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公子》秋霜玉剑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8-13 06:38:4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被嬴政突然变脸吓的一懵,胡亥下意识的点点头,突然回想起了初中时被教导主任支配的恐惧。
      
      嬴政看着胡亥,硬下心来冷声说道:“你无自知之明又不听劝阻,这次才会差点丢掉性命,若不悔改,下次不知还会酿出什么祸事,这次便罚……”
      
      扶苏在一旁见状,连忙鼓起勇气出声道:“父王,胡亥年纪尚幼,这次生病是我没有看护好他,而且胡亥身体还未恢复,父王要罚……罚我便是。”
      
      一向谦恭有礼的大儿子居然敢打断他的话,让嬴政有些意外,看来这两个孩子还算是兄弟情深。
      
      “你倒是知道护着他,也罢,既然如此,便罚你们一起禁足十天。”
      
      扶苏一怔,倒不是因为嬴政罚了他和胡亥,而是因为这处罚实在是轻微。
      
      他倒是忘了,父王对胡亥一向是与对他不同,父王是不舍得对胡亥处罚过重的。
      
      “谢父王。”扶苏压下心中苦涩,躬身答道。
      
      禁足十天?不行!本公子受不了这委屈!胡亥气鼓鼓的扭头。
      
      嬴政:“……”
      
      小儿子气呼呼的样子真可爱。
      
      嬴政伸手捏了捏胡亥的脸蛋,嫩滑滑的手感相当不错,又狠狠揉了几下,才心满意足的把胡亥放下。
      
      “好好待着,莫要胡闹。”嬴政拍了拍胡亥的头,他还有不少奏章需要批阅,既然胡亥已无大碍,他便放下心来准备离开。
      
      胡亥被嬴政一番蹂.躏弄的心神大乱,再难端住生气的样子,一回神便见到嬴政想走,身体本能的行动起来,伸手拽住了嬴政的袖子。
      
      “父王。”
      
      嬴政脚步一顿,转过身来,耐心问道:“怎么了?”
      
      胡亥也不知自己为何要拽住嬴政,只是本能的想要留下嬴政,却一时找不到理由,随即眼神一转,换上一副可怜弱小又无助的表情:“今晚我想跟父王一起睡。”
      
      胡亥说完,就可怜兮兮的看着嬴政,两人僵持了一会,就见嬴政无奈的叹口气,伸手拍了拍胡亥的头,说:“批完奏章,寡人便来陪你。”
      
      胡亥松开手,看着嬴政离开,直到人不见了,才收起可怜兮兮的表情,带着满足的笑容倒在床上。
      
      之前都是他去爬父王的床,没想到这次换成了父王来爬他的床。
      
      在看到旁边的扶苏略显苦涩的表情后,胡亥脸色的笑容更是变成了得意洋洋。
      
      扶苏这家伙已经快二十岁了,哪有本公子帅气可爱,休想跟本公子争宠。
      
      扶苏看到胡亥得意的神色,对幼弟这孩子气的表现十分的无奈,虽说他羡慕胡亥跟父王的相处方式,但是让他像个孩子似的撒娇耍赖,以他性格却是不可能的。而且,近来因为灭楚的战事不顺,父王的心情一直不好,胡亥能逗父王开心,他也很高兴。
      
      胡亥得意了一会,很快又变成了一副怏怏的样子,他的心理年龄已经二十岁了,比扶苏还大,为什么一见嬴政就变成了个装巧卖乖的熊孩子,实在是……有点丢人,但是感觉意外的不错。
      
      胡亥前世的时候,从课本上开始认识的这位华夏历史上的第一位皇帝,后来被影视作品中嬴政的颜值所蛊惑,才开始喜欢,后来了解了嬴政的丰功伟绩、雄才大略,才开始真正的崇拜,拜倒在对方的魅力之下。
      
      而且嬴政还这么好看,作为一个诚实的颜控,胡亥十分的心满意足。
      
      胡亥的风寒还未好个彻底,而且自从醒来,又一直折腾不止,身体很是疲惫,现在心神放松的躺在床上,睡意便不断的涌了上来。
      
      扶苏也发现了胡亥的困倦,嘱咐胡亥好好休息之后便告辞离开了。
      
      等胡亥睡醒的时候,时间已经到了傍晚,刚好赶上晚饭。
      
      这个时期的人一天只吃早晚两顿饭,胡亥早已习惯了。战国末年的饮食没有太多花样,早晚饭也是差不多的,小米粥、米饭、水煮青菜,还有莫得灵魂的烤肉。
      
      这个时代自然是没有孜然和辣椒的。
      
      胡亥看着这些食物,勉为其难吃了几口,就草草结束了。
      
      他想吃回锅肉、孜然羊肉、梅菜扣肉、鱼香肉丝、金针肥牛、糖醋里脊、狮子头,想吃水煮鱼、豆花鱼、酸菜鱼、松鼠鳜鱼、西湖醋鱼,想吃麻婆豆腐、泉水豆腐、文思豆腐、豆腐脑,还想吃拔丝地瓜、炸鲜奶、松仁玉米、焗南瓜……
      
      一连串的菜谱从脑中划过,胡亥咽了咽口水,感觉自己似乎又饿了。抛去那些没有原料没法做的菜,胡亥发现他现在就能做的大概就是豆腐了,宫里是有石磨的,豆子自然更是不少,所以香醇的豆浆、滑嫩的豆腐、豆干、豆皮、腐竹……
      
      等胡亥从对各种豆制品的做法的幻想中挣扎出来的时候,天色已黑。
      
      胡亥虽然没磨过豆浆、更没做过豆腐,但是感谢以前看过的内容丰富多彩的各类视频,他对大体的步骤还算是了解,于是吩咐陈牧去泡豆子,清理石磨,又派人去负责宫内医药的太医令那里要了些石膏,就算是做好了准备。
      
      等胡亥安排好明早做豆腐的大事,窗外已经是漆黑一片。
      
      也不知父王什么时候过来,正当胡亥向外看的时候,几个人走了进来,手中托着各类寝具。
      
      带头的人躬身施礼:“臣见过十八公子,王上吩咐今晚要在公子处就寝,尚席令命吾等前来准备,打扰之处,还望公子见谅。”
      
      尚席令是专门负责王上就寝事宜的官员,这人在尚席令手下,自然知道这胡亥公子是秦王最为宠爱的公子,是以不敢怠慢。
      
      胡亥点点头,任由几人在他的床榻上整理寝具。几个人都很熟练,动作又轻又快,很快便整理好了。
      
      几人离开后不久,胡亥便听到了熟悉的脚步声。
      
      “父王!”胡亥看着推门进来的人笑得眉眼弯弯。
      
      而当嬴政在他身边躺下之后,胡亥的心里更是只剩下满溢而出的幸福。
      
      【叮——】
      
      【随机任务:卧榻之侧,岂容他人安睡。作为未来的帝王,岂能跟其他帝王在一个床上睡觉,将秦王赶走,独占床榻。奖励:积分1000】
      
      【系统提示,随机任务是否接取玩家可自由选择,请玩家在10秒内做出选择。十、九、八……】
      
      “不接,滚!”胡亥完全没有犹豫,直接在心里说道。有父王在身边,要什么积分。
      
      被垃圾系统一打岔,胡亥倒是回过神来,直接侧过身,伸手搂住嬴政的腰。
      
      然后,他就被嬴政拍了一下。
      
      嬴政看着不老实的胡亥,伸手把人搂进怀里,动作熟练的拍了拍幼子的后背,声音是别人从未听过的轻柔:“不要闹了,乖乖睡觉。”
      
      胡亥:“……”
      
      你声音好听!你说的都对!
      
      胡亥乖乖的闭上眼。
      
      回到那个缤彩纷呈的现代对他来说很简单,但他之所以愿意留在这个无论什么都很匮乏的朝代,不只因为他崇拜嬴政,也因为这里有他从未体会过的亲情。
      
      能成为胡亥,他很幸运,他不是扶苏,所以不用承担嬴政沉重的期望,他最年幼,所以能得到嬴政非同一般的宠爱。
      
      嬴政对他很好。
      
      所以他愿意在这里留下,直到那个迟早到来的生死之隔。
      
      而且既然他成了胡亥,那么至少这一次,他那个傻乎乎的扶苏兄长也就不用自杀了吧。
      
      ……
      
      一早醒来,身边早已没有了嬴政的身影,胡亥打个哈欠,在回笼觉和起床之间挣扎了一下,还是爬了起来。
      
      在陈牧的服侍下把自己打理好,又洗漱完毕,胡亥便迫不及待的走进院子里,他被父王禁足,这几天都没法走出这个院子,所以昨晚便让陈牧把做豆腐所要用到的东西搬到了自己的院子里。
      
      胡亥第一次尝试,不准备做太多,便没有准备牲畜而是让人推磨,已经泡好的黄豆被放在石磨里,又灌了些水,随着人的推动,石磨便慢悠悠的磨出了浆水,然后用提前煮好的细麻布过滤好,便成了生豆浆。
      
      用陶釜,也就是陶锅把豆浆煮开后,胡亥先盛了一些,正准备喝,却被陈牧阻止了。
      
      “公子,请让仆先行尝试。”陈牧昨晚便知道公子是要做种新吃食,这种第一次尝试的东西,他可不敢让公子先试。
      
      胡亥也没有拂了他的好意,反正他确定豆浆肯定是没问题的,便把豆浆递给了陈牧,陈牧试着喝了一口,只感觉润滑的豆浆带着浓浓的豆香便从舌尖一直滑入喉咙,最后带着暖意进入胃里。
      
      好喝!
      
      陈牧眼神一亮,看向胡亥的目光里便带了佩服,又等了一会,确认自己没什么不适,他才又盛了碗豆浆递给胡亥。
      
      “公子,这‘豆浆’甚是好喝,不愧为公子所创。”
      
      胡亥:“……”
      
      没错,豆浆就是本公子发明的,没毛病!
      
      胡亥摸了摸隐隐作痛的良心,决定还是收下这个赞美。
      
      喝了豆浆,下一步便是做豆腐、豆腐脑了。胡亥准备了几口大锅,除了留了一锅豆浆用来喝之外,其他的都或多或少了加了些石膏。
      
      他也不知道应该加多少石膏,反正多试几次总有能成功的。
      
      最终,凝结的不错的成品有三大锅,胡亥让人记下了石膏用量,以后便照这个量来做。挑了两锅让人用布包起来压水分做豆腐,剩下卖相最好的一锅,自然就是豆腐脑了。
      
      至于调料,胡亥加了自己喜欢的肉酱,又加了些用韭花做的酱,虽然没有辣椒油和麻汁实在是令人扼腕,但是也已经十分美味了。
      
      如果再加上油条就完美了。
      
      胡亥连吃三碗,摸着圆溜溜的肚子,慢慢的舒出一口气。
      
      “陈牧,盛一些派人给父王送去。”有好吃的,胡亥自然不会忘了父王,
      
      然后略一犹豫,又说:
      
      “给大公子也送一份。”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