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寻沫 ...

  •   “小夭,滴血认主。”冥凌天道。
      渔夭惊诧地看着他,什么意思?终于认识到她本质是一个打不死的钢铁炮灰了吗?
      这才是正轨。
      逼出一滴精血滴在贝壳上,整个链子发出了刺眼的光芒,再睁开眼,原本荒芜的草地和水塘变成了一片金黄色的沙滩,接着一望无垠的碧蓝大海,与一碧万顷的青天连为一片。
      幻境。渔夭快速地得出结论,当了这么久的法兽,现在正到她发挥作用……只是,从哪开始?
      “吼!”巨大的声响,渔夭回头,海里出现了一只白色的巨龙在翻滚,它身上布满伤口,血水染红了大片海域,而且那只海龙还在一点点变黑。
      耳边传来缥缈的歌声,渔夭从未见过这般美丽的生物!
      海蓝色的长发,带着微卷,像轻风拂过海面带起的波纹,姣好的身姿,最抢目的是她银白色的鱼尾,每块鳞片都呈现出完美的弧形,在阳光下反射出清冷的光晕,半透明的鱼鳍如一块冰种的玉,玲珑剔透,又泛着冷意,她的头发很长,长过鱼尾垂入海中,随着海水的翻滚而浮动,在红色的海水中格外醒目。
      “于绝,这门婚事,我已经,答应了。”如林间清泉叮咚作响,月下黄莺婉转独鸣;春日微风下花草的轻柔碰撞,夏日荷香中划破月影的碧波微澜……实在是太好听了!渔夭觉得,作为一个声控,能听到这样的声音,一切都是值得的!
      “……茭……皎……”海龙痛苦地翻滚声音沙哑,看来已经受了很久的折磨。
      “于绝……活下去,即使……成魔,活下去。”茭皎的声音依旧动人,渔夭却听出了巨大的悲伤,她……爱这条龙?
      “……茭……皎……”龙于绝一半的身体已经变成了黑色。
      “……”
      渔夭看到有颗颗珍珠坠入海中,溅起了小小的波纹,在红色的血浪中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鲛人泣而成珠,原来是真的。
      渔夭觉得心中一股名为悲伤的火焰在燃烧,是谁破坏了这对情侣?!她要和他谈人生!和他的祖宗十八代谈人生!
      茭皎突然抱住了龙于绝,他身上的伤慢慢恢复,但变黑的趋势并没有停止,龙于绝绝望地闭上了眼,再睁眼时,他已经化成了人形,黑眸黑衣黑发,头上还有一对黑色的龙角,茭皎已经脱力,一个海浪打过,她从礁石上落下。
      “不!茭皎!不!”龙于绝疯了般就过去,茭皎却消失了,只留下海浪拍打礁石留下的一堆又一堆泡沫。
      “……活……着……”
      耳边传来这样的余音。
      “茭皎!茭皎!”龙于绝如崩溃了般,扒拉着那堆泡沫,不敢相信茭皎就这样在他的眼前消失了。
      突然,他摸到了一颗细小圆润的东西——茭皎的眼泪。
      “茭皎……茭皎……”龙于绝双手紧捧着细小的珠子,如同捧着生命的至宝,俄尔更为疯狂地扒拉着礁石上另一堆泡沫。
      ……这就是寻沫吗?
      龙于绝又跃入海中,但他翻遍了整个海域,都没有再找到一颗眼泪,他疲倦至极地蜷缩在那块茭皎消失了礁石上,紧紧地握着那颗泪珠,浪花在礁石上拍出一堆又一堆的泡沫,将那团黑色掩埋在雪白之下。
      渔夭伸手摸了摸脖上的寻沫,贝壳里的,就是那滴眼泪吧?……这就是爱情吗?
      “小夭!小夭!”
      渔夭觉得脸上生疼,睁眼就见了冥凌天,他已经打了她两巴掌,见她仍是不醒,第三巴掌正准备下去。
      那他对那些后宫有爱情吗?
      “你怎么了?”冥凌天看着渔夭无神的眼睛,担心地问道。
      渔夭紧盯着冥凌天,似乎透过他的皮肉看到什么。
      他会为了后宫而不顾生命吗?他会为了后宫而疯狂吗?他会为了后宫而掉泪吗?他似乎一直以来都是那幅冷冷淡淡的样子,对哪个后宫都不在意的样子……那他爱他的那些后宫吗?
      “小夭?你在想什么?”冥凌天见渔夭出神,一直不理他,担心地问。
      可是……这关她什么事?
      “小夭?”
      “你就是个怪物!滚出去!我没有你这样的……”
      脑海中突然有东西炸开,接着一发不可收拾,不断有相似的东西炸开。
      “这个怪物!”
      “怪不得妈不要爸不养!”
      “连笑一下都不会,鬼才会要这个整天阴沉着脸的怪物!”
      “你说……死了她会哭吗?”
      “……”
      “……”
      “小夭!”
      脸上猛然一痛,渔夭反射性地一口咬上去。
      “小夭!”
      睁眼对上一双带着关切的眸子,平常总是冷冰冰的带着淡漠,现在却带着关切。
      不真实。
      伸手,摸到一片温热,这种冷冰冰的人也是热的吗?
      “小……”
      “嗷。”没事,回去了吗?
      冥凌天看着渔夭,她的样子可不像没事。
      “小夭,我不喜欢你有事瞒着我。”冥凌天直视着她的眼,面上有些不悦。
      渔夭看着他,眼里流露出厌恶,总把自己放在上位者的位置上,自以为是,以为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下,和那个人一样,令人厌恶。
      冥凌天看不透她在想什么,但她眼中很明显的厌恶他看得很透彻,眼眸不由深了几分,沉声问:“你当真如此厌恶我?”
      渔夭闭上眼,不说话。
      一人一兽就这样僵持着,谁也没有先动,谁也没有说话。
      突然,水塘中传来爆破声,巨大的水花溅开,僵持着的两个被淋了个透湿。
      水面上,几个黑影排列整齐,而一个黑影站在不远的石泓边。
      是宗门里出现的黑影,追到这儿了。
      冥凌天眼色一沉,和水面上那几个黑影打了起来,渔夭拦在石滩上那个黑影面前。
      这次的黑影比上次的强。渔夭心想,到底是谁想杀冥凌天?她虽然看完了原小说,但只记得个大概,对这些黑影……没印象。
      前雷电后荆棘,黑影露出了破绽,不远处,被五个黑影包围的冥凌天却有些不敌,眼看一个黑影就要一剑刺到他的后心,一个食人花从水面下钻出,吞下了冥凌天,剑刺在食人花的花皮上被折断,食人花的叶子将那个黑影切成了两半。
      冥凌天躲过一劫,但原本属于黑影的破绽,因为分心救冥凌天变成了她的。
      黑影手上凝出那个诡异的白光,渔夭感到这个白光比她之前见到的还要强,速度之快,无法躲避。
      渔夭索性不躲,紫色的巨雷朝黑影落下,白光如跗骨之蛆,粘上她的皮毛,紧接着就往皮肉里钻,她痛苦地在地上打了个滚,对面黑影并没有倒下,虽然被雷霹得吐血连连,但依然拿着一柄寒剑向她刺来。
      渔夭努力做出攻击的恣态,奈何身上的白光不过侵蚀她的皮肉,如同在每个细胞之间点了一把火,巨大的疼痛让她根本集中不了精神,;施展不了法术。
      冥凌天显然也注意到这边的动静,但四个黑影缠着他,他根本抽不出身。
      渔夭看着寒光渐近,想象着自己的尸体,身体却一轻,被带入了一个怀中。
      一股巨大的气流将所有黑影和冥凌天掀翻。
      黑影一见有人,立即消失了,冥凌天心神一松,坠入水中,来人嫌弃地将他从水中捞出,看着怀中已经晕过去的渔夭,目光露出深沉的温柔。
      坊市,某处
      冥凌天猛然坐起:“小夭!”
      “冥公子,你醒了?”一个侍女模样的女子站在他的床边,见他醒了,恭敬道,“三爷说,让你醒了去见他。”
      冥凌天脸色沉了下去,却也依言去找那个“三爷”。
      “三爷,冥公子来了。”
      “让他进来。”楚青看着在小窝里熟睡的狐狸状的小兽,满脸宠溺,时不时想伸手摸摸,却又怕惊扰了她,把手收了回去。
      “你找我干什么?”冥凌天进门,直接了当地问。
      楚青脸上的宠溺在冥凌天进门时立即消失殆尽,换成一幅严肃正经的面孔,道:“如何你才肯让出这只乘黄?”
      冥凌天神色一厉:“楚三爷,你大可试试。”
      “我从那批杀手手里求出了你,而且我手里有他们的人情,可以让他们不再找你的麻烦,我还可以改造你的炉鼎体质,助你修炼,甚至可以帮你杀了浅梨以及你的……”
      “闭嘴!”冥凌天似乎被激怒了,“别真以为我不敢和你动手!”
      楚青一幅无所谓的样子,道:“条件可以再加。”
      渔夭的耳朵忍不住动了动,楚青终于一爪摸了下去。
      毛好软,好舒服,不管摸多少次还是好喜欢!
      渔夭条件反射般地抬头,亲呢地蹭了蹭他的手心,楚青觉得全身都随之颤抖了两下,好……好可爱,这就是雌性吗?
      渔夭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对楚青有一种特别的好感和亲切感,发自内心地总想亲近他,而且在他身边,连体内的灵气循环都畅快了几分,连之前难以愈合的外伤都好得特快。
      “你的意思?”楚青舒服地眯着眸子,连带着对冥凌天都耐心了几分。
      他背对着冥凌天,所以冥凌天并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但是他知道,渔夭醒了。
      “小夭,我们走。”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