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主义牛鬼蛇神生存手册》顾念之 ^第4章^ 最新更新:2018-06-15 09:09:0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虎落平阳 ...

  •   “师叔掌管天下财帛,身上财气强横霸道,如今修为大损难以约束,贸然下界怕是会搅乱人间秩序,影响凡人金融系统。”
      
      下界前一刻,好师侄天机真人曾如是说,那笑面虎一说完,便与南斗宫众仙一拥而上把堂堂财神的仙骨给封印了。
      人善被人欺啊。
      
      当时财神还愤愤不平,如今想来,天机的担忧颇有道理。赵月白毕竟也是天资聪颖悟性奇佳的道子,没走出几步便想明白了因果:虽说他封印了仙骨,但一身仙灵还在,用凡人的话说,便是维度不同磁场不同,离得远尚能相安无事,凑近了,还是免不了会影响凡人——毕竟是财神嘛!
      
      赵月白自得又愧疚地叹了口气,虽说不是故意,但到底还是连累了小傻子。
      
      虽然六百年没上岗,但财神一直是个尽忠职守的神仙,仍然留心着人间的物价标准。临下凡时他还瞄过一眼观世镜,现在人间的金价应该是三百来人民币一克,他身上这个金算盘有一两重,换算成现在的标准是五十克,这还是没算加工雕刻费用的。从古至今典当行水都深,少不得会压价,不管怎么说,换个两万人民币还是可以的。
      
      “给您算凑个整,一万四吧。”典当员计算器按得啪啪响,“您要没问题就给您开票了哈。”
      
      “等等等等!”赵月白止住他,接过纸笔刷刷刷地写,“这算错了吧,黄金裸价三百七十八,这个算盘五十克,不算加工费都有一万八千九,怎么就剩一万四了?你可别欺我不懂行,这四月期的黄金典当只比市价低十块钱每克,哪有一扣扣那么多的!”
      
      典当员拉过一旁的牌子:“今日金价,人民币二百七十八,还是您想按港币澳门币来算?”
      
      赵月白傻眼,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忘了天上一日地上一年的时间差,前些天看的金价这一晃眼就变成了几年前,也万万没想到竟然跌了这么多!
      
      心又开始隐隐作痛,早知道就早几天下来,白白没了六千块呢!
      
      赵月白无言以对,默默在票据上签了字按了手印,婉言谢绝了对方转账支票的建议,揣了揣怀里一沓钞票伤春悲秋地走了。
      
      一百四十张纸币,叠一块还没块板砖厚,还是怀念当年真金白银沉甸甸的感觉。
      
      往回走的时候路过一家手机店,老古董财神忍不住停下脚步,隔着橱窗看里头三三两两年轻人捧着薄薄一块板子戳来点去,突然心头一动:所谓入乡随俗,是不是也该有个手机了?
      
      想他六百年前,穿的是绫罗绸缎,喝的是琼浆玉液,受的是高烛清香,天上地下何等潇洒,指点人间何等风光。不过短短几百年,人间天翻地覆,连他这个常驻凡间的神仙都被远远甩下——凡人啊,当真出息了。
      
      既然如此,神仙就更要紧跟潮流活到老学到老了!
      
      赵月白半是肉疼半是满足地捧着钱和手机走回那家店,远远瞧见钱源趴在柜台,头顶一簇乱发在空调风中有一搭没一搭地晃,看上去都有点蔫了。
      
      财神心情甚好,雀跃着喊他:“钱源!”
      
      钱源微愣,举在耳边的手机也顿了顿,原本有些黯淡的眼一下子又亮起来,猛地转身冲他挥手:“这儿!”
      
      赵月白乐颠颠跑过去,学着他不见外的样子拍拍他的肩:“换好了,走,我请你吃饭去!”
      
      钱源看着他笑,一双眉眼都弯了起来:“去了那么久,我还当你迷路。”
      
      “咳,这么点路怎么会不记得。”赵月白有些发窘,实在不好意思说是自己买手机挑拣太久又还价太久才耽搁。
      
      旁边的店员一脸“人间有真情我又相信爱了”的表情递过衣服:“先生一共是六千九百九十九人民币,您是刷卡还是现金?”
      
      赵月白笑容一僵:“你说多少?”
      
      钱源好心替他重复:“不到七千。”
      
      “……”赵月白瞪着眼,好心情荡然无存,甚至有点想哭,“就三件衣服,要……那么贵吗……”
      
      店员温柔地笑:“我们是意大利设计师哦。”
      
      剪掉的吊牌安不回去,现在是买也得买不买也得买了。
      
      “我一个汉人,为啥要穿洋人做的衣裳……”赵月白不甘不愿地数了七十张大钞过去,嘴里哼哼唧唧,“崇洋媚外……”
      
      钱源好奇凑过脑袋来:“你换了多少钱?”
      
      赵月白欲哭无泪:“就剩四千五了你个败家子!”
      
      钱源睁着一双无辜的眼:“够花了呀。”
      
      “够个屁——”最后一个字刚出口,赵月白眼前蓦地发黑,心口突然一阵刺痛,疼得他倒抽冷气连连后退,身子一晃险些就倒下去。
      
      钱源眼疾手快,一把托住他:“你怎么了?低血糖?”
      
      不适很快过去,赵月白茫然地怔了一会,慢慢反应过来——神仙吐脏字,那是造口业,毫无疑问地违犯天规,又、反、噬、了。
      
      见他没有反应,钱源紧张起来,托着他的肩膀使劲晃:“小白?赵月白?你到底怎么了?你再不说话我叫救护车了!”
      
      赵月白抬起手,慢慢盖住眼睛:“做人,怎么就那么累……”
      
      钱源松了口气,拍拍他的背:“就几千块钱而已,没那么严重,千金散尽还复来。”
      
      “你懂个……”赵月白气不打一处来,幸好理智尚存及时打住,挣扎着站起身,接过那大几千衣裳,咬牙切齿走进试衣间换过来。
      买都买了,花都花了,一秒钟都别浪费!
      
      .
      
      钱源算是明白了,这家伙是个不折不扣的钱如命,如果人民币能成精,大概也不过如此。耽搁太久,等买完必要的随身物品,一看怀表,都12点多了。
      
      赵月白饿得五脏庙直造反,拖着崭新的箱子几次欲言又止。
      
      钱源会意:“把东西放回房间就去吃饭。”
      
      赵月白咽下一口唾沫:“便宜点。”
      
      遍地赌场的购物天堂,能有什么便宜的东西?要出去吃又来不及,钱源想了想,一指硕大的麦当劳牌子:“那里最便宜了。”
      
      赵月白深吸口气,两眼放光扑过去:“先吃饭先吃饭!”
      
      这回赵月白算是留了个心眼,盯着菜单把价格全部换算一遍,心里算盘打得噼啪响,片刻之间便点出了最经济实惠高性价比的套餐。
      
      钱源啃着跟他一模一样的汉堡,眼睛转了一转,在他吃得最开心时小心翼翼开口:“那个,我酒店房间只订了一星期。”
      
      “嗯。”赵月白叼着鸡翅,抬起眉毛等他说下去。
      
      “房费是预付了的,这个不用担心。”钱源斟酌着,挑了个自认为委婉的说法,“我本来是打算送走展仪后飞南京找老师,你跟我一起去么?”
      
      赵月白没说话,啃干净鸡翅放回盘中,陷入严肃认真的沉思。
      
      先前只顾着找地方落脚,完全忘了打听打听这小傻子姓甚名谁哪里人士干什么的意欲何为,贸贸然用了媚术,却对人家除了姓名一无所知,现在就是想问,也不好问了。
      
      钱源眨眨眼,一脸纯良无害:“你之前好像说过想去南京玩?”
      
      赵月白一惊,下意识便道:“我什么时候说过?”
      
      钱源一本正经振振有词:“你这记性忒差了,来澳门之前你还说虽然是江苏人但还没去过自己的省会,想想有些可惜,正好趁这次机会去玩玩。”
      
      “……”赵月白将信将疑自我怀疑,这媚术是怎么运作的?难不成我用的时候心有杂念,塞了一堆乱七八糟的讯息给小傻子?
      
      还别说,成仙之前,他还真是江苏那里的,只是年代久远沧海桑田,成仙之后便也不提了。
      
      钱源笑眯眯看着他:“你不会反悔吧?”
      
      赵月白骑虎难下,更不敢看他的眼睛,只能抓过可乐含糊点头:“既、既然答应了,当然、当然不反悔的……”
      
      钱源点点头:“机票和酒店我已经订好了,支付宝还能用,大陆到处都是二维码,没有银行卡也没关系。”
      
      “等等……”赵月白有点跟不上他的节奏,“你什么时候订的机票酒店?机票不是要身份证号么?”
      
      “你睡觉的时候啊。”钱源直视着他的眼睛,澄澈的眼里看不到一丝阴影,“替你收衣服的时候身份证掉出来了,我就顺手订了个机票。”
      
      赵月白隐隐约约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又想不明白到底是哪里。
      
      钱源伸过手来拍拍他:“剩下三千块钱过一星期而已,肯定够了,你别老愁眉苦脸的。”
      
      “……”赵月白呵呵冷笑,拍掉他的手,“走了,接机!”
      
      所幸酒店到机场有往来接送的免费班车,赶到接机大厅时指针刚好指向2点,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就跟掐算好似的。
      
      整个接机大厅比威尼斯人酒店不知大了几倍,相比酒店的富丽堂皇,这里显得齐齐整整井然有序,一看便知不同凡响。赵月白在观世镜里看到过,从第一架飞机到如今的民用客机,在神仙们看来不过瞬息之间,于凡人而言,那是穷几代之力耗无数心血一步一个脚印走过来的。吾生也有涯,尔知也无涯,凡人们却偏生用短短数十年的生命,创造出超乎想象的未来。没有仙灵也能飞,不用符咒亦可传音,似乎凡人与神仙的距离,越来越短了。
      
      无怪乎众神渐隐,凡人们已经很好。
      
      到处都是拖着行李的旅客来来往往,擦身而过时,赵月白竟有热泪盈眶的冲动。
      
      然而热泪很快憋了回去。
      
      “钱滚滚!”
      
      一个娇俏甜美的声音自人群中响起,钱源露出一个苦笑,硬是把赵月白从角落里拉出来,清清嗓子略显尴尬地介绍:“这是展仪,我的……老同学。”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