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妃靠猫上位》柒殇祭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6-05 15:54:3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楔子 ...

  •   戌时。
      
      宵禁制度严厉的望安城内静悄悄的,连穿街而过的狸奴鼠辈亦是静悄悄的,只在黑暗中一窜而过,偶在巡查队的灯火照过来时,缩在角落里一动不动,见不得人。
      
      城中某处宅邸内。
      
      僻静廊下处,有一眉目清俊男子着紫色大科绫罗席地而坐,圆领袍衫衬出他气质如松,膝下处横襕被他的动作带的略微支起,他单手支在膝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不知在击打什么节拍。
      
      屋内有奴婢正坐着拿着蒲扇轻轻扇着火,小炉子里的茶香味在屋内飘飘袅袅。
      
      不多时,长廊旁处有脚步声匆匆靠近,廊下那人回过头,淡淡地吩咐一句:
      
      “上茶。”
      
      话音刚落下,客已行至近前,朝他行一揖礼,口称:“裴公。”
      
      那男子微微一笑,同他道:“十三郎,今日按例乃是一旬一休日,裴某从来不知十三郎却是如此惦记公务,乃至深夜来访。”
      
      来人朝他笑道:“让裴公见笑了,某今日听闻……只得深夜叨扰……”
      
      说着,那人抬手指了指东边的方向。
      
      廊下那人却不急着回答,只对他比了个“坐”的手势,让奴婢奉上茶来,他端起茶碗,鼻尖霎时间充斥茶汤里的辛香味,里面被碾碎的茶粉混合着葱、姜、茱萸、橘皮在翻滚。
      
      来人便也在他身旁撩起衣袍坐下,同样端起那碗茶,一口饮尽,背后已是一身汗。
      
      男儿本就体热,这一碗下去,那白面男子还是面色平静,他却感觉脚底都蹿上了火来。
      
      然而他却对此按捺不表,只笑着夸道:“好茶。”
      
      紫衣男子听他一言,唇边露出稍许笑意,也不去拆穿他的牵强附会,反而淡淡开口道:
      
      “你为东宫之事而来?”
      
      “还请裴公指教。”那人笑了笑,眼底流露出几分迫切,显然是被白日里打听到的消息牵走了心神,甚至不惜顶着“宵禁”的风声深夜前来——要知道,大晚上在街上溜达若是被巡逻队抓住了,他这乌纱帽或许都可能保不住。
      
      足见确认这消息对他的重要性。
      
      紫衣男子略一抬头,看了看天空,今日乃朔日,天上见不到月影,唯有点点星火在漆黑的夜里闪烁,同地上的萤火交相辉映。
      
      良久,才听他淡淡道:“消息属实,东宫确有其事。”
      
      “可某前日听说,先前的计划已有纰漏……?”来人着急地放下了碗,不知想到什么,又补了一句:“如今那位入宣政殿以来,本就脾性诡谲,加之后宫又有那妖后为佐,某实忧心今日东宫之变,怕是有诈。”
      
      紫衣男子听罢,不知想到了什么,眉目间笑意一收,紧跟着,他轻轻启唇道:
      
      “封宫是真,太子有恙亦是真,如此,你可安心了?”
      
      “裴公既出此言,某今夜回去,或可高枕无忧了,便先祝裴公日后得偿所愿!”那人无声地张口哈了一声,显是被这从紫衣男子口中确认的消息安抚了,恨不得抚掌大笑三百声,以抒心头畅意。
      
      紫衣男子眼中闪过几分微不可查的自得之色。
      
      他再次回忆起自己收到的消息——
      
      “颜色无常,举止有异,别于常人,如禽-兽状,行以四肢,饮食无礼,偶发癫狂,吠而不止,其症难言,宫医皆束手无策。”
      
      毫无疑问,东宫那位……
      
      十有八-九是疯了。
      
      哪怕之前自己的计划失败又有何妨?
      
      如今这怪病,看来是老天都在帮他。
      
      ……
      
      五更。
      
      承天门的城楼上敲响第一声报晓鼓,望安城内的各处南北向鼓楼亦然跟着敲响,鼓声一波波从城内传到城外,宫门、各坊坊门依次开启,城外寺庙传来附和的晨钟声响,和着鼓声的拍点一下下地撞响,整座望安城在这清晨钟鼓声中醒来。
      
      居仁坊内,某间屋子。
      
      天还大黑着,骂声就从东边的房间里传出:
      
      “如今几更天了?你这畜生还不省得滚去做些蒸饼来?莫非是想饿死我们不成?”
      
      灶房内。
      
      乐宁艰难地和自己的眼皮子做斗争。
      
      这实在不能怪她,作为一个在现代修仙到天明,一两点睡是平凡的她,一夕之间回到古代来,竟然过上了凌晨两点起的日子,搁谁谁能忍呢?
      
      她觉得自己还能挣扎一下,说不定眼一闭一睁,自己又回到那张席梦思大床上了,也不用在这旮旯地方受这鸟气。
      
      鼓声敲响了百来下后作罢,乐宁成功唤回睡神,眼见着瞌睡虫又漫上来第二波——
      
      忽然间,有急促的脚步声混合着骂声从屋外传来。
      
      她登时就从床上跳了起来,一瞬间仿佛回到了儿时上学被家里人一次又一次催起床的日子里,只是门外的人显然不似她的亲人那般友好。
      
      “你这乞索儿!日日吃我的用我的也就罢了,如今竟连懒皮子都披上了!今日邹师傅那儿招学徒,我已替你报上了名儿,卯时定要到,你若是搞砸了这机会,仔细你的皮!”
      
      乐宁:“……”
      
      放心,我比您更想离开这鬼地方。
      
      “发布拜师任务!请宿主努力成为邹德全的学徒,提升厨艺技能![拜师(0/1)未完成]”
      
      乐宁眼皮一跳,但并未作出反应。
      
      直到门外的人瞧见她在老实干活,才转身离开。
      
      尽管眼皮子还在打架,乐宁已经慢慢地走到了灶边,倒水,倒面粉,和面,加入一截之前发酵过的面团进行发面……
      
      乐宁一边揉着,一边听见脑海里那个欢脱的声音再次响起:
      
      “恭喜点亮蒸饼制作技能初级![蒸饼制作初级(1/1)√]奖励50点积分!请宿主再接再厉!”
      
      乐宁左右看了看,没见到那讨债鬼夫妻,趁着发面的功夫,跟脑海中那声音第一千一零次小声逼逼:“姐妹,行行好,你绑个别人去吧,我在现代吃好喝好、亲情友情俱全,你就把我送回去吧,我发誓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熬夜了!”
      
      事到如今,乐宁依然坚信自己三天前的穿越是老天给熬夜党的惩罚,这也是她甘愿在这破房子憋屈几天,领略本土人士花样骂街的缘由。
      
      那声音也不厌其烦地为她解答:“宿主穿越乃不可抗因素,非我之能,我只是想要找到合适的人!”
      
      “什么是合适的人?”乐宁问。
      
      “拯救大黎朝于危难之中,使天下安康、社稷太平之人。”那声音说起这终极目标,就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
      
      乐宁嗤笑一声:“来,你再告诉我一遍你叫什么。”
      
      “神厨系统!”
      
      乐宁拍了拍自己糊满面粉的手:“说得好,一个厨子系统,成天惦记着拯救天下苍生,究竟是你有毛病,还是我有毛病?”
      
      神厨系统不服气地反驳道:“治大国如烹小鲜!”
      
      乐宁第一千零一次回现代的计划破灭,恹恹地回答它:“我建议你先烹烹你的脑花,裹上鸡蛋液,粘上面包糠,下锅炸至金黄酥脆控油捞出,隔壁小孩都馋哭了。”
      
      神厨系统:“……QAQ”
      
      ……
      
      寅时一刻。
      
      乐宁捏了几个馒头放到锅里蒸,人就带着一条瘦长如指的肉干溜出了门,这还是图那所谓的邹师傅给学徒发的月钱,她才能在屋子里那俩扒皮夫妇的牙齿缝里留下这肉干做拜师束脩,否则怕是只剩下去湖里偷几个莲蓬才能交代了。
      
      通过她几天的观察发现,这个朝代统一把带馅儿的包子、馒头、加上各种花色的糕点,都统称为蒸饼——所以只蒸馒头也不怪她偷懒。
      
      她穿着一身打了补丁,有些泛黄的白衣出了门,上了大街之后,就闻见了那些个类似小吃铺子的店里传出的味道,有芝麻胡饼烤出的焦香味,耳听着那些个胡人师傅梆梆敲打着烧饼的声音,瞧见那蒸饼蒸笼里袅袅冒出的白气。
      
      街边偶有赶着上朝的穿着青色朝服的官员,匆匆去店里坐下,喊着“来一碗馎饦!”
      
      不一会儿,乐宁就瞧见店里伙计将一碗带汤汁儿面片端了上来,这才恍然那馎饦就是类似面条一样的东西!
      
      有伙计朝她笑了笑,开朗地问了句:“阿郎,可要点什么?”
      
      没错,她这会儿穿的是一身男装,毕竟若是小娘子,也不好独自上街,更别说是去拜什么师傅了。
      
      乐宁想到自己身上半个铜板也没有的窘境,对那伙计摇了摇头,兀自拎着自己的小肉干继续往前走。
      
      再走几步,她就瞧见了坊间四面被围起来的高墙,面上略有些发怔:
      
      坊市制度。
      
      脑海里对这个的印象只有在唐代,所以她是穿越来了类似唐朝的架空年代?
      
      乐宁还待再琢磨,忽然被街角的一幕引去了注意力。
      
      那儿有几只或土黄、或金黄的狸花猫,各个瘦长矫健,正围着中央一团灰白相间的小东西攻去,乐宁粗略一瞥以为是老鼠,路过走得更近时才听见那“咪——咪——”的声音。
      
      而后,那小东西勉力用后腿支起自己的上身,前爪朝着自己面前的一只狸花大猫挠去,竟是一爪子按在了对方的脸上。
      
      小东西愣了半天,仿佛不敢相信自己这一拳的威力,然而另一只被轻轻摸了脸的大猫可没发愣,当即就反爪一拍,一口咬住了对方的后颈皮。
      
      乐宁被那小东西先前的一个动作逗得“噗嗤”一声,以为自己看到了猫中拳王,谁知情势急转而下,登时在自己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就已经先一步靠近了——
      
      “喝!”
      
      她轻轻跺脚,口中带了几分呵斥的意味,登时就让那些个野猫警觉地散去,原地只剩下那只被包围后又差点被咬伤的灰黑团子。
      
      瞧见乐宁,它竟是半点不怕,也不知是不是知道这人是救了自己的,居然原地抻了个懒腰,前爪撑地,后腿绷直了将自己拉成长条,露出自己迷人的小腰线,奶白色皮毛覆盖的肚皮隐约可见。
      
      乐宁:“……!”
      
      糟、糟糕!有点想吸!
      
      她仔细看了看这小家伙,见到它的毛发白与灰各占半壁江山,灰色的部分里又有黑色的云纹点缀,似是老虎身上的横纹,灰黑云纹配雪白毛发,加之四只雪白的爪子——哦不,现在应该说是脏白。
      
      若是让其他养狸奴的人瞧见了,定要以为它是得了什么病,唯有乐宁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再仔细打量了好几遍它的花纹,确定自己没看错。
      
      作为一只在现代每天云吸猫的人士,她不仅熟知养猫的各种常识,鉴别不同品种的猫亦是小事一桩。
      
      眼前这只显然是……
      
      美短加白!还是极品!
      
      在与它的目光对上的刹那,乐宁觉得整个世界都失去了颜色,仿佛只剩下它的黑、白、灰。
      
      乐宁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几乎觉得眼前一幕有些魔幻,但转念想到这小家伙被一堆本土猫给围了,又有些释然。
      
      是呢,就连其他的猫都将它当做怪物,它一定是品种不同才会被排斥。
      
      但,这只猫到底是怎么出现在这的?
      
      “喵呜~”在她思考的时候,小猫冲她软软地叫了一声,奶音里带了点沙哑。
      
      却也能明显听出是撒娇。
      
      乐宁听见自己“咕咚”咽口水的声音,可爱,想撸。
      
      以前她就一直想养猫,却碍于租房合同的要求,没能满足,如今一只极品放在她的面前,瞧瞧它性感的小眼线,标志的小脸蛋,还有那胎毛都没脱的软毛毛!
      
      小猫甩了甩自己毛绒绒的尾巴,一圈黑一圈灰的毛绒尾巴也显得格外可爱,从左边甩到了右边,随后小猫咪看了她一眼,转身蹿跑了。
      
      乐宁:“……”
      
      哎不是,说好的救命之恩以身相许呢?
      
      神厨系统:“……我觉得你想多了。”
      
      乐宁已经陡然陷入了混乱,犹在碎碎念:“美短加白,血赚、血赚啊……”
      
      ……
      
      直至走到邹德全的家门口,她才冷静下来。
      
      对方这宅院的气派,显然不是乐宁之前住的破屋子能比的,甚至还有专门的仆从,负责将他们这些上门来拜师的学徒带入院子里。
      
      好在门房代收那束脩的时候,并未用多么鄙夷的眼神看她,显也是知这坊间大多人家并不富裕的。
      
      等乐宁入了那院子里之后,就瞧见七八个同自己一般瘦小的萝卜头,如今大家年岁都还小,男女之别是不大的。
      
      小萝卜头们面上都带着紧张,不断地绞着自己的衣角,暗暗咬手指的也有。
      
      不一会儿,有一人负手醒来,花白头发打理的一丝不苟,方型脸线条坚毅,目光如炬,周身有种常年身居高位、说一不二的气势沉来。
      
      乐宁只一眼就知他便是这院落的主人,邹德全。
      
      坊间都说他曾是宫中的御厨,到老得皇帝体恤,放出宫来,却始终惦念皇恩,想着再教出几个徒弟送进宫去。
      
      自然,这宫里不得出入外男,一般而言,在御膳房待着的也只能是……太监。
      
      乐宁有些惊讶于这老太监跟自己在电视里见过的那些阴鹜的家伙不同,除了下巴没蓄须之外,其他的倒和寻常男子无异,甚至还更显强壮些。
      
      邹德全入院,鹰目一扫,将诸多萝卜们看得瑟瑟发抖,只扔下一句:
      
      “我这院子里可全是宝,小子们各挑一样,做出道能让我入口的玩意儿,便算过了。”
      
      听他这样一说,几个小孩儿勉强克服自己的紧张,大着胆子打量周围。
      
      就连乐宁,也只有入院时匆匆撇过院落里的花草,待他言罢,才跟着仔细打量四周,却见到了院落一角的土壤里有一株高大的带穗的植物。
      
      她还在怔愣,就听见系统的声音响起:
      
      “恭喜宿主发现玉米!奖励100点积分!”
      
      玉、玉米?
      
      乐宁眼中出现几分呆滞。
      
      这不是新航路开辟之后从美洲大陆传入的吗?最早也是在明朝才有的啊!我书读的少你别骗我!
      
      她还在盯着那植株发呆,就有小萝卜跟她一样同样看见了那玉米,虽然不知那是何物,却明显是个胆子大的,小跑着就过去站在了那植株前。
      
      邹德全眼中登时就带了几分笑意。
      
      尔后,所有见到他眼底笑意的小孩儿们仿佛受到鼓舞一般,也在院子里仔细打量,虽不敢随便伸手,但选定了就站在那跟前等。
      
      在那些里头,有的比较胆小,只站在梨树跟前,还有的学着最初的“玉米”勇士,尝试在一些自己根本不认识的、仅有观赏性的植株前站定。
      
      乐宁也挪开了自己的目光,在这无端的紧张竞争气氛里,下意识地跟着扫过旁的玩意儿。
      
      她想,如果没有合适的,自己就只能跟着最初那人比谁更会做玉米了!
      
      然后……
      
      她的视线就集中在了那花草盆栽上。
      
      只见其中一盆中,有几颗弯月形的红果子隐隐绰绰闪现,火红的颜色配上尖尖的尾部,仿若在告知外界,有本事就尝尝我呀!
      
      乐宁心中有个大胆的猜想,又走近了几步,果然——
      
      “恭喜宿主发现辣椒!奖励50点积分!”
      
      系统的声音在她的脑海中响起。
      
      乐宁听见了自己心脏狂跳的声音。
      
      辣椒,同样是美洲大陆的作物,虽有传言说我国的云南地带也有野生小米椒的生产,但考据最齐全的来源,还是认定它为外来传入品种!
      
      在没有辣椒的几千年里,国人菜式中的辣味多靠茱萸来调剂,然茱萸味苦,难以祛除,着实让一众厨师为之绞尽脑汁。
      
      八大菜系里的川菜,更是由这不起眼的小辣椒成就的!
      
      乐宁在那盆小辣椒里站了许久,已经设想到了麻婆豆腐夫妻肺片辣子鸡丁麻辣牛肉等等跟自己挥手的样子了!
      
      神厨系统幽幽打断了她的联想:
      
      “没有豆腐,不能吃牛肉,这里的人也不常吃鸡肉……”
      
      乐宁:“……”好的,我醒了。
      
      她瞬间醒过来,想后悔走开,却不妨头顶笼下一片阴影:
      
      “小子想选它?”
      
      是邹德全的声音。
      
      乐宁回过头,见到对方眯了眯眼睛,情绪难辨的样子,又品了品他有些玩味的语气,半晌后却点了点头。
      
      邹德全无端笑了笑——
      
      原因无他。
      
      他走前,皇帝赏了他这些新玩意儿,他便让人种上了,也让一些禽类尝过,在这诸多品种中,唯有这东西,可观,不可食。
      
      “家狗食之,燥热难安,狂吠不止,鼠蚁亦不食,你将它作何用?”邹德全看她心中似有决断,又补了一句。
      
      乐宁冷静地回答他:“食用。”
      
      想了想,她又补了一句:“我吃。”
      
      话音刚落,她瞧见邹德全的目光慢慢冷却,表情活像一张她见过的图:
      
      关爱智障.jpg

  • 作者有话要说:  辣椒:我听说有厨子瞧不起我?
    *
    啊啊啊第一次写古代!今天是个开头!暂时没有美食出场!大家见谅!
    希望你们能喜欢QAQ擦眼泪
    即将发文时电脑死机了这真的很痛呜呜呜!
    *
    感谢攀爬。扔了1个地雷!
    感谢攀爬。扔了1个地雷!
    感谢攀爬。扔了1个地雷!
    感谢攀爬。扔了1个地雷!本文初雷嘻嘻嘻!爱你!
    感谢Mr.cheng.扔了1个手榴弹!wow大礼包!
    感谢Mirror扔了1个地雷!这是一面会自动投雷的镜子!
    感谢州官要点灯扔了1个地雷!有始有终的灯儿儿儿!
    感谢我才是夏亚扔了1个手榴弹!好的你就是!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话!
    感谢瘦瘦扔了1个地雷!那就祝你永远瘦瘦吧!
    感谢各位!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