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金屋藏娇 ...

  •   黑暗昏沉的天色下,一辆车独自行驶在林间小道里,缓慢地经过一株株枝叶丰茂的常青树。两束车前的光线,是照亮周围幽静环境的唯一光亮。
      
      树梢上有冰雪没有消融的痕迹,在被光亮照射到以后,有片刻的反光。
      
      穿过弯弯绕绕的道路之后,男人开着车,终于在一个小时以后抵达目的地——一栋建立在山野树林间像是被世人遗弃的小庄园。
      
      庄园一共有八十几间房,分三栋楼,外观为最传统的欧式建筑,内设可供乘船游玩的人工湖。
      
      男人轻车熟路地将车驶往铁门前的方向,门口的保安发现这一幕,慌忙将铁门打开,并用一声并不流利的中文和男人问好:“傅先生,您回来了?”
      
      傅韶坐在车内,安静地笑了一笑。他的肤色生得如白玉似的,脸容年轻且鲜活,明明已经是一个久经商场的老行家了,却叫人分辨不出具体的年龄。甚至有一种难辨雌雄的美。
      
      “是啊,回来了。”他语声顿了顿,好像想到了什么,赶紧追问,“娇娇她……今天有乖乖地待在房子里吗?”
      
      褐发的保安是这个常年被雪覆盖的小国的居民,因为会一点中文,被傅韶相中选择成为这栋藏娇金屋的工作人员。
      
      除了他之外,庄园里还有一些其他的工作人员,或负责日常照料,或负责医疗设备,统统围绕一位名叫韩娇娇的女人在运转。
      
      日常的生活平平淡淡,大家都以为傅先生是一个大方,且重情重义的好人。今天的气氛却有些不一样。
      
      听到傅先生这么说,身材健硕的保安,身体却慢慢有些僵硬。
      冰凉刺骨的感觉涌上全身,他喉口发哑,两只眼睛甚至都不敢看向傅韶。
      
      傅韶耐心等待了片刻,他才战战兢兢地回答:“韩小姐、韩小姐……一直……一直在屋……”
      他的中文断断续续地说不好,最后只能用英语勉强告诉傅韶如下内容:“韩小姐今天和往常一样,躺在床上没有苏醒,哪里都没有去。”
      
      傅韶听后,心情似乎好了许多,眼眸微眯,笑容徐徐在嘴边绽放。
      
      他不再看着保安,而是将车缓慢地驶向别墅前,驶向他为娇娇精心建筑的这个爱巢。
      
      看着慢慢远去的车身,保安一颗悬着的心直打鼓。
      来到傅韶身边工作已经有半年的时间,从半年前开始,傅韶的身边已经出现一个女人。
      只不过那个女人一直陷入沉睡当中,这期间从来没有清醒过。
      
      一开始保安听说傅韶为了救治她,带着她在各国之间辗转,期望于通过现代发达的医疗技术能够将女人彻底治好,保安和其他许多人一样,深受他们的爱情所动,对傅韶敬佩有加。
      直到昨天保安从其他的同事,也就是知情人口中得知,傅韶对待那个女人,到底有多么的心狠手辣。
      
      他望着前方停下的一道黑影,喉口窒息一般地难以呼吸。
      为了将那个女人尽情地占有,傅韶先是通过一些手段将女人的父亲送进牢狱,接着又制造了一场车祸,让女人的脑颅受到严重的创伤,暂时陷入了植物人的状态。
      仿佛只有这样做,这个女人才能完全为傅韶所有。
      
      ……
      
      黑漆漆的夜里,车辆在孤独直立的别墅前终于停好,傅韶解开安全带下车。
      
      门口另有两个严格把守的保镖在巡逻,全副武装的他们,身上带着电棍、手铐等物品,以防有不轨之徒翻墙进来。当然这些都是傅韶的意思。
      与其说是防止外人进入,不如说是防止里面的笼中鸟轻易地飞出去。
      
      见到慢慢走近的傅韶,两名褐发碧眼的保镖向他礼貌性地问好。
      这是傅韶离开这处爱巢去往其他国家谈生意的第五天,仅仅五天的时间,他已经迫不及待地赶回来,想要快一点,再快一点看到他日思夜想的那个人。
      
      简短地问过最近几日的情况,得到和铁门处的保安同样的回答,傅韶加快脚步朝着廊道深处走去。
      
      一楼最尽头是一扇朱红色的房门,唯有在这里,傅韶害怕频繁的脚步声会扰到里面的人休息,被他撤除了所有的防守。
      
      门把手慢慢转动,朱红色的房门被开启,傅韶高大的身影几乎遮住廊道投来的灯光。
      
      他的眼皮轻轻跳动,心脏的位置也在轻轻跳动,直到频率越来越快,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傅韶的目光移动到床上静静躺着的那个人身上。
      
      女人闭着眼睛,浅薄的呼吸让她的胸部一起一伏,似乎在酣眠,如此一看和正常熟睡中的人没有区别。然而她的身上被贴着电极片,口鼻部位覆盖着氧气罩,心电监护仪的曲线在不断变化,皮肤苍白且逐渐失去了润泽。
      
      即使如此,她依然是美的,美得惊心动魄,美得极致妖冶,美得如同神造的一副艺术品,让人不敢轻易碰触。
      
      岁月好像从来不会薄待她,只会让她的五官越长越惊艳,包括她的长发,也比一般人要黑得更加纯粹。
      从傅韶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起,就被她的美貌所俘虏。
      可同他想法相同的人有太多太多,傅韶在那短暂的一段时间之内,但凡看到有男人的目光定格在她的身上,便会忍不住胡思乱想,觉得那些男人统统想要把她从他的身边残酷地掠夺走。
      
      他深陷痛苦当中,深陷这个胆战心惊的噩梦当中。他希望她能够永永远远只属于他一个人,他想要缔造他们两人的神话,想要建筑有她在内,两个人共同居住的伊甸园。
      
      所以他把她藏在了这里,藏在这个属于欧洲的国家。谁也找不到的地方,哪怕她正在沉睡。
      这是——只属于他一个人的娇娇啊。
      
      女人的被角被掀起,露出一截精致小巧的脚腕。
      傅韶曾经为她涂过鲜红的甲油,配上这双白嫩柔细的脚,说不出的秀色可餐。
      
      掐住她的脚腕,白皙的脚背紧紧地往侧脸贴了过去,傅韶一声声地呼唤着她的名字,仿佛这样女人就能够清醒:“娇娇,娇娇,娇娇……”
      
      脸部在脚背上慢慢摩挲,樱红色的甲油鲜亮,一股若有似无的香味充斥着鼻尖。傅韶如饥似渴似的捧着她的脚心,缓了缓,红着眼怜惜地说道:“娇娇,你知道我有多喜欢你吗?”
      “从我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开始,我就想着这辈子非你不可。”
      “可是我好怕,好怕你从我的身边离开,好怕你飞向别的男人的怀抱。”
      “与其如此,不如让我趁早折断你的羽翼,让你永永远远地只做我金屋里的娇娇好不好?”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突然停止,略显期待的眼睛,毫无保留地看向床上女人安静祥和的面容。
      她的眼皮紧闭,能够回复他的只有浅薄的呼吸声,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将要苏醒的征兆。
      
      傅韶的眼神黯淡下去,终于气馁地将她的脚腕放下,看起来娇娇今天也会和往常一样不会苏醒。
      明明他很期待看到她喜悦的表情。
      
      既然如此,那也没有办法了,她就是这么爱依赖他。
      
      傅韶心满意足地将被角替她掖好,看着这个即使陷入昏迷状态中,容颜也能美到让人难以移开目光的女人,无奈地说道:“你不说话就是默认了,那就是好的意思。真拿你没办法,就这么不想和我分开吗?”
      
      他的语调柔和,声音里充满了宠溺和甜蜜,总会叫旁人误以为他情深至此。
      所以越是表现得深情,越是叫知情人感到难以言状的恐怖。
      
      傅韶笑说道:“就这么想和我永世不相离吗?”
      
      他递出手指,一遍一遍地抚摸起床中人的眉眼,只有在熟睡的时候,她是这么乖巧可人,除他之外的人谁也感受不到。
      这是他们为数不多的欢愉时光,傅韶很珍惜,开始亲吻她的右手手指,一根接着一根,忘我到没有发现女人藏在被褥下面的左手,正慢慢地将五指蜷紧。
      
      面对这个反复无常的男人,韩娇娇下意识地控制着呼吸的频率,假装自己还在昏迷。
      
      然而心脏跳动的速度几乎出卖了她!
      
      随着他冰凉的指尖触碰到她的耳垂,拨弄着她耳边的发,清浅温热的呼吸也在逐渐靠近,仿佛下一秒要用他薄软的唇刻下爱的印记,心电监护仪的数字越升越高,越升越快!
      韩娇娇终于快要破功,心想不妙,快要引起傅韶注意的时候,门口响起一道急促的脚步声。
      
      有男人用流利的中文说道:“傅总,您的姐姐打电话过来,说是您的外甥已经离家出走了。”
      
      傅韶顿时直起弯下的腰,敛了眉,眼中看不出是什么情绪。
      
      那男人仍然没走:“您的姐姐正在等待您的回复,她很想知道萧寰宇是不是来了这边。”
      
      萧寰宇就是他外甥的名字,从小不是一个叫人省心的主,现年不过二十岁,惹是生非的事倒是做了不少。在学校的时候就是一方校霸,为人很桀骜不驯,明明头脑很好,偏偏不肯好好读书。
      
      傅韶终于寒了声音,慢慢调转过头,眉峰也冷:“你没看见我正在和娇娇两个人共度好春光吗?”
      
      门口的男人屏住呼吸,一侧眼便看到傅韶高大背影后藏着的那个病容满面的女人。
      
      与此同时,心电监护仪的数字渐渐回归正常的数值。
      韩娇娇稳定好心跳声。虚惊一场。
      
      傅韶再次冷笑着回过眸,撤离前,恋恋不舍地勾勾她的手指,想与她交握在一起,并贴耳与她嘱咐道:“娇娇,我很快就会回来。我离开的这段时间你可能会感到寂寞,但我不会让你寂寞太久。”
      
      明知道她不会回答,可他还是伪装出女人的声音,笑着答了一声:“好。”
      
      随即传来房门被阖上的声音,周围顿时陷入一片死寂,床上的女人起先一动不动,直到脚步声越行越远之后,紧闭的一双眼皮底下,眼珠似在快速地转动。
      
      “走了吗?”韩娇娇在内心呼唤着系统。
      
      说实话,她被男人刚才的表现吓得不轻。
      这男人不仅有病,还病入膏肓,简直无可救药。
      
      系统也被刚才的一幕吓得嗓子颤:“走、走了。”
      但更多的是韩娇娇刚才的表现,差一点就要被这个连系统都忌惮几分的男人逮个正着——其实从一个小时前开始,韩娇娇与这具新身体兼容以后,她就已经苏醒!
      
      系统君忍不住说:“宿主,你刚刚真的吓死我了,要是现在被傅韶发现你已经苏醒的事实,很有可能提前与您进入强行生孩子的结局。”

  •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开新文了,给大家拜个晚年……比心心。
    老模式,本文为幻言修罗场系列第三弹,所有男人都想做宠娇狂魔……求收藏,求作收,爱大家!
    微博@晚亭风,欢迎大家来做客。
    推一波我的另一本已开修罗场文《豪门大佬争着要娶我》,三位霸总的神仙打架日常!点进专栏就能看~=3=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