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主义牛鬼蛇神生存手册》顾念之 ^第2章^ 最新更新:2018-06-15 08:43:2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死皮赖脸 ...

  •   我哪知道我该去几层。财神又开始头疼了。
      
      电梯门缓缓合上,这个点不上不下,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人。年轻人等了一会没等到回答,不免奇怪:“先生?”
      
      赵月白干巴巴地笑了下:“那个,我、我还没要房间……这里、这里哪里能订?”
      
      年轻人抬了抬眉毛,又掏出怀表看了眼:“正月期间是旺季,房量紧张,这个点也不知还有没有。这样吧,我先带你去大堂问问。”
      
      赵月白使劲点头,看着他掏出房卡刷亮楼层,电梯动了一下,轻微得难以察觉。片刻门开,年轻人熟门熟路地领,财神亦步亦趋地跟,已在心中掏出纸笔将刚才一切详详细细记了下来。
      
      “对了怎么称呼你?”年轻人边走边回头,一双眼睛闪了闪,很是友好。
      
      虽说这孩子有些不懂事不尊重钱财,不过凡人么,本性纯善就好,其余不必计较太多,日后若有造化,好生引导就是了。财神清清嗓子,一脸慈祥地道:“在下……咳,我叫赵月白,赵钱孙李的赵,风清月白的那个月白。”
      
      年轻人点点头,伸出手来:“我叫钱源,就是钱源滚滚那个钱源。”
      
      真是时代不一样了,如今凡人起名如此简单粗暴,真不委婉……赵月白默默腹诽,跟着伸手与他握了一握——这年头不时兴拱手作揖了,第一次与人这般接触,还真有那么点不习惯。
      
      说话间已到了前台,虽是半夜,值班的姑娘依旧妆容精致光彩照人,举止笑容都恰到好处,看不出半点疲态。
      
      赵月白抬头,墙上明晃晃挂着的一排房价化作利箭,一瞬间给他来了个万箭穿心。
      
      怎么……那么……贵……
      
      “还有空房么?”钱源像是完全没看见,直接问那姑娘。
      
      姑娘微笑颔首,说的一口标准流利普通话:“您稍等,现在还有……”
      
      说到一半她便说不出来了。
      
      赵月白冷汗直冒,插在裤兜里的手正掐着一个法诀,光华隐隐,被暗色布料盖住。
      
      姑娘张着嘴,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脸上的笑登时挂不住了。
      
      钱源皱眉,稍稍探了探身子:“你好?请问你还好么?”
      
      “是不是太累了?大半夜的工作辛苦,不如喝口水?”那姑娘急得快哭了,赵月白也不忍欺负这么个小姑娘,实在是迫不得已。
      
      手诀改换,光华微变,姑娘喝了水再次开口,只是说出的话却连自己都惊讶:“抱歉先生,我们的房间已经客满了。”
      
      赵月白不自在地偏过脸去:“客、客满了啊……”
      
      姑娘不受控制地接着道:“据我所知,周围所有酒店的客房,都满了。”
      
      钱源重复:“都满了?”
      
      赵月白大声咳嗽:“毕、毕竟旺季嘛……哈、哈哈……”
      
      钱源眨眨眼,看着他笑起来:“那么晚了你没地方住可不行,要是你不介意……”
      
      “不介意不介意!”赵月白急忙道,“也是我出门没做好准备,幸好遇到钱先生这个大好人救我一命,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你放心你的大恩大德我铭记于心将来结草衔环当牛做马……”
      
      “噗……”钱源忍俊不禁,拍了拍他,“小事而已,没那么严重。咱们也算认识了交个朋友,你叫我名字就成,钱先生钱先生的太严肃了。”
      
      财神终于松了口气,屁颠屁颠跟着往电梯厅走,一直走出老远才撤下法诀。
      
      仙灵流转,倒叩内息,心脉之处忽地钝痛一记,本就没剩多少的修为刷刷掉了一大截。
      
      因一己之私施用术法迷惑凡人乃是触犯天规,现世报总是说来就来,虽说是无奈之举,既然出了手,这后果也只得受着。
      
      此时此刻,捂着心口的赵月白只想收回对仙友们的评价——靠谱?呵呵。
      
      这群仙友给他换了发型换了衣着,补了身份证补了护照,却忘了最重要的事——
      
      钱!
      
      俗话说得好,行万里路,携万贯财。连凡人家的小娃娃都知道要带些钱以防出门踩死隔壁家小鸡仔要赔偿,这群仙友真是在天上待太久了,竟然忘了凡间无钱寸步难行的规矩!忘就忘了吧,还以“防止干扰人间秩序”为由封印了他的仙骨,现在他也跟凡人一样,要吃要睡要休息,这没有钱,能怎么办?
      
      至于财神自己也忘了这种事——他六百年前出差公干受了重伤,一次折尽七成修为,天天闭关养伤还来不及,哪里还有闲暇操心这等常识?
      
      赵月白默默哀叹心有余悸,手从一个口袋摸向另一个口袋。身为财神,身为对凡人来说最重要的神仙之一,千年来尽忠职守与凡人同甘共苦下来,也不免沾染了凡人的些许习俗,比如,藏了点儿,私房钱。
      
      说私房钱也不太准确,仙界没有俸禄,不过是根据各仙职对凡人的影响及凡人的供奉情况,制定出台了一系列绩效考核,按照凡人上供的香火来分配钱财,称香火越旺说明仙人在凡间走动越多,对于凡间钱财的需求也更大一些,咱们仙界是共产主义按需分配,不似凡人资本压榨。
      
      凡人所求不过福禄寿三字,财神与凡人息息相关,年年香火绩效位列前三甲,分配下来的钱财自然不少,只是钱财如流水,进账多花得也多,何况财神也不是白担职,时不时得赈济赈济穷人,故而悄悄攒下的钱,也实在有限。
      
      此次下凡历练修行弥补修为,仙界那群马大哈忘了给他批经费,少不得得自己先垫上一垫,待功德圆满回天后报销。财神在口袋里掂了掂极其有限的金银珠宝,一个头两个大:
      
      还得找地方兑换成现在的通用货币人民币,也不知能兑多少,可得省着点儿花……
      
      .
      
      走进钱源房间的时候,赵月白扎扎实实受到了惊吓,本能后退几步,一个失手甩上房门,把自己关在了外头。
      
      钱源打开门探出头来:“怎么了?”
      
      赵月白安抚了一下受惊的心,打着哈哈:“没、没什么,手滑、手滑。”
      
      钱源也不以为意,拉着他进门:“只有一张床,不过应该够大,不知道你介不介意?”
      
      赵月白走在富丽堂皇的套房里,整个人都沉默了。
      
      跟六百年前比起来,连皇宫都没那么豪华!尤其暖黄的灯光一打,整个房间就金灿灿的直扎人眼,当中那一张床别说是睡两个人,就是把南斗宫六位星君摞一摞往那搁也完全搁得下!世人都晓神仙好,这神仙哪有凡人好……赵月白酸溜溜地想,明明是神仙,明明是财神,洞府仙宅没他们宽敞,吃的用的没他们奢华,就连休息的地方,都差了十万八千里,他偶尔穿个绫罗绸缎还要被九宸帝君教育低调行事——他再高调,高调得过凡人吗?你们凡人都那么有钱了,还拜神仙求财,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
      
      赵月白指指会客厅上的软皮沙发,扯了扯嘴角:“我、我睡那里就好,有人收留已经感激不尽,哪里能占主人的床呢。”
      
      “沙发太软,睡久了对腰不好。”钱源倒是很大方,“反正都是男的,就当住青旅么,我睡相很好的你放心。”
      
      “这怎么好意思……”赵月白象征性地客气了几下,还别说,那张大床看上去很舒服的样子还真有些羡慕……
      
      钱源咧嘴一笑,露出隐隐约约的一颗虎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就这么定了!哎对了,你没有行李么?”
      
      脑中警铃大作,赵月白张口结舌,一时不知该往哪编。
      
      没带?丢了?被抢?哪个都不像啊!
      
      钱源歪着脑袋,眼中的问号几乎要凝成实体,就这么眨也不眨地盯着他。
      
      赵月白心中哀嚎,被逼无奈只得咬咬牙心一横,闭上了眼。
      
      再睁开时,瞳孔颜色变了。
      
      钱源如遭电击,整个人定定怔在那里,眼神渐渐涣散开来,神情茫然又空洞,半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赵月白咽了口唾沫,顺道在心中唾弃自己一番,破罐子破摔地盯着他的眼睛,口中喃喃,声如蛊惑:“你我认识很久了,我素来粗心,此番出门也不记得带行李,你司空见惯无甚稀奇,反正……”赵月白叹了口气,声音里也带了些哀怨,“反正都能买。记住了么?”
      
      钱源木然地点头,重复道:“我们是老朋友,你忘带行李了。”
      
      心口又钝痛起来,清晰地感受到身上修为又跌了些许。
      
      这狐仙教的东西,反噬之力也太大了……两指拈着咒诀在眼前一拂而过,赵月白郁闷地咽下一口老血,下凡还不到一个时辰,修为半分没补反而又损了不少,回头一定得跟九宸帝君们提提意见,这违反天规的标准也该改了,神仙也要自保啊,神仙也有不得已啊!
      
      钱源踉跄几步,如梦初醒,再抬眼时看他的神情都不一样了:“咦竟然都快两点了?我说怎么有点儿困,咱赶紧洗洗睡吧,明儿还得去接机……”说到一半,他又迷惑地嘟哝起来,“老赵?阿月?大白?小白?我叫你什么来着……”
      
      赵月白抽抽嘴角,什么毛病,就不能正常叫人名字么?按你们这习惯,难不成我还得叫你滚滚?
      
      钱源已放弃思考,转身麻利地从柜子里刨出一套衣裳:“你身上这衣服太奇怪了,先穿我的,明儿再去买,内裤是新的,放心吧。”
      
      媚术真是好用,难怪那些狐族那么喜欢用。捧着看上去就价值不菲的衣服,赵月白由衷地想,修为损就损吧,这一下省了多少麻烦,还是挺划算的。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