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公子》秋霜玉剑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6-30 00: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胡亥顶着自家父王凉飕飕的眼神吃完饭,终是不敢多待,找个机会就溜走了,不过走之前,他还以请教问题为由,捎了赵高一把。
      
      哼,还是得尽量减少赵高在父王面前刷好感度的机会。
      
      抱着这样的心思,拐了赵高出来,胡亥自然不会真的去学习,而是带着赵高和陈牧去看望了同样刚刚被解禁的扶苏。
      
      然后……胡亥看着扶苏圆润了一丝的脸,颇有些痛心疾首的摇摇头。
      
      不过是吃了几顿面条油饼,就开始发福了,若是等他做出更多美食,岂不是会变成个胖子?看看父王,每次吃的也不少,一点也没变胖,甚至还有些消瘦了。
      
      哎,灭楚之战陷入胶着,想来父王忧心的很,不知能做点什么让父王开心一下。
      
      “???”扶苏。
      
      胡亥来看他,他很高兴,但这摇头是什么意思?
      
      胡亥拽了拽扶苏的手,示意他蹲下来,然后拍着复苏的肩膀,老气横秋的说:“王兄,你要多锻炼啊。”
      
      如果你变成了一个胖子,以后影响的可是我大秦的形象啊。
      
      嘱咐完,胡亥便丢下一脸莫名的扶苏离开了。
      
      等离开扶苏的宫殿,两个地方跑下来,胡亥的小短腿颇有些吃不消。胡亥看了看一脸老实的陈牧,又看了看满面春风般笑容的赵高。
      
      “可否劳烦中车府令大人抱本公子回宫?”虽是询问,但胡亥却是一副你不抱本公子本公子跟你没完的表情。
      
      一直老实跟在胡亥身后的赵高没想到自己会被点名,只能老老实实的抱起胡亥,没几步就感到胸口一暖,低头一看,却发现胡亥正闭着眼,头靠着他的胸膛,似乎快要睡着了。
      
      赵高小心的放缓了脚步,让自己的怀抱变得更加平稳,又小心的抬起一只手臂,用袖子挡住刺目的阳光,然而在阳光被挡住的同时,他的手臂就被轻轻打了一下。
      
      赵高动作一滞,低头就看到本来乖乖待在他怀里的十八公子,正不满的瞪着他,显然不满他挡住了阳光。
      
      “臣以为公子睡着了。”赵高带着歉意解释道。
      
      然而怀里的小公子显然对他的解释没什么兴趣,只是轻哼一声,便不再搭理他。
      
      赵高好脾气的笑了笑,继续往前走,十八公子还是一如既往的任性呢。
      
      “你今天心情不错?”胡亥懒洋洋的问。
      
      “是,臣刚刚得知臣的妻子害喜,所以有些喜形于色,还望公子见谅。”赵高轻声解释道。
      
      “呵~那可真是恭喜中车府令了。”胡亥的声音里带着不易察觉的凉意。
      
      据他所知,赵高会有一个女儿,而这个女子的丈夫就是在历史上逼着胡亥自杀的人。
      
      想到此处,胡亥几乎压抑不住心中翻腾的杀意,他想立刻杀死赵高,却又不想在冲动之下做出错误的决定。
      
      胡亥尽量冷静的分析,这个赵高他家父王用的还算顺手,而且,只要父王在,这个家伙就只能乖乖的做一条好狗,至于以后,有他在,赵高也不可能爬上那个那个万人之上的位置。
      
      这个赵高的人生必然与他所知的历史中的那个不同,他没有必要现在对赵高下手。
      
      最终,胡亥还是放下了杀死赵高的想法,不过却也懒得继续跟这人虚与委蛇,于是拍了怕赵高的胳膊,示意他把自己放下,然后说:“本公子放你一天假,你自回去陪你的妻子便是。”
      
      说完,也不等赵高的回复,便离开了。
      
      赵高待在原地看着胡亥小小的背影,有些莫名,这十八公子脾性,似乎愈加阴晴不定了。
      
      不管赵高是怎么想的,这边胡亥走走停停,转眼便到了一处偏僻的花园,这里风景不错,又甚少有人来,在以前胡亥心情郁闷的时候,便会来这里散心。
      
      这一次,这里却被其他人占据了。
      
      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正靠在他最喜欢的那棵柳树下闭目休息。
      
      这少年年纪不大,却分外俊朗,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削薄轻抿的唇又透着一丝冷俊,斜飞的英挺剑眉,长而微卷的睫毛下,一双眼睛闭着,却不知是怎样的深邃动人。
      
      胡亥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个即使睡着也绷着一张脸,表情严肃的俊俏少年,忽然玩心大起。
      
      他轻手轻脚的走到少年身后,伸手想要用力拍拍少年的肩膀,看看这个看上去就分外沉稳严肃的少年是不是会吓的跳起来,却没想还没碰到对方,就被对方一把抓住了手腕。
      
      胡亥只感觉一股大力传来,身体便不由自主的腾飞起来,天旋地转间,他就被狠狠的摔在地上,浑身如同散架了一般,疼的厉害,而且大脑嗡嗡作响,有脑震荡的趋势。
      
      所以说啊,人真的不能作死,胡亥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少年那充满血色和凛冽杀意的眸子,心中后悔不迭。
      
      “大胆,快放开十八公子。”看到这场变故,陈牧脸色一变,身体飞扑过来,直接把那少年一掌打到一边,然后扶身查看胡亥的情况,待发现胡亥并无大碍之后,才小心的扶起胡亥,戒备的看着那少年。
      
      “你为何袭击十八公子?”陈牧厉声问道。
      
      胡亥回过神来,瞥了陈牧一眼,没想到这个一直跟在自己身边的家伙身手居然这么好,不过,这睁眼说瞎话的本事更是了得,明明是他去“袭击”对方,却被陈牧硬掰成对方“袭击”自己。
      
      “侍郎蒙毅,拜见十八公子,刚才唐突了公子,还请公子责罚。”名为蒙毅的俊朗少年顾不得被陈牧打出的伤势,连忙单膝跪地请罪。
      
      他从小便习练武艺,又曾跟随父亲出入战场,警惕心甚重,这次十八公子从后接近,又冒然伸手,他当时正睡意朦胧,意识不甚清醒,便以为是敌人来袭,所以出手重了些,虽然察觉到“敌人”的重量太轻,最后减弱了力道,但是,这位小公子总归是被他伤到了。
      
      伤害王族公子,往重了可以说是大逆不道,若对方是扶苏公子那样宽厚仁和的,应是无甚大碍,可他伤到的是十八公子胡亥,他知道胡亥,对方深受大王宠爱,而与这同样出名的是对方的骄横跋扈,无人敢惹。
      
      这一次,怕是难以善了了,蒙毅暗叹。
      
      胡亥看着这个单膝跪地却依旧背脊挺直的少年,这少年刚刚扑倒他时,就像捕食的猎豹,或者什么更加凶残的生物,而现在低头的样子,像是野兽收起了爪牙,温驯的等待主人的判决。
      
      他的名字是蒙毅,那他的的大哥就是萌甜……不对,是蒙恬,他记得,在历史上,这两兄弟都被那个胡亥坑死了。
      
      咳,那个胡亥不是他,他肯定不会做这种事。
      
      他最多就小小的……欺负他那么一下。
      
      蒙毅低着头,自然看不见胡亥是以如何赞叹欣赏的目光看着他。
      
      “你伤了本公子,若是轻易放过你,其他人岂不是会有样学样欺负到本公子头上。”胡亥不顾陈牧的阻拦,走到蒙毅身前,故意冷哼道,却并没有准备真的为难他。
      
      “……但凭公子责罚。”蒙毅双拳骤然握紧,声音却无比平静,似乎无论是怎样的处罚他都能坦然接受。
      
      “你抬起头来。”胡亥的声音带着洋洋得意。
      
      蒙毅尽量保持着恭谨的姿态,抬起头平静的看着面前的胡亥,即使对方只是个孩子,但是对方是大王的儿子,君臣之别,上下之分,早已注定。
      
      胡亥看着蒙毅的眼睛,微微一怔,对方的眼神很平静,而在这平静的表面下,掩藏的却是坦然和信赖,就像即使再凶恶的犬类,在面对主人时也会下意识的收敛起来,露出最柔软的一面。
      
      这种眼神真的是很难拒绝啊,可惜,胡亥清楚这少年所信赖和认可的主人不是他,而是他的父王,这个国家的主人嬴政。
      
      不知道他去求求父王,父王会不会把这少年给自己呢?
      
      哎,想想就知道不可能_(:з」∠)_
      
      胡亥心下叹息,却毫不客气的伸手在蒙毅的脖颈处游移,然后不出意外的看到了对方的瞳孔紧缩,露出克制隐忍的美味表情。
      
      蒙毅压制着身体本能的反击,即使他知道胡亥不会也没有能力这样杀死他,但这种要害被人掌控的感觉,确实同样的难以忍受。
      
      欣赏够了少年的克制,胡亥终于意识到他一个二十多岁的人是在欺负一个孩子,于是摸着隐隐作痛的良心收回手,轻咳一声,说:“你是蒙毅,可是蒙武将军之子?”
      
      “是。”
      
      “那你入宫来所为何事?”胡亥问。
      
      “微臣得王上看重,在宫中与众位公子一同求学。”
      
      “求学?”胡亥知道自己的那些兄弟,虽然一个个在父王面前乖巧老实,在外人面前可是嚣张的很,这蒙毅跟他们一起,可讨不了好。
      
      不过,看对方的身手,应该也不至于吃亏。
      
      至于这蒙毅对他能有什么用途……
      
      “你可会骑射?”胡亥问。
      
      “微臣从小习马,还算娴熟。”
      
      胡亥眼前一亮,这咸阳宫虽大,但好玩的东西不多,他一直对养在宫里的那些骏马十分有兴趣,可惜他年龄太小,嬴政严禁其他人带他骑马。现在蒙毅有把柄落在他的手里,不利用一下岂不可惜。
      
      “本公子近来无聊,只要你教本公子骑马,那你打伤本公子的事,本公子就不追究了。”胡亥挥挥手,说道,顺便给了陈牧一个警告的眼神,示意他不要说漏嘴。
      
      “公子若想习马,微臣必然尽心相教,只是公子……年幼,微臣怕伤到公子。”蒙毅有些担忧,若是事情就此揭过,他自然很高兴,但十八公子从小必然是一直被娇养,若是习马过程中,自己太过严厉乃至言行失当,怕是更为不妥。
      
      “无妨,我相信你能保护好我。”他又不是真的七岁孩童,自然不会作死,他会选择最为温顺安全的马,也不会故意揪马毛让马失控,只要让他坐在马背上,然后蒙毅牵着马护着他走一圈,让他过过瘾,也就算了。
      
      他可没真的准备用这七岁的豆丁身子去学骑马。
      
      听到胡亥的话,蒙毅一怔,这次胡亥没有再自称本公子,所以说的话就显得分外恳切。
      
      “……微臣用性命担保,绝不会让公子受伤。”蒙毅如此说。

  • 作者有话要说:  给窝一个评~阔以不阔以~就算只是撒花~窝也很乐意~~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