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5、圣女 ...

  •   渔夭心里很不平静,这一切都太出乎意料了,她现在完完全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小夭,不然我们去看看?”冥凌天挠着她的下巴,试图缓解她的情绪。
      “不行!那什么圣女这么千方百计地引我们过来,肯定有阴谋!”渔夭激动地反驳道。
      “那我们不去?”
      “不行!不去的话谁知道那个圣女会再做出什么?!”
      “那到底去不去?”
      “……”渔夭沉默了,她现在做不出什么决定,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她害怕魔人妹子的日记是真的。
      “那就听我的,去,怎么样?”冥凌天开导性地道。
      渔夭沉默,一切唯有见到圣女才能分晓了,但是……她害怕,如果魔人妹子的日记是真的,那……
      冥凌天已经捏碎了玉简,他们来到了一个古朴的屋子,但许多小物件的摆放还是透露出了这是女子闺房的信息。
      “你们来了?”圣女坐在一片竹帘之后,单薄的竹帘隐隐地印出一道纤细曼妙的影子,而那名侍女就站在旁边。
      “芹儿,还愣着干嘛?还不给冥公子沏茶?”圣女用训斥的语气说着话,声音却依然是柔柔的,像水里随波摆动的海藻。
      竹帘后有一张小案,圣女坐在小案旁,渔夭不太能看清她的身形,竹帘外也有一张小案,冥凌天直接坐下,将渔夭放在小案上。
      那名叫芹儿的侍女,恭敬地给冥凌天和渔夭各斟了一杯茶,又端了一盘点心放在渔夭面前,虽然做得很行云流水,渔夭却注意到她的脸上有一丝不愉快的色彩。
      圣女似乎发现了渔夭的发现,轻轻地笑道:“芹儿这丫头从小被我宠坏了,现在连一句也说不得了。”
      一室茶香,没有人先说话,渔夭抱着一个点心啃着,也没有开口。
      一块糕点已经吃了一半,仍然没有人开口,渔夭忍不住了,问:“能进去吗?”
      “不行,”即使在说拒绝的话,圣女的声音仍是轻轻柔柔的,“一旦见光,我会消失的。”
      什么意思?渔夭惊讶地看向竹帘。
      “小狐狸,真相一直在,可是小狐狸,那是棉花里的针,你确定你要去握吗?”圣女没有回答她的疑问,反而起了另一个话题。
      棉花里的针,你永远不知道它的方向是朝向哪边,若是刚好不顺手,刺破的可能就是整个手掌。
      “你到底是谁?”渔夭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问。
      “趁现在什么都不知道,收手吧。”这话,她是对冥凌天说的,渔夭能感觉到,但是,冥凌天做了什么?
      冥凌天专注地把玩着手里的茶杯,欣赏着碧绿的茶水,并没有理会圣女的话。
      “她说的是不是真的?”这个她是指魔人妹子,她相信,圣女一定听得懂。
      竹帘里再次传出圣女轻柔的笑声:“小狐狸,你怎么这么执著呢?真又如何?假又如何?该来的总会来,不该来的也盼不来,你啊……”
      圣女的身体似乎不允许她有这样的情绪波动,开始猛烈地咳嗽起来,芹儿连忙跑到她的身边,似乎给她听过了一颗什么药,她的咳嗽才停了下来,呼吸也渐渐平稳。
      渔夭似乎看见圣女将手放在自己心脏的位置,脸上露出嘲讽的笑。
      “我啊,真是越来越不中用了。”但她的声音,依然是轻轻柔柔的。
      “您别这样。”芹儿的声音似乎饱含着泪意。
      圣女再次撕心裂肺地咳了起来。
      渔夭的脑子飞速运转着,在圣女的咳嗽声停下来后,问:“到底是不是真的?”
      圣女脸上露出无奈的笑:“你啊,还真是和镜熇上神说的一个样。”
      镜熇是楚青的道号,她怎么知道?难道她也是上界来的?那魔人妹子的日记……
      “唉,不中用了,不中用了,还没和你们说些什么,就已经乏了。”圣女摆摆手,有些无力道。
      渔夭听出她话里赶人的意思,但并不理会,转了话题,问:“穷奇是哪来的?”
      凶兽比瑞兽更少见,更何况是像穷奇这样赫赫有名的凶兽,这绝对不是下界会有的,而在上界,仙族不会允许这样的凶兽存在,而若是魔族知道穷奇的存在,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安居四十一到七十六重天。
      渔夭感觉到圣女身上锐利的气势,虽然只有一瞬,但她真的感受到了,那种濒死的危机感,这也说明了事情的不简单性。
      “她的话,只对了一半。”这个她,是指魔人,圣女为了隐藏穷奇,回答了一个让渔夭更心惊的问题。
      “你不能撒谎?”渔夭惊讶问道。
      “小狐狸,哪有那么简单的事?不是真就是假?”圣女的声线里带着轻柔的笑意,“你的经历太少了,真不像一只狐狸。”
      我本来就不是狐狸。渔夭在心里默默反驳,也陷入了沉思,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圣女说的这些没头没尾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渔夭还想再问,但芹儿心疼自家圣女,说什么也要赶走他们,让圣女休息,圣女一直保持着轻柔的微笑,什么也没说,他们也就只好离开。
      出了门,确认四周无人后,冥凌天终是按捺不住内心的疑问:“小夭,什么真的假的?”
      渔夭在犹豫,不知该不该告诉他——这是原文中没有的,真的要让他参与进来吗?
      “魔人的卷轴是不是?上面到底写了什么?那些字到底什么意思?为什么你能看懂?”冥凌天追问,魔人妹子卷轴上的字他记下来了,但他查遍了古籍,也没找到这样的字——那小夭又是怎么看出来的?
      渔夭犹豫着,终是开口道:“一个证据,天道有常的证据。”
      听了渔夭的话,冥凌天也沉默了,沉思良久,才问:“和现在,什么关系?”
      渔夭摇头,她觉得两者肯定有着什么关联,但是她证明不了到底有什么关系。
      “现在怎么办?”渔夭另起话头,讨论这个没结果的东西没什么意义,不如想想眼前更为实在的东西——他们本是来救浅梨的,结果现在不但没把人救出来,还把两位真人赔了进去,他们自己也被困在这里出不去。
      冥凌天沉吟道:“我知道鹄娪和隼娪关在哪。”
      这应该就是男主大大[前的]的光环了,就算乾坤教里里外外铁板一块,也能被男主大大[前的]的光环给闪出洞来。
      “怎么救?”渔夭问,这种现实性性问题可就不是她的事了。
      
      哪知冥凌天摇头,道:“不知道,他们被关在圣女的寝殿。”
      所以他们就在那块帘子后面?
      ……(╯‵□′)╯︵┴─┴圣女大人,您逗我呢?!不是你不想见我们的吗?!这又逼着我们去找你是闹哪样?!
      “不急,我带你去见见这里的妖暗阁的人吧。”冥凌天有些好笑地安慰着有些炸毛的渔夭。
      (ー△ー;)我是该惊讶你心态好呢?还是你能力强呢?
      但是他们并没有见到妖暗阁的人,他们被拦住了。
      拦住他们的是唐星。
      “你跟了他吧。”唐星说。
      渔夭目瞪口呆,见过背着老婆找小三小四的,也见过给老公塞三妻四妾的,我这特么还是第一次见着给老公找小攻的!青岩这是什么能力?一人性起,全女兴帮?……主角光环真是个难以捉摸的东西。
      “岩会好好待你的。”
      ……这不是待不待的问题,而是男主大大[前的]的尊严问题。
      “你要是真的执迷不悟我就只好动手了。”
      渔夭才知道一直以来她都小看了唐星虽然平常她看上去从来没有让她觉得靠谱过,但作为唐门掌门人唐月小姐姐最疼爱的妹妹,身上装备着各种奇形怪状的暗器,真的很难对付。
      唐星一言不合就动手,冥凌天也似乎不再是她的琢玉郎,招招发狠,那些暗器也古怪刁钻得很,渔夭从冥凌天怀里跳下,撑开一个透明的结界罩住他,自己和唐星及她带来的几个人缠斗起来。
      唐星本身修为不高,真正烦人的是她的暗器,但毕竟实力差摆在那,所以很快唐星就露出了败态。
      渔夭就要一举拿下她的时候,终于,藏在暗处的人动了。
      渔夭早有防备,大片藤蔓从土里钻出,将来自背后的袭击化为无形,偷袭之人非但没有得手,反而被雷光藤蔓包围了。
      冥凌天破出结界,眼见寒锋剑就要刺中他,一个巨大的白色身影突然扑出,冥凌天不得不调整身形,剑锋因方向突转,发出尖利的呼啸声。
      那是一只白虎,白色的皮毛上却有着暗色的花纹,瞪着一双血红的大眼,挡在青岩和冥凌天之间。
      “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跟随我,不然,我让你魂飞魄散。”青岩阴沉沉地道。
      渔夭绕到冥凌天身前,警惕地看着他。
      青岩在看到渔夭的时候眼前一亮,随即又用更为阴沉的语气:“看来,你已经做出选择了。”
      话音一落,一大群如鬼魅般的黑色身影从地下钻出,渔夭眸光一利,大片惊雷从空中落下,将还未钻出土地的黑影扼杀。
      白虎咆哮一身,从青岩身边扑过来,渔夭上前挡住了白虎。
      强了很多,而且怪怪的。甫一交手,渔夭头脑里就弹出这样的想法。
      两兽都打起来了,这边两人也很快缠斗起来。
      不对,真的不对,虽然一般堕落都会增加修为,但这个修为……太怪了!一股邪劲。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