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界记事》土方不二 ^第2章^ 最新更新:2018-06-28 21:32:1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回村 ...

  •   事情就发生在去年,正鬼月,姑姑突然打了通电话给我,说“时间到了”语气极为郑重。我没琢磨明白意思就匆匆往老家赶。也不知道是我打小就克亲人还是咋滴,二十年间他们相继离世,只剩下姑姑那么个亲戚,她让我回我自然是回的。请了几天假,等我风尘仆仆的到家才从邻居那得知姑姑回祖村去了。
      
      白迭村,三面环山一面临海,在公交6路的延伸线上,每天只有定制时段的4个班次,可以说是“有来无往”的地方了,只要没人来,公交的终点站就停在九亩丘,想再返程就要看运气或者走上个几里地去搭车。
      
      村子看起来比其他地方都旧,有种被边缘化的感觉。途经的新农村都是用钢筋水泥盖的大高房,透着股洋不洋土不土的欧式气派,而这里的房子石墙到顶,用灰瓦覆盖,顶上的石头杂乱,倒是朴素到了极致。除了村支部的房子一颗红星边上还雕有年份,其他的建造时间就不可考了。
      
      等我下车已经过了下午四点,许是山的阻挡,还是整体灰色调的建筑颜色使得整个村都显得阴沉沉的。
      
      这地方我打小不乐意来,没理由的,就是不愿意呆,更何况今天可能要住上一晚,这让我有点心烦。
      
      往里走了得有五六分钟,才看到地方,老宅是个大房子,无论是大小还是颜色跟周围一对比可以看出这户人家曾经是个大家族,白墙灰瓦,外墙已经因为无人居住而斑驳不堪,露出了原本石头的颜色。从外面看房子有点儿别扭,我不是学建筑的具体哪里让人感到不舒服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内堂的屋顶开有天窗,可能太久没住人了,积灰很重,上面罩着的玻璃透光并不好,屋子里特别暗。我摸索了一会儿,才找到电源开关,是根渔线,拉闸一样一扯,才亮堂一些。我由衷的感谢这里老归老,水电还是通的。喊了几声,走了一圈也没见着人,我打算去边上打听一下。
      
      我讨厌城市里的冷漠也厌烦村里人的倾轧,这些七大姑八大姨说起来就是胯骨上的亲戚,重点是话还不少。
      
      “哟,果子回来了。”
      
      我并不想打招呼,直接问:“婶子,看见我姑没?”
      
      “你说羲娘啊,中午还向我借了点蒜,下午就没瞅见了。”
      
      姑姑具体叫什么我并不知道,小时候总说长辈的名小孩不要乱叫。以前家里还有人的时候有机会问,现在连姑姑都不见了我也无从打听。村里年纪稍长的几乎都是文盲,连平时说话都带着浓重的方言,即使是上了扫盲班的一些人字也认不全,认得的跟我年龄也差不多更不可能知道。只道是村里的人都叫姑姑羲娘,到底哪个曦字我也搞不清楚。
      
      “你姑姑回来拎不少东西,我说帮她提她还不让。就跟我说要住一段时间。怎么,你姑不在屋里?”
      
      “谢谢,婶子。”道完谢,我就想走。
      
      “诶,等等”那老婶子利落的转身往里屋走,我看见她从贡桌上拿了几个橘子。
      
      “果子回来住几天啊?还有啊,果子你也不小了,谈恋爱了没?……”,我随便应付了几句。
      
      “你姑不在,果子晚上就留我家吃饭吧,正好你妹子春丽周末放学”热络得我有些招架不住,我怕她再说下去,我也没敢跟她客气,拿着她塞给我的橘子就走。
      
      问了几家,天都黑了也没打听出什么有价值的信息,只知道姑姑打算在祖屋住上一段时。我只是有些奇怪,姑姑搬回来的东西不少,却没整理出一个像样的房间来,东西都堆在入门后的西南角,前几个晚上她到底睡在哪里?今天出门借了东西,像是自己下厨,可厨房一点被动过的迹象也没有。
      
      我想得脑仁疼。
      
      现在金乌西坠,玉兔东升,虽然回这里的次数屈指可数,我还是找到了小时候住过的房间,腾了姑姑搬来的褥子铺好,肚子也有些饿了。
      
      这里没有电磁炉,用的还是手拉风箱的土灶,那铁锅能有我半个人大,这也太怀旧了吧!烧壶水能把我自己先累死。无奈又去边上借了暖瓶接了壶热水回来,从姑姑带来的东西里翻出些吃的,泡了碗泡面。值得高兴的是,这泡面,竟是我喜欢的口味。
      
      这里我忽略了一些事情,如果有后悔药,我可能要吞下一把来洗洗脑。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