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渣女的未婚夫》子姮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6-17 20:58:2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就要嫁他 ...

  •   茹蕙院的事闹那么大,传播的速度自然也快。
      
      这会儿,韩嫣的娘邹氏已经从陪嫁的桂妈妈口中得知事情了。
      
      邹氏先是愣住,犹然心存侥幸,又向桂妈妈确定了这件事是不是真的。
      
      待得到肯定的答案,邹氏当场气得拍案而起,一双柳叶眉倒竖,满面怒容。
      
      韩茹那个不要脸的,平日里明里暗里的踩他们三房也罢,只当她年纪小,不与她一般见识。哪想到居然无耻败坏成这样,勾搭上堂妹的未婚夫?!
      
      还有那个曹元亮,看着一表人才,原来是这么个不要脸的东西!
      
      邹氏气得眼睛发红,急匆匆就带着桂妈妈往雪嫣阁赶去。她的女儿受了那么大委屈,她这个做娘的,必须要给她撑腰!
      
      却还没走出自己的院子,就在院门口碰上自家相公。
      
      韩嫣的爹显然得知了事情经过,连忙过来会合邹氏。
      
      一看到自家相公这张脸,邹氏便脸色一凝,原本十分的怒容变成了十五分。
      
      她恨恨的盯着韩嫣的爹,都怪他!非要应下汾阴侯的请求,给嫣儿和那个曹元亮定亲。
      
      他非说曹元亮是良人,绝不会委屈嫣儿,她也只能信他一回。
      
      现在想来,果然是相公瞎了眼,而她自己也没能替嫣儿掌眼。
      
      他们夫妻两个都对不起嫣儿!
      
      “娘子,你这是要去哪儿?”韩嫣爹问道。
      
      邹氏瞪了相公一眼,没好气道:“我去看看嫣儿。”
      
      韩嫣爹动动嘴,像是要说“我也去”。
      
      邹氏却又快速开口,打断韩嫣爹:“你还是去大伯那儿要个说法吧,我自己去看嫣儿!”
      
      说罢就带着桂妈妈走了,桂妈妈忙给韩嫣爹行了个礼,跟在邹氏后头。
      
      至于韩嫣爹能不能管江平伯要到说法?
      
      邹氏只想冷哼。
      
      不求相公要来说法,只求他别反帮着大房,拖自己妻女的后腿!
      
      这厢,邹氏在去往雪嫣阁的路上,遇到了前来请她的紫巧,三人会合后忙同去雪嫣阁。
      
      那厢,茹蕙院里针锋相对。韩茹挨了江平伯一巴掌,捂着脸。
      
      这张粉面桃腮的脸上,本就因激情未褪而红润润的,又因韩嫣和江平伯接连两个巴掌,打得整张脸又红又肿,像个鼓囊囊的红李子。
      
      韩茹面色委屈,目光含怨,望着自己的爹江平伯。
      
      至于曹元亮,江平伯喊人送他离去。
      
      曹元亮到底是汾阴侯嫡子,其母乃皇亲国戚,这家人江平伯惹不起。唯有请曹元亮先行回家去,改天再商量曹元亮和韩茹的事。
      
      又因韩茹到底是江平伯的女儿,江平伯在送走曹元亮之前,委婉的暗示他必须要对韩茹负责。
      
      曹元亮走之前,韩茹一直在楚楚可怜望着他,他的心被韩茹的视线缠得都酥了,痛得很。
      
      曹元亮就这么一步三回头走的。
      
      如此画面,看在江平伯眼里,更是气不打一处出。
      
      他怎么就生了这么个不识大体的女儿?
      
      现在曹元亮走了,韩茹那张海棠凝露楚楚可怜的美人脸,以极快的速度转了颜色,化作一脸委屈和怨恨。
      
      韩茹一眨眼,眼泪就流下来,她捂着脸含泪道:“爹你打我!你为什么要打我!我都已经被韩嫣那个贱蹄子打了!”
      
      江平伯本就心情复杂透了,见自己女儿又是这副理直气壮的模样,更是气的面如土色,抬手指着韩茹的脸大骂:“你不该打吗?!”
      
      韩茹叫道:“你打我的时候韩嫣还没走远,她肯定听到你打我了!凭什么让那个贱蹄子得意?”
      
      “你都偷了她的未婚夫了,你还想怎么样?!”
      
      江平伯面色更难看,细看他一双眼底,血丝暴起,宛如要冒火。
      
      “你怎么就那么不懂事?你当我狠狠打你是为了什么?我是打给三房看的!”江平伯道,“别忘了我们是靠三房的接济!”
      
      韩茹的脸色顿时凝住,片刻后,眸中狠狠划过一抹怨恨。
      
      她恼恨的盯着江平伯,她想说:我们一家靠三房接济,还不是因为爹你没本事,捞不到个一官半职,反教那庶出的三弟做了从三品官,压你一头?空有爵位和食邑,却还没有三叔父的俸禄高。放眼如今京城,哪个伯爵像你这么窝囊?
      
      这话韩茹早就在心里想过无数次了。
      
      她便是受够了这种钱不够花的生活,才希望能嫁入真正的豪门。
      
      可是江平伯给她定的亲事是什么玩意儿?一个出身清贫的状元郎。
      
      这样的人,能给她带来什么荣华富贵?
      
      更何况孟庭那个人,韩茹在与他初见面的时候,就不喜欢他。
      
      幸好,天无绝人之路。教她能有机会勾搭上曹元亮。
      
      她和曹元亮暗度陈仓几个月了,今天喊他过来,是想商量两个人的婚事要怎么办。商量着商量着,毫无意外的滚在了一起。却不想会被韩嫣撞破,提前把事情曝出来。
      
      哼,曝出来更好!这样汾阴侯府就必须得娶她进门了!韩茹如是想。
      
      比起孟庭,曹元亮这样的高门嫡出公子,才是她的理想相公。
      
      江平伯的声音再度响起:“和三房的事还是小事,你知道你真正捅得篓子是什么吗?”
      他冲韩茹吼道:“你打了孟庭的脸面!你知道后果吗?!”
      
      孟庭,又是孟庭,那个穷酸的状元到底哪里比得过曹元亮?韩茹愤愤直视江平伯,蛮横道:“能有什么后果?我就要嫁给元亮!我要退了孟庭的婚!我就是瞧不上孟庭,人又闷又冷,哄人的话一句不会说,无趣至极。家里又是小地方的穷人,我凭什么要嫁给他去受苦?”韩茹冷笑:“再说他以后能不能飞黄腾达还不一定呢!”
      
      “你……”江平伯指着韩茹的脸,气的不知要说什么。
      
      他怎么就生了这么个目光短浅的女儿?
      
      “我好不容易榜下捉婿,击败那些高官贵戚,为你定下孟庭!你、你……唉!”江平伯怒到极点,反而溃败的说不下去,唯有拂袖而去。走之前恨铁不成钢的剜了眼韩茹,重重叹了口气。
      
      事已至此,还能怎么样?
      
      三房那边要交代,曹家和孟家要疏通,免不了一番奔走、赔礼道歉,甚至被要挟。
      
      他这张老脸算是彻底掉没了,整个江平伯府都得跟着丢尽脸面,儿女们再说亲也都要跟着受牵连。
      
      江平伯想着这些糟心事,就恨不得再转回去给韩茹一巴掌。
      
      这时候迎面瞧见自己的三弟,韩嫣她爹,走了过来……
      
      ……
      
      另一头。
      
      邹氏如同踩着风火轮,风风火火冲进雪嫣阁。
      
      正巧韩嫣把所有零嘴都吃的只剩下两块,打算留给邹氏,就被风一般冲进来的娘亲抱了满怀。
      
      “嫣儿!”
      
      女儿受了委屈,对邹氏来说,就像是有谁用刀子戳着她的心窝似的。
      
      邹氏心疼韩嫣,把韩嫣抱住,一只手不断抚着韩嫣的背。一边重复这样的动作,一边安慰韩嫣,安慰着安慰着就骂起了韩茹和曹元亮,越骂越生气。一会儿说韩茹和曹元亮渣男贱女天生一对,一会儿又大骂曹元亮辜负她的嫣儿。
      
      自家娘亲的性子比韩嫣还要泼辣,一怒气上头,恨不得撸起袖子和人打起来。
      
      见状,韩嫣只能反过来安慰邹氏,一只小手在邹氏背后上下抚着,另一手指了指桌上的零嘴儿,“娘您别气,先吃块糕点。”
      
      韩嫣拉过邹氏,抓了个蟹黄膏递给娘亲,“我专程留了点糕点给您,先吃点压压惊。”
      
      邹氏唉了声:“好吧好吧。”女儿孝顺,她自当领情。
      
      韩嫣扶着邹氏坐下,紫巧给邹氏倒上杯水。
      
      韩嫣道:“我请娘过来,是想和您商量与汾阴侯府退婚。”
      
      邹氏当然赞成,她在听说了曹元亮做的荒唐事时,心中便已有退婚的念头。
      
      假设能成功退婚,纵然往后韩嫣的亲事会难找些,也比嫁给那婚前就和大姨子偷情的曹元亮来得强。
      
      邹氏太了解她的独女了,女儿是宁可嫁不出去,也绝不委屈自己。
      
      “不过退婚归退婚,曹元亮和韩茹对我的侮辱背叛另算。”韩嫣眯起眼睛,眼中光芒一沉,“欺了我的我必讨回来,才不会就这么算了!”
      
      韩嫣握紧小拳头:“淑女报仇,十年不晚!”
      
      邹氏正欲开口说什么,听得韩嫣这话,倒是给逗笑了,摇头道:“你算哪门子淑女?”
      
      邹氏笑罢又重新露出愤怒担忧之色,不甘道:“谁想就这么算了?娘也不想!可我们三房是庶出,终究是拧不过嫡出的。况且,你爹还……”
      
      还总拖后腿,靠不住。
      
      韩嫣默默在心里补全后面的话。
      
      邹氏不知想到什么,眼底漾起心酸的波纹。
      
      韩嫣问她:“爹这会儿在做什么?”
      
      “我把他支开了,让他去向他嫡兄讨个说法,估摸着他一会儿就会过来。”邹氏低头,像是在掩饰唇角的心酸,不欲让韩嫣注意到。
      
      “不过想也知道他什么说法都要不来,反倒是咱们和汾阴侯府退婚这事,你爹怕还得拦着呢!”
      
      正说到这里,一直守在门口的桂妈妈走进来,欠身道:“夫人、嫣小姐,老爷来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