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当女帝,谁反对,谁赞成?》讨厌夏天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4-23 18:49:4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杀人 ...

  •   
      三十几个贼人转瞬即至。
      
      中年男子毫不畏惧,举剑高呼:“必胜!必胜!必胜!”
      
      他带来的十几人虽然人数少了些,但是个个都是他在军中的袍泽,久经沙场。
      
      若是段家的贼人只是寻常护卫护院,他们十几人未必就怕了对方。
      
      十几人围着中年男子,飞快的列队,奋力迎向贼人。两伙人只是一个照面,立刻就有数人倒地,鲜血四溅,空气中立刻就是浓浓的血腥气。
      
      “是军中的健儿!”灰布衣汉子惊呼,身上有一道深深的伤口,伤他的贼人,却已经被他杀了。
      
      中年男子咬牙,怎么都没有想到段家竟然有此手段。
      
      “杀!”他厉声叫着。
      
      两伙人再次交错,顷刻间,马车前血流遍地。
      
      贼人人多,中年男子的人手不断地倒下,任由他奋力拼杀,左支右挡,却只在身上留下了更多的伤口。
      
      “挡不住了,你们快走!”灰布衣汉子跌跌撞撞的跑到了马车边,身上有几处刀伤,鲜血染红了半个身体。
      
      中年女子望着十几丈外,浴血奋战的丈夫,咬牙抱起了昏睡中的小女孩。
      
      “雪亭,跟娘走!”她翻身跳下了马车。
      
      胡雪亭从车上抓起一把剪刀,握在手里,放下衣袖挡住,踉跄的跟在女子身后。
      
      “拦住他们!”有贼人见了,立刻大声的下令。
      
      中年男子回头望了一眼,隔着十几丈,目光与妻子相遇,眼神中尽是痛苦和希望。
      
      “段家的贼子,休想!”中年男子挥剑,猛然缠住了几个想要绕过去追杀妻子的贼人。
      
      灰布衣汉子拼命的搏杀,一连撞开了几个贼人,终于带着中年女子冲入了路边的树林中。
      
      几个贼人奋力追上。
      
      灰布衣汉子见贼人越追越近,一咬牙,用力推开中年女子:“快逃!”转身奋力和追上的贼人厮杀。
      
      中年女子抱着小女孩,拼命的在林中奔跑,一个贼人绕过灰布衣汉子,追了过去。
      
      中年女子泪水打滚,却只是道:“雪亭,快跑,不要停!”
      
      胡雪亭只觉身体虚弱的不行,就这么跑了几步,仿佛已经耗尽了全身的力量。
      
      “娘亲。”小女孩在中年女子的怀里睁开了眼睛,虚弱的看了四周一眼,又闭上了眼睛。
      
      “你们跑不掉的!”那追赶的贼人大声的笑,一个女人,两个孩子,在这树林之中,能跑到哪里去?
      
      不过片刻,那追赶的贼人已经越追越近,只差了十几步距离。
      
      中年女子奋力把怀中的小女孩塞到胡雪亭的怀中:“不要管我,带着妹妹快逃!”
      
      用力的看了两个女儿最后一眼,张开双手,用力的冲向近在咫尺的贼人。
      
      胡雪亭深深的看了一眼中年女子的背影,放下小女孩,跌跌撞撞的冲向了贼人。
      
      那贼人大笑,赤手空拳的女子和女孩扑上来,只是送人头而已,随手一刀,已经破入了那中年女子的胸膛,正要拔刀,砍向胡雪亭,那中年女子凄厉的叫:“贼子!休想伤我女儿!”用力抱住了贼人的手臂。
      
      就这一个动作,刀锋又深入了身体之中。
      
      那贼人冷笑,理都不理冲上来的胡雪亭,伸脚抵住那中年女子的身体,用力拔刀。
      
      “去死!”胡雪亭厉声大叫,合身跃起,拳头裹在衣袖之中,用力打向那贼人的眼睛。
      
      那贼人不屑的笑,小孩子的拳头算得了什么都懒得躲闪,直接一拳,重重的打在了胡雪亭的脸上。
      
      胡雪亭被贼人的拳头打的飞了出去,打着转,重重的摔到了地上。
      
      “啊!”那贼人却猛然捂着右眼惨叫,鲜血从右眼中不住的冒了出来。
      
      胡雪亭从地上翻身而起,染血的衣袖中,一把剪刀的锋锐,已经破衣而出。
      
      那贼人残存的左眼,惊骇的看着胡雪亭再次拼命的冲上,急忙伸出手阻挡。
      
      “贼子!”那中年女子忽然大叫,用力的扯住了贼人的手臂。
      
      “噗!”胡雪亭手中的剪刀,再次没入了那贼人的左眼,合身扑上的撞击力,将贼人撞倒在地。
      
      胡雪亭双手握住剪刀,全力压下,剪刀深深的刺进了贼人的大脑,然后用力一搅。
      
      贼人惨叫中,手脚乱颤,终于没了声息。
      
      “雪……”中年女子趴在地上,呼吸越来越弱,只是凄凉的看着胡雪亭。
      
      胡雪亭的半边脸已经肿成了馒头,挡住了眼睛的视线,她飞快的跑了回去,抱着在地上昏睡的小女孩,脚下一软,差点摔倒。
      
      短短几秒钟的厮杀,已经透支了胡雪亭的体能。
      
      胡雪亭抱紧小女孩,半爬半走,终于回到了中年女子的身边,将小女孩放到中年女子的面前。
      
      中年女子的眼睛盯着小女孩,嘴唇微微的动,却发不出声音。
      
      胡雪亭用力的道:“你放心,我一定……”
      
      那中年女子已经闭上了眼睛,没了声息。
      
      “……我一定,好好的养大你的孩子,然后,替你报仇。”
      
      ……
      
      刀锋斩过,中年男子倒在了地上。
      
      “段贼!我死后就是化作厉鬼,也……”
      
      “噗!”又是几把刀同时砍在中年男子身上,中年男子气绝。
      
      “你们几个去帮忙,其他人动作利落点!”贼人的头目厉声道。
      
      十几贼人急忙在马车上,在尸体上,四处的翻找,有几个贼人急忙跑向树林,树林中,灰布衣汉子还在胡乱的挥刀,围着他的几个贼人一时竟然拿他不下。
      
      “快逃!快逃!”灰布衣汉子神智已经开始迷糊。
      
      数个贼人围上,终于在他的背后一刀斩落,砍在了他的脖子上。
      
      “那几个女子呢?”有贼人问道。
      
      “往那里跑了。”某个贼人回答,已经有人追了上去,量那几个女人也跑不掉。
      
      “你们追上去,莫要误了大事。”有贼人说道,若是那物什在逃走的人身上,那就是搜遍整个山林,都要把逃跑的人找出来。
      
      几个贼人点头,追了过去。
      
      “得手了!”马车边,有人从马车中翻出了一个小小的布包,里面有数封书信。
      
      贼人头目急急的翻了一遍,点头:“就是这些。”完完整整,一件都没有少。
      
      一群贼人立即放松了不少,便有人笑道:“没想到,他们的手底还很硬。”
      
      “是啊,要不是我们人多,差点就不是对手。”
      
      “老子的手都差点被砍下来了!”
      
      有贼人熟练的清点着地上的尸体。
      
      “跑了三个。”他报告道,目标一行人的人数,他们掌握的清清楚楚,“那母女三人跑了。”
      
      贼人头目心中一凛,只怕节外生枝。
      
      有一个贼人飞快的跑过来:“那女子死了,两个小的不见了。”
      
      “跑了?”贼人头目冷冷的道,“一群废物!”
      
      树林中,十几个贼人围在尸体边,贼人头目蹲在地上,仔细的检查着尸体。
      
      痕迹实在太过明显,简直一眼便知。
      
      “嘿嘿,竟然被剪刀杀了。”贼人头目的语气中便带上了愤怒,纵横沙场,却倒在了阴沟里。
      
      更糟糕的是,同伙的尸体明显被翻动过,不知道有没有什么要紧的东西,落在了他人的手中。
      
      “不会,我们所有人的身上,都没有带任何有标志的物品。”有个贼人摇头道,都是老手,身上绝不会带腰牌什么的。
      
      只是,天知道那两个小的是不是知道什么内情,或者身上带着什么他们不知道的证物,那么,事情就会很麻烦。
      
      “把那两个小的找出来,她们跑不远的。”贼人头目站起来,下令道,无论如何,杀了那两个小的灭口,才是上策。
      
      贼人们点头,立刻散了开去,仔细的搜寻踪迹。
      
      “都小心些!遇到狠的了。”贼人头目依然盯着同伙的尸体,大声的叫道。
      
      一群贼人心中一凛,转头看着那尸体,只觉遍体生寒。
      
      “真是倒霉!”有贼人骂道,脚步却立刻慢了,像个老太婆似的,慢腾腾的挪着脚步,小心的打量着四周。
      
      只是两个女孩子,还只有十四岁和四岁,用得着这么小心?
      
      众人见惯了鲜血,已经明白,在死亡面前,一个人的外表,性别,年龄,嗓门,平时的行为,是最最最靠不住的。
      
      有七尺男儿,平日里动不动就怒吼,瞅啥呢!然后,在手拿利刃的敌人面前,扔下手里的武器,转身就逃;
      
      有温柔体贴,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面对抢东西的贼人,吓得瘫倒在地,连喊叫都不会;
      
      有满口仁义道德,为国杀敌的青年,被敌人一吼,就老实的跪下,磕头乞降……
      
      面对死亡和恐惧,有人却会爆发,释放出心中的恶魔。
      
      “该死!”不时有贼人低声骂着,怎么都没有想到,十拿九稳的任务,却遇到了一个化身恶魔的十四岁小姑娘。
      
      “都靠近些,不要落单。”有贼人提醒着,这种没有忽然爆发杀气的普通人最麻烦了,根本不怕死,不怕受伤,招招同归于尽。
      
      贼人们在树林中小心的搜索,范围越来越大。
      
      官道上,忽然远远的想起了呼哨声。
      
      “我们走。”贼人头目恨恨的道,若是只有几个普通的商旅,警戒的哨声绝对不会响起,定是有大队的人马过来了。
      
      “张仪同正在赶来,万万不可被无关的人缠上,误了主公大事,杀人灭口的事情,不需要我们做。”有贼人同意道。
      
      “那两个孩子跑得倒快。”有贼人有些不死心,嘀咕着,搜索了大片的树林,竟然没有找到那两个女孩子。
      
      一群贼人迅速的撤出树林,带上同伴的尸体,飞快的消失在官道的一端。
      
      靠近官道的杂草中,胡雪亭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从一开始,她就利用贼人们的思维死角,反其道而行,躲到了树林最靠近官道的边缘地带,侥幸躲过了搜索。
      
      “乖,不要怕,姐姐在这里。”她轻轻的拍着怀里的小女孩,小女孩时而昏迷,时而苏醒,却懂事的没有出声哭闹,否则,胡雪亭就算有一百条命也不够用。
      
      她继续趴在地上,丝毫没有因为贼人的离开而起身。
      
      呼哨声的方向,数百人的队伍紧张的握着武器。
      
      “是不是有盗贼?”某个人汗水直流,嗓子都哑了。
      
      “刚才的呼哨,定是贼人的联系。”某个护卫一边小心的看着四周,一边大声的安排人手。
      
      “盗贼在哪里?”又有人凑过来,惊恐的问着。
      
      “是不是搞错了?再走十几里地,就是汝南了,怎么会有盗贼敢对我们下手?”又是一人颤抖着道,又不是荒凉的山野,敢在汝南附近,打劫几百人的商旅,简直是目无王法了。
      
      “前面有尸体!”有派出去的探路的人,惊慌的跑了回来。
      
      真有贼人?商团所有的人都吓呆了。
      
      “不是抢我们!”护卫头目却明显松了口气,那一声贼人的呼哨声,显然是提醒抢劫的同伙撤退。
      
      “我们继续前进,都小心些!”他大声的下令,腰板笔直。
      
      几百人战战兢兢地的前行,终于看到了一地的尸体。
      
      众人又是惊恐,又是松了口气。
      
      “贼人不是抢劫我们。”有人瘫倒在马车上,只觉世界真是美好。
      
      “唉,作孽啊。”有人长叹。
      
      “竟然敢在汝南左近作案,简直是目无王法!”有人愤怒了,厉声谴责,朗朗乾坤,竟然在城郭附近做下如此大案,必须严惩。
      
      护卫头目看着尸体,忽然一颤。
      
      商旅的某个老商人注意到了,悄悄的挪到护卫头目的身边,低声道:“你也发觉了?事情不太对。”
      
      护卫头目缓缓的点头。地上十几具尸体,个个手拿刀剑,又都是壮汉,怎么看,都不像是普通人家。
      
      “我们只管报官,其余事情和我们无关。”老商人低声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没有必要惹麻烦。
      
      护卫头目大声的叫:“不要去碰那些尸体,我们速速进城,然后立刻报官,官府自会处理!”
      
      商旅们用力点头,听出了言外之意,纷纷回到了马车上。
      
      “等一下!”某片靠近官道的杂草中,传出了孩子的声音。
      
      众人一个机灵,好几十人立刻握住了手里的刀剑。
      
      胡雪亭抱着小女孩钻出了杂草,大声的道:“有贼人杀我全家,救命!”
      
      众人们见胡雪亭身上的鲜血,以及满身满脸的污渍,虽然没听懂她说什么,但多少猜出了意思。
      
      “作孽啊。”一家遇难,只留下两个女孩,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护卫头目和老商人互相看了一眼,默不出声。这两个女孩子的身份只怕不一般。
      
      “带上孩子,立刻走,我们马上进城。”老商人打定了主意,万事不管。
      
      树林中,几个贼人匍匐在半人高的杂草之下,恨恨地盯着胡雪亭。这个女孩子真是太狡猾了,竟然耐得住性子,一直到商旅近在咫尺,这才现出身形,眼下商队的护卫们这么多,只有放她一马了。
      
      有人却贪婪的盯着尸体和马车。人都死了,这财物自然是谁捡到归谁,那些贼人走得匆忙,说不定有大量的金银珠宝留下,就算什么都没有,这辆马车也值得几十辆银子了。
      
      “唉,好可怜啊,不如我做个好事,给你们收尸吧。”那人说着话,急匆匆的走过去,在尸体上翻翻捡捡,不时将一些物什收入怀中,又大摇大摆的跳上马车,握住了缰绳。
      
      “张阿毛!你干什么!”有人怒喝。
      
      张阿毛嘿嘿的笑:“我们做好事,给他们收尸,拿些钱财,自然是应该的,这辆马车,就是酬劳了。”
      
      胡雪亭走过去,大声的道:“这马车是我家的。”
      
      虽然没听懂,谁都知道这个女孩子想要拿回自家的马车,可是,这可能吗?那两个孩子是苦主,东西都是她们的?嘿嘿嘿,小孩子也算是人吗?张阿毛用力拍拍马车,大声的笑,有了这辆马车,他终于脱贫致富了。
      
      商旅中的人狠狠的瞪着张阿毛,继续喝骂,却没有实质上的行动。为了不是自己的东西,凭白的得罪一个无赖,太不理智了。
      
      那女孩子想要夺回马车,不断地在咒骂?会不会告官?会不会连累整个商旅?
      
      有人急忙劝胡雪亭:“张阿毛好歹帮你家收尸了,拿马车酬谢他,是应该的。”至于那张阿毛其实根本没有收尸,关他们P事。
      
      有人真心的劝:“人在异乡,凡事要忍,忍一忍,就过去了。”
      
      有人直接威胁胡雪亭:“再咋呼,那张阿毛把你捉了去当婆娘!”
      
      有人更直接:“你老实些,我们就带你到汝南,否则就由得张阿毛把你卖到青楼!”
      
      正义,公理,天理,在一个混混无赖,一个弱小孤女面前,在不主持正义了,会被无赖缠上,在没看见正义,就会万事没有面前,谁都知道该怎么选。
      
      胡雪亭瞅瞅一群人,一句没懂,但多少从神色中,猜到了一些意思。这是要慷他人之慨,拿她家的马车,去满足无赖,然后让她一无所有?
      
      胡雪亭看看昏迷的小女孩,看看地上认识了不过一天的原身父亲的尸体,看看耀武扬威坐在马车上的张阿毛,看看数百或低声咒骂张阿毛,或极力劝阻胡雪亭,或恶声威胁胡雪亭的商旅中人,笑了。
      
      “胆小,怕事,自私,不杀到自家床上去,宁可闭着眼睛假寐。坑好人钱,受恶人气。嘿嘿。”
      
      张阿毛笑眯眯的坐在马车上,寻思着,这两个丫头说不定也能卖个好价钱。这马车,倒是不妨留着,也能接些送货送人的生意。
      
      “我张阿毛,终于站起来了!”张阿毛大声的笑。
      
      胡雪亭放下小女孩,慢慢的走向马车。张阿毛看见了,笑得更大声,这是要和他理论吗?正好直接抓了,塞到马车里。
      
      人影晃动,胡雪亭猛然疾奔,一跃而起,直接撞入了张阿毛的怀里。
      
      “噗!”
      
      张阿毛不敢置信的看着胸口,胸口鲜血飙射。
      
      四周惊呼声大作。
      
      “你敢杀我!”张阿毛对着胡雪亭怒吼。
      
      胡雪亭脸上浮着笑容,又是一匕首。
      
      “噗!”
      
      张阿毛惊恐了,这是真心要杀了他?他不过就抢了一辆马车,至于要杀他吗?这是他收尸的报酬!太不讲理了!“不,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匕首在胡雪亭的手掌间反转,从正握,变成反握,高高的举起。
      
      “不!不要杀我!”张阿毛惨叫。
      
      四周的人惊呼,却没人敢上去劝阻。
      
      “噗!”匕首笔直的插入了张阿毛的眼睛,直贯入脑。
      
      “还有谁,想要夺我家的财产?”胡雪亭微笑的站在张阿毛的尸体上,问道。
      
      四周数百人默然无声。
      
      老商人看看护卫头目,护卫头目缓缓的点头,这件事情太不一般了,不要插手,他们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没听见。
      
      “你!过来!收拾干净!”胡雪亭指着某个凶巴巴对她说话的人,带血的匕首上,血液滴落。
      
      那人秒懂胡雪亭的意思,用最温和的声音道:“打扫干净?搬尸体?那是我们应该做的。哥几个,都帮把手。”利索的扔下了张阿毛的尸体,还小心的把张阿毛怀里的东西都掏出来,放在了马车上,再费力的把地上的尸体,一一放上马车。
      
      胡雪亭抱起昏迷的小女孩,淡定坐在马车上,哈哈大笑。
      
      “做坏人,才能过得爽快,这个狗屎的世界,太适合我了!”
      
      

  • 作者有话要说:  2019.04.23. 18:50 修改错字。感谢读者“不忘初心”捉虫。
    -------
    2018.12.11.18:25 接受读者:“all”的意见,把部分回复读者的话贴在这里。
    ● 关于女主当着商队的面商人,是否担心被商队抛弃,是否担心贼人没有走远,商队为什么要被“震撼”住的回答:
    1. 商队任由女主的家产被流氓夺了,摆明了不把女主当人看,毫无善意,追兵出现,商队的人会不会抛弃这个拖累?流氓会不会主动抛弃拖累?小孩子只靠走路,能不能跟上商队?
    1-1. 既然毫无善意,又何必隐忍,凭白牺牲了自己的家产和权力。
    2. 杀了流氓,赶着马车,和商队的人混在一起,商队的人在追兵出现前,会拿刀子和女主玩命,只为了敢她们走?
    2-1. 追兵看见女主和商队混在一起,能确定商队会抛弃女主?
    3. 商队看出事情复杂,不想惹麻烦。听任女主跟着,到了下一个城市就报官,那不是更简单的吗?
    4. 在不涉及自己的利益之下,绝大部分人不愿意和人玩命,这不能叫做“震撼”。现实中类似情况比比皆是,比如公交车上抓贼,比如当年某火车站前,几个女人拿刀砍向几百人。
    5. 被一个武力值明显不高的人,拿一把刀对着,然后在有退路,可以逃避的,可以避免格斗的情况下,绝大部分人会愿意妥协。举例同上。
    ——————————————————
    2019.02.18 18:35 再次将回复读者的内容贴在这里。
    ● 关于以下4点质疑的答复:
    1.商队会不会为女主主持正义,或报官;
    2.女主老实报官被人抢了东西,是不是更好;
    3.女主杀人是不是会受到惩罚;
    4.为什么后文没了杀人的后续惩罚。
    答复如下:
    ○1. 指望古代的商队会为一个普通人主持正义,或者报官,这是不现实的。别说古代人推崇“生不入衙门,死不入鬼门”,对官府能避就避免,不想惹麻烦。就说现代,一车人看见小偷,个个不肯出头指认的事情,还少吗?在八十和九十年代发生在长途客车上的罪恶,是如今的人不敢想象的。
    1-1. 换个说法,看到不太熟悉的同学,砸了路边陌生人家的窗户,或锁了共享自行车,或采了公共绿地的花朵,有几个人会报警?
    1-2. 自古贼比群众少,什么时候看见贼怕群众的?与己无关,少管闲事,这是华夏从古至今的恶习,不能指望愚昧和物资贫乏的古代人道德比现代人高。
    1-3. 越是愚蠢的人,越是不会考虑到严重后果。商队的商人,保镖等见识广,会考虑女主的背景,一穷二白的人不会,不是他不在乎,是他见识有限,想不到这么远。你看现实中就知道了。
    2. 以为可以任由别人抢劫自己的财产,然后报官处理,考虑过一个问题吗?那就是永远没有机会见到官。
    2-1. 假如那个流氓痞子直接把女主姐妹卖到窑子呢?或者先什么后什么呢?
    2-2. 假如那个流氓痞子二话不说,先搜身,女主是交出匕首剪刀,再无反抗之力,指望抢了银钱马车的流氓痞子是善良的人,有底线,并且蠢到允许女主去报官,还是直接等死?
    3. 为什么觉得报官有用?考虑过朝廷不作为吗?
    3-1. 最近的新闻恰恰都是一些不作为的,比如千里之外被冒名离婚,怎么确定当地官员是好人?
    3-2. 假如流氓痞子坚持这是为女主父母收尸的报酬,为什么会认为官府会支持女主,而不是惹不起刁民,直接命令良民别闹事?这个又有很多现实的事情可以参考。
    4. 假如当地官员是包青天,就能拿回吗?
    4-1. 那流氓痞子会不会带了马车直接去了其他县城?在古代,包青天会派展昭,在茫茫的天下,用一辈子寻找一个流氓痞子吗?
    4-2. 要是那流氓痞子把马车卖了,钱花光了呢?包青天会赔钱吗?
    5. 杀人和体力毫无直接关系,这点已经被历史证明无数次了。
    ○你对古代有几个误解:
    1. 历史已经证明了“古代人比现代人道德高”是小说家的谬论。
    1-1. 被鼓吹骑士风度的欧洲,海军出了港口就客串海盗,南美数百艘珍宝船的联合船队,被周围国家的海军卸下国旗,抢劫击沉。
    1-2. 华夏在1949年以前,是没有“船夫救溺水”,“妇□□先”等等美德的,那是新中国之后强行推广的道德规范。在1900年左右,有外国传教士的记录下了对满清百姓的详细描述,有船夫在一边欣喜的等着人溺死,然后高价捞尸体的。很不幸,这类情况,我在2010年后,还在新闻中看到。
    2. 商人的信誉,只包含对出售的货物负责,且只包含对附近周围乡亲购买的货物负责。
    2-1. 别的不说,历史上经常有被骗上当,倾家荡产的商人,还不是别的商人以次充好坑死了他。奸商二字,不是随便叫的。
    2-2. 街上遇到的不认识的人的死活,或者遭遇,关商人什么事?若是以此就指责商人没有爱心善心,那么只要在商铺门口乞讨,商铺就会破产,否则爱心在何处?灾年荒年呢?
    3. 商人为什么要因为没有任何好处,却去惹麻烦?那些救了某人,结果那人是公主的戏码,现实里可不存在。现实中最多的是,被救的人跑了,流氓天天找上门,在商铺门口撒泼,然后商铺破财消灾。
    4. 古代杀人是不是要偿命,是个很玄妙的事情。
    4-1. 古代遵循的是衙门灵活断案,一切衙门老大说了算,不存在明确和可操作的条文,同一个案件可以死罪,可以嘉奖。这看历史就知道,什么女儿为了父亲报仇杀了人,受到奖励等等,那条法律允许报仇杀人了?只是看衙门老大的一念之间。
    4-2. 哪怕是目前最流行的古代女主小说中,同样有的是无视法律,靠人情靠关系,颠倒黑白的情节,无非是读者代入的是主角,觉得颠倒黑白颠倒的好,但这不代表古代法律有效。
    5. 从女主的角度,其实杀人后根本不需要担心惩罚,但这个思路和情节太过黑暗,我没有写,留给读者自己体会。
    5-1. 遇到清官好官,女主自卫反击无罪;
    5-2. 遇到贪官,女主地位比流氓高,无罪;
    5-3. 遇到普通官员,核实女主家中是官后,官官相护,女主无罪。
    5-4. 遇到考虑政绩的官员,不想多事,死了个流氓算什么,都没人敢申诉,女主无罪。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