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变成白月光[快穿]》猫八先生 ^第3章^ 最新更新:2018-12-02 12:14:4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青春疼痛片噩梦 ...

  •   贺瑾本来就是个不喜欢争口舌之利的人,碰到和人起冲突的情况,要么是掉头就走,要么是拳头说话。
      
      碰到杜晏这种类型,他却觉得有些不知所措。
      
      掉头就走不现实,拳头说话,贺瑾怎么样也下不了这个手。眼前这个人,似乎天生就有一种不染纤尘的气质,站在那里就让人有些自惭形秽,更不用说冲过去把他暴揍一顿。
      
      杜晏倒是没发现眼前气得涨红脸的少年心中纠结的心情,他知道贺瑾的性格不是那么好摆布的。
      
      杜晏看了一眼旁边的周德峰,又继续说:“你没有选择的权利,距离成年尚有两年,到那个时候你才有权利决定自己的去处。”
      
      “开学之前,我会安排人过来帮你搬家。”
      
      说完这些,杜晏抬手看了看时间,对周德峰点点头:“时间不早,我就不再多加打扰了。”
      
      “你住哪?”贺瑾见青年转身就走,神差鬼使地问了一句。
      
      “翠山云景13街7座。”
      
      贺瑾又是一愣,翠山云景不就是在这个小区内吗,从周家这里走过去五分钟。难道这人怕自己不习惯,特意在附近买的房子?
      
      贺瑾心里浮现出来的一丝感动,还没从心底冒出头来,就见走到门口的青年低头望去,好看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杜晏的血脉能力,让设定好人物性格,进入梦境世界之后,就会完全成为他的一部分。
      
      因此,作为一名合格的处女座,杜晏看着门口玄关那两只踢得乱七八糟的鞋子,顿时就觉得看不顺眼起来。
      
      这款式新潮的球鞋,一看就是贺瑾的,他回头看了一眼:“搬过去后,希望你能把东西都放在应该在的地方。”
      
      那点感动如泡沫般破碎,贺瑾觉得刚才的自己简直是蠢得没边,居然会有些被打动。他和这个叫谢晏的人,绝对是八字犯冲。
      
      “我是绝对不会搬到你那边去的!”
      
      几天之后。
      
      贺瑾躺在床上,看着有些陌生的天花板。
      
      他是真没想过要搬过来,可是在同周叔一番长谈后,他只得选择离开周家,心不甘情不愿地住进了这个所谓的舅舅家里。
      
      因为周德峰说,杜晏是谢氏集团南部地区新上任的总裁,而谢晏更是那个谢家本家的人。
      
      谢氏集团,对于周叔的公司来说,是完全无法与之抗衡的巨无霸存在,更不用说谢氏后面的谢家,那是更加复杂且令人生畏的存在。
      
      这让贺瑾对谢晏极度不满,以势压人,是叛逆少年最反感的事情。
      
      他觉得自己是被压迫的,贺瑾早熟,但也还没早熟到从中二期顺利毕业。况且周家人对他一直不错,这让贺瑾对小舅的抵触心理更加严重。
      
      更让贺瑾不满的是,那人明明用那种强势的方式要自己搬过来同住,却在之后的几天对于自己完全不管不顾,完全没有家长关心自己小孩的自觉,或是修补感情的打算。
      
      直到开学前一天,他直接吩咐助理带着几个人上门,帮贺瑾搬家。身为家长的杜晏,却全程没有出现过。
      
      最可恶的是,在这房子里为贺瑾安排的房间,虽然够大,家具齐全,却冰冷得像是酒店套房。
      
      “根本就没花任何心思布置。”贺瑾看了看旁边刻板又简洁的冷色调装潢,完全是他最讨厌的类型。
      
      他把床头灯关上,不去看这些让他糟心的一切,决定以后少回这个冰冷的房子,少看那张令人不爽的脸。
      
      反正马上就要开学了,这南城天大地大,我贺瑾想去哪就去哪。之后自己在外面流连,那小舅的脸,肯定没办法再维持那种波澜不惊的傲慢。
      
      想到这里,贺瑾就觉得心情舒爽,总算是有了几分睡意。
      
      “贺瑾,你想气死我!”
      
      “我就是气你了,怎么样,有本事把我赶出家门啊!哈哈哈!”
      
      果然,这人还是脸上有点表情的样子才最好看。
      
      ……
      
      “贺瑾。”
      
      “贺瑾。”
      
      贺瑾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到床头长身玉立的人,猛地一哆嗦,翻身坐起。
      
      梦中人突然出现在床头的刺激,让他有些色厉内荏:“你干什么!”
      
      杜晏却不搭理他,直接说明来意:“给你十分钟,洗漱后下来吃早餐。”
      
      贺瑾照例顶嘴:“你知不知道什么叫隐私,随便进别人房间很不礼貌。”
      
      杜晏说:“我在外面敲门敲了三分钟,里面都没有动静。出于担心,进来并算不上什么过分的事情。”
      
      “担心?怕我出事啊?”贺瑾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冒出这么一句话来。
      
      “怕迟到。”
      
      “……”
      
      这个小舅果然一点都不关心自己!
      
      开学的第一天,南外扛把子贺瑾是黑着脸下楼的。
      
      A城的九月,已经微微有些凉意。坐在餐桌旁的杜晏,穿着白衬衣,系着领带,头发梳得整齐,看起来一副精英模样。
      
      贺瑾看了一眼挂在旁边的西装外套:“你至于吗,不就是个开学典礼,有必要打扮得这么正式吗?”
      
      他嘴上这么说,心里心里却是觉得,说不定对方还是挺在意自己的,才会这么重视开学典礼。
      
      “这与你无关,个人习惯而已。”
      
      贺瑾被噎得差点翻白眼,真是没见过这样当家长的。果然这个乱七八糟的小舅根本就不是真心的,还是周叔才有长辈的风范。
      
      他拉开椅子,气呼呼地在杜晏对面坐下。
      
      桌上的东西很简单,果汁牛奶三明治。恰好是两个人的分量,和周家总是过于丰盛的早餐一点也不同。
      
      贺瑾有些不满:“我不喜欢西式早餐,我要吃牛肉面。”
      
      他倒也不是不能接受牛奶面包火腿片,只是对于坐在对面那个青年漫不经心的态度不爽而已。
      
      在厨房里忙活的阿姨听到贺瑾的声音,从里面走了出来,正准备应下,却被杜晏阻止。
      
      “现在没有时间,你可以选择的只有拿上早餐到车上去吃。”
      
      贺瑾翻了个白眼:“现在才七点半,今天开学典礼九点才开始好不好?”
      
      “早高峰,我必须预留出堵车的时间。”
      
      这是贺瑾看杜晏不顺眼的又一个理由,他是个随心所欲的人,自然是和杜晏这种一板一眼万事都要按计划来的人相性不合。
      
      “处女座果然最烦人了。”贺瑾对杜晏的了解,都来自于周德峰,包括对方的生日和习惯等。
      
      离开周家的时候,周德峰告诉贺瑾,他的小舅不是太好相处的人,然后递了一袋子资料过来,说给贺瑾做参考。
      
      杜晏看了过来:“没想到你还信星座?”
      
      杜晏的语气连上扬都没有,贺瑾却又觉得被鄙视了一番,他站起身来:“你!”
      
      “时间到,拿上你的早餐。”杜晏起身,没有再多看贺瑾一眼,直接出门。
      
      等到贺瑾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乖乖坐在了车上,带着他的早餐。
      
      ***
      
      早餐时间受的气,让贺瑾直到在学校礼堂坐下来之后,依旧觉得胸口憋闷。
      
      一旁坐着的马博远凑过来:“喂,你这几天怎么回事,哥们好不容易解禁,叫你出来聚聚居然那么难?”
      
      “别提了,提起老子就一肚子火。”贺瑾向后靠在座位上,一副没骨头的懒散样。
      
      “到底怎么了?”
      
      “我现在没住周叔叔家了,多了个管家婆管我。”
      
      “啊?那你住哪啊?你不会自己找了个房子出来住吧?虽说你有你爸妈留下来的教育基金,不过不是说不到成年就只能按月支取吗?”
      
      “行了,就你有张嘴叭叭叭的,我补个觉。”
      
      贺瑾早上被强行叫醒,只觉得太阳穴一抽一抽的,他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反正开学典礼这种事情,就是走个过场而已。
      
      贺瑾的觉才睡到一半,就被马博远叫醒。
      
      “喂,瑾子,喂,快看。今年的状元,啧啧,比照片还好看。”
      
      贺瑾虽然有些不耐烦,但在这种嘈杂的环境也睡不着。再说这个年纪的少年,对于长相上佳的同龄女孩,总会有几分兴趣。
      
      他睁开眼睛,看了过去。
      
      贺瑾的视力向来很好,站在发言台上代表新生发言的女孩子,那张白净秀气的脸,落在了他的眼中。
      
      看起来好像有些眼熟,贺瑾班级的位置有点偏后,他也有点不确定那个是不是之前顺手送回家的女孩。
      
      “这状元叫什么名字?”
      
      “我想想,方什么来着?”
      
      “方想想?”贺瑾问。
      
      “没错!”马博远脸上的笑容顿时就不一样了,“看来你嘴上不屑,身体还是很诚实的,偷偷到宣传栏看过了吧?”
      
      “滚。”贺瑾的回答特别言简意赅。
      
      马博远好歹是和贺瑾从小学玩到现在的铁哥们,当然不会如此轻易被打败:“别嘴硬了,这不就是你曾经说过的梦中情人类型,高岭之花那种?”
      
      这个年纪的少年,在闲聊之际,说起好看或是心里喜欢的女孩子是很常见的事情,甚至不少人已经有了女朋友。
      
      有人问过贺瑾,那么多女孩追在他屁股后面,他怎么就看也不看一眼。
      
      贺瑾说没遇到过喜欢的。旁人又好奇追问他到底喜欢什么类型的。
      
      当时贺瑾想了想,说的是他喜欢高岭之花类型的。
      
      高岭之花啊……
      
      听到这四个字,贺瑾的眼神有些不自觉地飘向了家长席的方向。
      
      这四个字,与其用来形容台上的方想想,那个人好像更合适……
      
      杜晏看似一本正经地听着台上的演讲,实际上脑内在和小捌交流剧情心得。
      
      小捌:“我真是不太明白你早上的操作,跑来参加开学典礼干嘛,你不是说自己只需要当一个专一制严格的家长,不需要在乎贺瑾的感受吗?”
      
      杜晏说:“你知道电影中贺瑾在追求方想想的过程中为什么那么辛苦吗?”
      
      “因为方想想心里有个白月光邻家小哥哥?”
      
      这个白月光邻家小哥哥,也是在电影最后,方想想婚礼上的新郎。可谓全方位对贺瑾进行碾压,造成他心里阴影的男人。
      
      “其实在这个阶段,方想想也还处于懵懂时期,对于白月光小哥哥,只是一种憧憬而已,那是她对于爱情的最佳想象。虽说后来贺瑾打动了她,可是依旧是不符合她的择偶标准的。”
      
      小捌有些理解:“你是想在高中时期,就把贺瑾打造成方想想梦中情人的样子,之后也就没那么多波折了?”
      
      “可以这么说,当初贺瑾救了方想想,方想想心里对他其实是有好感的。可惜接下来贺瑾在开学典礼上迟到,在方想想发言的时候闯了进去,全校瞩目。方想想对于这种类型的人是敬而远之的。”
      
      小捌恍然大悟:“这样的话,就完全没有白月光小哥哥的事了,你为了完完全全地把噩梦根源给消除。”
      
      杜晏说:“那是,糟蹋美食可是要被天打雷劈的,这噩梦中任何的阴影我都要给他消除得一干二净,包括白月光小哥哥什么的。”
      
      小捌时刻关注这贺瑾那边的情况,突然出声:“诶,贺瑾看傻了,不愧是命定的动心。”
      
      杜晏听到小捌这么说,下意识地向着贺瑾的方向看了过去。一直在靠在椅背上打瞌睡的贺瑾,坐直了身体,盯着台上作为新生代表发言的方想想看。
      
      这边杜晏才收回视线,贺瑾就转头看向了家长席的方向。
      
      在乌泱泱的一群人里,贺瑾一眼就看到了杜晏。那人坐在家长席中,实在是太过打眼,无论是年龄还是长相。
      
      就在刚才,贺瑾还看到前排的女生,不少都在窃窃私语,频频回头看向那个方向。
      
      台上发言的女孩子长得确实很好看,只是在贺瑾看来,这种感觉完全比不上杜晏出现在他面前时的那种震撼。傲慢又冷漠,高不可攀得让人想把他那笔挺得像小白杨一样的腰肢给折断。
      
      贺瑾真的很想知道,当杜晏脸上的神色因为他而动容的时候,究竟是什么样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