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渣了男主的女炮灰[穿书]》打醮翁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4-08 21:11:1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chapter 4 ...

  •   现在是麦黄六月农忙时节,家家户户都在地里抢收庄稼,这个时间点,正是村里人刚吃完饭歇脚的时候。
      
      大家听到梁军家孩子在喊救命,连忙往声音传来的方向跑。
      
      梁满贯听见梁月半那几声尖叫,脚下一软,脸色白了。她都还没有反应过来,梁月半给梁月满一个指令:“哭。”
      
      他们家院子在村头,跟其他人家都有点距离,西间是接近大路的地方,肯定有人路过。前面梁引弟的大喊大叫已经吸引了视线,这时候她再喊救命,村里人肯定以为出事了。
      
      梁月满眨眨眼睛,脑子里还晕乎乎的,但姐姐怎么说,他怎么做,立刻张大嘴巴哭了起来。他哭着哭着,觉得肚子更饿了,于是就哭得更伤心了。
      
      梁月半也抱着两件衣服,一屁股坐到地上瑟瑟发抖:“救命,杀人啦!”
      
      梁引弟直接被她这骚操作惊呆了。
      
      WTF?
      
      村里人怕出事,一脚把门踢开,进来看到的,就是梁满贯和梁引弟姐妹俩虎视眈眈,而梁月半和梁月满缩在地上瑟瑟发抖。
      
      王家奶奶赶紧过来揽住两个孩子:“怎么了这是?梁兵家的欺负你们了?”闻到他们身上的味道,王奶奶大惊:“身上这是怎么了?怎么是湿的?”
      
      这味道,村里人再熟悉不过,大家议论纷纷:“怎么把泔水泼孩子身上了?”
      
      梁引弟的反射弧这时候才到达,她明白过来梁月半在做什么以后,立刻跳脚,冲上去就要跟她拼命:“你个赔钱货!你敢骗人!我弄不死你!”
      
      梁满贯要拉已经来不及。她脚底下一转,立刻往门外跑。不行,得赶紧把爷爷奶奶他们找回来。
      
      梁月满是真情流露,他又饿又累又怕:“王家奶,呜呜呜我饿,二婶,让下地,不给饭吃,还泼我们。”
      
      他这话一出,众人哗然。房间里突然安静了一瞬间,只有梁月满伤心的呜咽。
      
      紧接着所有人脸上露出气愤的神色,几个妇女直接骂了起来:“胡新梅黑心肝啊!她住了人家屋子,居然虐待孩子!”
      
      梁月半看见梁引弟冲过来,立刻抱住王家奶奶:“王家奶,我怕!他们要打死我跟月满!
      
      “呜呜呜二婶要我们把地里的活干完才能回来,每次干完回来都晚了,二婶就说我们是赔钱货,回来晚了不会等我们吃饭,我们好多天没吃到饭了,好饿啊呜呜呜。
      
      “中午我饿晕过去了,二婶说我是装的,拿泔水泼我们。我身上脏,来拿件衣服,满贯和引弟说这房子里的东西都是他们家的,呜呜呜我衣服鞋子全都是他们的了!”
      
      她见缝插针,头头是道,把胡新梅做过的事情一件一件说出来:“二婶霸占我们的房子,把我们赶到猪圈住,不让我们来前院,还说,要是我们敢跟村里人胡说,就打死我们,就不让我们上学了。”
      
      她适当地露出原主胳膊上的掐痕,青紫青紫的。
      
      大家看见了,倒抽一口冷气。
      
      王家奶奶气得浑身颤抖:“作孽啊!”
      
      她甚至迁怒了自己当村长的儿子,转身捶打着村长的胳膊:“你这个村长怎么当的?做什么把一群狼引到孩子家里来?!你看看——”
      
      村长苦笑:“当初梁兵和胡新梅再三保证会好好对待孩子,他们一把鼻涕一把泪说孩子可怜,不能没人管,我哪知道这家人是这么样的!早知道的话,说什么也不会让他们住进来!”
      
      梁月半眨眨眼睛,搂着弟弟朝大人们哭喊:“我不管!我要把他们从我们家赶出去!他们就是土匪强盗!
      
      “呜呜呜还有爷爷,爸爸妈妈的赔偿金都给爷爷奶奶拿着,他们一分钱也不给我们,全给梁满贯他们买零食了!呜呜呜王叔,我不要把钱给爷爷了,我要给舅舅拿着,你帮我打电话找舅舅来好不好?”
      
      梁月半觉得这时代那个什么什么奥斯卡真欠自己一座小金人。她抬起哭肿的眼睛:“我要舅舅,求求你们,找我舅舅来。”
      
      村长愁眉苦脸,这事还真不好解决,孩子舅舅在也是个办法。
      
      他转头打发了一个人:“去,给枣园沟村委会打个电话,说找杨玉兰家的,让他们赶紧来,孩子出事了!”
      
      村长刚打发走人,梁满贯把爷爷奶奶和爸爸找来了。
      
      梁老太爷双手背在身后,大发雷霆,上来就要打梁月半:“你这个捡来的赔钱货,我们梁家养着你就不错了,你敢吃里扒外?我打死你!”
      
      梁奶奶也是木着一张脸,脸上的皱纹吓人地板着。
      
      梁引弟本来被一屋子人厌恶地瞪着,软在地上一动不敢动,看到爷爷,她立刻跳起来:“呜呜呜爷爷,这个小贱人她骂你了!”
      
      梁老太爷以前是地主家少爷,享了二十来年的福,临到老也是一副大少爷的样子。艰难时期全靠奶奶和养父梁军养活,一辈子就这么被人惯着过来了,家里甭管什么好的,都是先孝敬他老人家。
      
      奶奶是典型的封建妇女,凡事以爷爷为先,儿子都不算什么事。
      
      老两口偏心小儿子,分家的时候,梁军跟净身出户没两样,好东西全留在二伯家。
      
      说是好东西,其实就三间土房,一些老断腿的家具,还全是养父赚的。
      
      养父老实啊,一点也不抱怨,就这么两手空空地被分了家。
      
      他自己在村头这里搭了个茅草屋子。当时政府按人口分地,梁家一共没有几口人,梁军和梁兵都没娶媳妇儿,爷爷奶奶、他俩再加上小姑,一共五口人,分到的地屁大点儿。
      
      一分家,偏心的爷爷奶奶把自己和小姑的地全留在二伯家里,养父只有自己一个人的地。
      
      收成好的时候,种的粮食才够吃。老两口放下话来:“咱们家穷,媳妇你别指望我们给你张罗,你要娶得上就娶,娶不上就打光棍吧。”
      
      梁军脚踏实地,攒的粮食换了头牛。
      
      那两年家里牛不生病,人不闹灾,养的猪也是村里最肥的,小鸡抱窝的时候可热闹了。
      
      梁军攒下一份家业,娶了枣园沟的杨玉兰。
      
      两口子老实肯干,后来更是托关系进了河湾里的工程队,农闲的时候赚钱,家底越来越殷实,今年刚盖好这一排三间的砖瓦房。
      
      老两口见大儿子发达了,连媳妇都娶上了,二儿子可还是光棍一条呢!
      
      他们三天两头跑到梁军家里闹,让他给弟弟娶媳妇。
      梁军这才找人帮忙给梁兵娶了胡新梅回来。结婚的彩礼和请客宴席全都是他和杨玉兰张罗的。
      
      至于梁月半,她是捡来的。
      这事整个梁坪村都知道。养父养母也没瞒着她。
      
      梁军和杨玉兰夫妇什么都好,就是结婚几年都没怀上孩子。
      杨玉兰就盼望着能有个孩子。
      有天晚上他们收完最后一点麦子顶着半月回家,就在公路旁捡到了她。
      杨玉兰盼星星盼月亮想有个孩子,这个被人抛弃的孩子她想也不想就捡回去了。
      
      因为捡到她的那天正好月半,就给她取了这个名字。
      
      梁老爷子坚决反对:“女娃本来就是赔钱货,你还捡别人的养,这不是缺心眼是什么?”
      
      杨玉兰力排众议,坚决要养。家都分了,老爷子跑上门撒泼也没用,最后气得吹胡子瞪眼,见了梁军更没有好脸色。
      
      只是梁月半三岁的时候,杨玉兰怀了梁月满。他们只觉得梁月半是个福星,对她跟自己亲生的一样,后来生了梁月满,不但没有偏心,反而对她越好了。
      
      这原主在养父养母手里真是被娇养长大的,一点苦头都没吃过。
      
      后来梁军和杨玉兰在工程队出事,原主的好日子这才结束。
      
      工程队赔了一笔钱,这钱被爷爷攥着。二伯眼红他们家这新房子,撺掇着爷爷奶奶,跟村长保证好好照顾大哥的两个孩子,这才住了进来。
      
      胡新梅一直嫉妒杨玉兰命好,嫁了能干的梁军,不像她,嫁的梁兵好吃懒做,就是个二流子,一年四季玉米面,还要侍奉两个老人。而杨玉兰一年扯好几身新衣服,顿顿都有白面吃,早就恨得牙痒痒。
      
      梁月满生下来,成了梁家的独苗孙孙,爷爷奶奶都要转风向了,她立刻想了个注意,在村里四处散播梁月满是个傻子的谣言,三人成虎,大家听多了,见这孩子确实反应慢了一点,纷纷唏嘘:“居然真是个傻的。”
      
      就这样,梁月满成了梁家的耻辱。梁老爷子放出话:“我们梁家没有这个孙子。”
      
      后来梁宝出生,胡新梅更加挺直了腰杆。
      
      梁军一出事,她就差放鞭炮庆祝。
      
      梁军挣下的这份家业,她立刻撺掇二伯揽到了自己手里。还虐待梁月半和梁月满,借此来平息对杨玉兰的嫉恨。
      
      他们家那几个孩子,被胡新梅影响,没少听他们妈咒骂杨玉兰和她两个孩子,之前梁军活着,梁月半和梁月满天天穿没补丁的好看衣服,两个人长得又好看又干净,他们心里从小种了棵毒芽,就等着有一天把毒爪伸到他们身上。
      
      梁军夫妇一死,他们跟自己那个妈一块欺负两个孩子。虐待梁月半和梁月满让他们感到兴奋。
      
      这会,见那心偏得没边的梁老头敢打人,王家奶奶挡在梁月半和梁月满身前:“你个老不死的,你敢!”

  • 作者有话要说:  看文开心,明晚九点见!
    对啦,时代大概是九十年代,大家当架空文看,内容都是作者虚构的,不要代入现实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