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作顶流[娱乐圈]》三无是萌点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4-09 16:24:5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绝对服从 ...

  •   “抱歉,我有强迫症。”
      镜头从计分板上大大的‘27’切到祁唯羿脸上,后期给他脑袋上加了个闪闪发亮的小王冠。
      “啊啊啊啊啊!”屏幕前的少女抱紧怀里印着爱豆头像的大抱枕,激动的在沙发上滚来滚去,“唯唯好可爱,血槽都被他萌空了,我一定一定要抢到公演票!”
      节目播到选歌环节,导播的镜头不断在祁唯羿缓缓游移的手指,和屏住呼吸提心吊胆的选手们之间切换。
      最终在所有人都以为祁唯羿要拿神曲时,他猝不及防的选中场上最好听的一首抒情歌。
      场上选手、后期字幕、还有屏幕前的观众同时发出‘您是魔鬼吗’的哀嚎。
      少女激动的翻身坐起来,从沙发缝里摸出手机,“我家宝宝太会玩了呜呜呜呜,麻麻这就去充钱给你投票!”
      旁边略年长的男生满脸不屑,“叫的这么亲,人家认你这个妈不?”
      “唯唯粉丝那么多,注意不到我又有什么关系。”少女打开会员充值通道,无怨无悔的说,“他从小没有家人,只有我们这些粉丝了,我们要拼尽全力给唯唯最好的爱!”
      “呵,追星真是脑残。”男生轻蔑的唾弃妹妹,视线落回屏幕上,又若有所思的说,“不过你这个爱豆私下里比表演的时候有趣多了,篮球打得挺好。”
      
      狭小的房间里光线很暗,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火|药味,随时可能会引爆炸裂。
      “为什么这期热度又在祁唯羿那里?你知道从昨晚到现在他上了几个热门话题,粉丝涨了多少吗?入组之前说了多少次要会抢镜要制造话题,经纪人怎么教你的?”
      “对不起,我辜负了公司的栽培。”郑龚低垂着脑袋,双手收在身侧握紧拳,闷闷的任由他批评。
      “呼…你对不起的只有公司吗?”女人声音尖利刻薄,每个字都重重敲打他的耳膜,“没了你,公司后面还有更年轻更有悟性的新人。而你错过这个机会,以后还能翻身吗?”
      郑龚骤然握紧拳头,吐息顿时凝滞,抬起头跟眼前的女人哀求,“千万别放弃我,我、之后我会好好听话的。”
      “公司暂时还没打算放弃你,接下来你可要乖乖听从我们的安排。上次让你拿祁唯羿祭刀效果很差劲,之后我们打算…”女人欺身靠近他,眼里闪过诡异的光。
      
      “哎呦喂我的祖宗呀!这几天排练人家忙得热火朝天脚不沾地,怎么就你闲得跟领盒饭一样?”
      刘全迈开小碎步跟在祁唯羿身后,看他漫无目的晃荡,急得寥寥无几的头发快脱光了。
      昨天节目出来,祁唯羿靠着被综艺之神眷顾的表现,成功为自己博得一丝好感。他要是再不参与排练,那点好感很容易被消磨。
      祁唯羿懒得跟他解释之前发生的事,无所谓的说,“我去排练有用吗?”
      “起码咱们态度端正点,大家都喜欢努力…啊呀。”光顾跟他说话,刘全走路没看旁边,差点被过道边突然打开的门撞到。
      祁唯羿叼着鱿鱼丝转过来,对上郑龚红彤彤的双眼,身体猛地一震。
      今天是啥好日子?还能看到鳄鱼落泪。
      他呲溜把鱿鱼丝吸进嘴里,挪开视线招呼,“刘全,动作快点。”
      打从见面会之后,他跟郑龚互相看不顺眼,遇上也要绕着走,谁都不搭理谁。
      谁知道现在祁唯羿准备躲开,郑龚却巴巴黏糊过来。
      “刘全?这名字听着耳熟。”郑龚瞅了祁唯羿两眼,赶在他离开前主动搭话道,“和珅的管家好像叫这个名,是吧?”
      祁唯羿没有接茬,冷飕飕瞥了他一眼,遗憾的摇摇头。
      这人受到打击太大,脑子已经坏掉了。
      明明笑得比哭还难看,何必非要跟自己套近乎呢。
      望着他远去的背影,郑龚缓缓敛去笑容,摊开手凝望掌心泛着血色的指甲印。
      
      “你慢点走,等等我!”刘全气喘吁吁的赶上他,“赶着去吃饭啊?”
      “我有洁癖,路上遇到脏东西,还不得躲快点。”
      “遇到啥脏东西?说起来,你刚才为啥不理郑龚?他现在可是断层的第一,你不怕人家粉丝黑你啊?”刘全说完顿了会,“哦,他们已经在黑你了。”
      “那就黑呗,反正我看不到。”见他又要开始长篇大论,祁唯羿适时打断刘全,催促道,“我还有事,你可以走了。”
      刘全奇怪,“你有什么事?该吃晚饭了?”
      祁唯羿反手指向背后的音乐教室,“我该去排练了,感动吗?”
      感动,感动的快哭了。
      刘全呆愣半晌,很想伸手试一下祁唯羿脑瓜是不是烧糊涂了,嘴里才会冒出‘排练’这个字眼。
      
      距离初次公演只剩下一周,练习的时间非常紧张。晚上十一点半,每间训练教室都还灯火通明。
      祁唯羿没有惊动他们,静悄悄的从后门偷渡入内,躲进摄影机后面。
      因为排练的过程中,经常会有摄像组的工作人员出入,沉浸在焦躁中的成员们都没有注意到角落里多出的人。
      胡文星坐在音响旁,状态比前两天憔悴许多,还是强打起精神主持大局,“现在分词已经有三个版本了,我们把三个版本都练几遍看看效果,然后大家选最合适的分词方式定稿。”
      “可是我认为,现有的三个版本分配也不公平!”
      “但是我们进度已经太慢了,没有时间在分词上继续耗下去。”
      “不能因为赶时间就草率决定,现在的三个版本都有瑕疵,我们想赢就需要更完美的舞台…”
      “够了!”胡文星受不了没完没了的吵闹,扬起声调打断他们,难道发脾气道,“公演最重要的是个人分词吗?你们争了三天,难道真是为了完美的舞台?”
      原因各自心知肚明,他话出来之后,咄咄逼人的几个选手终于安静下来。
      “按照我说的,现在把三个版本都练一次。”胡文星作出决定,打开音响放出伴奏。
      梦见这首歌,三天里他们听过无数次,可完整练习的次数却寥寥无几,大部分注意力都在自己唱那个part更圈粉。
      队伍里好几位都是个人特色明显的vocal,单个拉出来实力都很棒,放在同一首歌内却因为衔接不够圆滑,闹得整首歌断断续续。
      全部版本练习下来,不止是胡文星,其他选手也陷入沉默。
      撇去祁唯羿,他们队伍是整体实力最强的,现在交出来的作品却连及格水平都达不到。
      教室内陷入死寂,甚至能清楚听到墙上挂钟指针跳动的声音:哒、哒、哒。
      【叮咚——十二点整。】
      胡文星疲惫的撑着膝盖站起来,“很晚了,先到这里吧。你们…”
      ‘啪啪啪啪’
      话还没说完,耳边响起轻快的掌声。
      “你们表现真是…太精彩了。”祁唯羿从众人背后走上前,来到胡文星旁边。
      胡文星抬起眼看到他,起身准备让出位置。
      却被先一步按住肩膀压回去,抽走手里的一沓歌词纸稿。
      “按照之前的约定,之后应该全部遵从我的安排,大家没有异议吧?”说话时,祁唯羿低头飞快翻阅歌词纸上密密麻麻的分配笔记,没有看他们。
      围在旁边的人不太服气,但想到他的队长身份,还有白白浪费的三天时间,识相的保持缄默。
      祁唯羿等了会,继续道,“你们都没有意见,那我来分一下词。”
      刘辉嫌恶的嘟囔,“完了,他肯定给自己分词最多。”
      嘀咕的声音很小,但在因为周围的安静,还是被许多人听在耳中。
      “首先第一段,胡文星你来唱。第二段这里标的是中音,我刚听你中音还可以,就分给你了。接下来是…”祁唯羿唱歌确实难听,自己都狠不下心夸自己。
      但基本的音乐鉴赏能力还是有的,很快就根据刚的表现分完大部分歌词。
      “最后,还剩下副歌三句和后面的高音……”
      祁唯羿清冽好听的声音响起,几个人跟着紧张起来,生怕他自己要唱这一段。
      纸页上密密麻麻的名字,七八个人的名字全都在上面。
      祁唯羿粗粗扫了眼,抽出胡文星手里的笔,把那些名字全都划掉,又交还给他,“全部都你来唱,分成两个人唱这段太难听了。”
      什么!开场和高|潮全都分给同一个人?!
      他们争了这么多天,结果什么都没捞到。
      “你、你这样分词不公平!”只有半句词的赵明站出来,据理力争。
      “对啊,哪有这么分词的?太失衡了!”
      “公平?”祁唯羿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反问道,“你们居然在一个人气至上的节目里追求公平?”
      《为你揽星》这个节目从最开始,就把他们用金字塔式的等级制度划分选手,根本没有什么公平可言。
      “真要讲公平的话,”祁唯羿残忍的勾起唇,嘲弄他们的天真,“我怎么当你们队长?”
      “……”妈妈,他说的居然好有道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