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主义牛鬼蛇神生存手册》顾念之 ^第1章^ 最新更新:2018-06-26 21:49:0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财神下凡 ...

  • 作者有话要说:  存文
  •   说来你可能不信,赵月白是个财神,就是正月初五各家各户争相放鞭炮迎接的那个财神。
      
      不过市井传说么,真真假假半真半假大多是假,财神上天下凡的时辰又岂会让尔等凡人知晓?然而好巧不巧,这会儿赵月白下凡时没看黄历,一个不留神搭着这年正月初五的顺风祥云悠悠哉哉飘下来,飘到一半踩着子时正点,四面八方天南地北突然说好了一般炮声震天,直接掀翻了祥云,震得财神滚下云头,顺着大过年的崭新春风一路滚到人间,脸朝地直直拍进一片灯红酒绿纸醉金迷。
      
      “砰!”一声轰响,仙友们加在身上的仙罩终于碎了个干净,赵月白呸出一口飞尘,艰难地抬起头。
      
      虽是半夜,这个地方却热闹如白日集市,眼前各色各样的凡人三五成群围聚在一起,东一处西一片拥来挤去,耳边充斥着嘈杂喧闹稀奇古怪的声响,整个厅堂已经被填得满满当当,根本没人注意到这里凭空出现了一个人,似乎也没人在意刚才那一声巨响。
      
      赵月白趴在地上想了想,拾掇着一把老骨头爬起来,头顶数不清的光亮打下来,晃得眼睛生疼生疼,习惯了仙界飘渺素净的样子,乍一见到这般浮夸景象,还真有些不适应。
      
      赵月白仔细观察着周围,在心中反反复复比对了好一阵,一拍大腿恍然大悟:“我当是什么地方,赌场嘛!”
      
      虽说六百年没下过凡了,但财神还是时刻关心着凡世发展,天上也有观世镜,虽说天上一日人间一年,观世镜的播放速率也是三百六十五倍,但走马观花地看也是看,草草浏览它也是览,重大的事件特别的发展财神还是懂的。
      
      比如,凡人出息了,不像从前那么好糊弄了,搞起唯物主义科学技术建起没有帝王将相的社会主义了。
      
      说起科学技术,赵月白颇为欣赏地观摩了一遍这个大堂,端的是富丽堂皇高调奢华:那些个攒在一块金光闪闪的石头,是叫水晶灯吧?地上锃光瓦亮能照出人影的,叫地砖吧?啧啧啧六百年前的砖头可没这么好看!还有那些呜哩哇啦发着声、红红绿绿闪着光的,看那么多凡人都围聚在那里使劲往里头投东西,不用说,肯定是传说中的老虎机了!
      
      果然是红尘界金银窝,财神自然就该在金银窝里增补修为,所谓,缺啥补啥是吧!
      
      正当赵月白感慨天上那帮不靠谱的仙友终于算对了一回时,有片阴影突然盖到头上,肩膀被不经意地戳了一戳。
      
      “啊对,现在是凡人了。”赵月白迅速调整了心态,满面堆笑地回过身去。
      
      面前是两个异常高大的男子,皮肤黝黑,一口牙倒是整齐亮白,一看就不是汉人,有几分像从前的昆仑奴,此刻正整齐划一地露出八颗牙,彬彬有礼地向他鞠躬,嘴里叽里咕噜,半个字听不懂。
      
      赵月白一脸茫然——这俩昆仑奴说的啥?
      
      两位侍者也见怪不怪,领着他走到门口,指了指竖在大门十分显眼的牌子——二十一岁以下请勿入内。
      
      还好,港澳台用的繁体字,虽说简化字也看得懂,到底还是繁体习惯些。
      
      赵月白下意识摸了摸脸,他修仙那会年纪小,天资又不错,修到十七岁便摸着了门道,从此青春常驻任它沧海桑田时过境迁,自己也是当年十七岁的朗朗少年模样。
      
      你们凡人可是学都学不来!
      
      两位侍者又向他欠了欠身,礼貌地保持着八颗牙的笑容。
      
      赵月白明白过来,敢情是管他要证据,证明自己满了二十一岁。
      
      “咳,我满二十一了,绝对满了!”区区二十一算什么,本仙君连一千二百一都满过好久了。赵月白轻咳一声,装模作样地往口袋里掏。
      
      一朝有一朝的衣冠风物,一代有一代的户籍制度,这点小事财神怎会不懂,下凡之前南斗宫的天机真人早给他准备好了!现在这玩意儿叫身份证,路引叫护照,里头七拐八弯也不知安了什么芯片电路,还真不容易伪造——凡人真是出息了啊。
      
      侍者举着护照稍稍对照了一下,点点头,重新合上双手递还给他,侧过身做了个请的手势。
      
      赵月白昂首挺胸,人模人样地往里头走,大步流星。
      
      子时已过,这里人竟然还这么多。赵月白心中啧啧称奇,这些凡人都不困么?不睡觉么?话说回来,这个地方太大,也不知客栈在哪里,须得找个能说话的凡人问问。
      
      仿佛是心有所感,财神回头,隔着迷离灯火汹涌人潮,正正对上一双眼。
      
      那双眼睛里带着几点水晶灯投下的金色光亮,眨了一眨显出几分好奇来。赵月白远远打量他一阵,看上去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小伙子,略有些凌乱的头发是黑的,融着暖黄灯火的眼珠是黑的,鼻子虽然高挺但不夸张,皮肤是带点麦色的白,个头挺高,不过比那两个昆仑奴差了些——毫无疑问是个汉人!
      
      那个年轻人正懒懒靠在一张台子上,有一下没一下地往里头塞东西,看上去很闲、很好说话。赵月白如见亲人,按捺着激动心情走过去客客气气道:“这位兄……先生,请问……这附近哪里能投、能住宿?”
      
      年轻人清晰可见地惊讶了一下,重复:“住宿?”
      
      “对……”赵月白本就心虚,留意到他的表情后更加拿捏不准,“这个……天色晚了,玩了那么久,也该休息是吧……”
      
      年轻人掏出怀表看了一眼,忍不住笑出一声:“这里不就是住宿的地方么?”
      
      澳门威尼斯人酒店,客房赌场一体化,上楼睡觉下楼赌博,梦里赢百万醒后输千万,布置周到服务贴心。
      
      赵月白愣了愣,意识到自己说错话,忙改口硬生生拗回来:“我的意思是、意思是……客房在哪里?我不小心迷路了。”
      
      这年头缺什么都不会缺路痴,年轻人显然也是见过世面的,见怪不怪地直起身子:“你等我一下,我打完这把带你出去,很快就好。”
      
      赵月白这才发现这张台子中央是个硕大的骰子,一群人押下大小或者点数,台子会自动摇骰,押中者赢钱,十分简单粗暴不费脑。台子周边坐着的男男女女无不是全神贯注,好几人身上还带着纸笔,涂涂画画也不知在算什么。唯有这个年轻人,一副满不在乎模样,看也不看随手就将所有筹码押上了没人押的五点,成心送钱上门似的。
      
      赵月白目瞪口呆,忍不住拉拉他:“你好歹也押些别的吧,全押五输了怎么办?”
      
      年轻人一脸理所当然:“我就是想输来着。”
      
      “啥?”赵月白闻所未闻,一时有些呆滞。
      
      “哦,我不是来赌钱的,只是以前没见过,长长见识而已。”年轻人挠挠头,指着筹码无辜道,“这些是刚才不小心赢的,没什么用,带着也累赘。”
      
      “这个……”赵月白艰难道,“赌场里应该都可以换成钱吧?”
      
      年轻人皱皱眉:“太麻烦了,还是输光快一些。”
      
      台子正中,骰子疾速转动,就在赵月白将将开口时停下。
      
      一二二,五点,小。
      
      周围一片哀叹,有人捶胸顿足,有人摇头叹气,另有十几道目光齐刷刷投过来,羡慕嫉妒带点恨地看着年轻人愁眉苦脸抓出一摞筹码:
      
      “怎么赢了……”
      
      你这是什么表情?赵月白刚想质问,然而还没等他问出口,年轻人干脆将筹码码成一摞往旁边一推,转身招呼他就走:“算了,这个太麻烦,我还是先带你去客房吧。”
      
      “那些筹码呢?你不要了?”赵月白只觉得匪夷所思,六百年没下凡,凡人的脑子都坏了?
      
      年轻人领着他七拐八拐地走:“也没什么用,本来最初那三万筹码就是酒店送的,就当输还给酒店了就好。”
      
      赵月白傻了片刻,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三万!!你就这么不要了?!你要是真输也就罢了,扔在那里算什么?钱就这么不值钱吗!”
      
      年轻人不明所以:“筹码确实不值钱啊?你说那些赢来的?本来就是不义横财,带着麻烦要了亏心,还不如还给人家。”
      
      正财偏财都是财,钱多钱少也是钱啊!从来只有财不理人,还没见过有人歧视财的,什么脑子!赵月白痛心疾首,区区六百年,怎么就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连钱都不要了,这人间到底经历了什么竟然沦落到这般地步!果然是因为他闭关六百年的缘故么,没有他这个财神看着,凡人连钱都不认得了,连钱都不尊重了!天意,无怪乎天意要他下凡来弥补修为,看来再次为凡人树立正确的金钱观才是他此行功德所在!
      
      “这里就是电梯。”年轻人猝不及防停下脚步,差点跟财神撞个对头,“你在几层?”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