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我娇蛮》白云朵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4-03 11:35:2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安婳看着铜镜,把最后一点唇脂抹在嘴唇上,抿了抿唇,然后道:“把我新做的那身水蓝色锦云裙褂找出来。”
      
      冬桃不知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亮,立刻乐颠颠的去找衣裙去了,还好她和冬梨昨日连夜让人把小姐的私人用品都送来了大皇子府。
      
      冬梨给安婳挽好飞仙鬓,把一支精致的凤凰镶珠錾花金簪插在她的发间。
      
      安婳的首饰换了一批又一批,唯有这凤凰簪从未换过,金簪做的极为精致,凤凰展翅,唯妙唯俏,垂下的红宝石玉坠摇摇晃晃,似飘落的花瓣。
      
      这支凤凰金簪是当年皇后赐给安婳的娘卫卿凝的,也是卫卿凝留给安婳的遗物之一。
      
      “小姐是这件吗?”冬桃眼里满是雀跃的光芒。
      
      安婳点了头,换上绣工精美的水蓝色裙装,头上金簪摇摇晃晃,明眸红唇,身姿曼妙,看起来美极了。
      
      冬桃忍不住道:“小姐,你就像仙女一样。”
      
      安婳勾出浅笑,“嘴还是这么甜。”
      
      冬梨给安婳找了件风斗篷披上,整理了一下衣领。
      
      安婳眸色微沉,“走,回安府。”
      
      “是!小姐!”
      
      冬桃声音清甜兴奋,冬梨浅笑跟在安婳身后。
      
      安将军府的小厮远远看到一顶红缎香轿慢慢而来,由四匹马拉着,香轿的四周都缀着宝石,竟比刚刚二皇子的玄轿还要华贵。
      
      一双涂着丹蔻的手掀开了轿帘,露出安婳精致的脸,守在将军府门口的丫鬟、婆子们霎时神色一喜,都围了上去。
      
      安婳是安府的嫡小姐,府中上下没人敢怠慢,更何况这些年安府被安婳管理的上下齐心,大家都喜欢这位长得漂亮还心善的大小姐。
      
      站在最前的宋嬷嬷是看着安婳长大的,此时更是满眼欣慰,笑盈盈的就像看自己的亲闺女。
      
      安婳步下轿子,先是和宋嬷嬷抱了下,然后含笑给众人发了喜钱,大家笑得合不拢嘴,吉祥话不断,恭贺着安婳的新婚之喜。
      
      大小姐向来出手大方,自小到大吃的用的无一不精,安将军不在家的日子,更是自己在院子里开了小厨房,不与朱姨娘和二小姐一同用饭,所以大小姐从来不缺的就是钱。
      
      嫁给不受宠的大皇子又怎么样?他们大小姐还是有钱。
      
      安婳被一众丫鬟、嬷嬷们簇拥着往里走,一路有说有笑的,脸上挂着愉悦的笑容。
      
      安瑶和祁叹已经到了,正和朱香蓉坐在大厅说话,安婳看到看到他们,脸上的笑意更深。
      
      祁叹一身绛红色锦衣,面容沉静俊美,只是脸色有些苍白灰暗,似乎休息得不好,心头郁结。
      
      他旁边的安瑶,一身粉色水袖罗裙,鹅蛋脸,凤眼细长,面容虽不让人惊艳,但亦有小家碧玉的美感,此时更是容光焕发、春风满面。
      
      朱香蓉微胖,面容普通,正欣慰的看着祁叹和安瑶,笑的极为开心。
      
      三人听到声音都抬头望了过去,朱香蓉是第一个看到安婳。
      
      她远远地瞥见安婳袅袅而来,不由神色一凝,笑僵在了脸上,等仔细看清安婳的穿着打扮时,她明显愣了一下,脸色迅速暗了下去。
      
      朱香蓉本是卫卿凝的贴身丫鬟,卫卿凝怀着安婳的时候,去广纳寺上香祈福,因为突降大雨就在寺中住下了,当夜,安将军喝醉回家,误把朱香蓉当做卫卿凝做了苟且之事,事后朱香蓉怀了安瑶,安将军不得不把她纳为了妾室,不过一直冷落她,再未踏足过她的房门,倒是卫卿凝心善,一直待她如初。
      
      据说那夜朱香蓉穿了一身水蓝色的衣裙,而大家都知道卫卿凝素来最爱穿的就是水蓝色衣裙。
      
      卫卿凝过世后,安将军常年外出打仗,担心女儿和儿子无人照顾,这才升了朱香蓉为侧室,府里上下尊称她一声朱姨娘,但她这个当家主母终究名不正言不顺,随着安婳长大,安将军不在的时候,府中做决定的就变成名正言顺的嫡小姐安婳,所以朱香蓉越来越不服气,恨不能铲除安婳这个碍眼的眼中钉,但安将军一直宠着安婳,她也没有办法。
      
      朱香蓉升为侧室后,还不满足,还想给安将军再生个儿子,于是故技重施,又趁着安将军酒醉,换上了水蓝色衣裙,这一次安将军勃然大怒,终于明白朱香蓉当年是故意诱导的自己,安将军恨自己当初认错了人,更厌恶误导他认错人的朱香蓉。
      
      安将军大骂了朱香蓉一顿,再也不许她穿水蓝色的衣衫,说她不配,这件事府里上人尽皆知,是大家茶余饭后的笑话。
      
      从那以后朱香蓉见到水蓝色的东西就恨的牙痒,更何况安婳就这么明晃晃的穿在身上,刺的她眼睛疼。
      
      那些围绕着安婳的下人们脸上的笑就像在嘲笑她一样,让她想起了她被安将军訓骂时的模样。
      
      她一口气没上来,又跌坐回了木椅上,这些年大家知她忌讳,安府再没人穿过水蓝色的衣服。
      
      安婳今日穿这件衣服无异于打她的脸!偏偏她有气不能发,还要装作若无其事。
      
      朱香蓉僵着脸半晌才重新站了起来,咽下胸口的怒意,深吸了一口气,努力挤出了一抹笑容,使得面容有些扭曲。
      
      “婳婳回来了啊。”朱香蓉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慈爱平和一些。
      
      她与安婳素来不亲厚,不过是面上过的去,朱香蓉被抬为侧室的时候安婳已经七岁了,无论她怎么努力,安婳都不肯跟她亲近,倒是安婳的弟弟安止那时才五岁,跟她尚算亲近,但是不知为什么,前些年安婳非让安将军把安止送出去学武,安将军自然听女儿的,把安止送到了自己师兄那里学武。
      
      朱香蓉倒是乐得清静,装模作样的安慰了安止两句,却没有多加劝阻,反正就算她说了也没有什么用,在安将军面前,她说一百句也有没安婳一句话管用,她这些年早已看清楚了。
      
      倒是安止因此对安婳颇为怨怼,朱香蓉又趁机挑拨了几句,安止怒气冲冲的离了家,就连安婳成婚,他也没有回来。
      
      安婳假装没看到她因怒气而扭曲的脸,当下露出一个明艳的笑容,柔声道:“姨娘,你脸色不好,是身体不舒服吗?”
      
      明知故问!
      
      朱香蓉捏紧了绣帕,怒意在胸口激荡着,努力的让自己忍耐,登安瑶坐稳了二皇子妃的位子,再折腾安婳不迟。
      
      她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摸了摸脸,尴尬的笑了下,“许是昨夜没睡好……”
      
      安婳只当没看见朱香蓉扭曲的脸,浅浅笑了笑。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