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陆路鹿 ^第14章^ 最新更新:2019-02-06 21:27: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Episode#14 ...

  •   司机师傅似乎还不急着回家,慢慢悠悠地行驶在宽松的马路上。
      
      从半打开的车窗涌进来的晚风也温柔。
      
      空荡荡的车厢里却再次陷入沉寂。
      
      陈淮望盯着她那双明亮清澈的眼眸,没有说话。
      
      因为这句回答成功取悦了他。
      
      成功到就算知道这只是她带有目的的讨好,他也乐意被骗的地步。
      
      说实话,这种被人轻易操控情绪的感觉很糟糕。
      
      然而尤霓霓并不知道他的这份心情,只知道自己迟迟没得到他的回应,还以为这个方法也失败了,一时备受打击。
      
      毕竟她对刚才无懈可击的回答充满信心,哪儿知道最后还是难逃石沉大海的命运。
      
      可是,这次的问题又出在哪里呢?
      
      尤霓霓拿出压箱底的钻研精神,开始好好研究琢磨,样子看上去比对待数学难题还认真。
      
      只可惜这份认真没能感动老天爷。
      
      公交车抢在她想出确切的答案之前,停靠在站台前。
      
      车上仅剩的两个乘客依次下车后,新鲜的空气凑来帮忙,却也没能冲淡横亘在他俩之间的沉默。
      
      见状,尤霓霓不禁有些沮丧,心想丛涵的提点没用上,自己的努力没回应,这会儿连句“再见”都没有办法好好说。
      
      这一天大概也就只有这样遗憾收场了吧。
      
      她独自往家走去,准备节后再战,可是没一会儿,又意外发现自己和陈淮望始终隔着一道影子的距离,连忙看了看周围环境,确定自己没走错路。
      
      那就只剩下一种可能性。
      
      他俩住在同一方向。
      
      得出这个结论后,尤霓霓不知道自己是应该保持沉默,还是应该把握住这最后的时间,上前再和他好好说说。
      
      既然暂时无法做出决定,那她只好先继续低头跟在他的后面。
      
      这一次,她走得没刚才那么安静了,一步比一步跨得大,只为了踩陈淮望的影子。
      
      踩着踩着,忽然间,影子不动了。
      
      尤霓霓也不动了,意识到是前面的人停了下来后,吓得赶紧从影子上面跳开,默默缩在一旁,以不变应万变。
      
      谁知那道影子也久久地安静着,如同嵌在水泥地上,覆在上面的树影倒是晃得欢快。
      
      又僵持了数秒后,她率先败下阵来,主动承认错误:“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踩……”
      
      话没说完,便被陈淮望没有情绪的嗓音打断。
      
      “过来。”
      
      闻言,尤霓霓不解地抬头,又听他说道:“不是要利用我吗。”
      
      ?
      
      利用?
      
      尤霓霓忽略了这句话本身的意义,耳朵里只容得下这一个关键词,这才想起自己刚才只顾着解释人渣,竟然不小心漏掉了这个重点。
      
      她瞬间被点醒,之前苦想无果的问题也终于找到答案。
      
      原来他不高兴就是因为这个啊。
      
      可是,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压根儿不相信她是真心想和他道歉,所以才会出现这种怀疑吧。
      
      这让尤霓霓有点受伤,但也知道怪不得别人,谁让她有前科,没信誉度呢。
      
      在各种办法都无果的情况下,她觉得自己的态度或许应该强硬点,于是站着没动,一副“你不相信我我就不过去”的架势,非常严肃地澄清道:“我没有想过要利用你。”
      
      这是真心话。
      
      因为尤霓霓已经想通了,如今她不求能从陈淮望那儿打听出江舟池的什么消息,更不求和他做普通朋友,只求他们之间可以回到那通电话以前。
      
      她可能还是没有那么喜欢他,但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卡在一个莫名其妙的关系里。
      
      说完,又想起什么,补充了一句。
      
      “不对,一开始听说你和我哥哥认识的时候,我确实想过为了他和你搞好关系,但我现在知道了,你是你,他是他,你们是两个独立的个体。”
      
      “而且,哥哥他不喜欢在公开场合讲私事,就是为了避免别人打扰他的朋友,如果我还这么做的话,根本不配喜欢他。”
      
      对于曾经有过的不良想法,她毫不避讳,一脸坦荡荡地讲了出来。
      
      只不过语气听上去略微委屈。
      
      而这种委屈又和上次在走廊上刻意演出来的截然不同,不太明显,却又让人无法忽视,像是一泓清泉,无声无息地冲走最后一点负面情绪。
      
      陈淮望不再为难她,甚至连她三句话不离江舟池的事都不想计较了。
      
      他低声缓缓回道:“嗯,我知道了。”
      
      原本尤霓霓已经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听见这简短回答的当下,一时没反应过来。
      
      等反应过来,明白这句回答代表什么意思后,又有点怀疑。
      
      她不相信道:“你不生我的气了?”
      
      “嗯。”
      
      “真的?”
      
      “嗯。”
      
      经过反复的确认,尤霓霓终于相信了。
      
      话音落下的瞬间,消失已久的光亮也重新回到她的眼睛里。
      
      她蹬蹬蹬跑到陈淮望的跟前,仰头看他,终于不再畏畏缩缩,而是拿出以往面对他的气势,哼道:“就和你说我们百度云超级会员从不说谎!你还一直不肯信我!现在知道错了吧!”
      
      得寸进尺的劲儿又冒了出来。
      
      不过比起之前的小心翼翼,确实还是这样张牙舞爪的她来得可爱。
      
      可爱得让人忍不住想要揉揉她毛绒绒的脑袋,或是捏捏她肉肉的脸颊。
      
      还好陈淮望不是人。
      
      他忍住了。
      
      短暂的沉默后,陈淮望双手插兜,继续往前走,没把这番挑衅当回事儿,只平淡地回了句:“讨好完就翻脸不认人也是你们百度云超级会员的特点吗。”
      
      “……”
      
      这熟悉的嘲讽语气是怎么回事。
      
      她是不是又主动给他提供了一个新的攻击点?
      
      尤霓霓怒己不争,皱了皱鼻子,不服气地反驳道:“我才没讨好你,我是真的想对你好一点。”
      
      对他好一点?
      
      街道两侧的路灯并不明亮,陈淮望的眼底却似有微光晃动,也不知道是因为心情愉悦,还是觉得这话听上去像笑话。
      
      他扯着嘴角,反问道:“这次不怕和我扯上关系了?”
      
      “……”
      
      哪壶不开提哪壶。
      
      尽管接下来的回答有打脸的嫌疑,但尤霓霓还是重重地点点头,如实回道:“不怕了。”
      
      其实,与其说是害怕和他扯上关系,倒不如说是不愿意和她讨厌的人扯上关系。
      
      可现在不一样了。
      
      现在她既不讨厌陈淮望,也没人再捆绑他俩了。
      
      毕竟丛涵已经对他俩的“感情”彻底死心,另一位热衷配对的同学更不用担心,反正只要陈淮望“一日是gay”,她就一日不会再提这事儿。
      
      陈淮望听她回答得干脆,侧头看了她一眼,比起最后的答案,似乎更在意中间的过程。
      
      他问道:“原因呢。”
      
      原因?
      
      尤霓霓没想到他会问得这么深入,幸好答案正好就是她一直想说的话,不至于乱了阵脚。
      
      虽然之前过河拆桥是她不对,可她也不是无缘无故提出那种要求。
      
      既然他这会儿要问个清楚明白,那她就奉陪到底,让他好好认识到他之前有多过分!
      
      于是尤霓霓一一列出他的罪状。
      
      “之前害怕被误会还不是因为你既嫌我废话多,又嫌我长得矮,还总是莫名其妙针对我!换成是你,难道你会愿意和一个这样对你的人扯上关系吗?”
      
      陈淮望没说话,像在思考着什么。
      
      尤霓霓果断当他是默认了,一下子底气更足,振振有词道:“看吧看吧,你也不愿意啊,所以怎么能怪我撇清关系呢!”
      
      谁知这番铿锵有力的质问却换来一记响亮的打脸声。
      
      因为下一秒,她便听陈淮望不紧不慢道:“怎么,我和说我是扫把星、乌龟王八蛋的人扯上关系不算数是吗?”
      
      “…………”
      
      猝不及防,又是一枪。
      
      尤霓霓难得在他面前占一次上风,被这么一说,又瞬间没了底气。
      
      她再次理亏,但不愿意认输,便继续把责任归到他的身上:“说你是扫把星也是因为你先说我,我们腾讯视频包年会员从来不会主动惹事!望周知!”
      
      闻言,陈淮望不接话了,不知想到什么,轻笑了声。
      
      这样幼稚又没营养的对话,他有多久没说过了?
      
      大概已经久得他都快记不清了吧。
      
      真是托她的福。
      
      尤霓霓背着双手,歪头看他,敏锐地捕捉到他的笑,立马抓住机会,强行宣布结果:“笑了就代表认同我刚才说的话哦,所以整件事还是你错得多。不接受反驳。”
      
      这话说得让人就算想反驳,也没有反驳的余地。
      
      幸好陈淮望也没什么反驳的欲望,“嗯”了声,任由她在身边吵吵闹闹。
      
      又陪她走了一段距离后,他停下脚步,示意道:“进去吧。”
      
      嗯?
      
      尤霓霓还沉浸在胜利的喜悦里,一听这话,回头看了看,这才发现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自家小区门口。
      
      怎么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
      
      也许是难得和陈淮望聊得这样开心,她莫名不舍,但见时间不早了,只好和他挥了挥手,最后再在口头上赢了一次。
      
      “路上注意安全哦,别把路人吓到了。开学见。”
      
      说完,她潇洒转身离开,留给还站在原地的人一个神气的背影。
      
      不过这份神气只持续尤霓霓回到家门口。
      
      当她把钥匙插进锁孔,突然停下动作,觉得不对劲。
      
      陈淮望怎么知道她住在这里?

  • 作者有话要说:  wuli望望是不是过于好哄了一点!油腻腻的追夫火葬场也暂时告一段落啦
    这章的正文君能拥有姓名吗?
    今天的小剧场之前在weibo发过,我又改编了一下
    不过!虽然是改编的!但!还是!很好看!不准嫌弃!
    *
    今年春节的时候,大家去江舟池家里吃了一顿饭。饭后围坐在客厅里,玩起了才艺之星评比的游戏。
    为了曾经的偶像,尤霓霓第一个挑战,拿出上学时候的拿手歌曲,激情献唱:“我去上学校,天天爱迟到。小鸟说,早早早,你为什么还不长高高?”
    丛涵点评道:“这词儿逻辑不对啊,小学妹。”
    “啊?哪里不对?”
    “应该是,小鸟说,操操操,你还不如回家睡觉觉。这轮先淘汰了啊。”
    “…………”
    尤霓霓很伤心,只能找老公安慰。
    陈淮望喝了点酒,远离客厅,一个人窝在靠近阳台的沙发上。
    见她过来后,将她搂进怀里,枕着她的颈窝,眯着眼,嗓音有些哑,也有些困,说道:“想回家了。”
    尤霓霓难得听他这么说话,心都化了,赶紧抱住他,亲亲他,哄道:“怎么了?想睡觉?”
    “想操操操。”
    “………………”
    老公和评审私下串通怎么办?在床上等,十万火急!
    *
    喝醉酒的望望可可爱爱!你们昨天的评论也可可爱爱!希望继续保持!
    突然发现……我也是每天在小剧场找糖吃呢……
    昨天的小剧场俩关键词被屏蔽了!我预览的时候明明都没有给我口口掉!害得我差点被锁!
    我已经改了一下,没猜到是什么的小可爱可以再去回顾一下~好像要清一下缓存……如果看见的还是之前的版本……那就只能骂app了!
    想把昨天的小剧场写一个完整版,但是我又觉得和正文进度不符,可能会影响观感,所以还是以后再写吧!
    谢谢【欧阳了个惠琳】【崽崽王-zx】【YoonsuI.】【Avril的小迷妹】【我是大白大白大白白】还有大家的营养液~
    明天请个假,不更新哦,这几天都在熬夜码字,身体有点吃不消了,想调整一下作息TAT
    为了弥补大家,这章就所有两分评发红包吧~祝大家新年快乐呀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