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敌他又美又甜》浅无心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7-30 18: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1.11 ...

  •   贺西洲冷冰冰地目光望了过来,带了点俯视挑衅的意味,看着沈思霏:“沈先生似乎对我有所不满?”
      
      他的眼神深沉淡漠,气质华贵逼人,像是海外留学回来的华尔街精英,望尘莫及的上流社会的人物。
      
      沈思霏毫不示弱:“贺西洲,你回来干什么?在国外做你的贺家唯一继承人、贺大总裁不好吗?而且,我先约的陈今,先来后到知道吗?贺总改日再吃这顿洗尘宴吧。”
      
      贺西洲道:“我看沈先生脸色不好,还是改日再约。总是沈先生日日在s城,下一次也无妨。”
      
      ……
      陈今打了个哈欠,他上了一天班,累的脚都快抬不起来了,实在没精力跟这两人磨合。他目光一晃,看到一旁等待的出租车。
      
      司机非常有耐心,一直靠边等待,也没着急催着鸣笛。
      陈今见这两人没有休战好好体谅下他这个劳命的底层医生,默默地上车说:“师傅,我们先走吧。”
      
      他报了地址,然后扭头朝沈思霏他们招了招手。
      然后出租车就拉着他,一路灰尘飞扬,走了。
      
      沈思霏:“……”
      陈今给他发了消息:我这两天太累了,想回家好好睡一觉,改天再约!
      
      贺西洲看到他离开,神色有一丝不耐烦泄露,但仍旧是冷冰冰的。
      
      沈思霏觉得有点好笑,像是贺西洲这样冰冷木然如同机器人的,怎么追求人?像是之前,直接一束玫瑰花送到人面前吗?显得突兀、也不够体贴。
      
      现在正主走了,他们两个也不用争啥,各自回家。
      
      沈思霏嘴唇微抿,他感觉自己状态不太好,眼皮不停地在跳,头胀不说,还有点晕。他便转头就要走,被人叫停了脚步。
      
      从贺西洲的车上又下来个小姑娘:“沈老师!”
      
      小姑娘年纪不大,穿着高中校服,面容素净,利落地扎着一条辫子。她惊喜地跑过来,瞪大眼睛:“啊,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沈老师。我刚刚在车里还没认出来。”
      
      这是沈思霏带的高三班里的一名学生,叫向兴敏,是个外向又热情的姑娘。
      
      向兴敏说:“沈老师怎么来医院了,是生病了吗?”
      
      沈思霏笑了下道:“有点小感冒。向同学,怎么还不回家写作业?”
      
      “保证最先完成您的数学作业。对了,您没车,是不是不方便回家?”她抬头朝贺西洲望过去,“大表哥,可以顺带捎一下沈老师吗?沈老师就跟你住在一个小区里!”
      
      贺西洲站在车侧,手臂斜放在车门上,他身量高,腿极长,看着赏心悦目极了。
      
      他给了小姑娘一个眼神。
      向兴敏吓了一跳,猛然想起他这表哥是大名鼎鼎的贺家的唯一继承人,身价不菲,而且背后藏着无数血雨腥风,是真正手里染了血出来的人。
      
      今天她爸没法接她,才麻烦贺西洲,顺路带向兴敏回家。她爸还跟她强调了两遍,见到她这大表哥,要像对待学校最凶的那个年级主任一样毕恭毕敬。
      
      贺西洲是不可能给人当司机的。
      沈思霏抽出手臂,“谢谢,不用了,我自己回去……”
      
      贺西洲按了两下喇叭,降下车窗,微微抬起下巴,面无表情道:“上车。”
      
      向兴敏闻言心中一喜,她没其他想法,单纯无比:“沈老师,别客气。带我们高三班太累了。快上车吧。”
      
      向兴敏态度坚定。沈思霏这样的数学老师平易近人,长相帅气,气质也好,教课一流,在班里好感度最高,特别受她这样的女孩子的喜欢。
      
      沈思霏腿一软,再定神的时候,已经在车上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那股若有若无的勾人的信息素的味道更加浓郁了。
      向兴敏是beta,闻不到信息素的味道,方才摸到的热度,是因为omega被信息素勾出了发晴期的前兆,不是发烧而是发热。
      
      沈思霏降下点窗户,三月的风还带着冬日料峭的寒意,稍微让他在封闭的车厢里清醒一点了。
      
      向兴敏疑惑道:“沈老师,你身体不舒服,不能吹风?”
      
      沈思霏微微垂头,他因为有些发热而脸颊微红,眉眼柔和,“没事,我怕传染给你们,还是保持通风比较好。”
      
      ……
      贺西洲从后视镜里,看到沈思霏对着小姑娘低头的样子。
      沈老师真的长了副好相貌,侧脸弧线优美,乌发贴在白皙的脸上,偶尔露出一丝笑意,看着很柔和,像是镀了层夕阳的光。
      
      刚刚向兴敏叫住沈思霏的时候,贺西洲才知道这人去做了老师。
      还是个带高三班的老师。贺西洲从未想到对方会去从事教书这一行业。他印象中的沈思霏孤傲清高又刻薄难伺候,不可能理解学生的想法。他觉得至少,对方会成为学生讨厌的那一类刻薄又严苛的老师。
      
      结果他这单纯的小表妹好像很喜欢对方,令他有些吃惊。
      这种感觉就好比是他方才到医院的时候,看到的第一眼不是陈今,而是沈思霏,没有以前尖锐刻薄了,反而有几分沉淀下来的、随和的气质。
      
      结果后来一开口,还是那个总是与他过不去的沈思霏。
      
      ……
      向兴敏问了两个课堂上的疑问,沈思霏耐心低头答了,心思却飘远了,只想尽快下车。
      
      没过一会儿,向兴敏下车了,沈思霏一拉车门就要下车,却被向兴敏按了回去:“沈老师你还没到呢。我大表哥就跟你一个小区,你就坐着好了。沈老师回去好好休息,注意身体!”
      
      车门一合上,就传来了落锁的声音。
      沈思霏:“……”如此果断,贺西洲不会要把他载到哪里去杀.掉他这个情敌吧?
      
      他沉默地望着前座的背影。
      
      贺西洲真的大不一样了。
      从当初那个被陈院长捡回来的如同被遗弃的、受伤的却生命力极其顽强的幼狼那样,挣扎着生存下来。
      直到忽然有一天,贺家人找到了他,宣告全世界,这是他们唯一的、仅剩的继承人。
      
      从此以后,坐拥千亿家产,西装革履,登上上流社会。
      
      沈思霏知道豪门背后多事端。那里藏着不为人知的、最黑暗肮脏的心思和手段。贺家的事他听过两耳朵,贺西洲回去后,为了巩固地位,心狠手辣无所不用。
      
      贺家内斗,贺西洲回来后,把唯一还活着的三叔逼疯,送进了疗养院,把自己的大嫂幽禁了起来,锁在豪门深宅里。
      他借用贺老爷子的威势,扫清了所有障碍,坐稳了自己的地位。这样的手段和眼光,不像是他这个年龄该有的魄力。
      
      沈思霏认为自己当初看到贺西洲的第一眼的直觉没错,这只幼狼,是真的嗜血长大的。而现在变得更加危险,气势内敛的人,往往更擅长杀人于无形。
      
      一个刹车,让沈思霏从昏沉的意识里回过神来。身体发.热,全身无力,头脑发胀,连意识都迷糊不清,都是发晴期的前兆。
      
      空气里拿若有若无的冷杉味道,让他想要贴上去嗅一嗅。
      
      他记得他还对陈今说:“信息素算什么?科技发展至今,就是为了让omega免于受到信息素的支.配的。我将来,绝对不会受到信息素的影响,更加不会因为不喜欢一个人,而喜欢上他的信息素。”
      
      但这个信息素的味道真的很好闻,仿佛一个饥饿的人闻到饭香,烈日炎炎下的一口甘霖。沈思霏情不自禁地仰头深吸,在某种空.虚和不满里,眼里蕴含着迷恋的意味。
      
      Omega对alpha信息素的有天生的本能的追求,尤其在濒临发.晴的时候。
      
      贺西洲冰冷冷地望着后视镜,“沈老师,包里有带抑制剂吗?”
      
      沈思霏猛然惊醒,立即低头从手提包里翻找抑制剂。
      
      贺西洲也皱了眉。
      空气里的omega的信息素味道更浓.郁了。即便服用长效抑制剂,也让他觉得心绪烦躁起来。
      
      他送向兴敏只是受那个名义上的舅舅的委托,没想到沈思霏是他表妹的高三老师,更没想到上车的,是个抑制剂将要失效的omega。
      
      ……
      沈思霏意识到他必须立即马上注射抑制剂。他可能因为在密闭空间内过近地接触alpha信息素,被强制逼出了发.晴期。
      即便不在车内这么狼狈,出了车门,很有可能引来更大的麻烦。当众发.晴,会更难堪。
      
      沈思霏花了很大的力气才将抑制剂的包装撕开,汗水都染.湿了发鬓,他却怎么都对不上针孔。
      
      他前几年信息素水平稳定,这次是第一次遇上抑制剂提前失效,不受控制的发.热本能让他整个人都变得惊慌起来。
      
      车厢内的信息素味道浓郁,他神思混乱,那是beta永远不会有的美.妙气息,仿佛是伊甸园的禁.果。
      沈思霏咬了口舌头,从尖锐的疼痛里换回了点清醒。
      
      但是他的手抖得厉害,几次抑制剂的针头都堪堪擦过他的静脉。
      
      汽车停了下来,沈思霏蜷缩在车内的角落里。身侧的车门被大力打开了,清新的空气伴随着信息素猛然侵.袭到了身边,那股诱.人的信息素更清晰了。
      
      沈思霏忍着想要贴上去的欲.望,声音尖锐:“等等!你别……”
      
      贺西洲二话没说夺过他手里的抑制剂,手肘制住他的肩膀固定,扯过沈思霏的手臂扎了下去。
      
      直到管内液体推完,针管被拔.出来丢在一边,贺西洲却停住不动了。
      
      他在国外,长期服用最先进的强力抑制剂,使得激素一直处在一个平稳的水平上,一直不相信omega的气息能有多么迷人,为何引得alpha们为之疯狂。
      
      直到靠近沈思霏,闻到一股香甜的味道,如奶香一样自然又醇香。不似其他omega那样俗气甜腻的花香,像是大自然里真实又清新的奶香。
      

  • 作者有话要说:  陈·被遗忘的·自己默默离开·今
    开站了,接下来恢复日更,晚上,请假会另外通知
    感谢支持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