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5、Chapter 15 ...

  •   
      “没问题。”夏安答道,合约上也是这样约定的,只是突然多出来的这重身份,她还需要些时间来适应。
      
      起风了,夜间微凉,夏天就这样悄然过去。
      
      挂断电话,夏安将手机收回口袋,又加快步伐。
      
      “她是我女朋友。”
      “我女朋友不需要你照顾。”
      ……
      
      边走着,夏安边想着这半个月来遇上的点滴,说来挺不可思议的。
      
      夏安原本一点也不相信缘分这回事,现在突然有些信了。就好像她和叶矜,从第一次遇上开始,冥冥之中注定要给对方假扮对象一样。
      
      “妈妈,谁要搬来我们家?”叶矜刚挂断电话,叶晚立马贴上前问着,一脸不太乐意的模样,“我不要陌生人住我们家……”
      
      别看叶晚有时候人小鬼大,其实她比一般孩子内向,甚至胆小,素来不喜欢与陌生人打交道,所以叶矜很意外,叶晚和夏安才见过两次面,就能那样亲昵。
      
      可能眼缘真的很微妙吧。
      
      叶矜放下手机,瞧着眼前这张肉乎乎的小脸蛋,故意说道,“你要是不喜欢,那妈妈就不让小夏阿姨过来住了。”
      
      叶晚一听是小夏阿姨要过来,刚开始还不太相信,想了片刻以后,一张小嘴笑得都合不拢了,“是小夏阿姨要来我们家住吗?妈妈,你不是在骗我吧……”
      
      “妈妈没骗你。”正如和叶矜所预想的那般,一听到夏安要搬过来,叶晚都乐坏了,笑逐颜开,就差手舞足蹈。
      
      开心一阵过后,叶晚抱着叶矜手臂,一本地正经问道,像是在求证一件极其重要的事,“妈妈,小夏阿姨就是你的女朋友,对不对?”
      
      叶晚还在执着这个问题,上次没有得到肯定回答,她不满意。
      
      才多大年纪,就一口一个女朋友说着。叶矜抱过叶晚,捏了捏她的脸蛋,问道,“小家伙,谁教你这些的?”
      
      “你先告诉晚晚,小夏阿姨是不是你女朋友?”叶晚这样说着,心中越发确定。
      
      孩童的双眸中满怀期待。
      
      叶矜望了叶晚片刻,点头承认,认真说道,“她是妈妈的女朋友,妈妈以后有人陪了,晚晚不用担心了。”
      
      叶晚脸上的灿烂笑容更甚,“太姥姥没有骗我,太姥姥还跟我打赌说,小夏阿姨肯定是你女朋友。”
      
      叶矜无奈,这一老一小平时都在讨论些什么……
      
      不过说起来,这下总算能解决老太太的心结了,即便只是谎言,但至少能让老人家不留遗憾。
      
      “太好了!妈妈有女朋友了,以后妈妈就不用一个人了……”叶晚越说越开心,乐得有些语无伦次,心愿终于得以满足,“我有两个妈妈了~”
      
      “对,晚晚有两个妈妈了。”叶矜听着,心中感触,原本只想满足老太太的心愿,却没想到叶晚会这么欢呼雀跃。
      
      “你什么时候去接小夏妈妈回来?”叶晚催促着。
      
      前后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叶晚就把阿姨改口成了妈妈,并且叫得十分自然,像是在心中蓄谋已久一样。
      
      叶矜摸摸叶晚脑袋,“你听话早点睡,我就早点带她回家。”
      
      “好~我现在就睡。”叶晚立马拉开被子,钻进被窝躺着,也不吵着嚷着要听故事,不管现在有没有睡意,都强行眯上眼,安静乖巧。
      
      叶矜在床头坐了片刻,头一次看到小家伙脸上挂着这样的欣喜,连闭眼睡觉时唇角都是上扬的。
      
      给人希望又让其落空,是件很残酷的事。对一个纯真无邪的孩子来说,更是如此。
      
      叶矜低头轻抚着叶晚的头发,若有所思,两年过后,对小家伙来说,是不是又是种伤害?
      
      生活总有许多无奈,或大或小。
      
      *
      
      周五晚上,叶矜在医院再见夏安时,她比前几天还要憔悴,虽然上了妆,但依稀可见淡淡的眼圈。
      
      二十三岁,医大在读研究生,父亲重病,经济拮据。这是叶矜对夏安的了解,仅此而已,并不算多。
      
      同样,夏安对叶矜也称不上了解,三十二岁,公司高层,典型的事业有成职场女王。
      
      住院部十楼,夏安在1007房停下脚步,看了看身侧的叶矜,“到了。”
      
      夏河先在入仓移植的的前一天,他终于如愿以偿见到了夏安口中的“女朋友”。
      
      夏安是挽着叶矜的手臂走进病房的,有如真情侣一般恩爱,“爸,这是叶矜。”
      “叔叔,我是夏安的女朋友……”
      
      两人装过好几次,如今都快装出默契的感觉了。
      
      看着卧病在床,被化疗折磨得狼狈而沧桑的中年男子,叶矜突然能直观感受到夏安的苦衷,一个没毕业的姑娘要承担这些,的确够呛。
      
      “你就是……”夏河先望着眼前的人,难以置信到说不上话,这样的人儿,竟然是自己女儿的女朋友?
      
      夏安瞧夏父的反应,就知道她爸的满意度了,毕竟像叶总这样的优质对象,百里挑一,很难让人不满意。
      
      夏河先话少的可怜,只是问了几个关心的问题,就安静下了。但心底还是不住感叹,他果然是瞎操心了,女儿的眼光不知道比他要好多少倍,处的对象不仅成熟漂亮,还事业有成。
      也难怪一直拒绝唐振。
      
      想到这些,夏河先心安起来,他了解自己女儿,依夏安的脾气她是绝不肯轻易依靠别人的,如今看到她有愿意依靠的人,这说明是真心喜欢。“丫头,处对象了是好事,你应该早点跟我说。”
      
      “现在说也不晚。”
      
      夏河先又望向叶矜,不善言辞的他,话几乎是拼尽全力憋出来的,“姑娘,我这个人不太会说话,我们家的情况……谢谢你,多亏了你帮衬,小安才能少吃点苦。这孩子是吃苦长大的,都怪我没用,你是不知道,她十二岁就开始出去挣钱补贴家用了,你说一个十二岁的孩子,能懂什么……”
      
      语气里藏着的都是心酸。
      
      “爸,你说这些干嘛?”夏安赶紧打断夏河先,这些事,她从来没跟外人提过,她不愿提,更不想用这些来换取他人抚慰。
      
      很多事情只要熬过来了,也就过去了,没什么好伤春悲秋的。
      
      十二岁……
      听到这些,叶矜面色沉静,不觉瞥了眼夏安,笑起来时一副岁月静好的模样,并不意味真的岁月静好。
      有的人越笑,反而越让人心疼。
      
      “这孩子脾气就这样,打小就要强,什么事都一个人扛着,再苦都闷在心里不说。”夏河先继续对叶矜说道,“叔叔就希望你能多照顾着点她。”
      
      再苦都闷在心里不说,这点叶矜倒是看出来了。
      
      夏安再一次强调,“我不都跟你说了,她对我很好,很照顾我,你不用交代了。”
      
      “您安心治疗就好,”叶矜转头看了看夏安,轻声说道,“照顾她是我分内的事。”
      
      听着这句话,再对上叶矜的眼神,夏安恍惚间竟然有些走神,但很快又清醒于现实,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
      
      “那就好、那就好……”听到叶矜这句话,夏河先差点老泪纵横,“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夏安说再多,都抵不过叶矜这一句。
      
      “老夏,这回你该可以安心准备手术了吧?”
      
      “哎,爸安心了……”夏河先笑容憨实,“我现在精神好着呢,会照顾好自己,你们也不用担心我。”
      
      夏安见夏河先状态这么好,松了口气,再者,他也不会再惦记着让自己和唐振结婚了。
      
      十分钟后,两人离开病房。
      叶矜准备回家,而夏安也要回学校,两人正好进了同一班电梯。
      只有她们俩人。
      
      “为什么说手术费是我付的?”安静狭小的空间,叶矜开口问道。
      
      夏安背靠着电梯壁,双手插在口袋里,望着镜子里她和叶矜的身影,疲倦又无奈地说着,“我总不能说是我在夜店兼职赚的,我爸那性格,知道了得气晕。”
      
      电梯匀速下降着。
      
      “你其他家人呢?”叶矜见夏安一直是一个人,不禁问。
      
      夏安低了低头,有短暂的沉默,然后淡然笑笑道,“我是单亲家庭,就我跟我爸。”
      
      叶矜没再问什么。
      
      电梯到了一楼。
      
      出了电梯,叶矜瞧夏安消瘦的身子和疲累的面容,不知不觉想到那晚抱她时的情形,怀里简直是抱着一副骨头架子。
      
      “要强不是逞强。”叶矜瞥着夏安,突然说道。
      
      夏安还没来得及揣摩叶矜的意思,就听到她对方说,“周日晚上,别忘了。”
      
      “我记得。”夏安知道叶矜是指周日晚上去叶家吃饭,不用想也知道是把自己介绍给她家人,顺便再说结婚的事。
      
      叶矜转身离开之前,想了想,还是对夏安道,“到时候给我打电话,我来接你。”
      
      “叶总,你等我一下。”说罢,夏安跑去了一旁的自动贩卖机。
      叶矜看夏安在买着什么。
      “叶总,这个你带给晚晚吧,”半分钟后,夏安把橙汁递到叶矜手边,是之前她给叶晚买过的那款,“你告诉她,我过两天就去陪她玩。”
      
      叶矜低头看看手中的橙汁,心想,今晚估计小家伙又要开心好一阵,这几天,叶晚总是在她耳边问着小夏妈妈,就没消停过。
      
      “以后你不用叫我叶总。”
      
      “那叫什么?”夏安迟疑片刻,大概突然脑抽了一下,她脱口而出,“老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