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004 生与死的缝隙 ...

  •   迦勒底终于找到了御主,其代价是御主一半的灵魂不知所踪。
      少了一半灵魂的立香一直在昏迷着,呼吸很弱,就连心跳也微弱的若不是机器的心电图还在跳动就完全感觉不到。她的身上插了很多现代的医疗器械,周身还围绕着caster们布下的魔术法阵。
      caster们为立香做了一晚上的法事,什么方法都试过了,但是立香还是没醒,那失踪的一般魂魄也没有回来,最终他们得出了一个结论。
      “master的灵魂并不在这里,准确的说是不在这个世界,我们要想想其他的办法。”
      同样没有醒来的还有岩窟王。
      他的灵基受到了损坏,已经被达芬奇塞进营养仓里治疗。
      两个当事人都昏迷着,他们就算想知道什么也无从下手。
      照顾立香的事交了给玛修和caster,而达芬奇则守在管制室一边监控着立香的数据一边和被孔明凭依的埃尔梅罗二世讨论着这起袭击。
      “这次的事应该和魔术协会的人无关。”埃尔梅罗二世说,“魔术师都是一些眼高于顶的家伙,他们可以干出争夺财产抢夺魔术成果这样的事,却不会直接将目标对准现在受到多方关注的御主身上,这对他们来说风险太大。”
      “我也是这么想着。”达芬奇说。
      那么会干出袭击立香这种事的人是谁呢?
      “有其他的力量在盯着迦勒底。”埃尔梅罗二世说,“他们的目标是立香。”
      如此断言的埃尔梅罗二世将眉头皱成了沟壑。
      立香有危险了!
      
      * * *
      
      蓝染在立夏住院的这几天并没有轻举妄动,总队长很重视这次的袭击事件加强了静灵庭的守卫,同时派了人暗中保护受害者立夏。立夏作为受害者是唯一和凶手接触的人,也是唯一知道凶手是谁的人,虽然现在失忆了但是卯之花队长说了有很大的几率会想起来。凶手不可能会放任这样的危险因子在眼皮底下,肯定会再来刺杀立香。所以在立香悠闲过着病房时光的时候外面已经撒下了天罗地网就等着凶手送上门。在这样的情况下蓝染就算想对她动手也要三思而后行。
      在立香出院之后他反而有了动作,他开始用斩魂刀的能力幻化成五番队的普通队员试图接近她,然后他发现事情的发展总是会朝着奇怪的方向发展。
      第一次是她出院归队的那一天,他假装从她门口走过,然后被平子队长拉入做卫生,之后不知道为什么被平子队长拉着对打。他伪装的是普通队员的身份,自然不能太出头,于是被打得满地找牙。这事之后他不得不用幻术挡住自己的脸假装什么事都没有。
      第二次,他去给立夏九席送饭,他看她吃下三碗米饭还嚷嚷着再来一碗,还说他辛苦了让他一起吃。他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增进关系的机会,假意地推脱了几次之后然后假装不好意思的加入了吃饭队伍。回来的时候莫名其妙的跑了好几趟厕所,他拉到虚脱后面不得不到四番队拿药,四番队小队员惊呼“蓝染副队长,你脱肛了,建议你住院。”
      蓝染:……
      之后他又有意接近了她几次,话里话外都在打探她记忆的恢复情况,在得到“完全没有想起来呢”这个的答案之后他并没有觉得放心,而且他总觉得有哪里不对,总觉得他的计划太顺利了一些。
      隐隐觉得有哪里不对的蓝染还没有想通这违和感从何而来静灵庭就出事了,所有人一下子变得忙碌起来,他也没有时间去细想立香的事了。
      继死神被莫名人士刺杀之后,中央四十六室也遭到了袭击,虽然没能成功但也引起了轩然大波。
      中央四十六室作为尸魂界的最高司法机关,任职的都是有权有势的贵族、元老,这些人虽然我行我素没有人情味,但是不可否认他们对尸魂界的建设有着伟大的功绩。在这守卫森严的中央地下会议室堂刺杀四十位贤者和六名审判官,不的赞赏凶手的大胆。凶手的成功逃脱更是让四十六院勃然大怒,勒令山本总队长即日将凶手捉拿归案。之前对死神刺杀事件莫不关心的贵族们也纷纷附和。
      ——“先是普通死神,现在是中央四十六院,难道你们要等我们都死了才考虑抓凶手吗?”
      也只有在这种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贵族们为了维护自身的利益才会站出来和护廷十三番队同仇敌忾,之前不管身为四大贵族同时也是护廷十三番队队长的四枫院夜一和朽木银铃如何劝说他们也只是一句“关我何事”拒绝了两位队长共同守护静灵庭的请求。
      “不管到了哪里,贵族这种生物都是贪生怕死自私自利的生物。”
      刚刚从中央四十六院转了一圈,也是这次骚乱的罪魁祸首——因为看不惯中央四十六室而故意闹出动静,同时也为了让蓝染转移注意力的岩窟王发出了不爽的声音,那黑影摇曳就像是熊熊燃烧的火焰。
      立香坐在房间里悠闲的削着苹果皮,仿佛外面的骚动与她无关,听到岩窟王的话立香知道他又想起了自己生前的经历。
      “他们也就只有这个资本可以耀武扬威了,要是让他们真正的上战场估计在你手上都接不了两招。”她正好削完苹果,手腕一转将苹果对着岩窟王的方向,“不生气哈,来我们吃苹果。啊——”
      黑影无声的看着试图投食的御主没有动。
      “不喜欢吗?”
      她似乎是有些失望,连头上的呆毛都耸拉下来了。
      “没有!”
      黑色的火焰一卷就将那个苹果卷了过来,在那个苹果被他的火焰吞噬之前一口塞进嘴里。
      “味道还不错。”
      这话当然是骗她的,这个模样的他根本不能吃东西,更不用说尝出味道了。但是之前因为不爽贵族而燃起来的怒火,这会已经尽数熄灭了。
      见他真的把苹果吃了立香开心的跑到他的身边,“你今晚有没有什么发现?”
      在发现死神没有办法看到灵体化的岩窟王之后立香就让他出去收集情报了,立香在发现这个的时候还一脸惊奇的吐槽了一句“明明都是灵体,这样也看不见?”后来她又想到,在圣杯战争期间确实有灵体化的英灵看不到彼此这个设定。
      “我们对这个世界的了解程度有限,我又因为身份的原因无法随意走动,所以只能拜托你了。”
      被如此拜托的复仇者赤色的眸子看了她一眼然后把她推远了一些。
      “不要靠这么近。”
      虽然因为契约的关系他的火焰无法伤到她,但是他现在这个状态很不稳定,他怕发生连他自己也没想到的意外。
      “什么也没有发现。”他说。
      他在静灵庭内晃了几天把护廷十三番队每个番队都搜了一遍,现在他对静灵庭的熟悉已经到了他称第二没人敢认第一的程度了。流魂街因为面积太大,他因为担心立香的安全没有跑到太深的地方,但是基本的情况他也已经掌握了。
      但是什么异常的地方也没有发现。
      “难道说圣杯不在尸魂界?”立香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看样子我们有必要去一趟现世了。”
      “但是……”一脸有些烦恼,“怎么去?”
      她只知道尸魂界是人死后来的地方,那么死后的人要怎么去往现世?
      情报不足。
      “我们需要人手。”岩窟王说,“我们可以去找一个人。”
      “谁?”
      “十二番队的队长,浦原喜助。”
      那个男人可没有像外表看上去那么简单。
      “去寻求他的帮助吧,我的共犯者哟。”留下这么一句话他化作一道黑炎遁入了立香影中。
      
      去找浦原喜助的机会很快就到了。
      中央四十六院被袭击的第二天立香一大早就收到了总队长的命令,让她前往技术开发局协助调查。
      中央四十六院被袭,她做为在凶手手下侥幸活下来的人她的情报就至关重要,但是因为她失忆的缘故从她这里得不到任何情报,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有两个办法。一是让她接受四番队的治疗,争取早点恢复记忆。二就是请求技术开发局的技术支持,让他们用科技手段来读取她脑中的记忆。第一个办法安全但需要时间,第二个办法有效但是可能会留下后遗症。对群老古董来说牺牲她一个小小的死神就能抓到凶手何乐而不为。
      看透了这其中的弯弯绕绕岩窟王的火焰当下就窜了出来,若不是立香拦着他已经冲出去把昨晚自己放了一马的人全部都结果了。
      立香非常平静的接受了这个命令,然后就离开了五番队朝着十二番队而来,现在她已经可以看到十二番队的大门了。
      守门的两个死神显然之前已经接到了通知,恭敬的和她打了声招呼,然后由其中一个带着她去见浦原喜助了。
      十二番队在浦原喜助担任队长之后就被改造成了技术开发局,队舍被翻修过,走廊里时不时可以看见穿着白大褂的队员跑来跑去,偶尔还能听到实验失败的爆炸声,再往里面走一些这些声音都消失了,立香听见的只有日世里的怒骂声,和她抄起什么打人的啪啪声,认真听的话还有浦原喜助弱弱的劝解声。
      “你们十二番队真热闹。”立香感叹道。
      给立香带队的那个队员不好意思的红了脸,“副队长暴打队长已经是十二番队的日常了,我们都习惯了。”
      立香:突然有点心疼浦原喜助了。
      “队长,立夏九席来了。”
      队员出声打断了里面的闹剧,然后就是一阵清脆的脚步声日世里从里面冲了出来,她看到立香后很开心的飞扑过来,“立夏,你来了。”
      立香差点没接住她往后退了一步才稳住身形,日世里倒是双手叉腰横眉倒竖地看着她,“这都接不住吗?你的锻炼还要加强啊。”
      立香好脾气的笑了,“下次我一定接住。要不你现在就再扑一次,我肯定接住。”
      “你怎么会变得这么幼稚!”日世里红了脸,“谁、谁要你接。”
      说完噔噔噔地跑开了。
      又是一个傲娇!
      鉴定完毕!
      “立夏桑已经来了吗?我还以为还要等一会呢。”
      浦原喜助挠着头走出来把立夏领进会客室,替她倒了杯茶“让你见笑了,这里都没有用来招待的好茶。”
      “这样就很好,浦原队长费心了。”
      对于立香来说东西只要能吃就好。
      浦原喜助一直在看着她,他觉得她的变化挺大的,以前的立夏可不会这么温柔的跟他说话,真的是失忆的原因吗?
      “我没有想到立夏桑你这么快来,本来我还想找人去接你的。”
      他在收到命令的当下就跟总队长提出了抗议,被山本队长拒绝了。
      ——“提供凶手的线索,这就是立夏九席存在的意义。”
      也就是说要榨干她的最后一点利用价值吗?
      “早点把事情做好我也早点回去。”
      只是他们说的事可能不是同一件。
      立香放下水杯抬眸看向对面的男人,突然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
      “爱德蒙,外面能交给你吗?”
      房间里蓦地传来男人不耐的啧舌声,然后从立香的影子里飞出一团黑色的火焰,火焰在他身边停留了一瞬往门口的方向窜去。而立香将茶杯里的水倒了一点出来,利用茶水在桌面上画了一个卢恩符文,停手的下一刻一道蓝光以他们为中心朝外散去,形成了一个包裹住整个房间的结界。
      被她这突然的操作吓到浦原喜助整张脸都变了,“立夏九席你这是在干什么?”
      “一个防止别人知道我们在干什么的小魔术罢了。”
      浦原喜助看着面前浅笑盈盈的橘发少女,陌生的感觉越发的清晰。
      “你到底是什么人?”
      他的一只手已经握在了他的斩魂刀上。
      立香注意到了他的动作,“不好意思吓到你了,我没有恶意。。”
      确实,从她的身上没有察觉到恶意,但是浦原喜助并没有因此而放下戒备,“你来十二番队有什么事?”
      “事实上,我有事要麻烦您。”立香直接道明来意,“您不用有这么大的敌意,我什么也不会做的,我只是想回家而已。”
      “回家?”
      立香点了点头,“相信你也有些察觉到了,我不是立夏。真的立夏已经死了,我是暂时借用这个身体的立香,是从另一个世界来的。”
      浦原喜助面无表情的听着立香讲述事情的经过,从她在那个世界遇袭开始,到她发现自己附身在一个濒死之人身上,再到发现自己到了其他世界,没有隐瞒的全盘托出。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已经不止一次像这样在其他世界穿梭了,每当这个时候那个世界肯定会发生点什么,我的责任是避免这些灾祸的发生,不过我现在无法和我所属的组织迦勒底联系,也不知道这个世界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浦原喜助听完忍不住在心里吐槽:这不就是爱丽丝梦游仙境里爱丽丝不小心跑到了其他世界,努力寻找回家的路的戏码吗?
      浦原喜助稍稍放下戒备,“你认为我会帮你?”
      立香点了点头,“虽然我到这里的时间不长,但是谁是好人谁是坏人我还是分的清的。”
      “正好相反我完全无法判定你说的话是真还是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光线的原因他的眼睛被刘海投下的阴影遮住看不到他现在是什么表情,“我无法相信你哦,自称不是立夏桑的立香桑。”
      “这样啊。”立香有些苦恼的挠了挠头,确实她没有证据来证明她所说的话。
      “但是,只要和迦勒底联系上的话就能证明我说的话是真的了。”像是想到了什么橘发少女又有些泄气的说,“不过依照你们这边的科技可能还做不出和迦勒底通讯的设备。”
      她之前就注意到了这里的科技要落后她那个时代很多,更不要说迦勒底了。
      “哦呀~这话我可不能当没听到。”浦原喜助不知道为什么来了精神,“能和我说说你们平时是怎么联络的吗?”
      “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基本上都是达芬奇亲他们联络我,我只要带着通讯器就好,虽然有时候会因为信号不好的缘故而没办法联系上。”
      “看样子是对方在追踪你这边的信号。”浦原说。
      想到迦勒底管制室的情况立香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好像是这样。”
      浦原喜助沉默了一瞬试探性的问道,“冒昧问一下,你刚才说的达芬奇亲是……”
      知道他话的意思立香灿烂一笑,“就是你想的那一位哦,万能的天才达芬奇·莱昂纳多,简称达芬奇亲。顺带一提,她是个奸商。”
      “她?”
      “呃……这个等你见到她留知道了。”
      立香实在不知道怎么解释达芬奇给自己捏了蒙娜丽莎的脸这件事。
      “那刚才出去那位是……”
      那位刚才可是用非常凶狠的眼神瞪了他。
      “那是Avenger,他脾气不好没事不要招惹他。”
      浦原等了等没有等到更详细的介绍,于是她便知道面前的少女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好套话。
      【寒暄就到此为止吧。】
      漆黑的火焰从屋外窜了进来。
      【有人来了。】
      立香点了点头,看着火焰重新躲进自己的影子里后她伸手将桌子上的水渍擦去,符文被破坏结界随之消失。几乎就是在下一秒一个人就大跨步的走进来,看也没看浦原一眼就把她从座位上拉起来,然后头也不回的往外走。
      立香:???
      “怎、怎么了平子。”
      一言不发冲进来把她带走的正是平子真子。
      金发的青年听到问话停下脚步蹙着眉看她,“他们没对你做什么吧。”
      她不明所以的摇头,“我就和浦原队长喝了会茶……你这样子是出什么事了吗?”
      闻言金发的青年松了一口气,像是脱力一般的蹲到了地上,“太好了……”
      不明所以的立香:???
      “平子队长这是担心你被我不小心弄傻了才匆匆跑来的吧。”从会客室里探出一个浅金色的脑袋,“他这是担心你呢。”
      被揭穿的平子当下红了脸,“你说什么呢,明明是个后辈。”说着不顾形象的和浦原扭打在了一起。
      鸡飞狗跳之后三个人终于平静的再次坐在了会客室里。
      平子喝着茶目光四下查看着,“真稀奇竟然没有见到日世里。”
      浦原:“这个时间的话她应该在训练场。”
      “还真是是合适她这个暴力女的工作。”他不在意的说,下一秒又搂住立香的肩膀一脸热切的说,“立夏酱我们也找点事做吧,比如约会什么的。”
      “请恕我拒绝。”
      不客气的拍掉他的手,立香正色道,“我正在执行总队长下达给我的指令。”
      “喂喂!你是我五番队的人,听我这个队长的话就可以了,干嘛听那老头。”
      “这话可不能乱说哦平子队长。”浦原打断他,“小心隔墙有耳。”
      想到来的时候看到的那些隐在暗处的人平子不爽的啧了一声。
      “这件事我已经和浦原队长商量好了,平子你不要插手。”立香说。
      “喂喂!你们打算瞒着我偷偷做什么?”平子当然不会去责问立香所以他拎着浦原的衣领把他从座位上提起来。
      被这差别对待惊呆的浦原朝立香投去一个求救的眼神。
      立香微笑着回望过去:刚刚我们谈的事……
      快被勒死的浦原喜助:我帮还不成吗。
      立香笑了笑,然后走上前去敲了一下平子的后脑勺,“快放手,谋杀队长的罪名你可担不起。”
      原本只是轻轻的一下却让平子整个人呆了呆,这熟悉的手法,“立夏你想起来了吗?”
      被突然抓住手的立香:这家伙又发什么疯。
      “好啦!有什么话我们之后再说。”浦原使了一个眼神,“立夏桑先跟我去做个身体检查吧。”
      不管是要骗过那些说是保护实为监视的人还是立香之前说的那件事,体检都是必须的。
      每次从特异点回来都要接受一系列身体检查的立香多少猜出一些浦原的想法,于是她点了点头打算跟他去实验室,但是才走了两步就被平子拉住了。
      立香回头给了他一个安抚的眼神,顺手从衣服口袋里掏出几个金平糖塞进他手心,“这个给你,等你吃完检查应该也结束了。”
      莫名其妙被当小孩子对待的平子真子:……
      浦原在一旁很不给面子的笑出声,“就怕到时候我们出来就要换平子队长进去接受换牙手术了。”
      “你们技术开发局还兼任牙医?”
      “唔——也不是不行,听说现世的牙医可赚钱了。”
      “是吗?”
      两人谈话的声音越来越远,被留在原地的平子看着手里的金平糖无奈的叹了口气,剥了一个塞进嘴里。
      “…………这甜度怎么会有人喜欢。”
      
      在迦勒底的时候立香只要躺在她叫不出名字的机器上就能得到医护人员需要的各种数据,在这里就不行了,就像立香之前说的,这里的科技远没有她所知道的那么发达。一番折腾下来立香已经累成一滩了,现在她正躺在一张病床上不知道是什么的机器正在帮他做全身扫描。
      “还需要一点时间,立夏桑可以小睡一会。”
      虽然知道了她的名字但是浦原还是习惯叫她立夏。
      房间里只有她和浦原喜助两个人,旁边的办工桌上乱糟糟的放着许多文件和实验器材,浦原正在旁边的显示屏幕上查看数值,不知道他看到了什么眉头皱得紧紧的。听到浦原的话本来就有些疲惫的立香顿时感到困意袭来,不一会就睡着了。
      然后她做了一个梦。
      她梦到了迦勒底。
      梦到了学妹玛修。
      玛修看上去憔悴了许多,是没有好好休息吗?
      为什么在哭呢?
      是有人欺负你了吗?
      “不要哭啊玛修,我会保护你的。”
      为什么哭的更凶了?
      “别哭啊!告诉我是谁欺负你,我和爱德蒙一起去帮你报仇。爱德蒙……爱德蒙……对了我和爱德蒙被时空乱流卷走了,现在在一个叫做尸魂界的地方,我还附身到了一个死神身上……唔……不行要快点回去才行,有不得不去做的事……”
      玛修的脸渐渐模糊,她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这是哪?
      “……立香!”
      ——有人在叫我。
      “立香……醒醒!”
      “立香!”
      她倏地睁开眼,正对上岩窟王那对赤红的双眸。
      见她醒来他眼中的担忧渐渐褪去,微不可闻的松了一口气,“听得到我说话吗?知道你现在在哪里吗?”
      她还有点懵,揉着发晕的脑袋坐起来,“我这是怎么了?”
      岩窟王看着她没有说话。
      “刚刚你的身体数据急剧下降,身体一度变得透明。”浦原在一旁解释道,这解释太过于简单基本没有上等于没解释,但是立香却没有在意。
      “刚刚我好像回到迦勒底了。”
      这话她是对岩窟王说的,“我的身体和另一半灵魂在迦勒底。”
      “哼!那帮家伙还是很能干的嘛。”
      这算是他们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唯一的好消息了,接下来他们只要专注于怎么让这一半灵魂回去就可以了。
      两人谈话间浦原一直在操作着电脑,脸上是从未有过的严肃。
      虽然具体的身体数据还要一些时候才会出来,但是从现在已经得出的数据上看,眼前这个自称是从另一个世界来的少女她说的话是真的,立夏死了这个情报也是真的。
      眼前这个差点毁了他实验室的少女是穿着立夏壳的立香。

  • 作者有话要说:  #垃圾jj又抽筋了,无法评论回复。
    #幻术被看穿,又有岩窟王在身边,蓝染想要对立香下手可不容易。
    #让我笑一秒被立香整脱肛的蓝染23333。
    #和迦勒底初次联系达成,虽然双方什么也没传达到。
    #第一个世界的篇幅不会很长,我争取十章内结束。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