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陆路鹿 ^第6章^ 最新更新:2019-01-27 08:08:0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Episode#06 ...

  •   丛涵倒不是存心骗尤霓霓,而是真的以为她在追陈淮望,所以和她开了一个小玩笑,先降低她的期待值,以此增加最后的惊喜感。
      
      只是,就目前的状况来看,好像惊喜过头了?
      
      当事人之一被吓得说不出话,呆呆地望着另一位当事人。
      
      和外面的大好天光比起来,没开灯的教室不算亮堂,陈淮望站在门外,受明暗参半的光线庇护,让人很难从那张鲜少情绪的脸上读出什么端倪。
      
      她更绝望了。
      
      对方还什么招都没出呢,她就自动从“受害人”降为“背地里说人坏话的小人”。
      
      看来在背后议论他人果然要不得。
      
      无济于事地悟出这个人生道理后,尤霓霓闭嘴,躺平任嘲,却不知道陈淮望为什么沉默。
      
      好在只要丛涵脑子转得够快,冷场就追不上他们。
      
      他自带粉红滤镜,见尤霓霓坐着不说话,理所当然地认为她是太喜欢这个惊喜,骄傲道:“小学妹,你别喜极而泣啊。下次我再给你搞个大的!”
      
      喜……喜极而泣?
      
      真不愧是她哥哥的发小,用词就是讲究,竟然完全看不出来她是真的想哭呢。
      
      尤霓霓被“生活好难我好烦”七字真言安排得明明白白。
      
      毕竟在她幻想过的无数种和丛涵搭话的方式里,绝对没有眼下这种。没机会和他表明真实属性就算了,甚至连最简单的正常聊天都做不到。
      
      唯一的好处大概只有“暂时不用面对陈淮望”吧。
      
      这么一想,尤霓霓稍感安慰,不知所措的视线名正言顺移到他身上,疑惑道:“搞什么大的?”
      
      还能是什么。
      
      丛涵当她不好意思,本着“一家人不说两家话”的原则,俯身凑到她的耳边,低声道:“你不是在追他吗。放心,有我在,绝对给你稳稳的幸福!”
      
      ……没必要搞这么大吧!
      
      尤霓霓急红了脸,连忙摆手澄清:“你误会了!我和他都不熟,怎么可能追他!”
      
      这一次,她没再一口咬定不认识陈淮望,但急于撇清关系的样子和那晚差不了多少。
      
      不熟还拿他发誓?
      
      对于这种矛盾的说辞,丛涵只想得到一种可能性,直起身子,把矛头指向一直没说话的人,数落道:“你看看你,又做了什么好事,气得人小学妹都不认你了。”
      
      哈?
      
      这是什么神仙脑回路?
      
      尤霓霓小小的脑袋里装满大大的困惑,见误会越来越深,也顾不上考虑时机合不合适,决定就此坦白自己喜欢江舟池的事实。
      
      谁知这时,头顶上方毫无预警飘来一句淡嘲,如同一颗消魂钉,专扎人的脊梁骨。
      
      “一个扫把星能做什么。”
      
      “……”
      
      嘲讽或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幸好现实教会尤霓霓成长。
      
      她暗自下定决心,无论今天陈淮望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她都通通不作回应。反正只要不理他,她就不会再像之前那样,傻傻地掉进他挖的坑里。
      
      于是,尤霓霓一直望着丛涵,和他说话,从头到尾没再看过讨厌鬼一眼。
      
      最后,这一策略取得明显效果。
      
      没一会儿,对她侧脸没兴趣的人便耗尽耐心,面无表情地离开,只留下一阵薄荷味的风。
      
      丛涵没在意,还沉浸在乱点鸳鸯谱的快乐里无法自拔,直到陈淮望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他才察觉一丝不对劲。
      
      怎么这人看上去好像真的在不爽什么?
      
      考虑到项上狗头的珍贵性,丛涵不再打嘴炮,丢下一句“下次再聊啊小学妹,我先去帮你收拾那小子”便匆匆离开。
      
      尤霓霓愣愣地“哦”了两声。
      
      这就走了?
      
      她不敢相信,伸长脖子,往走廊上左看看右看看。
      
      确认不会再突然冒出人后,她立马扑进以透明人状态围观完全程的苏糊怀里,趁热告状。
      
      “糊涂虫,你现在能理解我刚才为什么要说那些话了吧!你说我怎么这么倒霉,摊上他这个恐怖分子,还让丛涵学长误会我在追他……我再也不是从前那个被老天爷眷顾的幸运儿了呜呜呜……”
      
      这番活力十足的控诉听上去可不太像受到伤害的样子。
      
      苏糊好笑地拍拍她的后背,先顺着她的话往下说:“是啊,你怎么就摊上他了呢。”
      
      陈淮望确实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人。
      
      这一点她在修车那晚就知道了,所以不是什么新鲜事,反倒是刚才的事,让她对他有了新认识。
      
      比如。
      
      “可是,这么恐怖的一个人,居然没和你计较你骂他的事,说不定他没你想得那么糟糕?”
      
      尤霓霓一听,顿时停下假哭,抬头看她,脸上流露出“还有这种解题思路”的惊奇表情。
      
      意料之中的反应。
      
      苏糊知道她对陈淮望早有了先入为主的观念,多说也无益,于是又捏捏她的脸,给她想了一个实际点的解决办法。
      
      “好啦好啦,别气了。如果你真的不想再和他接触,以后绕着走就好,没必要为这事儿烦心,也没必要再说他坏话,否则到时候你又理亏,知道吗。”
      
      “……嗯!”
      
      尤霓霓郑重地点点头。
      
      从今以后,自由变少,责任变大。
      
      她一定谨言慎行,将“在心里辱骂陈淮望”的行为进行到底。
      
      *
      
      少女的烦恼倒是解决好了,可怜另一头的“老父亲”还在为了“叛逆儿子”辛苦奔波。
      
      虽然丛涵暂时没弄明白陈淮望到底在不爽什么,但有一点很明确:他就是死,也要找个垫背的!
      
      好巧不巧,下楼的时候,垫背的不二人选主动送上门,他当即拉上对方一块儿。
      
      “走,陪我去逮陈淮望。”
      
      得亏李寂和他俩认识了十几年,要不然还听不懂这话,等他说完,指着他就是一顿骂:“不是让你少去烦他吗,你怎么又不听,好好活着不行?”
      
      “我没事烦他干什么!你以为我他妈傻啊!”
      
      “你他妈还不傻?”
      
      “……”
      
      丛涵觉得他是不知情才这样,一边走一边和他说了说刚才的事。
      
      李寂听完,中肯评价道:“真的很他妈傻。”
      
      “……”
      
      最后,千言万语汇成一个国际通用手势——丛涵冲他竖起中指。
      
      当然了,吵归吵,正事也没忘。
      
      很快,俩人来到旧实验楼前,果不其然,在楼前看见了要找的人。
      
      原本这里在新实验楼建起后就要拆除,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动工,如今就这样荒废着,成了孕育各种潜在社会新闻的温床。
      
      其中,偷食禁果的小情侣,欺负同学的不良少年少女,喜欢搞事的混混学生在这儿最为常见。
      
      可就算胆大如他们,在做这些违反校规校纪的事之前,也知道找间教室,偷偷摸摸着来,哪像陈淮望,就站在外面,嘴里还咬着根烟,正准备低头点燃。
      
      正大光明,肆无忌惮。
      
      丛涵和李寂见状,十分默契地以最快的速度冲过去,一个人抢烟,一个人抢打火机,把不文明现象及时扼杀在摇篮里,而后进行教育工作。
      
      “大哥,最近学校查这么严,你注意一下影响好不好,小心你姨真把你宰了!而且明明还剩三节课就能去外面,你非得现在抽?不能忍着?”
      
      见是他俩,陈淮望身上的冷冽稍褪,却没把这话当回事儿,松松散散道:“不能。”
      
      “……”
      
      好吧,他没直接在教学楼里抽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了,不能要求他太多。
      
      于是丛涵又换了种劝说方式:“不就是被小学妹说了两句吗,没必要搞这么颓吧。这世上哪有一番风顺的感情啊,人歌里都唱了,问到何时葡萄先熟透,你要静候再静候,就算失收始……”
      
      说到激动处,干脆唱了起来。
      
      单纯想抽根烟的人听得皱眉,看了李寂一眼,意思大概是——
      
      这个傻几把玩意儿又在瞎几把说什么。
      
      李寂读懂了,简单明了地解释:“他觉得你痛失唯一敢当面追求你的小学妹,心情不太好,所以想劝你想开点。”
      
      陈淮望“哦”了声,在丛涵明确的“不用谢我”的眼神暗示下,毫不留情道:“脑残电视剧看多了?”
      
      “……”
      
      丛涵想打人,可惜打不过,只能转移打击目标:“鸡儿,你上。”
      
      本来李寂不想帮他收拾烂摊子,无奈正好想起今早听说的一件事,只好被迫帮他一次,说道:“不过这小学妹确实是个狠角色,昨天居然只用了一句话,就把想追你的女生全吓跑了。”
      
      “我靠,这么强?”丛涵立马凑过来追问,“说的什么话?”
      
      李寂没理他,依然对陈淮望说道:“她说你的性取向有它自己的想法。”
      
      ???
      
      丛涵花了一秒钟,才把这话和“gay”划上等号,同时自行脑补出一部爱情故事。
      
      他一脸佩服道:“小学妹为了得到你,居然不惜用这种手段逼退情敌,真是太感人了!”
      
      “……”
      
      李寂无语,真心建议道:“你平时能不能少看点少女漫画,脑子里装的都是些什么粉色颜料。”
      
      “……谁他妈看少女漫画!我看你才是土狗打饱嗝,屎吃多了!”
      
      只看高清无/码进口电影的热血男儿岂能容忍自己遭受这种人格侮辱,准备奋起反抗,余光却瞄见身边的人一直没说话。
      
      丛涵生怕他又在想折磨人的法子,立马收起火气,放下尊严,讨好道:“爸爸,想什么呢?”
      
      闻言,陈淮望从李寂的话里回过神,掀眼看他。
      
      想什么?
      
      大概是,尤霓霓说那些话的时候,脸上是不是又带着沾沾自喜的小表情。又或者,如果她知道了这件事,会不会又理直气壮地编些鬼话来为自己开脱。
      
      不过,不管是哪一种,似乎都足以成为枯燥生活的调剂品。
      
      抽烟的欲望逐渐消减,陈淮望低头哼笑,难得配合丛涵的无聊亲子游戏,回道:“你妈。”
      
      “…………”

  •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哈哈哈哈哈恭喜油腻腻喜提丛涵这个傻fufu的儿砸!
    #明天油腻腻还会被抓包吗
    #你猜
    今天放个温馨(?)的小剧场~之前在weibo发过~
    *
    尤霓霓每次有求于人的时候,都喜欢撒娇,而撒娇的方式是最没营养的说话用叠字。
    这天,她求人的对象变成了陈淮望,于是一直缠着他,“望望”“望望”地叫个不停。
    陈淮望正忙,腾出一只手,摸摸她毛绒绒的脑袋,哄道:“别学狗叫。”
    尤霓霓:…………(去你妈妈的。
    *
    最后,请用一句话形容前半章的望望
    我先来!
    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
    *
    谢谢【崽崽王-zx】【小院子】【欧阳了个惠琳】砸雷还有你们滴营养液~
    继续所有2分评送红包~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