殇祭 ^第6章^ 最新更新:2019-06-10 14:13:3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酸梅汁 ...

  •   农历七月一至七月七,乞巧节,少女们换上新衣,朝着天上的织女乞求智巧,或是做些“斗巧”游戏,或是摆写瓜果乞巧。
      
      宫内于此节亦开盛宴,听闻大黎当朝圣人同皇后便于乞巧相逢,为了歌颂帝后和睦,望安城内逢此节便在大街小巷张灯结彩,举行些不吝于上元灯会的盛会。
      
      宫墙内,立政殿。
      
      天青赭石描绘出的山河水色被隔为十六道屏风分隔室内,隐约映出内室一道模糊身影,有婢女穿过那屏风,垂眸徐徐朝内室行去,不久便见一身着凤袍的女子坐在矮几上,懒洋洋地半眯着眼睛,纤纤素手中握着一螺子黛,正不紧不慢地描着自己的眉头。
      
      那婢女朝她无声行礼,行至那人身后,细细替她梳头,目光偶尔从铜镜里映出的容颜中瞥过,虽及时垂下眼帘,心中却依然划过初次见她那般惊艳。
      
      不久后听见外头的高声通报:
      
      “圣人至。”
      
      听见这通传,铜镜前的人动作快了几分,恰在那明黄身影穿过屏风后大功告成,面上带了分笑意,起身行礼——
      
      “宅家。”
      
      礼刚成一半,就已被人抬手免去。
      
      “梓橦近日操劳许多,按说我该让你好好歇着,偏如今赶上宫宴,又是折腾你的一日。”来人唇边衔着浅笑,抬手在妆奁匣子上取过一支金簪,想帮她绾进发中。
      
      周遭宫人已经识趣地退下,眼见着没了外人,在外界传言近乎妖魔化的“妖后”周芫华此时仿佛软了骨头似的,抬手抱着来人的脖子,眼皮子沉重地耷拉着,往皇帝身上挂了大半重量,动了动唇,哼唧道:
      
      “若真心疼我,就少往我头上放这些个纯金玩意儿,脖子还没断,头倒是快秃了……”
      
      陆懿宁抿了抿唇,犹豫着看着手头的簪子,半晌后迟疑着说了句:“今日宫宴,若是打扮从简,于礼怕是不合——”
      
      周芫华听出她话中的松动之意,想到自己今天能轻装好几斤上阵,登时不困了,扭头就去从自己的妆台下拉出一个木箱,拉开锁之后,里头赫然是一排同她妆奁里一模一样的首饰。
      
      陆懿宁眼中有几分困惑,俯身拾起一样之后,却发现这些重量都轻了一半有余。
      
      陆懿宁:“……”
      
      周芫华朝她撒娇地眨了眨眼睛,眉目间颜色更盛那屏风上的千里江山,红唇滟滟,偏生轻嘟起时带了点儿俏皮味道:“真要秃了……”
      
      陆懿宁抿了抿唇,只能无奈道:“下不为例。”
      
      周芫华点了点头,拉着她的手重又坐到铜镜前,让她帮自己继续绾发,口中顺势提起东宫之事:“你真要将她放回陆国公府?”
      
      陆懿宁垂着眼帘,凤眸眼尾自然地勾出几分冷冽,映得她如玉面庞更为清冷,偏生她回答皇后的语调是暖的:“自然。”
      
      顿了顿,她补了一句:“总有些家伙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朕的底线,先前周夫人之事恰逢宫变,朕无暇顾及,如今竟还敢对陆家动手,朕正好同他们新账旧账一并算。”
      
      提到周夫人,周芫华的神色里也见了几分冷意,而后又叹了一声:
      
      “自从那事之后,这么多年来,我就没在阿姊脸上见过笑……”
      
      “如今许久未见,不知她现下如何了。”
      
      ……
      
      宫外。
      
      火树银花不夜天。
      
      常年宵禁严查的望安城,因这场灯会活动,家家户户都出了门游玩,看那树上挂着的各种画着牛郎织女故事的灯笼。
      
      女眷们皆在婢女们的陪同下上街,还未定婚期的便悄然等着从那车帘卷起的刹那,瞥见外头哪位如意的世家郎君,有了婚约的,便得了家人的准许后,带着婢女与心上人在那情人墙前许愿,系同心结,以求长相守。
      
      车水马龙间,有一街市挤挤攘攘,里头飘出的肉香与油香味传出老远,外围不断有行人停步观望,一书生朝着内里的人打听道:
      
      “兄台,这里头是在作甚?”
      
      “此香味从何而来?”
      
      有些早已听闻消息的自然揣着手过来解释:“听闻邹公的弟子们在这卖些炙羊肉与酸梅汤,方才有些小娘子已尝过,都说味儿极好咧!”
      
      “可这天热,炙羊肉吃着岂不更热?”有些凑热闹上望安赶考的书生们说着说着,手里的扇子就抖了起来,面色犹疑着要不要离去,鼻子却被这味儿牵着不肯走。
      
      先前放消息那人便笑着摆摆手:“郎君有所不知,这炙肉非食肆那般,以竹片串之,不过三两口,油香四溢,香料丰盛,羊肉不过四文一串,还有那两文一串的炙蘑菇、炙茄瓜,就是尝个鲜也是极好的!”
      
      这大黎人民能吃的起油的不多,如今是乞巧盛会,有心上街游玩的都是不吝于花些小钱尝个鲜的,尤其是那些带了孩子的人家,平日里无法在家顿顿吃荤,如今来这灯会上,出几个铜板让家中孩子吃个满嘴油,倒是不会吝啬的。
      
      “如此,那我便也来瞧个热闹罢。”书生扇着扇子加入了排队看热闹大军,周遭许多顺耳听见这一来一往言语的,也忍不住凑起了热闹。
      
      ……
      
      陆国公府的马车慢慢行过。
      
      有一着劲装男儿走在马车旁,这小郎君模样生的十分俊俏,已引得路边许多姑娘们频频望去,他却浑然不觉,侧耳听见熙熙攘攘声音里那两道聊天声后,他对牵马小厮比了个停的手势,走到车窗边笑着道:
      
      “姑母,我瞧着这处似有卖些新鲜玩意儿,姑母在此等我一刻钟,我去替您买来尝个鲜儿。”
      
      “辰儿不必如此费心……”
      
      车内的人小小掀起帘子刚想劝,却只能瞧见外头宝马香尘不绝,那儿郎已失去踪影,车内人眉间凝着久久不散的忧愁,尔后只唇角轻轻牵起一抹笑来。
      
      之前那儿郎已快速穿过人群,左右腾挪间,不一会儿去到了最前头。
      
      打眼一看,陆辰讶异地发现在这乞巧灯会上造成如此轰动的小摊儿前,打前边儿站着的竟是一小儿郎,模样白净,眉清目秀,在那矮长的鼎后站着,有汗珠在他的鼻尖冒出。
      
      哪怕后边有几位更大些的半大小子站着,也难以让陆辰忘掉第一眼瞧见他的惊诧。
      
      离这热闹近了,陆辰方才发觉这前边儿竟是整整齐齐地排了长队,他不好再用挤的那套,摸了摸腰间挂着的铜板,他有了个计较——
      
      不多时。
      
      陆辰站在了队伍最前方。
      
      乐宁瞧见插队的,从百忙中抽空看了来人一眼,只随便扫过他身上的衣料,便知来人不凡,她再看了看后边儿被插队的那些人,发觉他们脸上不仅半点怒意不见,反倒笑眯眯地,便也息了劝这王公贵族好好排队的心思,只张口问道:
      
      “小郎君要些什么?”
      
      “挨个来十串儿。”陆辰张口就报道。
      
      乐宁半点不意外,事实上,虽他们几个已准备好了足够的食材来这灯会上,她也可预见后头大半的人或许根本排不上尝个鲜。
      
      陆辰瞧见这小子熟门熟路的动作,竹片上串着的有羊肉、蘑菇、茄瓜,对方动作飞快地刷着油,很快就发出了串串香味,终于忍不住咋舌:“你们这做的什么亏本买卖,竟用如此多油?”
      
      乐宁对他笑了笑,缓声道:“我师父有独门法子。”
      
      哦,家里开油坊的吧,陆辰想。
      
      他左右看看,瞧见铜鼎不远处的一竹筒杯中的深色水,不由问了句:“那又是甚?”
      
      “酸梅汁儿,五文一筒。”
      
      陆辰不缺钱,便道:“拿来我尝尝。”
      
      或许是在这鼎前站了太久,他确实有些热了,听这名字他已做好了有些发酸的准备,谁知竹筒一凑到唇边,鼻子先闻见一股清甜香味。
      
      陆辰顿了顿,将那酸梅汁儿放到唇边,入口柔和的清甜霎时间征服了他,周身暑意竟在不知不觉中消退,他仔细品了品,甜里带着微酸,却未有半分梅子涩意,反倒带着股幽幽甜味,他这舌头竟一时间只能品出里头的淡淡陈皮味儿。
      
      “郎君拿好,十串羊肉、十串蘑菇、十串茄瓜,若是喜欢,改日可到居仁坊邹公食肆光顾,还有更多新品可尝鲜。”
      
      “共八十五文。”乐宁笑眯眯地说道。
      
      陆辰愣了愣,鼻尖已被加了五香粉、孜然料的串串们俘获,身上热意又已退却,登时便心情不错地应道:“改日定会前往,只这酸梅汁儿需再予我一份。”
      
      乐宁一一照做,不多时,陆辰一手拿着三十支串儿,另一手端着竹筒酸梅汁儿,正想转身离去,忽然感觉腰间被什么勾住了。
      
      他一低头,只瞧见一灰白团子咬住自己的钱袋,见他回头,才松开蹲坐回去,圆圆的眼睛幽幽瞧着他,而后发出一声:“喵~”
      
      译成人言便是二字:
      
      给钱。
      

  • 作者有话要说:  殿下:我又能卖萌,又会收钱,我棒不棒?
    *
    今天晚了啊啊啊啊待我好好改改再放感谢!
    呜呜呜擦眼泪!
    *
    感谢州官要点灯扔了1个地雷!
    感谢州官要点灯扔了1个地雷!嘻嘻!喜欢不养肥的灯儿!养肥党需要向我们灯灯学习!鼓掌!
    感谢此世之罪扔了1个地雷!mua~一声巨响!
    感谢今诀扔了1个地雷!谢谢你呀!揉你耳朵!
    感谢鸡你太美.扔了1个地雷!我想唱起来了……
    感谢林斯一米九九?扔了1个地雷!
    感谢林斯一米九九?扔了1个地雷!
    感谢林斯一米九九?扔了1个地雷!谢谢这位巨人同学!
    感谢不醉红尘了扔了1个地雷!干了这杯二百五!(不是)
    感谢笑毛啊扔了1个地雷!那我只能QAQ了
    感谢龙胆尊扔了1个地雷!
    感谢龙胆尊扔了1个地雷!
    感谢龙胆尊扔了1个地雷!不知为什么我居然想问问你好不好吃?
    感谢别喝醉了扔了1个地雷!你跟楼上的楼上的楼上可以喝起来!
    感谢挽歌扔了1个地雷!啾啾啾三连亲!
    感谢□□sama扔了1个地雷!一直很想问这到底是个什么成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