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Chapter 8 ...

  •   
      “我有说过我结婚了吗?”
      
      夏安发觉叶总总有平平淡淡却一语惊人的能力,这句话夏安在心中揣摩了两遍,确定对方的意思后,才弱弱问了句,“你离婚了?”
      
      叶矜:“……”
      
      她女儿都那么大了,夏安只能想到这个可能。
      
      叶矜瞅了瞅夏安,答,“不是。”
      
      “那你女儿……”夏安说着说着声音小了,因为看对方反应,好像不太愿继续提及这个,也正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私。
      
      夏安总算知道叶总为什么给人距离感,不苟言笑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她似乎同自己一样,不愿向别人多说自己的事。
      
      清吧的环境很适合聊天交谈。
      
      “夏小姐。”
      “嗯?”
      静静喝完半杯酒后,叶矜终于开始直奔主题,“有件事,我想和你商量。”
      
      “和我?”夏安对叶矜今晚的言行越发迷茫,不过,她果然还是找自己有事,而不是单纯喝酒。但叶总能有什么事找她?
      
      叶矜盯着夏安的眸子,继续说着,“你现在是单身吗?”
      
      又是一个出乎意料的问题,并且容易让人想入非非。
      
      “我单身……”夏安心跳倏地加快了些,因为以她的经验,这种情况下,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后半句会说“做我女朋友好吗?”
      
      恰巧这时,酒吧里抒情音乐暧昧,极其适合表白的暧昧。
      
      夏安看着叶矜的脸,很美,不食人间烟火的那种,怎么可能会……夏安不自觉握紧手中酒杯,觉得自己想象力太丰富,什么都敢想。
      
      “你二十三了?”
      叶矜又确认起年龄。
      这个聊天趋势让夏安越来越不解,“是……”
      “到法定婚龄了。”
      
      “叶总,你……”这时候,夏安似乎明白了什么,难不成叶总还有替人做红娘的爱好?真是人不可貌相。夏安不可思议笑问道,“你不是……要给我介绍对象吧?”
      
      “不是。”叶矜淡定否认。
      “哦……”夏安拿起酒杯又喝了口酒。
      “我们结婚吧。”
      “噗……”夏小姐原本是打算喝口酒冷静一下,结果听到叶矜说出这几个字,一口酒差点没把自己呛死。
      
      比“做我女朋友”还令她措手不及。
      
      夏安咳了一阵,她抬头,叶总还贴心递了张纸巾过来,脸上丝毫没有任何情绪波澜,把“我们结婚”说得比“一起喝酒”还平常。
      
      “我们……结婚?”夏安稍稍冷静,她先是笑了笑,然后支着脑袋问道,“你在跟我开玩笑吧。”
      
      纵然夏安这么说,但叶矜怎么看都不像是开玩笑的人,而她提出结婚时,也像认真的。
      
      “我是说协议结婚。”
      “协议结婚?”
      “我姥姥的情况,你应该有所了解……”叶矜慢慢向夏安解释着。
      
      梁老太太的身体状况大概也就一两年期限,虽然老太太嘴上不催什么,但心里一直在巴巴盼着她结婚,还总怕自己等不到那天,这点叶矜很清楚,形婚也是权宜之计,她不想让老太太带着遗憾离开。
      
      夏安听了,想说什么又不知该说什么,只能说整个事情来得太突然,从叶矜提出结婚到现在,她心还是乱的。
      
      和一个只见过三面的女人……结婚?
      
      “你父亲的手术费还差多少?”叶矜话锋一转,跳到了一个敏感的话题。
      这对夏安来说,很敏感。
      夏安瞧着眼前的人,沉默了,那些她果然都听到了。
      
      叶矜见夏安不语,又道,“结婚后,我可以承担你父亲的手术费,包括后续的治疗费用……”
      
      “叶总,”夏安低头咬咬唇,打断叶矜的话,然后倔强抬起头,笑道,“你还是找别人吧,这个我不适合。”
      
      叶矜以为她心存顾虑,“你放心,只是形式婚姻,我不会要求你做什么。”
      
      夏安还是固执摇头拒绝。
      自己的事,夏小姐觉得大部分时候自己咬咬牙就可以坚持下去,不需要依靠别人。
      虽然协议结婚听起来是互利,但夏安宁愿自己辛苦点,也不想别人插手。
      
      叶矜发觉自己失算了,她以为夏安会答应,毕竟夏小姐现在急需用钱,而这又是个很好的机会,“为什么?”
      
      “一定要给理由吗?”
      
      “我知道很突然,你可以回去好好考虑,不需要今晚就给我确切答复。”叶矜向一旁的服务生要了纸笔,低头在白纸上写了一串号码,“如果愿意,打给我。”
      
      夏安没回答,继续喝着自己的酒。
      
      原来这姑娘性子这么犟,叶矜再一次改变了对夏小姐的印象,她原本想要就这样离开,但离开前,还是没忍住对夏安说了一句“少喝点”。
      
      夏安再抬头时,身边的人已走了,只留下一张写着号码的白纸,她盯了好一会儿……
      
      一个人在酒吧没坐太久,夏安便走了出去,看看夜空,月亮被厚厚的积云挡住,似是要下雨了。
      
      现在还不到十一点,手机里有几条未读短信,一看,是柯若初发来的,就在几分钟前。
      
      ——对不起
      ——我不是故意的,我担心你出事
      
      夏安看了没有回,继续漫无目的在街上走着。唐振今晚突然找来夜色,夏安不用想也知道是柯若初说的,因为这件事除了她,就只有柯若初一个人知道。
      
      所以自己的事,何必同别人说。
      
      靠在街边的路灯杆上,夏安呆呆站着,突然觉得有点累了,不想回宿舍,竟发现自己也没其他地方可去。
      
      柯若初来电话了,夏安一时赌气没接。
      
      与此同时,刚交完班的柯若初心急如焚,唐振那边突然联系不上,给夏安发消息也不回,打电话迟迟没人接。
      夏安一定是生她气了。
      柯若初一直给夏安发着“对不起”,越发越鼻酸,以后夏安开始讨厌她怎么办?她好不容易才慢慢靠近夏安……
      
      五分钟后,在柯若初打第三通电话来时,夏安还是接通了,她知道柯若初是好心,只不过是心思简单,倘若自己不接电话,柯若初得一晚上睡不着。
      
      “你终于接电话了……唐振没为难你吧?对不起……我……”
      
      听着电话那头的声音,夏安笃定柯若初哭了,她无奈,只是报个平安,“我今晚不回宿舍了。”
      
      “不回来,那你在哪,夜色吗?我过来陪你。”柯若初急忙忙说道。
      
      “不用,我跟朋友在一起。”夏安态度冷淡,一句话也不愿同柯若初多说。
      柯若初把兼职的事告诉唐振,她心里的确不是滋味,毕竟她没什么朋友,唯一关系密切点的就是柯若初了。可是……
      
      “夏安——”对方就这样挂断了电话,柯若初知道自己急也没用,夏安的反应显然是在生气,不想理会自己。
      
      柯若初揉了揉额角,后悔死了,这段时间在急诊科,脑子都给忙傻了。所以她为什么要打电话让唐振去?现在夏安干脆都不回宿舍了。
      
      ——
      
      叶矜叫了代驾,一出地下车库没多远,就看到了倚在路灯杆上的夏安,她低头用高跟鞋尖有一下没一下的踢着地面。
      
      脸上没有笑。
      
      “在这停一下。”
      
      叶矜记得每次同夏安碰面时,她嘴角都是上扬着的,不管在夜店还是在医院,就连晚间和人争执,她脸上都是带着不屑的冷笑。
      
      望着此时面无表情的夏小姐,叶矜突然笑了笑,仿佛看到了当初的自己,或许这位夏小姐,比当初的自己还要倔。
      
      又是一声闷雷后,雨点开始往下砸,愈来愈大,让人来不及躲。
      
      夏安仰仰头,迈着步子往不远处的24小时便利店走去,还是被瓢泼大雨淋了个半湿。
      
      便利店外有一排座椅,夏安在靠墙边的那张坐下,拿纸巾随意擦了擦身上的雨滴,几乎无济于事。
      她发呆望着地上溅起的水花,反正也不知道去哪,今晚能坐多久是多久。
      
      真的有些倦了。
      夏安将头靠在便利店橱窗上,眯了眯眼,感觉眼皮越来越重。她承认自己是在逞强,这大半个月,她每天的睡眠时间很多时候都不足四个小时。
      医院、学校和夜店,来回奔波,全靠打起精神强撑着,有时候自己都佩服自己。果然只要有压力,你永远都不知道自己潜力有多大。
      
      黑色汽车在便利店外停下。
      雷雨只是一阵,现在已经变成淅淅沥沥的小雨,仍是烦人。
      
      叶矜拿了备用雨伞,下车。
      她看见夏安坐在蓝色的塑料座椅上,竟歪头靠着橱窗睡着了,头发裙子都被雨水打湿了些,一张巴掌大的脸蛋在灯光下,显得分外憔悴。
      
      叶矜低头,目光落在她紧抿的薄唇上,就连睡觉都像是神经紧绷着,透着一股子倔劲。
      
      夏安睡得很浅,或许不能称之为睡,只是眯一下眼睛,所以听到身畔的脚步声时,她立马警觉睁开了眼。
      
      叶矜撑着伞,又出现在夏安面前,“跟我上车,送你回去。”
      
      暴雨过后,冲走了空气中的沉闷与压抑,清爽不少。
      
      夏安看了看雨,她朝叶矜懒懒道,“等雨停了,我自己走。”
      
      难得见她说话有不笑的时候,叶矜反而喜欢看她不笑的样子。有时候笑,比不笑要累多了。
      
      “一时半会不会停。”
      
      两人这样你看我我看你,僵持一阵。
      
      夏安不言语,以为叶矜就会离开,但对方居然没有。
      
      良久,叶矜望着夏安,又主动说道,“如果不知道去哪,可以先去我那。”
      
      心事仿佛突然被窥破了一般。
      
      夏安没去看对方的眼睛,怎么总是莫名其妙被她感动到。
      
      “你不用管我。”
      
      叶矜淡淡一瞥,再次窥破夏小姐的心思,“别嘴硬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叶总OS:带媳妇回家,嘻嘻
    晚上二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