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炮灰的欢乐生活》陆攀 ^第69章^ 最新更新:2019-06-20 19:05:1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9、番外 ...

  •   我是唐门二小姐,是唐家门主唯一的妹子,也是她唯一的亲人,所以姐姐很宠我。
      真的吗?
      才不是!姐姐做事有一套自己的准则,她做什么事都是依着她的准则来,若是遇到准则上没有的,就按最普遍的大众标准来,在大众标准中,长姐对家门仅存的小妹是要往天上宠的——对,姐姐的准则中没有我,她唯一关心的只有唐门——所以她就这样宠我了,但这并不是因为她多么喜欢我。
      唐门以唐家为主导,位于尹丘区,是一个中等区位,多年来唐门的积存倒也算丰厚,这就引起了一些内贼外寇的觊觎,唐门陷入了危机。
      碰巧蒙径打开,阿姐费劲将我和一批唐门子弟送到了另一个区位,没过多久就听到了阿姐的捷报和一个外姓男子当上了副门主的消息,据说就是那外姓男子帮姐姐平了内乱,还据说姐姐和那外姓男子看对眼了,每天如胶似漆。
      呵,估计又是大众标准,她的准则里怎么可能有男人?我十分不屑,那样的人根本不会动情,能让她记挂的除了唐门就只有唐家。男人?呵呵!
      蒙径的开启有一定的周期,下一次开启要在十八年后,所以我必须要再等这么多年才能回去,我闲来无事就喜欢到处逛,那天恰逢白光秘境打开,我就去了。
      我从未见过如此惊艳的人。如同在寂静清冷深夜里绽放的烟花,那么的璀璨夺目、摄人心魂。
      我痴痴地跟着他,却又不敢上前,直到那天,一个一身白裙,戴着垂着白纱的斗笠,怀中抱着一只小白兔的女子出现在我面前,身后还跟着一个白衣侍女,无论是白裙女子还是白衣侍女甚至是那只小白兔都给我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那白衣侍女拦住我,给了我一个玉盒。
      “你走到他旁边打开这个盒子,接下来的一切都会如你所愿。”白裙女子道,我这辈子都没听过这么好听的女声,说什么脆如黄鹂啭如夜莺都是辱没了她。
      但我没有因此放松警惕,反问:“你有什么目的?”
      白裙女子轻声笑了笑,好似和煦春风中扬起的铃兰,道:“没什么目的,只是觉得他现在这样,我心里,难受。”
      “我不会让你伤害他。”
      “傻孩子,我说的是女的那个她,我相信你的能力。”
      这是个令人信服的理由。
      “你为什么要害她?”
      “害她?”白裙女子又笑了,“怎么可能?我只是想让她好好地活着罢了。”
      我想我大概明白了这白裙女子和冥公子与她之间的故事:,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了那个玉盒。
      白裙女子似乎很满意,抚摸着怀中的小白兔,道:“尽早,越早药效越好。”
      我道了谢,转身离开,心想,就算这药无效我也吃不了亏,姐姐给了我很多防身用的武器,就算是那些紫灵以上的大能也不一定能怎样我,要是有效……
      第二天我就用了,我从没想到一个人竟然能爆发出如此强的杀意,等我回过神来人已经消失了。
      失败了。我有些遗憾又有点心有余悸的庆幸。
      我在这片区位逛了很久,想再找到冥公子,但迟迟无果。不过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当神明关上了一扇你的门,就会为你打开一扇窗。
      我找到了我的窗,他英俊多才而又温柔专情,他对我无微不至,在我因追求冥公子而受了一身伤时,是他将我从苦海中拉了出来,我觉得这才是我一直以来寻觅的良人,我想我爱上他了。
      人生道路漫漫,难免有这样那样的诱惑,我从未这么爱一个人,竟然连他爱的我也爱上了,所谓爱屋及乌就是此吗?有时候我想,他都这样了,我算了吧,等蒙径开了就走了吧。
      那天我心灰意冷,准备趁着蒙径大开回唐门,然而我又看见他了,他受了好重的伤,流了好多血,还在被人追杀。
      决不能让他受伤,于是我错过了这回唐门的机会。
      几番情迷意乱后,我有点想通了,在哪过不是过呢?只要看着他好,我就好了,我接受了这一切。本来就没什么大不了的不是吗?他无论怎样都是我深爱的他啊。
      随着时光流逝,我身边的姐姐妹妹越来越多,甚至连小弟弟小哥哥都有不少,我已经没什么感觉了,只要他开心,就当陪一大堆玩具玩呗。
      我最喜欢的还是他大展宏图、野心勃勃的样子,他是最好、最耀眼的,理应放在最高的位置,我愿意帮他铲除任何阻碍他前行的东西,无论是人还是物,就算是蚍蜉撼树也在所不惜。
      他一路和冥公子暗中较劲,我也一路帮他,说也奇怪,每次看见冥公子对他的法兽的那股温柔劲就让我特别不爽快——一只畜生也配拥有这样的感情?
      那天,情迷意乱后,他对我说:“星儿,最后一战了,你要帮我。”
      “自然。”
      我看见了那化形后的畜生,那幅景象深深地刺伤了我,但刺伤我的不是她的美貌,而是她和冥公子间那股难分难舍的甜腻,那种不由分说,甚至连眼神都不需要的默契,以及冥公子看着她时眼中那种“周身良景皆失色,唯有玉人立心头”的专一——那是我从未体会过也未曾见过。
      我忽然明白了为什么我总是对那畜生不爽快,简而言之,两个字——嫉妒,她拥有我所不能拥有的。
      那刹那我觉得这些年来我追求的所谓的爱情,做出的那些伟大让步都是笑话,一个自己骗自己的笑话,我骗自己找到了真情,我骗自己付出,我骗自己从未看到过这场感情里的陷阱,我骗自己骗自己钻入这个陷阱……
      我突然很想哭,很想姐姐,第一次后悔当初没有踏入蒙径、没有回到唐门,姐姐怎么可能不爱我呢?她不爱会宠我吗?会没有准则地按大众标准来惯着我吗?
      入芝兰之室,久而不知其馨,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鱼在水中怎能明白水的存在?因为父母早逝,我一直以为自己缺乏关爱,但现在转头一想,就算没有所有人我仍有姐姐,姐姐对我的爱绝不比任何人少。
      对不起,我暗念,我明白得太晚,若是能重来,我一定会做出不一样的选择。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