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主义牛鬼蛇神生存手册》顾念之 ^第3章^ 最新更新:2018-06-15 09:08:2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意外之外 ...

  •   于神仙而言,仙骨即为元气,财神仙骨被封,元气大损,精神头远比不上从前。更何况他当凡人的时候也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晚上亥时不到便上床睡觉,像现在这个时辰,再过一会他就该起床做早课了。折腾大半宿,终于摸着床沿,他也顾不得其他,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今朝有床今朝睡,天大的事明天再说!
      
      然而这个“明天”来得太快,才不过两个半时辰,他就被钱源拖了起来。
      
      “起来了赵小白,都八点啦!”这个声音充满21世纪年轻人不怕死的朝气,吵得赵月白脑仁疼。
      
      财神头重脚轻地倒回去,随手抓过枕头往自己脸上按,嘴里不清不楚地嘟哝:“好好叫名字……我费心想个凡人名字不是拿来给你起外号的……”
      
      “你不是答应陪我去接机么。”钱源不屈不挠地扯他被子,“就偶尔少睡一会,有句话怎么说的,生前何必久睡死后自会长眠。”
      
      “哪个不懂装懂胡说八道,人死后要么轮回要么散了,除了凡人谁有这个福气睡觉……”赵月白不耐,哼哼着抢被子,“接什么?吃个鸡还要去接?这年头鸡都那么金贵了……”
      
      此人不但反客为主抢占了整张床,连被子也全被他扯着扯着全缠到了身上,把自己整个裹成一个球,一拱一拱地直往床头蹭,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任你天塌地陷说不起来就不起来。
      
      钱源忍不住被他逗乐,干脆跳上床一屁股坐到他身上,坐出一声惨叫:“起来起来。要是别人我也就自己去了,这不是接相亲对象么,我一个人去多尴尬,你就当帮我个忙行不行?”
      
      “相亲?”赵月白迷迷糊糊地想起来,似乎从前听姻缘殿的红鸾仙子念叨过,凡人父母喜欢张罗亲事,从古至今千百年不曾变。
      还是神仙好,天上一大帮老光棍,谁也不嘲笑谁。赵月白摇摇晃晃地起了半个身子,又事不关己重重躺了回去:“你接媳妇儿,带我干啥……”
      
      “什么媳妇儿。”钱源叹了口气,坐在床边拍他,“我跟展仪只是老同学而已,从来没那想法,都是我妈他们瞎折腾,弄得我们都尴尬,见了面都不知道说啥。”
      
      赵月白被磨得实在没办法,只能顶着一对黑眼圈生无可恋地爬下床,一步三晃地晃到一边抓起衣服就往身上套:“不见也不行么……”
      
      钱源抓抓头发,刚梳利索的短发又被抓乱了些:“她一个女孩子来这里,我总是要照顾的啊。”
      
      赵月白已晃到洗手间,抓着牙刷牙膏愣了一会,终于想起来怎么刷牙:“什么时候接?”
      
      钱源丝毫未觉不妥:“下午两点。”
      
      两点……赵月白艰难地换算了一下,一口牙膏沫喷出来:“可是现在才八点!!”
      
      钱源指指他身上,一本正经煞是无辜:“不是还要给你买衣服去么?”
      
      一听到买字,赵月白终于清醒了,意识到自己对救命恩人的态度,脸后知后觉红了起来:“买、买衣服不急,你不是都借我穿了么……”
      
      钱源盯着他长出十公分的裤脚,一言不发地走到他身边站直身体,面向镜子。
      
      整整十厘米的落差,比整个金灿灿的房间还要刺眼睛。
      
      赵月白悲愤地炸了。
      
      这什么意思!想他堂堂财神,当年也是骨骼惊奇丰神俊朗一表人才,就算称不上出类拔萃吧,那也绝对不矮!算成现在的标准,那也起码有173,可能有175,四舍五入得有一米八,这不是正常身高吗?有什么好嘲笑的!
      
      “我没嘲笑啊……”钱源眨巴着黑白分明的眼,强忍笑意,“只是说,我的衣服你可能不大合身。”
      
      赵月白瞪他一眼,忍着奇耻大辱把裤脚卷了卷。
      
      现在的孩子,吃什么长大的,一个个长这么高……早知道当年修炼慢一些,长到二十来岁再长生不老就好了。
      
      不是长得矮,是不稀得再长!
      
      一直到跟着钱源走进威尼斯人购物商场,赵月白还在愤愤不平,甚至没注意到琳琅满目的商品以及,格外漂亮的价格。
      
      “我也不大会挑衣服,这里是以前经常买的牌子,你看看。”
      
      赵月白回过神,应了一声心不在焉地随手拎过一套套装。
      
      然后默默放了回去。
      
      如果没记错他还是身无分文呐!
      
      钱源奇怪:“怎么了?你要不喜欢这家我们换别的?”
      
      赵月白欲言又止,想了想还是委婉地道:“这附近……哪里有能兑换货币的地方?我……去换点钱……”
      
      钱源大手一挥满不在乎:“我当什么事,再换钱多麻烦,我带卡了刷卡就行。”
      
      “这……不大好吧……”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赵月白屈服得很迅速。看样子昨晚第一次使媚术用力过猛,效力太强劲已然把这个小傻子忽悠瘸,拿他当了死党至交连钱都能随便借的那种,反正眼下也无处可去,就先抱了这个大腿,大不了等以后恢复修为,多保佑他几下连本带利还回去就好了。
      
      帮神仙,也是在给他自己攒功德嘛,一箭双雕一举两得,有啥亏心的!
      
      不远处,两个店员姑娘心有灵犀似地对了个眼色,赵月白隐隐约约听到她们似乎提到了“包”和“养”两个字。
      
      老古董并没有意识到有什么不对,摸着良心接过钱源递过来的几套衣服,一脸坦然地走去试衣间了。
      
      还别说,小傻子眼光不错,比仙友们准备的那身古板严肃的礼服强多了,穿在身上一套比一套合适,衬得赵月白整个人精神利落不少,加上他那张青春常在的脸,看上去纯善得就像个没出学堂的学生,简直是老树生嫩叶枯木开新花,不小心便回春了。
      
      “挺好的,就这些吧。”钱源点点头,财大气粗地掏出卡递给店员,“他身上那套直接剪了吊牌穿走就成,剩下的麻烦都包一下。”
      
      两个店员姑娘眼冒绿光,趁着剪吊牌偷眼看了他们好一阵,也不知在交头接耳些什么。
      
      赵月白被看得不自在,拉拉钱源:“其实不用买那么多……”
      
      钱源不以为意:“反正都要穿,早买晚买都一样。”
      
      赵月白想了想,也是。
      
      店员动作很快,没一会便打包完毕递过来,一同递来的还有钱源那张闪闪发光的卡:“先生不好意思,这张卡刷不出来,您看是不是换一张?”
      
      “刷不出?”钱源愣了一下,倒也没在意太多,取了另一张卡递过去,“那这张吧。”
      
      另一个店员捧着刷卡机子等在旁边,看着同事将那张黑卡刷了一遍又一遍,显示屏上仍然一片空白。
      
      钱源显然也觉得不对劲,摸出卡包一张一张试过去,各个银行各种类型都试了一遍,一张都刷不出钱来。
      
      他手上分明全是借记卡没有一张信用卡,不存在信用刷爆的问题,像东亚银行那张借记卡,每年对储户的存款要求是百万级,按理说能申到这种卡的人绝不会没有余额;何况店员阅人无数,光看谈吐看打扮就能一眼判定面前这个是真土豪二世祖,怎么都不该出这种事。
      
      钱源眉头越皱越紧,一回头看见一脸茫然的赵月白,张张嘴想说什么,又吞了回去,转而掏出手机道:“你们这能用支付宝吗?”
      
      店员为难:“很抱歉,我们还没有这个功能。”
      
      钱源叹出口气,无可奈何地翻出银行号码,一个个打回去问。
      
      赵月白不大懂这些,抱着衣服在旁一等再等,等着等着也听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凑过去刚想发问,便听见钱源手机里传出的声音:“钱先生,我这查到您的账户一切正常,对于您说的问题,是不是店家刷卡机器故障的原因呢?”
      
      钱源看了眼店员,店员连连摇头,再三保证他们的机器完全正常,前脚还有人刷过卡。
      
      “抱歉钱先生,我们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麻烦您稍等,我去咨询一下技术部门的同事,晚些给您回复可以吗?”
      
      各个银行的回答千篇一律,钱源一一道谢后挂下电话,看着面前一堆废卡若有所思。
      
      一时沉默,气氛忽然就尴尬起来。
      
      赵月白万分窘迫,默默将打包好的衣服放回柜台:“这些就……先不要了……”
      
      钱源斜斜靠着柜台转过脸来,看上去倒是不怎么着急,反倒还有些隐约笑意:“你身上还有一套呢,剪了吊牌的退不了。”
      
      赵月白悔得肠子都青了,深吸口气,满脸壮烈道:“这附近,哪里有典当行么?”
      
      “典当?”钱源很是意外,试探地又问了一句,“你想典当?你确定不是……”
      
      “典当!”赵月白咬牙,语中悲愤分外明显。
      
      历经过大风大浪的店员淡定地撕下张白纸画出示意图:“楼下赌场附近就有。”
      
      赵月白迅速换回不合身的衣服,接过简略地图,一面语重心长叮嘱钱源:“你在这等着,我去去就回来。”
      
      钱源定定看了他一会,往后一靠没心没肺笑得灿烂:“成,那你去,我在这押着。”
      
      赵月白拨了拨口袋里精致小巧的纯金算盘,算珠碰撞,声音细碎清脆如同割肉剁馅。
      
      转身的样子恍然一出风萧萧兮易水寒。
      
      “要是找不到路就打我电话。”钱源在他身后道。
      
      赵月白头也不回地挥挥手,一面心道:小子傻了吧唧的,本仙君哪来的手机打电话。
      
      你也没给我号码啊。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