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后我死了》渲洇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1-22 10:25:3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褚谧君才接受了自己来到了十年后这一荒诞的事实,就不得不迎来一个巨大的噩耗。
      十年后这个世上已经没有她了。
      
      她死了。
      坟墓埋在城南。
      
      阿念说起了她生前的往事,悲从中来,不犹垂泪。蘅娘给阿念递来帕子,亦是不住叹息。褚谧君待在阿念的身体里,看着这两个女人悼念她本人,心情复杂。
      
      她还是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死了。她身体一直很好,也甚少与人结仇,褚家既然还没有倒,那么有谁还能威胁到她?
      
      据蘅娘与阿念的谈话来判断,她大概是死在四年前,十九岁的时候。
      是为何而死,褚谧君不知道,因为这两个人没有提起。
      
      不过最终阿念也还是没去褚谧君的坟前拜祭,因为宫里的太后急着要见她。于是褚谧君也就没能亲眼看一看自己的埋骨之地。
      
      不看也好,若是真的看到了,褚谧君觉得她会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
      
      这一定是在做梦吧,梦里她居然来到了十年后,还听说了自己的死讯。她才十三岁,如果她真的要死的话,岂不意味着她只有六年的寿命了?
      
      马车从洛阳东城门驶入,看着笼罩在头顶的阴影,褚谧君忽然间又想起了九岁阿念说的那句话——
      
      洛阳城就像一只噬人的巨兽。
      
      “娘子。”在即将进宫之前,蘅娘忽然紧紧握住阿念的胳膊,“东安君对您的期望,莫要忘了。”
      
      “可是——”哪怕是十年后的阿念,声音依旧听起来柔柔的,“我不敢。”褚谧君感受到阿念咬了咬下唇,“陛下是个暴君。”
      
      “娘子这是在说什么胡话!”蘅娘轻声喝道。
      
      她们在说什么?
      新皇帝是谁?
      
      阿念十九岁了,梳得却还是未嫁之女的发髻。褚谧君忽然意识到了这点。
      
      “陛下并非良人。”阿念摇头。
      
      东安君,是希望阿念做皇后么?
      
      这不奇怪,如果这时候掌权的依旧是褚相的话,为了确保地位稳固,一定就会再立一个褚姓的皇后。
      
      她已经死了,褚家只剩阿念了。
      
      不少人也猜到了这点,当阿念踏入长信宫时,褚谧君便听到有两个宫女凑在一块窃窃私语。
      
      “那个便是未来的皇后?”
      “既然是太后的外甥女,那定是皇后无疑了。”
      
      看样子,阿念这回来到洛阳,为的就是后位吧。
      
      “只可惜,比起那位还是差了些。”
      “那位已经死了,快别说了。”
      紧接着,褚谧君又听到了这两句话。
      
      “那位,当年可是与陛下有过婚约的。在陛下登基前暴毙,还真是没福气……”
      “嘘,谁知道她是怎么死的……要我说,这位也要小心才是。”
      
      宫女的声音压得很低很低,蘅娘这种年纪的人大概是听不清她们说了什么,然而褚谧君却能够模模糊糊的听出大半,想必阿念也是。
      
      褚谧君感受到阿念的心跳霎时快了许多。
      
      宫女口中的“那位”,指的是已经死去的她么?
      褚谧君之前还在猜自己是不是死于意外,现在看来这个可能性或许可以排除掉。
      
      以前褚谧君每回进宫见姨母,都几乎不需要等待。姨母素来疼她,往往在听说她的马车驶入宫门后,就会直接下派人来接她去中宫。
      
      但阿念足足等了小半个时辰,才等到了太后的接见。
      
      她昨日才见过姨母,可没想到自己居然一眨眼就到了十年后。十年后的姨母和十年前的,差别会很大么?想到这里褚谧君有些感伤。
      
      她应该是还有机会回去的,阿念不是说了么,她一直活到十九岁才死。
      
      当褚太后出现在褚谧君的视野之中时,褚谧君明显感觉到姨母有些不同了。
      不,不是姨母老了。姨母这年大概有五十余岁了,可看起来还是和从前一样美艳而雍容。
      
      她穿着一身大袖垂髾服,腰肢束得纤细,长发高绾,带着一整套的五兵佩,黄金步摇点缀在鬓上。脸上的妆容也依旧明艳,翠黛描眉,朱红点唇,两颊与眼尾晕染着胭脂,额黄明丽的色泽为她更添一份威严。
      
      让褚谧君感到不适应的,是姨母此刻的态度。这个姨母,让她觉得冷漠疏离。
      在褚谧君的记忆里,姨母不是这种会明明白白将喜恶写在脸上的人。就算阿念从小养在琅琊,与她不亲近,她也不该是这样。
      
      这两人几乎没有什么交流,阿念是不善言辞,褚太后则是不想说话。喝过半盏茶后,方道:“你母亲让你来的?”
      
      “是。”
      
      “她终于意识到你早就到了该出嫁的年纪,所以将你送来了洛阳?”褚太后意味不明的笑了笑,“也罢,这些天你就留在我这儿好了。皇宫空得很,皇帝登基四年,一个妃嫔都没有,新阳又嫁了出去,我身边没个可以说话的年轻人。”
      
      让阿念在皇宫住下,是在为她的后位做准备?
      
      “我会从洛阳清贵子弟中,为你挑选一个适合的夫婿。”褚太后的下一句话,让褚谧君吃了一惊。
      
      “你是我的外甥女,满城的才俊可任你随意取舍,要是拿不定主意,我效仿古人典故,为你办一场雀屏选婿也是可以的。只有一点你得记着——不许靠近皇帝。”
      
      此言一出,不仅是褚谧君,就连殿内服侍的婢女都愣了愣。
      
      “我那位妹妹的心思,我一向清楚得很。掖庭诚然至今空虚,后印也始终无主——但我并没有让你做皇后的意思。”
      
      褚太后吐字清晰而有力,她的音色很好,即便是到了五十岁,可嗓音还是那样悦耳,只是说出来的话,却是字字刺心。
      
      “你或许听了心里会不好受。”她歉然一笑,“但姨母是为你好。我知道你不像你母亲那样拎不清,所以就将一切直接挑明了说,希望你不要怨恨姨母。”
      
      “不敢。”阿念终于找到了说话的机会,“不知外祖父近来是否安好?”
      
      “他老人家一切都好,你既然都到了洛阳,记得常去看看他。”褚太后眼中总算有了几分笑意,“只是他眼下政务繁忙,你若是想见他,得挑个好些的时候。好了,我要休息了,你下去吧。”
      
      说着,她安排了两个宫女将阿念带了下去。
      
      其实褚谧君还很想再和褚太后聊聊的,她想要知道更多的有关褚家的事情。
      好像知道褚谧君心里想法似的,一向寡言的阿念竟然主动开口与侍女们说话,从她们的交谈中,褚谧君得知原来十年过去,褚家竟然还是屹立不倒。新皇帝是由褚相一手拥立,那些个敢和褚家唱反调的世家、宗亲们,到了十年后已经死了个干干净净。
      
      什么月满则亏水满则溢,水盛多了,换个新水缸就好了。
      
      唯一的遗憾居然是她死了……
      她到底是怎么死的?想到这里,褚谧君便不犹的心情沉重。
      
      一定得弄明白是谁杀了她才行。
      
      阿念脚步一顿。
      
      接着阿念若无其事的朝身旁的宫女道:“可惜我表姊福薄,否则她才该是皇后的。我远在琅琊,她去时我竟不能见她最后一面。能问一问……她死时究竟是怎样一个情形么?”
      
      两名宫女面面相觑,其中一人说道:“平阴君故去的时候,我们……知道的不多。”
      
      平阴君?看来是她的封爵。她不满二十就已经有了爵位,这应是外祖父偏宠她的缘故。
      
      “平阴君死在出嫁前几日,是暴病而亡的。”另一名宫女壮着胆子答道。
      
      “为何平阴君,葬在城南?”这句话,是褚谧君不知不觉中控制着阿念的躯壳问出来的。
      
      阿念久居琅琊,可能不知道褚家家墓在城东,但褚谧君却清楚。她死后竟没能和家人葬在一块,是因为未嫁女早夭不祥,还是有别的缘故?
      
      “这……我们就不知道了。当时洛阳很乱,活人尚且顾不上,何况死人。”
      
      褚谧君还想追问,但那两名宫女却不愿再说下去了。
      
      阿念进宫的次数不多,宫女便按照褚太后的意思,带着她四处闲逛,熟悉长信宫一带的景色。如褚太后所言,皇宫的确很空,因为没有妃嫔没有皇后的缘故,就连宫女宦官都少了许多。一路走来都看不到几个人,直到穿过一片杏林,才在湖畔见到了不少人聚在那里。
      
      “是陛下。”宫女说道。
      “陛下?”阿念显然有些不信,但又不得不信。
      
      湖畔坐着一个青年,怡然自得的举竿垂钓,一大群的宦官卫兵侍奉在侧。
      
      “娘子还是不要见陛下为好。改日太后自会安排人带娘子去太和殿正式拜见陛下。”宫女说着,就想要将阿念往另一条僻静的小路上带。
      
      但皇帝那边已经有人看到阿念了,一名宦官从石桥上急急赶来,拦在了阿念面前,“这位便是东安君之女?”他笑了笑,“陛下想见见。”
      
      既是皇命,阿念也不敢推辞,只好依言跟在了宦官身后。附在阿念身上的褚谧君则极力想要看清楚湖畔青年的容颜。
      
      距离不断拉近,那人的侧颜便也逐渐清晰。他的打扮委实不像是个皇帝,穿着一身绛色宽袍,不戴冠,不束发,看起像是哪个隐居山野的闲人。褚谧君那只来得及看见他笔直的鼻梁和弧线精巧的下颏,阿念便将头低了下去,朝他稽首跪拜。
      
      “用得着这样怕我么?”褚谧君听见青年轻笑着开口。
      他的嗓音低哑而柔和,倒是好听。
      
      “起来吧。”
      阿念由宦官扶着站起,皇帝也转过头来看向她。褚谧君总算看清了他的脸。
      
      居然真的是他。
      曾经的清河王世子,常昀。
      
      皇帝无子,褚谧君猜测过姨母是不是要将常昀收为嗣子,现在看来果然是这样。
      
      少年和青年的长相,差别还是很大的,至少现在的常昀看起来不再像个女孩了。他生得最好的地方果然还是眉眼,轻笑之时,风华流转摄人心魂。
      
      和褚太后一样,这时的常昀也给褚谧君一种陌生感。褚谧君记得自己遇上的那个常昀,是个不爱笑也不爱说话的孩子,站在冰天雪地里,冷得和冰雪一样。
      
      在褚谧君借着阿念的眼睛观察常昀的同时,常昀也在打量着阿念,最后他说:“你生得真的一点都不像你表姊哪。”
      
      这句话若是让旁人来说,只怕有些唐突无礼,可常昀的神情和口吻都是那样平易近人,就好像他只是阿念一个久未相见的友人,与阿念的谈话,不过是故人之间的叙旧。
      
      “陛下,与表姊的感情应该很好吧……”这句话是阿念问出口的,语气还是战战兢兢的,但阿念却强迫自己抬起头来直视着常昀的眼睛。
      
      常昀垂眸,避开了阿念的视线,“上回你我见面,还是好几年前的事了。之后洛阳动荡,你也回到了琅琊郡,我们便再没见过了。”
      
      “是啊。”
      
      “难得重逢,我已命人在太和殿设宴,可愿同往?”
      既然已经命人备下了宴席,看来是专程在此等候。
      
      褚谧君很好奇他到底想要和阿念说些什么,但长信宫的那两个侍女早已得了褚太后的吩咐,不许阿念和常昀有过多接触。因此她们两人一起上前,对常昀道:“太后吩咐过,过一会的晚膳,太后会和娘子一块用。”
      
      常昀的目光陡然间冷了下来,“朕的话,什么时候轮到你们来反驳了?”
      “这、这是太后的意思。”
      
      “行,太后的意思。那么……”常昀点了点头,“就让太后她亲自来救你们好了。”
      话音才落,跟在常昀身后的卫兵便上前一步,豁然拔出了腰间佩刀对着两名宫女斩了下去——
      
      “且慢!”和宫女们的惊叫一同响起的是阿念的声音,这丫头在关键时候胆子倒是不小。
      
      然而卫兵根本没有听她的,电光火石之间,两名宫女因惊慌而摔倒在地,凭着本能就地一滚,这才堪堪躲过利刃。
      
      “先等等。”常昀开口道。
      卫兵这才收刀入鞘,后退了一步,重新站回到常昀身后。
      
      “阿念好像有什么话要和朕说,说吧。”
      褚谧君注意到他用了“朕”这个自称。之前那种平易近人的错觉顿时消散,他从温柔亲和的兄长,一下子变成了高高在上的帝王。
      
      “阿念愿意跟随陛下前去太和殿,还请殿下放过这两位宫人。”
      常昀却笑了起来,“你错了。朕不是在和你做交易,杀这两个人,和带你去太和殿是两码事。她们忤逆圣意,本就该死。”
      
      “请陛下宽恕他们这一次。”阿念恳求道。
      “凭什么?”
      
      “她们不过一时犯错,不该因此丢了性命。阿念请求陛下饶恕她们。”
      
      阿念心慈,但在褚谧君看来,常昀却不是个善类。光恳求他有什么用,应该告诉常昀,这里靠近长信宫,两名宫女又是太后的人,他杀了她们,弄不好会和太后彻底撕破脸。
      
      然而出乎褚谧君意料的是,常昀非常好说话,“既然阿念都这么说了,朕当然可以答应。好容易故人重逢,若是沾了血,倒是真的不吉利。”常昀的态度变得十分快,好像方才他根本没有露出杀意凛凛的一面,“那么,阿念愿意去太和殿么?”
      
      愿意么?
      不愿意也得愿意。
      
      阿念毫不犹豫的点头。两个宫女试图阻止她,差点丧命,她要是再不乖觉点,谁知道这个喜怒无常的皇帝接下来会做什么。
      

  • 作者有话要说:  十年后的剧情主要用来破案和剧透,十年前的剧情用来谈恋爱刷好感度
    不用担心表妹会和男主会有什么牵扯,无论表妹壳子里的是不是女主,表妹有自己的人生,和男主不会有暧昧
    男主这里对表妹特殊的态度是有原因的emmmmmmmmm不剧透了
    *
    导游兼导演:游客对今天的行程有什么感受?
    褚谧君:……我想静静
    导游兼导演:咋啦?
    褚谧君:老妖精小妖精,都特么有两副面孔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