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之仙路》外乡人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5-25 22:3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第一章
      
      黛玉乖巧的坐在贾敏旁边,听着贾敏慢悠悠的跟管家娘子们说着节礼的事,心思却飘了好远。
      
      马上就到端午了,天气越来越热。也不知道蛟龙怕不怕热?如果怕,那就太好了。想到那些年被蛟龙欺压的日子,黛玉笑眯了眼睛。
      
      她当年叫韩娏,现在叫黛玉。
      
      林黛玉的那个黛玉。
      
      曾经也是个天真无知的人类妹纸。一朝穿越,却成了一颗饱受惊吓的含羞草。
      
      无数个日日夜夜里,吸收着澎湃的日月精华。
      
      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吸收的。
      
      姑且将那些禁锢在土里的日子当成修炼吧,黛玉每每想起来都不忍直视。
      
      当初做人的时候,还特别羡慕传说中的妖精美艳无双,法力无边。等真成了妖精才知道——传说都是放屁。
      
      人类得天独厚,一出生就是人体。而他们这些妖,却需要在漫长的岁月里慢慢的修炼成人身。
      
      为了缩短化形的时间,早日位列仙班,她同意了某些不太公平的交易。
      
      看一眼悬浮在她右前方的沙漏,黛玉抿了抿唇,交易比她想的有些难度。
      
      她代替绛珠草来还泪。每还一滴,沙漏就会落下一滴绿色的精华来。等到沙漏里所有的绿色精华都落到下面的水滴杯里,这场交易就完成了。
      
      可是,
      
      六年了,整整六年了,葫芦型的沙漏下面仍是一滴精华也没有。
      
      无论是默默哭泣,嚎啕阵哭,还是念着宝玉的名字哇哇大哭,都没丁点用。
      
      完成交易的时间可能比她想像的时间要长一些,这让黛玉忍不住猜测是不是得面对面的哭才有用。
      
      (╯□╰)
      
      贾敏抿了一口茶,香片的香气留在唇齿间,眼底缓缓浮出一抹满意。
      
      相较于位处北方的京城,江南的生活更适合贾敏。扭头看见心肝双手托腮一副忧国忧民的样子,贾敏不禁摇头轻笑了一声,便继续与管家娘子们说话。
      
      扬州知府今年任期到了,这礼便要比往年重一些。
      
      扬州知府刘鹤鸣是兵部尚书刘辉的族中后辈,此次任满必将更进一步。
      
      贾敏想到明年林如海也将任满,心里便不由期待起来。
      
      不管之后任职何处,总要回京述职的。
      
      上次连任,大上次生女儿,大大上次婆婆的重孝,大大大上次......细细算下来她已经十余年没有回娘家省亲了。
      
      “......打发人去前面看看老爷,若老爷无事便请老爷过来一趟。”节礼的事说完,贾敏先让管事娘子们退下,又吩咐丫头去请林如海。
      
      “...是。”如意应声,脚步轻盈的退了出去。
      
      如意出去后,贾敏的另一个大丫头吉祥端着一个托盘从外面走了进来。
      
      “太太,姑娘的药煎好了。”
      
      贾敏刚要说话,一旁的黛玉则在这句话落下时回过神来。
      
      回神的瞬间,黛玉便向后倒去,然后扭着小身子一头扎进贾敏背后。
      
      将脸埋在贾敏衣裙里,死活不肯抬头。
      
      贾敏被黛玉的动作弄得好气又好笑,想要回身将人拖出来,可一用力衣服就被拽得紧绷绷的。
      
      贾敏眉头不由跳了几下,正想着叫丫头们将人从身后挖出来,林如海背着手走了进来。
      
      如意刚出正院,就看见从前面过来的林如海。将贾敏的话说了,便退到林如海身后跟着他一道往回走。
      
      丫头们想要通报,林如海却朝她们挥了挥手。
      
      刚走进来便看见自家闺女为了不喝药又使性子耍赖的小模样。
      
      挥退丫头,林如海亲自上阵将自家心肝从妻子背后抱了出来。
      
      一个往起抱,一个用力钻,折腾了一会儿,身体都不太好的爷俩齐齐弄出一身汗来。
      
      “啊,爹爹快放手,玉姐儿不吃药。”
      
      “玉姐儿乖,吃了药爹爹带你看龙舟。”
      
      “不嘛,不嘛。是药三分毒,我还是不是您的小宝贝了?”
      
      “爹爹的心肝宝贝,这是爹爹请赵御医给你开的药,一点都不苦。”那可是之前给皇帝看病的御医,若不是告老还乡,他们还请不来呢。
      
      “我不嘛。”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玉姐儿都好了,真的。”
      
      “赵御医说了只要再喝几付,玉姐儿的身体就全好了。”虽然去不了病根,却可以微微改善一下玉儿的体质。以后只要多注意一些,换季时便不会时常犯咳疾了。
      
      “爹爹,您相信外人不相信玉姐儿。我的心好痛,好痛。”
      
      “爹爹的心更痛。”
      
      ......
      
      贾敏嗤笑一声,没理会这对戏精父女。在林如海将拽着她衣裙的小混蛋抱起来后,便起身去换衣服了。
      
      这身衣服哪都好,就是容易出褶子。被那小混蛋揉搓了一通,不换下来是不行了。
      
      等贾敏换了身衣服,又重新抿了头发从内室出来,林家这对戏精父女终于达成一致,一个一脸心疼的喂着药,一个一脸生无可恋的往下咽。贾敏视线不动声色的上扬九十度,看着精致的房梁,尽量让自己不暴躁。
      
      都六岁的姑娘了,喝个药都跟要她命似的,简直能磨死个人。
      
      贾敏没好气的坐到长榻一侧的椅子里,声音淡淡的朝林如海问了一句,“老爷这个时候怎么过来了?”
      
      “衙门里无甚要事,便过来看看玉姐儿吃药了没。”
      
      贾敏点头,心里明白这是专门回来哄他闺女吃药来了。
      
      想到这里,贾敏便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偎在林如海怀里的黛玉。
      
      你丫个小告状精。
      
      相较于公务繁忙,只偶尔有时间回后宅侍候他闺女吃药的林如海,贾敏几乎天天顿顿都要因为吃药的事跟她闺女大战三百回合,早就失去耐心了。
      
      也因此黛玉动不动就会跟林如海‘诉委屈’。
      
      说实话,贾敏还想诉诉委屈呢。每次喂个药,都得弄出她一身的汗。比她管一天家都累。
      
      “太太,夏茶来了,白姨娘不舒服请老爷过去一趟。”锦绣掀开帘子进屋,走到贾敏跟前,低垂着头,声音不大不小的朝贾敏回话。
      
      贾敏眼底浮现一股不耐,朝锦绣轻轻的挥了下帕子,锦绣悄然退下。
      
      坐在罗汉榻上的林如海看了一眼退下去的锦绣,又转头看了一眼贾敏。黛玉拉了拉林如海的衣袖,天真无邪的问林如海,“爹爹也会看病哒?真不愧是玉姐儿的爹爹。”一脸的崇拜。
      
      林如海闻言囧了一下,贾敏在一旁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马屁拍到马腿上了,也不知道这小混蛋是无心的还是故意的。
      
      见贾敏笑了,林如海也不由笑了笑。没理会自家闺女趁着说话的功夫偷偷后退的小身子,坚持将碗里最后一口药喂完这才放过黛玉。
      
      “派人去瞧瞧济仁堂的姜大夫,请他过来给白姨娘看看。眼瞧着天越发热了,若是姜大夫没什么事,请他在府上多留几天。”
      
      白姨娘是林如海最年轻的妾室,除夕家宴上,丫头们刚将‘年年有余’这道菜送上来,白姨娘便吐了。
      
      想到当时的情景贾敏不由又看了一眼她生的那个小混蛋。
      
      ‘好酸的醋味呀,都将白姨娘熏吐了。看着白姨娘吐,我都恶心了。你们恶心吗?’
      
      想到白姨娘当时噎住的神情,贾敏心情就好了许多。
      
      贾敏掌管中馈,姨娘们的小日子贾敏这边都有记录。白姨娘将近两个月没换洗,贾敏在她第一个月小日子没来时便得了消息。
      
      贾敏自幼聪慧,眼瞧着除夕快到了便知道白姨娘想要在除夕宴上宣布有喜的消息。只是没想到让自家那个小混蛋给搅合了。
      
      白姨姨...不过是一个仗着身孕,不知死活的蠢货罢了。
      
      “太太,您许是忘了,姜大夫可是说过再不来咱们府上了。”花蕊站出来,小声提醒贾敏这一句后,又抬头看了一眼林如海,欲言又止。
      
      林如海也是簪缨世家出身,花蕊这副作态自是知道她想要对自己说些什么。看了一眼贾敏,朝着花蕊喝道,“弄这副姿态作甚?下去。”
      
      贾敏也看了一眼自作聪明的丫头,转头似笑非笑的怼林如海,“她虽百日不好,也有一日是好的。”
      
      贾敏话里有话,林如海如何听不出来。他与贾敏是少年夫妻,贾敏何样人物,林如海最是清楚。
      
      知道今天这一出必不是贾敏安排的,但他喝斥贾敏的丫头,到底惹了贾敏不快。
      
      林如海想到自打上次赵御医来给黛玉诊脉,顺道也给白姨娘诊出男胎的消息后,白姨娘确实张狂了许多,便也知道贾敏有多不耐烦她。
      
      天天派人堵在路上,天天闹着这不舒服那难受不说,还天天暗示自己她被人苛待了。
      
      别说贾敏了,就是林如海自己也快被白姨娘烦死了。
      
      “我知你为难,只当是为了咱们玉姐儿吧。”轻叹了口气,林如海温和宽慰贾敏,“前儿你不是说想回京城小住一阵子,等天凉一些我派人送你们娘俩过去。”
      
      贾敏嗔了林如海一眼,“尽会哄人。”
      
      那白姨娘轻狂心大,等天凉了,孩子便落地了。她那会儿在离府回京,给白姨娘腾地方?
      
      美不死她。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啦~,希望大家能喜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