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学大师,在线算命》听说我是黑山老妖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2-01 06: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1章 ...

  •   清晨,旭日缓缓从东方升起,映照着四处的云层,渲染出瑰丽的色彩。
      渐渐的,明亮的光线肆无忌惮地从阳台照射进去,只是被厚厚的窗帘遮挡在外,唯有其中的一两束偷偷钻入其中,让那昏暗的寝室亮堂了些。
      宋哲恍恍惚惚地醒来,只觉得手臂酸胀疼痛的很,就好像自己枕着手臂睡了一晚一样,轻轻一动,那感觉便像针扎似的难受,他倒吸了口气,却后知后觉地发现面前昏暗一片。
      他一脸懵逼地扭头四处看去,等等,不对啊,这个好像不是他的房间,他这是在哪?
      宋哲一边小心地捏着自己酸胀的手臂,一边仔细回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情,他刚结束了一个大单,解决了一含冤而死的厉鬼,拿到报酬后就偷懒地在家里玩了几天的游戏。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他应该是在房间里跟队友一起开黑来着。
      怎么突然就出现到这个地方了?
      难道说,是那些个道貌岸然的术士在背地里阴他?
      宋哲想到这里,神色立马警惕了起来,刚打算起身,却听到上铺传来了手机的响声,手机发出的亮光让宋哲稍微看清了这个房间。
      可就是这么一眼,让宋哲眼珠子都快惊掉出来了,什么鬼?他怎么会在寝室里?
      向来随性自在的宋哲第一次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有了种懵逼感。
      老二陈科希抓抓头,打着哈切坐了起来,关掉了手机闹钟,他是寝室里每天起得最早的,如果早上八点有课的话,他都会在七点设好闹钟,叫自己醒来。
      寝室余下的三个懒猪,不到时间点是不会起床的。
      陈科希穿好衣服,折好被子从上铺下来,穿鞋的时候不经意间瞧见一个身影就这么直直地站在那儿,看不清容貌,但是一双眼睛在昏暗的房间显得特别的明亮,正直勾勾地看着他。
      陈科希吓得差点心肌梗塞,忙拿手机去照,待看清是宋哲后,他松了口气,骂了声:“老四,你有毒啊,这么黑灯瞎火的站在这里,吓死个人啊!”
      宋哲一脸懵逼地看着他去开了灯,然后拖着拖鞋踢踏踢踏地从他的身边经过,顺便问他今天早上要交的论文解决了没有。
      宋哲满脸都是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
      许是察觉到宋哲的呆滞,陈科希刷着牙从浴室探出头,含糊不清道:“你又昨晚赶论文一夜没睡吗?怎么感觉魂不守舍的?”
      宋哲含糊地应了一声,一屁股坐到位置上,满脑子的疑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是那帮看他不爽的同行干的话,他肯定能察觉到阵法的波动的,但问题是这个房间里,一切都很正常啊!
      宋哲敲敲头,皱起了脸,满脑子都是浆糊。
      陈科希洗漱完毕出来,看到宋哲将头磕在书桌上,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忙道:“怎么了?论文还没写好?”
      宋哲根本就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他从小跟着师傅长大,是师傅教会了他一切,他从没去学校正规地上过课,上网的时候有刷到过论文这两个字,但是从来都没想过在这个东西跟他有什么关系。
      碍于目前情况未明,宋哲随便地嗯了一声,就急匆匆地往浴室跑去,顺便关上了门。他打开水龙头,拿冷水使劲地呼了自己一把,再抬眼,他瞧见镜中熟悉的那张脸。
      水珠子顺着那修长的睫毛落下,缓缓地滑过脸颊,欲落不落地垂在下颚。
      宋哲随便地摸了下,甩了甩手,看着镜中的自己发呆,这张脸是自己的呀,长得一模一样,但问题是,目前的情况还是有点不对劲啊
      就在宋哲想施个法时,突然一阵剧烈的疼痛从脑部袭来,他咬紧牙关,双手摁在流理台上,目光变得尖锐起来。
      过了大概数十秒后,疼痛渐渐消散。
      宋哲缓缓地松开被自己要的快要充血的唇瓣,顾不得满头的大汗,一屁股坐到抽水马桶上,开始思考人生。
      所以他现在是穿越了 ?
      穿到了一个同名同姓连脸都一样的人身上?!
      按照记忆,原身是个孤儿,在孤儿院长大,成年后自己出去打工养活自己,好不容易考上大学,但是要一天打三分零工来攒学费跟生活费,还要寄一部分钱给孤儿院。生活可以说过得是非常凄惨了。
      原身会死,就是因为他白天打工,晚上又连续通宵赶期中论文,才会猝死在了寝室里,而同一时间的他,则因为打游戏太high,嗝屁在了自己的房间里。
      就这么莫名其妙的,他附身到了这个人的身上。
      宋哲恍恍惚惚,那这个人是不是附身到他身上去了?
      靠,他们这是灵魂互换?
      那还能不能回去了?
      虽然自师傅去世后,他对那个世界没什么留恋了,但是好得他还攒下了一间单元房啊,他好歹也是有房一族,再看看原身,还是个大学生不说,苦逼的还要一天打三份工,每天忙的团团转,真的是男默女泪。
      宋哲揉揉太阳穴,简直都要怀疑人生了。
      怎么算,怎么都是他吃亏一点啊!
      他试探性地掐了个法诀,想知道这具身体的潜能怎么样,没想到一股子灵气从他的指尖溢出,化作一道光,击打在水龙头的手柄上,水龙头哗哗哗地欢快地流着水。
      宋哲目瞪口呆,随即顺势双腿一收,就坐在马桶盖上,开始研究体内的灵气。
      一个循环下来,宋哲惊讶地发现这具身体居然潜藏着无数的灵气,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环环相扣,就算是在他原来的世界,原来的身体,都没有这种福利啊!
      啧啧,原身不走玄学路,真的是浪费大发了!
      因为这一发现,宋哲的心情瞬间畅快了,这样的体质可以说是万中无一啊。
      与此同时,浴室门被敲得哐当响,“宋哲,宋哲,老四,老四,你好了没有?霸占厕所那么久了,便秘啊!快点出来啊!”
      宋哲闻言,忙从马桶盖上下来,给那人开了门。
      老大张力恒身强力壮,一身腱子肉,跟细胳膊细腿的宋哲比起来,简直就是两个极端。
      张力恒急急忙忙地挤开宋哲去洗漱,老三吴浩义也屁颠皮蛋地跟了过去,挤牙膏的时候,吴浩义看宋哲贴在墙上不知道想什么,一脸深思,便道:“老四,你论文还没搞定?”
      正决定靠着自己的一身灵气在异世界大展拳脚的宋哲听到这里:???论文?这是什么鬼东西?
      天啊!他差点忘记了原身还是在读大学生。
      他变成了原身,就意味着要帮原身继续完成学业,了却因果。
      可是,可是他自小跟着师傅学习八卦易经,从没系统地上过学啊,这不是要逼死他吗?师傅守着一个破道观,自己都养不活,再加上一个他,每天过得苦哈哈。发现他有玄学的天赋后,就倾囊相授,所以宋哲特别地感谢自己的师傅。
      他跟着师傅在道观二十多年,直到师傅生病去世,他才从道观里出来,靠着师傅教的一身本事,从一贫如洗变成有房一族。
      只是万万没想到,一朝穿越,一切都要从头来过,从头来就算了,还要学习。
      宋哲绝望极了,小的时候师傅送他去上学,他不乐意去,师傅也没说什么,知道他天资聪慧,就带他回来,亲自教他。
      难道他命中注定了逃不过上学这一茬吗?
      他可是玄学界未来冉冉升起的新星啊,怎么能死在学习上?!
      “老四你快点,还差两千多个字呢,这个占期末考分数的30%啊!”
      老二陈科研在外面叫着,宋哲恍恍惚惚犹如一抹孤魂般地飘了出去。
      老大张力恒呼呼地洗了把脸,拿毛巾擦了擦道:“老四今天看上去傻乎乎的,这是太用功了?”
      老三放好毛巾走了出去,耸肩道:“这家伙估计是论文完成不了,要歇菜了。”
      寝室里,宋哲坐在位置上,看着电脑屏幕上那密密麻麻的字,脸都要木了,罗伯茨的性格分析,罗伯茨是谁,性格是什么玩意,他要分析啥。
      老二看着宋哲生无可恋的样子,忍不住道:“我就知道你来不及,所以我帮你弄了下面那部分,U盘给你,拿去拷贝吧!”
      寝室里的三个人都知道宋哲是个孤儿,也知道他为了生活拼命地打工,所以都会尽可能地在生活学习上帮他。
      宋哲接过U盘,从原身的记忆里,他知道陈科希是他们寝室的学霸,年年都拿奖学金的那种。寝室里四个人的关系都非常好,亲如兄弟。
      因为有着原身的记忆,宋哲对他们三个也有了种亲切感。
      “老二,谢了,等度过这个难关,改天兄弟请你吃饭。”宋哲笑嘻嘻地拍拍陈科希的肩膀,赶紧复制粘贴。
      陈科希笑道:“免了,你挣钱也不容易,不要浪费了。”
      宋哲想说自己挣钱那是分分钟亮瞎你们的狗眼,但是碍于现在的情况,他只能默默地闭嘴。
      将论文搞定后,宋哲觉得自己好像活过来了。
      肚子开始咕噜噜地叫唤,宋哲大手一挥,“兄弟们,走,吃早饭去!”
      老大道:“你小子刚才像条蛇,现在像条龙啊!”
      宋哲装模作样道:“这还不是要感谢学霸老二的帮忙。”
      陈科希一脸牙疼道:“老四,你又皮了,说好的不喊老二呢!”
      说笑间,四个人带上书很快就关门离开。宋哲是个特别灵活的人,在哪都混的开,加上有原身的记忆在,再结合刚才的一顿插科打诨,很快就跟他们混熟了。
      寝室三人觉得宋哲今天似乎特别的开心,嘴里更是段子不断。
      “宋哲,你今天是走大运?”老大吃着包子,狐疑道。
      宋哲喝着豆浆,无辜地睁圆眼睛看他,“没有啊,我每天都这么高兴啊!”说起来大学这两年,宋哲每天早出晚归,跟寝室三人其实走的并不太近,但这并不妨碍他们之间的感情。
      起先宋哲满脑子都是灵魂互换以及论文的事情,并没有关注老大,现在一看,竟被他瞧出点什么。
      宋哲拿出纸巾,装作给老大擦汗,碾去额间的黑气,一脸严肃道:“记住了,今天不要随便乱捡东西。”
      老大还沉浸在宋哲给他擦汗的震惊中,靠,这个动作怎么那么基,因而一点都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在宋哲的再三强调下,他才敷衍道:“知道了,知道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啦啦啦啦啦~开新文了~
    跟隔壁的《先生算命吗?》是同一题材,么么叽~
    因为过年等榜单的原因,前三章是隔日更,么么叽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