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小情人,爸爸来了 ...

  •   
      3
      向榆在剧组不安了好几天,一直在想自己这个场子要怎么圆回去。
      他自己也感觉到了,沈路大概是越看越觉得他在骗他,所以就算不找他麻烦,也天天盯着他。
      
      他实在是没办法,只能去求助谢驰。
      谢驰跟他合计了一晚上,最后出了个馊主意,他要扮演唐时迎给向榆打电话!!!
      
      向榆简直要疯。
      谢驰拍着胸脯说:“考验你演技的时候到了,到时候我负责给你打电话,到时候我们两个演一出好戏就是了。我一定把毕生所学都展现出来。”
      
      向榆不是很赞同这个馊主意,但是他也没有别的办法,“要是沈路要听电话呢?”
      谢驰骂他,“笨呀!沈路肯定不认识唐时迎,他要是认识他就直接找唐时迎取证了,还在这里等着瓮中捉鳖?”
      
      “瓮什么?捉什么?”向榆对四字成语兴趣很大。
      谢驰气,“你太好学了,弄得我都不敢在你面前用成语了,你自己查字典去吧,下次回来再送你一本成语字典。”
      
      “知道了。”向榆还很担心,“你说的这个能行吗?我怎么觉得要出事。”
      “放心吧,沈路我虽然没见过,但是大肚子我知道,他就喜欢没脑子的小明星,所以肯定好骗。”
      
      “真的?”向榆心里还忐忑着,但是除了这个办法好像也没有别的办法了,难不成真的去找个替身过来陪他演戏?
      想想唐时迎那气质,一般替身估计也演不出来,这跳路不用谢驰来推翻他,向榆自己就给堵死了。
      
      向榆在剧组煎熬了好几天,杀青的日子悄不出声的就到了。
      比较幸运的是,他的戏上午就拍完了,而沈路上午都没戏,所以一直没过来。
      
      向榆打算拍完就就开溜,谁知道他刚把衣服换下来准备走的时候,沈路阴魂不散地出现在门口,直接堵住了他。
      “向榆,你的唐总呢?”沈路的声音听起来幸灾乐祸的太明显。
      
      向榆深呼一口气,心里默念着演技两个字,抬起头迎着沈路就过去了,“唐……唐总他很忙。”
      “忙?”沈路笑了,一步步朝着向榆走过来,“是真的忙……还是你根本就不认识唐总?”
      
      向榆死撑着站在那里,什么演技根本就施展不出来,对方分明就是有备而来。
      沈路当然是有备而来的,他出门前还特意做了个脸,就是为了把自己这反派气质拿捏的死死的。
      
      见向榆逐步往后退,沈路心里就暗爽,一步步把人逼到无路可退。
      “你是不是根本就不知道,唐时迎根本就不碰娱乐圈的人?”
      
      向榆哪里知道唐时迎这个嗜好,他就是刚好碰巧撞到了他,那天要是谢驰电话里的人是别人,那这口锅他就扣在别人身上。
      这……或许就是命运,是命运选中了唐时迎。
      
      向榆心虚地僵在了那里,不知所措。
      “人来不了,电话总该有吧?”沈路似笑非笑地逼近向榆,“给他打个电话试试?”
      
      向榆哪里还敢打,人家都知道他是骗人的了。
      “沈老师,我都杀青了。”向榆态度特别诚恳,“我马上就会消失,以后都不会出现在你面前?”
      
      “是吗?”沈路一脸邪恶,“你以为你消失了,别人就能放过你?天真!”
      沈路坐在一旁,悠闲地撩着头发,“是你自己不走运被人看上了,自己乖乖过去陪人一晚上就算了,你还耍花招,回头有你的苦头吃。最重要的是,你不要连累我,那帮老头子难伺候的很。”
      
      向榆一动不动地站在一旁,他倒是不怕沈路,就是觉得这事有点太操蛋,他正在脑子里衡量,是直接跑路,还是再为自己这个角色努努力,不过估计是保不住了,沈路一直都看他不顺眼,他要是真的跑了,他真的干的出删掉他这个角色的事。
      
      他正合计还有没有挽回的余地。
      忽然外面有人冲了进来。
      
      “向榆,你男人来了。”
      向榆脚下一滑,“啥玩意?”
      谢驰是东北人,东北口音的杀伤力,导致向榆跟他混久了,西式中文腔中偶尔也会带上两句东北腔。
      
      沈路的脸色也立马就跟着变了,“你说什么?”
      来的人笑嘻嘻地说:“向榆杀青,他男人来给他撑场面了,还带了很多东西过来了,特别有牌面,向榆你还不快出来。”
      
      向榆尴尬地看了沈路一眼,沈路脸色已经非常难看了,再看向向榆地时候,已经从一脸的愤怒转变成一脸不可置信了,说是从来都不碰娱乐圈的人,现在是怎么回事???
      
      一个无关紧要的角色的杀青,他居然亲自过来接人?
      向榆他凭什么?
      
      凭他……
      沈路的心也跟着沉下去了,即使他很讨厌向榆,也不得不承认,向榆确实长得比自己好看。
      
      特别是他那双不像是东方人的眼睛,瞳色中带了一点蓝色,漂亮的跟宝石一样,让人移不开眼。
      想来能让唐时迎破例的人,肯定还是有过人之处的。
      
      沈路瞪着向榆,压制着体内的嫉妒之火,“你不出去?”
      向榆干笑,“我……我收拾一下。”
      
      沈路非常不爽地横了他一眼,气急败坏地出去了。
      向榆还僵在原地,比起沈路更可怕的大魔王出现了,他还要什么角色,还要什么自行车,赶快跑吧!
      
      向榆也顾不上整理了把自己的东西全数往包里一塞,刚把包背上准备走,沈路居然又杀回来了。
      沈路出去后就越想越不对劲,向榆那个样子看起来一点欣喜都没有,反倒看起来像是很心虚,他也是不甘心,抓贼要见赃,他要亲眼看到才行。
      
      向榆看着沈路干笑着把包稍微往后推了一下,“沈老师怎么还不走呀?”
      沈路看着向榆这幅样子,心里更加感到可疑了,“你这是要去哪?见你男人?还是逃跑?”
      
      “我就收拾收拾……”向榆很尴尬。
      “那走吧!”沈路双手环胸站在门口等着向榆。
      
      “不了……我还没收拾完。”向榆站在那里扒拉着桌上的东西,全身上下都写着不情愿。
      “你这样,唐总等下不高兴了,他大老远赶到剧组,你不会是不想见他吧?”沈路越看向榆越觉得自己的猜测没有错,“还是……你们吵架了?”
      
      向榆实在是太不会撒谎了,他这个样子,就差没把“我是骗人的”几个字刻在脸上了。
      “没……没有……”向榆心里真的快自燃了,怎么就把自己弄到了这么一个地步?
      
      沈路还在门口不停的催他,向榆心里越发焦虑,实在是没有退路了,他只能一点一点地往门口挪。
      沈路嫌他墨迹,直接走过来拉着他的胳膊就往外拖。
      
      一直拖到门口后,他终于冷哼了一句,“你其实就是骗我吧?”
      向榆不吭声,但是他的反应看起来就差把“我是骗子”四个字刻在脸上。
      
      “你也没想到唐时迎今天会过来是不是?”沈路的声音都快笑出来了,“你也不敢跟他见面是不是?因为一见面就穿帮了是不是?”
      
      “不……”向榆想说不是,但是又想干脆承认算了,得罪沈路最多这部戏的角色没了,得罪唐时迎,他可能在这个圈子都没办法混了,到时候要收拾包袱回老家。
      
      不过看样子,现在就算他承认,沈路也不会放过他,唐时迎又刚好在剧组,他跑不跑都得罪人得罪定了。
      向榆还小的时候,他妈妈就教育他不要做坏事,要不然一定会受惩罚的。
      
      他也没想到自己就小小的征用了一下对方的名字,对方居然没过几天就上门来讨债了。
      向榆的表情就跟吃了苍蝇一样,一言难尽。
      
      沈路现在基本上可以肯定向榆跟唐时迎的事是假的,他已经迫不及待要把向榆送到唐时迎面前,好好看一出好戏。
      向榆被沈路一拖出来,就看到剧组一群人都围在一起。
      
      远远的就看到一个高大的男人站在中间,向榆虽然看过唐时迎的照片,但是本人感觉还是有点不一样,即使是远远地看上一眼,也能感觉到对方浑身上下跟旁人不同的气质,面带微笑地站在那里,举手投足间的优雅透着他的涵养和气度。
      
      向榆想着,也许唐时迎根本就不计较他这点小心机呢?
      “你知道唐总为什么不愿意碰娱乐圈的人吗?”沈路还在他耳边给他放炸弹,“因为他最讨厌别人拿他做踏板。特别是你这样的小角色,什么本事都没有,就想着抱大腿。”
      
      “我没有……”向榆都还没开始抱呢,他就是用意念抱了一下。
      “以前有人主动送上门,你猜后来怎么着了?”
      
      “怎……怎么样了?”
      “被雪藏了二十年,青春都消逝了。”
      
      “二十年?”
      向榆算了算,自己现在二十岁,被雪藏个二十年,四十岁的时候再出来唱歌……
      脑子里浮现了自己四十还抱着吉他去唱片公司推销自己的样子,特别的凄凉。
      
      怎么跟网上说的不太一样,网上都说唐时迎家世好,人好,无不良嗜好,还没绯闻,原来没绯闻是这个意思?
      “沈老师,我交代……交代……”向榆忍不住了,他不想四十岁再出来唱歌,他要自首。
      
      沈路才不听他的,他现在觉得直接把向榆送给唐时迎都比送给大肚子好,这么多人看热闹,多好玩。
      两个人正僵持着,忽然人群里有人看到了向榆,直接一嗓子,“向榆!”
      
      向榆飞速地甩开沈路的胳膊,钻进到了一旁的布景板后面。不管沈路怎么拉他都不出来,反正沈路那小身板根本就拉不动他。
      两个人这么一僵持,想不引人注目都不行。
      
      更何况剧组跟沈路这样看热闹的人也不少,都以为唐时迎今天是来接向榆收工的。
      虽然一开始知道向榆是唐时迎的人时,大家都有点怀疑,直到唐时迎过来,整个剧组的人掉了一地的下巴,都惊的后悔没有跟向榆搞好关系,只有沈路坚持向榆是个大骗子。
      
      唐时迎听到动静侧头看过来的时候,向榆已经躲起来了,只剩下沈路站在那里,他的眉头瞬间便皱起来了。
      沈路这个长相确实对得起干这种事的人,而且是不可原谅的长相。
      
      唐时迎顿时觉得自己真的是在浪费时间,跑过来就见个这货色。蔺乔还在旁边站着,跟着看了一眼,再看向唐时迎的时候,露出了“你要是这种品味”那我可就真的看不起你了。
      
      好在旁边有人话说的快,“向榆呢?刚刚还看到沈老师拉着他,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了?”
      唐时迎和蔺乔个子都收起了心里的一半鄙视。
      
      唐时迎本来就是冲着向榆来的,都到跟前了却还见不到人,那确实勾起了他的好奇心,都敢顶着他小情人的身份出来鬼混,现在还不敢见他?
      “我过去看看。”唐时迎对周围的人客气地说道,顺手把蔺乔给按在了原地,“你在这等着。”
      
      如果对方是三流货色,他就灭了他,绝对不给蔺乔鄙视他的机会。
      唐时迎朝着沈路过来了,沈路的声音都按耐不住的兴奋了,“唐时迎过来了!!!”
      
      向榆心里:啊啊啊……完犊子了!
      耳朵里仿佛都听到了对方鞋子踩过地板的声音了,“咚咚”的像是电影特效一样,听的他毛骨悚然。
      向榆从来都没觉得这么紧张过。偏偏沈路还在旁边幸灾乐祸,他就笃定向榆会在这里嗝屁。
      
      “唐总。”沈路这声招呼可以说打的非常响亮,就生怕向榆没听到一般。
      唐时迎已经过来了,向榆躲避不及,视线里就出现了一个穿着正装的男人。
      
      他紧张地站在那里,偷偷拿眼去看对方,男人浑身上下散发出出类拔萃的成熟魅力,立体的五官让他的长相显得格外英俊,真人比镜头前更要俊美,向榆在这个圈子里混了这么久,也见过不少男主鲜肉,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好看的人,眼睛都有点移不开了。
      
      向榆在偷偷打量唐时迎。
      唐时迎却在正大光明地看他,有了沈路做对比,他觉得眼前的人可顺眼多了。
      
      个子很高,身材应该很不错。估计是刚刚卸完妆的缘故,头发还有点湿润的正在往下滴水,隐约的透着一丝清爽而不油腻的性感,看样子是个大大咧咧的男孩子,年纪不大,眼角还带着一丝青涩,眼睛非常漂亮,那一抹浅蓝色让人过目不忘。
      
      即使是这样,也不足以让他对他一见钟情,但是唐时迎却发现了个有趣的事。
      这家伙应该是个直男吧?

  • 作者有话要说:  庆祝一下,唐爸爸和向榆的第一见面…………
    所以,我要打两个滚求收藏~么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