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7、抢夺 ...

  •   这次的目标是沼泽地,半危险区,之前大仓鼠的洞穴是探索区与半危险区的交界——最安全的就是探索区。
      这个沼泽地明显与渔夭为人时所见的沼泽地不同,更像是涨水的雨林,水很深,平均有四五米,树比非沼泽地的高很多,平均至少三十米,与树的高度比起来,或许被称作沼泽地并不过分。
      树与水接触的地方是水草最为茂密的地方,各式水草缠着树干,从树皮的缝中生长出来,许多小型鱼类就在水草中聚集。
      冥凌天将叶子放在水上,叶子变成叶舟,渔夭就趴在叶舟边上玩水。
      突然觉得尾巴被什么碰了下,渔夭警惕地看着水下,没动静,她又把尾巴伸下去,这下看清楚了,是一种有花纹的小鱼,长得很像金鱼,鳍却比普通金鱼长,看起来更加飘逸。
      渔夭晃着尾巴逗它们,谁知一条鱼突然张开嘴,里面满是利齿,一口咬下。
      “嗷!”渔夭痛得打了个滚,躲在叶舟中间不敢动……只一会,就又去玩水了。
      冥凌天笑着摇头:“沼泽地里奇怪生物很多,你小心些。”
      渔夭没理他,也不知听没听进去。
      叶舟停在一棵很粗的树旁边,光树干就有一栋房子那么粗,还有数不清的根从侧生的枝干伸出。
      长成这么一棵树至少也得要好几百年吧?渔夭心里惊叹,不由想到了流云宗里她住下的那棵树,本以为那就不得了了,到了这沼泽地她才知道什么叫树外有树。
      冥凌天抛出几块灵石扔到树干,灵石一触到树干就立即消失,只剩下一些粉末飘进了水里,立即有树枝伸过来,组成一个简易的木梯,冥凌天收起叶舟,带着已经看得目瞪口呆的渔夭上了木梯。
      我滴个乖乖!这树成精了吧?!
      树上有一个和大型体育场差不多大的空间,各式各样的人坐在这里,推杯换盏,热闹非凡,倒也没人注意到这边又多了一人一兽。
      冥凌天走到离他最近的一个柜台,拿出了一个黑色的什么东西,本来在犯花痴的柜台小姐姐一见,立马严肃了,将一把钥匙恭恭敬敬地递给他,眼睛都不敢多看一下。
      这到底是什么呀?把小姑娘吓成那样?
      酒馆内的人物各色各样,既有一身正气的道修,也有浑身透着邪乎的魔修,还有半人半兽的兽修,甚至还有一些动物,渔夭就看见了一只兔子坐在桌子上抱着比它大十几倍的木桶,咕咚咕咚地喝酒,旁边的一个人修看它不顺眼,伸手想打它,结果被一口吞了下去!
      ……被兔子一口吞了下去!
      渔夭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兔子又打了个嗝,一脸嫌弃地将人修给吐了出来,人修还在动,明显还活着,但是……惨不忍睹。
      修真界都这么牛掰的吗?!
      冥凌天明显不想和这群乱七八糟的人混在一起,拿了钥匙就走,没想到人未动,麻烦先至。
      “公子!救救我!我愿来世做牛做马报答你!”一个衣衫破烂的女子抱着冥凌天的腿不放手,一张如花似玉的小脸满是泪痕,身材十分诱人,破烂的衣服让该露的都露了,不该露的半遮半掩也要露出来了,嗯,更为诱人。
      冥凌天本来就冷淡的脸色瞬间更冷了,女子停顿了一下,但并没有放手,半个身子的重量都放在他的腿上,不停地摇着他的腿,哭得一抽一抽的。
      渔夭再一次感叹,下盘真稳。
      几个长得极为粗犷丑陋,半人半兽的兽修上前抓住了女子的头发,硬生生把她拖开。
      听着女子的尖叫,渔夭觉得头皮发麻,抬头却见冥凌天毫不动容的样子,十分疑惑,这么我见犹怜的妹子,男主怎么不喜欢呢?
      冥凌天迈开腿就想走,,女子撕心裂肺地哭起来:“公子!求求你!救救我!”
      酒馆内大多数的目光都被吸引到这里,不过大多数人脸上都带着那种似笑非笑——看热闹的神情。
      兽修抓住女子的头发,把她往门外拖。
      “公子救我!公子救我!”女子不停哭哭嚎着。
      冥凌天冷眼看着他们,道:“让开!”
      他说的是“让开”而不是“放开”,渔夭听清楚了,唯一的门被这一团麻烦给挡住了。
      但很明显女子没听清楚,她挣脱了兽修的手,抱着他的腿哭诉:“公子!奴家就知道你会救奴家的!”
      然后她顺着冥凌天的身体站起来就往他怀里扑,渔夭差点没被她压死。
      冥凌天显然也注意到了这点,释放了一个灵力团,震开了女子,想走,女子却又拖住了他。
      几名兽修拦在门前,面色不善地看着他。
      “让开!”冥凌天已经有些薄怒,浑身气势更为阴沉。
      几名兽修被吓得不敢动,让他出去了,女子缠着他的胳膊,也跟着出去了。
      “谢公子相救!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女子将半个身子的重量压在他身上,用她十分饱满的胸脯子蹭着他。
      真是好凶!都挤着她了!渔夭默默地吐槽,从他怀里跳了下去,跑了,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女子看着跑开的渔夭,目光中露出满意,冥凌天的气势本来就阴沉,女子也没察觉到他有什么不妥之处。
      “公子,奴家宛然,多谢公子的救命之恩,公子想让奴家怎么报答呢?嗯?”宛然半依在冥凌天怀里,双手极富暗示性地在他胸前画圈圈,双腿挤在冥凌天两腿之间,微微抬腿,顶着他。
      冥凌天目沉如水,没说话。
      宛然更为放肆,搂着他的脖子,吐气如兰:“公子?嗯?”
      这边,渔夭跑了出来,蹲在一个很粗的树杈子上,逗几只小鸟玩。
      之前楚青给她的小礼物中有个小铃铛,她把它挂在脖子上的链子上就可以遮蔽她神兽乘黄的气息,只会让那些妖兽觉得亲切,否则小鸟也不会这么愉快地和她玩耍。
      一只小鸟冲下树去,捉了一条之前见过的那种鱼,另一只鸟张口喷出一团火,将鱼给烤熟了,烤熟的鱼冒着热气,散发出一种特别的清香。
      小鸟献宝似的将鱼递给渔夭。
      “嗷?”给我的?渔夭试探性地问。
      小鸟点头,圆溜溜的眼中满是诚意。
      “嗷……”我……渔夭刚想拒绝,她对鱼过敏,身后就传来一个奶奶的声音:“不行,不能拒绝玉鸟给你的鱼。”
      渔夭转头就看见了一只兔子——对,就是那只吞人的兔子!它来干什么?
      “叽叽。”小鸟催促着渔夭,圆溜溜的眼睛湿漉漉的。
      过敏是她为人的时候的事了,而且过敏现象也不严重,吃就吃吧!
      渔夭迫不及待地一口吞下烤鱼,肉质鲜嫩,无刺,也没有腥味,入口的一瞬间就化了——真好吃!
      两只小鸟特别有成就感地绕着她飞了两圈,飞走了。
      小兔子和渔夭并排坐下,奶声奶气却一本正经道:“玉鸟是很亲兽的一种鸟类,如果拒绝了它们的鱼会让它们生气,群殴你。”
      渔夭表示了自己的谢意,看着萌萌哒的小兔子,忍不住调戏道:“嗷?”你一个兔子坐在我身边,也不怕我吃了你?
      小兔子鄙视地瞥了她一眼:“怎么看都是我吃你。”
      渔夭:(ー△ー;)
      余光瞥到又有几个半人半兽的兽修进去,渔夭忍不住好奇问道:“嗷?”为什么会有兽人?是兽修还是人修?
      “兽人?”小兔子明显对这个称呼很惊讶,也看到了进门的几个半人半兽,十分鄙视,“是妖兽,没能力化形,用了邪法,把好好的妖兽弄成这个鬼样子,血脉不纯,简直是妖兽界的垃圾。”
      渔夭点头,原来如此,在妖兽界,实力决定地位,血脉影响地位。
      “小狐狸,我看你这么好奇,不会是第一次出来吧?”
      渔夭点头。
      “小狐狸,你看你,细胳膊细腿的,还在吃奶吧?跟着我呗,我保证给你提供充足奶水,哦,对,还可以照顾照顾你那无脑的主人!”
      渔夭(ー`ー)小兔崽子怎么这么欠扁呢?
      “小狐狸,你真的不考虑吗?一般像你这样,还拖个累赘的兽我是看都不会看的!”小兔子一脸骄傲,用鼻孔仰望天空。
      (-"-怒)小兔崽子真的很欠扁啊!
      “你怎么不说话?”小兔子很不满意地一爪子拍在渔夭头上,“你应该感到荣幸!”
      (-`ェ-怒)小兔崽子还嘚瑟上了?
      “明兽不说暗话!小狐狸,老实说吧!兔霸王大人看上你了!一句话,你跟不跟我?你跟也得跟!不跟也得跟!”小兔子很豪气地拍着胸脯子道。
      渔夭忍不住笑了,她的兽身自由她自己都无法决定,这小兔崽子还想给她做主?估计今晚冥凌天能多吃份夜宵,嗯,麻辣兔头。
      “喂,你笑什么?小狐狸,这是你的荣幸!兔霸王领地里那么多母兽兔霸王连看一眼都不屑,小狐狸,你的荣幸!”小兔子人立而起,气愤地拍着胸脯子,怎么看怎么滑稽。
      渔夭忍住不笑,这小兔崽子的实力自然是不容小觑的,毕竟都会开口说话了,但是和男主抢兽,你确定?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