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当女帝,谁反对,谁赞成?》讨厌夏天 ^第4章^ 最新更新:2018-08-02 18:3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癫狂的背后,只有恐惧 ...

  •   
      县城的街道上,胡雪亭牵着小女孩的手,席地而坐,面前放着一个大篮子,大声的叫卖着:“新鲜的水果,快来买哦!”
      
      大篮子里,是胡雪亭一早跑了老远,才采摘的野果,红彤彤的,配上几片故意留下的绿色树叶,很是惹眼。
      
      “用不了多久,姐姐就要成为巨富了!”胡雪亭捏着小女孩的脸,得意的笑。
      
      穿越女是怎么赚第一桶金的?当然是卖野果子!
      
      那个谁谁谁,穿越到了一穷二白的家庭中,上有老,下有小,一家八口人,除了有个地方睡觉,其余毛都没有,还不是靠穿越女卖野果,赚了铜钱,然后养鸡鸭羊,走上了小康的道路,再然后买田买地,终于成为全村首富?
      
      看过N本穿越种田小说的胡雪亭,自信满满的:“雪岚乖,看姐姐多聪明,姐姐马上就要发财了,以后你想吃什么,姐姐买两个,吃一个,扔一个。”
      
      小女孩盯着大篮子里的红果子,无辜的眨眼。
      
      有几个路人走过,胡雪亭提高了嗓门,大声的叫:“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世界上最甜的水果哦。”
      
      清脆的女孩子声音,吸引了几个路人的注意。
      
      “这是什么?”有人问道。
      
      “幸福果!”胡雪亭毫不犹豫的取了个吉利的名字,然后用力的对着那路人眨眼,这么吉利的名字,你敢不买吗?
      
      那人看了看,价格都没问,转身就走。
      
      胡雪亭大惊,哎呀,幸福都不要,太牛逼了!
      
      眼看围观的人尽数转身就走,胡雪亭有了明悟。
      
      “你幸福吗?”
      
      “我姓张。”
      
      怎么能取名叫幸福果呢?太直白,太笼统,太没有期待了。
      
      必须改名,必须转移阵地,必须圈定顾客群!
      
      胡雪亭一手牵着小女孩,一手拎着大篮子,在街上走了一圈,挑了门庭最漂亮的一户人家门口坐下,大声的吆喝:“新鲜出炉的状元果哦,每天限量99个!”
      
      大户人家,自然会有一大群儿孙想中状元,就不信听见“状元果”会不动心的。
      
      果然,不仅那户疑似大户人家中走出了几个人,隔壁的人家,隔壁的隔壁的人家,以及路人甲乙丙丁,都围了过来。
      
      “不就是野果吗?”有人看了一眼,识货的很。
      
      胡雪亭鄙夷的看着他:“野果?你见过这么红,这么圆,还带着文曲星的祝福的野果?告诉你,这叫状元果!”
      
      又是一人笑道:“吃了你的状元果,就能中状元?”
      
      胡雪亭斩钉截铁的道:“当然不行!”
      
      一群凑热闹的人反而愣住了,谁都知道讨口彩的东西做不得准,但是,卖东西的货主自己揭穿,倒是少见。
      
      “我每天卖99个状元果,难道就每天有99个人能高中状元?”胡雪亭反问道。
      
      围观众忍不住点头,当然不可能。
      
      “吃了我的状元果,可以明目,提神,加强记忆。别人要背一个时辰的功课,吃了我的状元果,顶多一炷香时间就能记住了。”胡雪亭道。
      
      围观众纷纷点头,果然是好东西,能增加记性,自然在读书考状元的道路上,多占了几分便宜。
      
      “一文钱一个,千万不要错过了。”胡雪亭报价。
      
      一文钱的价格贵吗?三文钱能买一只鸡的年头,一文钱买一个果子,当然贵死了!但是,物有所值,对不对?和考上状元相比,几文钱几十文钱,又算个毛啊!大户人家有的是钱,要的就是好彩头!
      
      好几个路人佩服极了:“小丫头有一手嘛。”说得头头是道,似真似假,估计会有人买。
      
      胡雪亭瞅瞅窃窃私语的围观众,把眼望青天,别佩服胡某,胡某只是比你聪明一万倍而已。
      
      那疑似大户人家中出来的某个老太太,定了漂亮诱人的状元果老半天,虔诚的问道:“真的吃一个,一炷香就能背出功课?”
      
      胡雪亭用力的点头,丝毫不带犹豫的。
      
      那老太太咬牙,从怀里掏出银钱:“我买一个。”
      
      胡雪亭瞅瞅一文钱,然后利索的挑了一个最大最红的果子,递给老太太,孑然长叹:“状元轮流做,今年到你家,缘分啊缘分。”
      
      就不信做足了戏,一群围观众能忍得住。
      
      老太太颤巍巍的接过状元果,翻来覆去,认真的看了半天。
      
      胡雪亭懂,牵涉到子孙考状元的大事,必然要细心,专心,认真,严肃,绝对要用最虔诚的心。
      
      老太太又将果子放到笔尖,细细的闻了闻,一抬头,将果子扔进了嘴里,用力的咀嚼:“咦,还有甜味。”
      
      胡雪亭愣愣的看她,声音都颤抖了:“难道,老人家你也要考状元?”只听说七八十岁的人,考了几十年高考,痴心不改的,没想到今儿个竟然亲眼见到了古代版!
      
      老太太闭上眼睛,唇齿之间,弥留着果子的味道。
      
      “好,识货!”胡雪亭举起大拇指,“吃了我家的状元果,就是必须好好的吸收其中的灵气,这才能起到最大的作用!”
      
      围观众死死的看着老太太,真有人傻乎乎的信这状元果?
      
      老太太眨巴着嘴:“原来,你放了糖。”
      
      胡雪亭绝不承认,在果子里放糖,那是她从穿越种田文中学来的独门绝技,万万不可外传。
      
      老太太笑了:“好吃,很好吃。”
      
      胡雪亭一脸的惊喜:“老人家,你的皱纹都少了!”
      
      老太太不理她,向身后挥手。
      
      一个丫鬟提溜着一个篮子,篮子里,满满的红色的漂亮的“状元果”。
      
      “老夫人,已经放了糖了。”丫鬟恭敬的道。
      
      老太太随手挑了一个,扔进嘴里,慢慢的品味:“果然一模一样。”
      
      胡雪亭用力托住快掉了的下巴:“孰为民风淳朴乎?”一文钱就买了“状元果”的秘方,真是太淳朴了。
      
      老太太微笑了,伸出手,掌心中有5文钱:“小丫头满机灵的,赏你的。”
      
      胡雪亭毫不犹豫的接过5文钱:“老太太仁厚心肠,子孙后代必然福泽连绵,公侯万代。”
      
      转身就塞了一把果子在小女孩的手里:“姐姐赚了6文钱,回家吃鸡。”
      
      小女孩小心的咬着果子,甜甜的,眼睛眯成了缝。
      
      胡雪亭扳手指,果子是野果,只有人力成本;大篮子是从客栈借的,不用钱;糖是三文钱买的。大半天功夫,不算人工,不算时间,就赚了3文钱,正好一只大肥鸡。
      
      考虑到这“状元果”的生意是再也不能做了,胡雪亭决定去找个商铺做小二,就不信学过天文地理数学物理英语的新时代超级人才,会在古代饿死。
      
      “掌柜的,我算术很厉害的,都不用打算盘,请我吧。”胡雪亭站在一间成衣铺前,认真的自我介绍。
      
      掌柜的笑着摇头。
      
      胡雪亭露出最完美的8颗牙齿的微笑,歪着脑袋,伸出一根手指摇晃:“掌柜的,别看我年纪小,就急着拒绝,人不可貌相,请你家账房出来,我们当场练练,看谁的算术好。”
      
      真金不怕火炼,就不信古代的账房数学比她强,随便一个几何函数,立马让那账房跪地吐血。
      
      掌柜笑得更开心了,继续摇头。
      
      胡雪亭抓了一把果子,塞到掌柜的手里:“这是我刚从街上买的财神果,能沾染财神爷的福气,要一文钱一个呢。”
      
      掌柜看着手里的果子,又看看一边睁大眼睛瞅着他,一边努力啃果子的小女孩,终于开口了。
      
      “你有保人吗?”
      
      “保人?什么东东?”
      
      掌柜伸出手,就想学胡雪亭的样子摇晃手指,一瞅,街上人来人往,不时有熟客经过,要是被看到这轻浮的动作,只怕坏了招牌,硬生生又把手缩了回来,解释道:“账房乃银钱要害之地,没有相熟的保人担保,又有谁敢用你?”
      
      就不怕今天打着算盘做账,晚上就卷了东家的银子跑路?没有熟人,而且是有钱有信用的熟人担保,是万万没人会请陌生人做账房的。
      
      胡雪亭倒抽一口凉气,认真的道:“我有知县作保!”找知县作保不知道行不行,但是起码能吓死眼前的掌柜。
      
      掌柜的缓缓摇头。
      
      胡雪亭火大了,毛啊?知县的面子也不卖?你丫还想不想开店了?
      
      掌柜的认真的指着店铺,道:“就这么个铺子,至于要请账房吗?”
      
      胡雪亭瞅瞅店铺,撑死只有25平方米,这种小店请毛个账房啊,夫妻老婆店,赚多赚少都是自家的。
      
      胡雪亭沉默,盯着掌柜手里的果子。
      
      掌柜的懂,这个女孩子是个小气鬼,贿赂的果子要收回去,他也不贪几个野果,微笑着递了回去。
      
      胡雪亭没有接果子,长叹一声,扭头就走。
      
      “不要果子了?”掌柜的笑道。
      
      胡雪亭头也没回:“能够见面也是缘分,这几个财神果与你有缘,看来掌柜是要发大财了。”
      
      掌柜的笑,这个女孩还是很会说好听话的,以后要是有机会,不妨照顾一下。
      
      走出老远,小女孩好奇的问:“姐姐,他要还你果子,你为什么不要?”才不信姐姐会大方的送人。
      
      胡雪亭认真的教育小女孩:“记住哦,脏手碰过的东西,千万不能放到嘴里。”那掌柜的手指甲都有黑泥了,碰过的果子绝对不能吃。
      
      接下来,胡雪亭一口气扫荡了整个县城的店铺,求职的目标历经账房、售货员、洗碗工,行情一路下跌,依然一无所获。
      
      拒绝的言词几乎是千篇一律的:“小本生意,请不起人。”
      
      这话半真半假。
      
      小县城,生意难做,请帮工自然要慎重考虑,但也不是所有的铺子都请不起人。
      
      开饭店的,还在意多一个跑堂的吗?
      
      胡雪亭的薪水要求已经一降再降,最后只要求三餐一宿了,开饭店的还在意三餐一宿吗,可谓是超级廉价。何况雇佣胡雪亭,显然是帮助了弱小无助的女孩,怎么看都是积阴德的事情。又省酬劳,又做好事,一举多得,何乐而不为?
      
      可是,这积阴德的事情,要是有巨大的风险呢?比如,被贼人惦记,还会有人觉得何乐而不为吗?
      
      “那个丫头,就是刚被贼人杀了父母的那个。”某个店铺门口,有人低声和隔壁的掌柜道。
      
      “我当然知道。”隔壁掌柜看着胡雪亭的背影,有些无奈又惭愧。自古以来瞒上不瞒下,王知县可以瞒住太守,却瞒不住百姓,县城就这么大,死了十几个人的大案件,自然人人都知道了,街上忽然蹦出一个陌生的机灵的女孩子,瞎猜都知道是谁。
      
      “别心软!”先前那人见了隔壁掌柜的神情,急忙提醒,“我听说,她家其实不是遇到盗贼,而是遇到了仇家。”
      
      十几个男人,保护一辆没有财物的马车,尽数战死,怎么看都不像是商人,那不是仇杀,还能是什么?
      
      真相实在太简单了,一猜就能猜到。
      
      “已经杀了这么多人,还在乎多杀两个孩子?”先前那人分析着,这几乎是所有拒绝胡雪亭的老板们的共同想法。
      
      “只是两个女孩子,不一定要斩草除根吧?”隔壁掌柜低声道,祸不及家人,祸不及子女,两个女孩子而已,用不着当做心腹大患吧。
      
      “是啊,不一定要斩草除根。”先前那人冷笑,“你既然知道‘不一定’,你敢说,贼人就一定不会斩草除根?”
      
      隔壁掌柜沉默,看着远处,胡雪亭的背影已经看不见了。帮助弱小的孤女,他也想啊,只是,把自己乃至全家人的性命,和一个可能会被贼人斩草除根的人放在一起,怎么都是太过于伟大了,作为小小的凡人,他怎么也做不到的。
      
      “若是有机会,悄悄的给些银钱,也就是了。”先前的那人长叹道,眼神同样无奈又惭愧。
      
      四处碰壁的胡雪亭,震惊极了:“万恶的旧社会啊!难道,我想要活下去,只有加入丐帮,从此偷蒙拐骗,或者卖身为奴两条路了吗?”
      
      再也没有见过更废物的穿越者了吧?
      
      一只小手用力的拉扯胡雪亭的衣角,眼巴巴的看着胡雪亭。胡雪亭俯下(身)体,小女孩用力的搂住她的脖子,附在耳边,道:“姐姐,别怕。”
      
      胡雪亭身体一颤,僵硬住了,小女孩真是太敏感太聪明了,竟然看穿了胡雪亭的本质。
      
      胡雪亭一路神经病一般的嚣张,癫狂,为所欲为,胡乱行事,其实源自于她内心深深的恐惧。
      
      莫名其妙的穿越到了古代,莫名其妙的被贼人拦路截杀,莫名其妙的杀了贼人,莫名其妙的孤苦伶仃,沦落街头,举目无亲。
      
      胡雪亭的神经不够粗,没能像其他穿越者这般轻描淡写,她被这诡异的遭遇彻底吓住了,一切的神经病作为,神经病思维,胡乱猜疑他人,满嘴胡说八道,只是她处于极度的惊慌当中,用异常的行为掩饰自己,转移自己的注意。
      
      “姐姐,我会保护你的。”小女孩糯糯的声音,认真极了。
      
      胡雪亭忽然觉得眼睛一酸,终于发现,自己和怀中失去了父母亲人,同样无依无靠的小小的女孩子比,不论是坚强,勇敢,还是善良,都差得老远。
      
      “姐姐也会保护你的。”胡雪亭抱紧了小女孩,偌大的天下,此刻只有她们两人。
      
      ……
      
      客栈。
      
      老掌柜看见胡雪亭回来,远远的便迎了过去。
      
      “老朽已经找到了一处宅院,干净的很,价格也便宜。”能够早日请走这个神经病,老掌柜认真找了几天,托了不少人情,终于找到了一处比较满意的宅院。
      
      胡雪亭深深鞠躬:“这些时日,劳烦掌柜的了,日后若有机会,定当记得今日的恩情。”
      
      老掌柜愕然,跳脱的胡雪亭忽然变得严肃,竟然极度的不习惯。
      
      胡雪亭收拾包裹,东西少得很,只有几件当日从马车中翻出来的换洗衣服,以及一把剪刀,一把从杀死的贼人身上得到的普通匕首,还有一些零碎的银子和铜板。
      
      这些,就是以后生活的所有了。
      
      “若是有我的本家寻来,还要劳烦掌柜领路。”胡雪亭再也不会排斥原身的家人家族。
      
      掌柜的认真点头:“应该的。”
      
      “雪岚,姐姐想过了,以后姐姐去养鸡,种田,慢慢的,我们总会过上好日子的。”胡雪亭抱起小女孩,大步走向新的宅院,从此以后,她将以土著们的思维和习惯,老老实实的过日子,老老实实的养鸡卖鸡蛋,老老实实的在周围找一片没人要的贫瘠荒地,种菜种地,养家糊口,彻底融入这个莫名其妙的古代。
      
      “姐姐,我想吃鸡蛋。”小女孩雀跃。
      
      “姐姐会买好多好多鸡蛋,然后,鸡孵蛋,蛋变鸡,鸡再孵蛋,蛋在变鸡,用不了多久,姐姐就会有一万只鸡,成为超级大富翁,哇哈哈哈哈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