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界记事》土方不二 ^第13章^ 最新更新:2018-08-15 21:05:1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3、4路公交 ...

  •   燃油动力车在新型混合动力和纯电动公交的出现后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4路公交突突突地朝站台驶来,电子屏滚动显示的站点因为短路只显示出“二夕一土”好似日文的字符。
      
      路宽车少,这老司机心不在焉的驶出了港湾式停车区才瞥见我在追车,尖锐的急刹划破了那分等待的燥热。由于它停得有些远,我瞧见后车厢完全掀开来,露出了构造复杂的内芯,张着那张大嘴喘着粗(散)气(热),停来还喷了口黑烟。
      
      一抹黑,可算是停下来了。“真谢谢这司机‘耳聪目明’,要放平常老子早被点炸了。来来往往,候车一个时辰愣是没停靠过一辆4路公交。好不容易盼来了,停站点不停车,就凭这一条不扣光你半个月工资,我就不叫‘乘客’!”我哼哼唧唧地跑向公交。司机斗气似得关上前车门,液压门噗呲一声差点夹去我的衣角,我瞪了一眼这脾气挺大的公交司机,然后大步流星地走到售票大姐那交钱。
      
      “你这钱,不能用。”售票大姐操/着极重的方言对我说。
      
      我看了眼我递出去的贰元硬币,一拍脑袋应着:“嘿,瞧我这记性”,从衣兜到裤袋摸索了一番,才从屁兜里掏出几张皱巴巴的纸币,那大姐倒是把微笑服务贯彻得不错,也不嫌弃我搔(摸)首(钱)弄(太)姿(久)。大姐接钱撕票,动作干净利索,毫不拖泥带水。我拿着根本就没两指大的车票叠了又叠塞回摸出钱的屁兜里,寻了个空位定下心琢磨着怎么拿这张车票让小白报销。这位可是出了名的铁公鸡,比他们特案局财务科的大烟袋账房皮先生,还要一毛不拔,我这怎么也算是出公差了吧。
      
      我乐颠颠得正幻想着从小白那扒点东西来,一颗皮球滚到了我的脚边。小球倒是别致得很,我顺手捞了起来,还没仔细看上一眼,它的小主人,也就是俗称的熊孩子也赶到了我的身边。颐指气使得指着我的鼻子大叫:“还给我!你这个偸球球的坏人!”语气里,我像是个十恶不赦的大恶人。
      
      啥?我偸你的破球?后座上的大哥听见,鄙夷得看向我,显然是一副看不起跟小孩抢东西的人。嘿,别不信是球先动的手啊喂!它自己滚到我脚边,怎么就成偸了呢?小孩,语文没学好,就别张嘴!我赶忙把球递回去,没成想,这老司机刹车踩得正及时,让人猝不及防,小孩扑通一声卧倒,球也飞出了窗外。
      
      好嘛,赶巧。这一下闹大了,车里没站稳的乘客还没来得及张嘴,这熊孩子先是摔懵了,安安静静,爬起来就是一哭二闹,哇啦啦吵得我头大。原先自顾自显得异常冷漠的车厢里顿时齐心协力得讨伐我,把对司机的怒气撒在了我的身上,当真是百口莫辩。得,我自认倒霉,破财消灾,我又掏了几张纸钱塞给小孩哄着:“哥哥给你钱,你拿着再买一个罢。”被众多双眼睛盯着,我也不再好意思干坐着,站起来扶着扶手以此缓解尴尬。熊孩子接过钱一抹脸甜甜得唤了句:“谢谢叔叔。”随后动作麻溜得坐上了我刚焐热的位置,眼里哪里还有一点泪意。
      
      靠,叔叔?!我居然被一个熊孩子给套路了。
      
      得,认栽吧。很快他们只当这是短途中的一段插曲,再也没人关注我。而我却悄悄打量着车里的人,车中百态,我不由感叹世界可以很大,也可以很小,小到可以浓缩于一节车厢。
      
      熊孩子攥着钱晃着那两条小短腿,即讨厌又有一些可爱。穿着半旧粗布衫的老太挎着藤编的篮子,满脸的岁月,那些沟壑里的劳碌困倦显然是化不开的印记。篮子罩着一块破布,露出的鸡蛋个头不小,我猜是给她的孩子送去的。土鸡蛋,无论煎炒炸烹煮蒸应该都挺好吃……想得有些远了,吸溜,口水。
      
      靠门的妹子,衣着极为讲究,皮肤白得有些干滞,不顶新鲜,但身形倒是可以让人联想到矗立在殿堂里的希腊女神像,这样的魔鬼身材只要是男人就会不由自主得看一眼再看一眼,我也不例外。风有些大,妹子的长发吹得有些凌乱,纤纤细手微微拂动发丝,一切都是那么得——赏(不)心(堪)悦(入)目!嚯,好家伙。一眼天堂再一眼地狱,幻灭得彻底。塌鼻子,高低眉,眼睛细成一条线,眼距仿佛大陆和湾湾隔着那湾‘浅浅’的海峡,要害上相思病。脸上的妆刷漆似的假得实在,粉里调油,回眸一笑掉下来的脂粉能炸出今早的油条。我坏心眼地揣测她坐不上宝马才挤的公交,活脱脱一背影杀手。
      
      我不忍心多看,那是给她和我上刑,而她除了吃藕了点,也没做错什么。车上有上有下,终点站前,车内异常拥挤,一位肤色黝黑敞着汗衫的大叔扛着麻袋就上来了。扁担长得差点招呼到一车的人,大叔抱歉得直低头。那时装周同款麻袋被后续上车的乘客挤得有些远,我帮着拢了拢,是异乎寻常的重,如有千斤。大叔瞧见了对着我勉强着笑,脸上的笑纹根本拧不紧,眼里没有一点光,笑的时候几乎不敢大大方方得抬起头来。我倒也不怎么在意,期间是售票大姐的提醒:谨防盗抢骗,拒绝黄赌毒和收取车费的声音,还有其他人打屁打啵明侃窃语的混响。到达目的地,呼啦啦一下子空了车,我才慢悠悠得移步车外。
      
      我回头望了一眼,灯牌意外的好了,显示出“云梦山庄”的字样来。
      
      小白一副望夫石的造型,放下翘首以盼的姿态道:“怎么这么慢,等你老半天了。坐的灵车?”
      
      “哪能啊”我抱怨着,做出一路风尘仆仆的样子,抖搂抖搂根本就不存在的灰。小风吹得我恨不能把自己裹成粽子,捋了捋外套说:“三更半夜打车到墓园,灵车都拒载活人。再说了司机不被我吓死,我还怕司机呢。”随后我缩着脖子粗略地环顾了一下四周,回道:“坐的公交。”
      
      “我们这小地方半夜可没公交。”小白好心提醒。
      
      我们这根本没有夜间公交一说,末班公交也在下午六点半,天刚抹黑时就结束运营了。抬眼,墨色的天空不漏一丝,势必要把会发光的星星月亮都好好藏起来。
      
      夜里的气氛,挺好。
      
      “我知道。”吸了吸鼻子,再把自己裹紧了一些。不就坐了一趟顺风鬼车嘛,大惊小怪的。
      
      “怎么让你搭上的?”小白疑窦得看着我。
      
      别瞧了,我知道我是个大活人,敷衍道:“给售票大姐塞了叠‘元宝’呗” 我睨了他一眼,“你可要报销!”其余糟心的经历我并不想多讲。
      
      活人有阳火,坐了趟鬼车,我有些心力憔悴,冷得打抖。
      
      而末班公车总是都市传说里不可或缺的载体。夜路走多了总会撞见阿飘,谁又能保证在某个恰当的时间不会搭上这样一班看似正常的末班公交呢。

  • 作者有话要说:  熊孩子:“小皮球,香蕉梨,马兰开花二十一,二五六,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三五六,三五七,三八三九四十一……”
    我擒住熊孩子:“钱给你,买球去。”人头就别踢了,我瘆得慌啊!
    午夜怪谈总少不了末班公交,Wink√biu~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