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界记事》土方不二 ^第4章^ 最新更新:2018-07-02 13:43:3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空棺 ...

  •   我做了个阴森森且黏糊糊的梦,以至于我被小白无情的拍醒后,我依旧震颤不已,久久无法平静。当然当时的我并不知道扇我的人叫什么。
      
      我之所以确定那是梦,是因为我以旁观者的形态,也就是以上帝视角看见了小时候的自己。
      
      在一片浓雾中,四周是燧人氏未生前的世界,祖屋里手掌那么大的微明烛光呼唤着我近一点,再靠近一点。即使我仅存的理智在告诫自己别去,身体却不受控制的蹒跚向前。
      
      自我意识的清明与行动上的相搏,出自于内心深处的恐惧。我不乐意,即使有一个声音明确告知:这就是你从小不愿意回来的原因。
      
      我依旧不愿亲自揭开这层面纱。好比最后的遮羞布,我懦弱且惧怕我即将要面对的一切。
      
      靠近门檐,我呆愣在门前,应该说呆愣住的是小时候的我。历史总是那么惊人的相似,起夜放水转身……
      
      这回我真真切切的看清了倒挂着的东西,吊在一排棺材的上空,画面惨不忍睹,那张脸,我却无比熟悉。
      
      即使这一切皆为过往,我无力更改,我仍旧不忍年幼的我过早的经历。我缓缓靠近小时候的我,揽住小小的自己从背后覆住那双震惊的眼睛,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了。
      
      随着后脑被重击后的钝痛,场景已然切换至房内,我在床下瑟瑟发抖,含着泪却倔强的捂着嘴,为了不发出惊扰那家伙的动静。
      
      我才明白,成年的我怎么可能还能够躲进不高的床底,躲进去的是小时候的我,接下来我所看到的,都是我曾经所经历过的。
      
      外头是风铃与棺材板磕嗒震动的混响。
      
      地上随着一声一顿的重铃,绽出一朵朵血花,沿至床前,忽的从上空坠下的它,对着夹缝里的我悠悠狞笑。
      
      即便是旁观,再次照面她的面目相较于上次令人作呕的模样算得上是一种美好。我仍旧头皮发紧,与床下的我一同震颤起来,好比地震后的水波,哆哆嗦嗦细颤不已。
      
      与十八年后不同的是,扑向我的长发异常柔顺像是刚被精心梳洗过,带着湿气,我竟闻到了一丝清香。眼前一瞬全暗了下去,相同的窒息感,内心却意外的平静,凝望着黑暗一点点变深,再一点点变浅。
      
      醒来后发生了什么,我记不清了,只觉得一片混沌又似乎清明,我想伸手却已是抓不住任何东西了。
      
      对于莫名出现的小白和站在院里抱着一只异瞳黑猫的高大男人,理应震惊或亢奋或疑惑的情感,都没有出现,我仅仅是感到惊讶。
      
      或许是一下子接收的太多,我有些消化不良。
      
      以此我又陆续忆起了一些事。
      
      老宅原先停了很多副棺材,都是空棺,我之所以知道是空的,是因为那时还不晓事,躲猫猫时爬过。放平常人家光瞧见都要惊出身冷汗来,可这些棺材自我打小就在的,还有股子清香。不知是我自小神经过于粗犷还是过分懵懂,竟从未觉得有异。
      
      那棺材多到就像祖上以此为营生。每晚凌晨家里的大人都很忙碌的样子,最年长的祖爷爷执着沾了了不明液体奇臭无比的毛笔候在大厅中央。嗅觉上的刺激有时比视觉上的冲击更加难以磨灭,当时我匮乏的认知不能够支持我准确的用言语形容,现在的我能够用鲱鱼罐头做比拟,那是死人发酵的味道。
      
      这已是另外一个被我深藏的秘密,源于我起夜的毛病,家里和我同龄的小一辈老早是要被哄睡的,村里长大的孩子,白天闹腾,夜里也就睡得熟,我当时也是睡得迷迷糊糊,推开门就看见大人们以一种奇怪的方式围坐在内堂,表情凝重。他们平日里很是和蔼,那是我从未见过,至现在回忆起也读不懂的表情。小孩总是最会看大人脸色的,当下就有些害怕。
      
      我怕他们责怪我,半掩着门偷偷的观察。一阵细风扫堂,我被冻得一打抖,蜡烛全灭了,棺材发出异响,“磕嗒、磕嗒”,像白日里我们捉的灶鸡子(蟋蟀)被关进盒子里,迫切的想要撞出来。只有微弱的月光从天窗撒下,就见祖爷爷拿着那臭烘烘的毛笔在棺材头的字上画圈,一个扭腕,那让人盗汗的棺材就平息下来了。
      
      一连几天我都莫名其妙的半夜醒来,门像是故意虚掩着方便我窥视内堂里的大人们,每过一晚他们的表情也就越狰狞,直到我宁愿在床上“画地图”也不愿再多看一眼。
      
      那段时间早晨的母亲总是温柔的,一边数落我一边把我从被窝里抱起换衣服,“小懒虫,又尿床了,快起来,就着湿衣服还能睡觉,也不怕感冒了。”吴侬软语,那是我幼时不多的模糊记忆里的一处温软。
      
      现在他们连同我的母亲在我的记忆里隔了层磨砂玻璃,我越想看清楚,头就会像是被人狠狠揪住手臂上最嫩的肉再扭上个一百八十度那样的疼。

  • 作者有话要说:  内容修改了几遍居然告知我审核不过,……哪里写的不妥了?也不血腥也不黄的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