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她先婚后爱了》清汤涮香菜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7-07 11:32:3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Chapter 4 ...

  •   
      叶矜定睛看清了对方的工作证。
      姓名一栏写着,夏安。
      真的是医生。
      
      叶矜一言难尽,那晚夏小姐的言辞行为,很难让人不误会什么。也正是由于那晚,叶矜对这位夏小姐的印象,没办法好到哪去……
      
      当时的情形,叶矜历历在目。
      
      夏安握着手里的苏打水,因为温差,塑料瓶上起了一层冷霜,弄得手心冰凉冰凉,一如眼前人给自己的感觉。
      但炎炎夏日,反而觉得舒服。
      
      午间的医院十分安静。
      蝉鸣阵阵。
      忙了大半天,夏安原本还有些倦意,却因为这场偶遇而烟消云散。
      
      她脸上的笑依旧单纯,好像初入社会时,什么也不懂的小姑娘。
      叶矜不以为然。不过说起来,她身着白大褂出现在医院,倒是比端着酒杯混迹于夜店时,更为合适。
      
      现在正是一天中光照最强烈的时候,甚至衬得白色调的墙面有些晃眼。夏安与叶矜看着彼此,比起那晚的幽暗模糊,要真切太多。
      
      “夏安~”短暂的聊天被打破,一个穿粉色制服的小护士风风火火走了过来,“给你发消息怎么不回?”
      “手机刚好没电了。”
      “主任找你呢,快点!”
      小护士拉着夏安就要走。
      
      夏安匆匆看了叶矜一眼,想说什么,却发现好像也没什么可说的,便只是笑着打声招呼,“叶总,我先走了。”
      
      叶矜淡瞥一眼,没有回应,对方今天穿的平底鞋,所以显得身板越发娇小。
      那背影瘦得厉害,好似一阵风刮过,都能吹散。
      
      在原地站了片刻,叶矜不紧不慢朝长廊上的长椅走去,然后在老太太身畔坐下。
      
      梁老太太低头固执解着手里乱作一团的线绳,解了好几分钟越解越乱,却一根筋还不放弃,真是个倔强要强的老太太。
      
      没走多远,夏安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正好看到叶矜和梁老太太坐在一块儿,两人聊着天。
      
      夏安突然明白了什么,原来……
      
      “你快点,主任要发飙了。”
      “来了。”
      
      ——
      
      “姥姥,”叶矜从老太太手中拿走线绳,耐心说道,“我们今天就办理出院手续,跟我回家吧。”
      
      “我不出院,我在这儿挺好的,不去你那儿,我就在医院住着。”梁老太太犟起来和小孩如出一辙。
      
      “医生说已经可以出院了,再说你一个人在这儿,让我怎么放心?”
      
      “怎么不放心?我跟你说,这儿的医生护士对我好着呢,有时间还陪我聊天解闷。对了,刚刚那个小医生,就是我常跟你说的那个姑娘,她人可好了……”
      
      那个小医生,叶矜听老太太嘴里念叨夸赞过许多次,居然就是她?叶矜脑海中当即浮起夏安那张脸,又想起方才她低头温柔认真的模样……
      纵然如此,叶矜还是难以将她与那晚在夜店放纵消遣、与人暧昧的女孩画上等号。
      
      半个月前,梁老太太突发心梗住了院,好在不严重,住院观察几天就好。
      说起来,这已经是叶矜第三次来接老太太出院,刚开始老太太VIP病房不住,一定要挤普通病房,现在住院观察结束了,老太太又无论如何都不肯出院。
      说是医院热闹有人陪,舍不得走……
      
      “我搬家了,那边更适合疗养。”室外太热,叶矜先扶着老太太回病房,边说着,“晚晚在家天天说想太姥姥,要听你讲故事。”
      
      “真的?”一听到小重外孙女想自己,梁老太太才稍稍动摇,她四顾看看,“小家伙今天怎么没过来?”
      
      “今天幼儿园上课,等下课了,我再让周姨接她过来。”当初被叶矜从福利院领回家时,叶晚才不到两岁,如今已到了上幼儿园的年级。
      
      “对啊,晚晚已经上幼儿园了,我怎么又给忘了……”梁老太太轻拍了拍自己脑袋,低着头嘀咕了一阵,嘀咕着嘀咕着,老太太又抬起头,然后满心欢喜地问叶矜,“矜矜,你过几个月就要结婚了吧?”
      
      叶矜语塞。
      这个月老太太已经是第四次问这个问题,她解释过了三次,依旧徒劳。就如医生说的那样,老太太阿尔兹海默症的病症已经越来越明显。
      自她母亲去世以后,老太太的身体就每况愈下,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打击无疑是巨大的。如今心脏也一天不如一天,年纪和身体状况摆在那,手术风险太大,目前也只能靠药物保守治疗。
      
      梁老太太也清楚自己的身体,知道没剩下多少时日,她倒是看得开,反正人来这世上走一遭,生老病死谁都得经历,开心一天是一天。
      只是她总惦记着叶矜。
      当初她女儿年纪轻轻就一走了之,留下这么一个外孙女,她是一天天看着叶矜长大的,从小到大,花了自己多少心血。她现在最挂念的,自然也是叶矜。
      
      梁老太太一直盼着叶矜结婚,几乎盼成了执念,可叶矜,偏偏又从未打算过结婚。
      
      “矜矜,你女朋友还没带来给姥姥看……”梁老太太还是固执追问着。
      
      叶矜在病床旁坐下,沉思一阵,这次没有解释,而是改口安抚老人道,“过些天我带她回家,让姥姥瞧瞧,好不好?”
      
      “这才对嘛,早就该带了。”梁老太太听叶矜这样说,笑逐颜开,眼睛几乎眯缝成一条,只是眼角的皱纹,同刀刻似的。
      
      包里的手机震动起来,叶矜拿出手机一看,起身去了病房外接电话。
      
      “你姥姥情况还好吧?”
      “状态不错,今天终于答应出院了。”
      “她脾气就是犟。”叶珍心里的石头落了地,“矜矜,这段时间辛苦你了,我忙完下个礼拜就回国。”
      “没关系,这边有我。”
      “你和蔚敏应该见过面了吧?”没聊几句,叶珍又开始为自己外甥女的终身大事操心,“你们真的挺合适的,可以先处处……”
      叶矜扶了扶额,打断叶珍,“小姨,别再为我安排这些了,我工作挺忙的。”
      “你这孩子……”
      
      叶矜挂断电话,望着远处。
      天气很好,晴空万里,湛蓝一片。但想到生活工作上大大小小的事,依然有喘不过气的感觉。
      
      不远处走来一位扎马尾的女医生,叶矜目光定格,等对方稍稍走近时,叶矜才发现自己认错了。
      
      ——
      
      几近黄昏。
      夏安写好病历书,看看时间,已经是五点四十分,晚七点还要回学校上课。
      这样紧张忙碌的节奏,她早已适应。
      如果只是忙碌,那没什么,但现在她面临的,不只是忙碌。
      
      办公桌上还放着半瓶苏打水,夏安疲惫趴在桌上,望着静静发呆,半分钟或者更久一点。
      
      “你是医生?”
      夏安托着头,休息时,脑海里突然想着一些事,莫名笑了笑。
      
      准备下班。
      路过1201房时,夏安下意识放慢了脚步,以前经过,她总会去看看那个可爱的老奶奶,顺便打声招呼。
      说起来叶总……
      她应该就是梁奶奶的家属吧,夏安想起下午的偶遇。
      
      有时候觉得这个世界是挺小的。而当夏安在同一个自动贩卖机前再遇上叶矜时,她更是这样觉得……
      
      斜阳映衬她高挑的身影上,几乎完美的侧脸轮廓上被镀上一层金边。叶矜总给人从容淡然的感觉,那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
      
      夏安不自觉驻下脚步,在一旁安静站着。眼神从对方精致的鼻梁,再扫到柔软的唇瓣……
      
      目光几乎移不开了,第二次见面,夏安还是有被这个女人的气质惊艳到。
      
      自己虽然没少被人夸漂亮,但是站在叶矜面前时,夏安会觉得自己不足为道,这无关自卑,她认为事实如此。
      
      叶矜偏头,恰看见手中捧着病历本的夏安,立在长廊,夕阳洒在她侧脸上,她唇角正上扬,脸上挂着浅笑。
      很美好的一幕,女孩脸上干净简单的笑,让人觉得舒服。
      一向不管他人瓦上霜的叶矜,突然有点好奇,这位夏小姐,究竟是怎样的人?
      
      “我来付吧。”夏安走了上前,同叶矜肩并肩站在一起,转头看她时,笑得明媚大方,“叶总,你喝什么?”
      叶矜刚好回头,“不用。”
      两人同时转头时,脸贴着脸,靠得有些近,近到仿佛能感受到对方气息。
      
      夏安又闻到了她身上的香水味了,沁人心扉,淡雅如她本人。或许是两人贴太近,夏安望着那双漂亮的眼睛说话时,声音都不自觉柔了起来,“中午你请我,这次我请你……”
      
      叶矜低垂着眼眸,也望了夏安脸颊两秒,连细长的睫毛都能看清,叶矜意识到她们之间的距离过于亲密,又退半步,拉开到合适的位置。
      
      靠近她的那一刻,夏安明显觉察到自己心率有些快,如同那晚和她喝酒时一样。
      有点暧昧。
      夏安正心不在焉想着什么……
      
      就在这时,一个小奶音突然蹦了出来:“妈妈,我要那个——”
      
      女孩从叶矜身侧探出个小脑袋,一双眼睛黢黑明亮,可爱极了。
      叶矜蹲下身,将一旁小女孩抱起,轻声问道,“想要哪个?”
      叶晚伸出圆乎乎的小肉手,卖萌指了指,再朝叶矜撒娇道,“妈妈,这个。”
      “好。”
      
      妈……妈妈?
      夏安僵在原地,有点猝不及防。
      

  • 作者有话要说:  先给小天使们说声抱歉,因为之前码的那三章,和我预期的感觉不一样,所以我在原来的基础上进行了小部分的修改调整。
    然后之前的三章被拆分成了现在的四章,所以本章是你们之前看过的内容,给大家带来的阅读不便,还请谅解~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