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和妲己搬砖吧[综神话]》万流千江 ^第4章^ 最新更新:2018-09-22 17:55:1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四只九尾狐 ...

  •   根据老祖宗留下来的教诲来看,凡我族类,其心必异,苏妲己也一直谨记着这一点。
      
      正因如此,面对一个虽然宣称能够帮助她,可是从行为举止上来看,都像是妖怪的女子,苏妲己并没有贸然放松警惕。
      
      “没错。”
      
      被对方隐含嘲讽的语气问出这句话,路扬也没有生气,甚至嘴角的笑意还加深了不少,“你不想去,而我必须去,如此可各取所需,岂不美哉?”
      
      凡是人族王宫所在,必然是当朝气运最浓郁之所。
      
      帝王者,号称“九五至尊”。
      
      天子坐镇于皇庭之中,自然可统辖四海、威压神州。
      
      任何邪术、幻术都不可能在人王面前奏效,这是三皇五帝赋予子孙后代的“特权”,也是他们统治万邦,同时避免被妖魔邪祟所侵害的最强护身符。
      
      本来路扬他们想要入宫,就得寻个身份,否则隔空施法不就行了吗?
      
      可伴随着纣王听信谗臣之言欲要在民间大选后宫,这无形中就给他们制造了机会。
      
      “我该如何相信你?”
      
      听完路扬的叙述,苏妲己的表情一时间显得阴晴不定。
      
      看得出来,这位聪慧的女子正在权衡利弊。
      
      既然是在这种节骨眼上,路扬也不吝于再加上一把火。
      
      “你所担心的事情,无非是我会不会欺骗你,以及你和我交换身份之后,是否会祸及你的家族,对不对?”
      
      抱着手臂,路扬用御姐清冷的声音平静道:“其实,这件事情你本不该知道,我也不能对你透露太多,不过该说的我先前都已经说了,想必你能够明白这意思,你现在时间所剩无几,而你的选择也只有三个,而我对于你来说是最有利的选择。”
      
      说完这番话,路扬收敛起笑意,这会儿转而好整以暇地看着神色一变再变的女子。
      
      该说的他都说完了,接下来就是等待结果。
      
      事实上,早在见到对方的第一面,路扬就知道这一次十拿九稳了。
      
      他刚才说三个选择,第一个选择自然是苏妲己就此认命,不挣扎、不反抗,就这么被父亲送进朝歌,作为纣王之妃,同时也代表着将彻底放弃自己的自由。
      
      而第二个就是先前丫鬟和她讨论的“调包计”,不过这个相对于前者来说,风险无疑增大了不少。
      
      毕竟春花只是普通女子,长相不算太有姿色,如果调包的话,肯定会被发现。
      
      一旦发现,等待着她和春花的,恐怕就是无休止的追杀。
      
      除此之外,倘若苏家放弃寻找她,转而以春花取而代之,那也得承受“欺君罔上之罪”。
      
      这纣王年纪虽然不小了,但是心里自我感觉还是很年轻的。
      
      人家指名道姓要苏妲己,看中的就是对方那美貌之名。
      
      结果你回头给他整个丫鬟送上去,这不是糊弄傻子吗?
      
      综上所述,苏妲己最后不得不承认,就像面前这个女子说的一样,她果然没有别的选择。
      
      “我想知道,你这么‘帮我’,究竟所图为何?”
      
      这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如果说对方只是因为同情她,就要代替她入宫为妃,那自然是不可能的。
      
      而且路扬自己都说了,如今纣王沦为昏君,已经无道无德,根本不配享有天下。
      
      对方是妖怪,也不在乎说出这番对于人间帝王而言可谓是“诛心之语”的话,直接大大咧咧就把改朝换代挂在了嘴边。
      
      可是苏妲己作为人臣之女,却不得不多想。
      
      纣王无道,殷商王朝将灭,那么自然有贤明者取而代之。
      
      在这种节骨眼儿上,有妖孽出世并不奇怪,可对方却要进入深宫为妃……
      
      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这都不可能是去服侍对方的吧?
      
      揉了揉隐隐作痛的额角,苏妲己态度相较于之前,已然与软化了许多。
      
      之前面对父母之命,她内心固然不愿相从。
      
      却也抵不过“孝道”的牌子,最终只得一退再退。
      
      面前这个美艳的女子,哪怕是妖怪,却也兴许是她最后的浮木了。
      
      眼中骤然划过一丝亮光,苏妲己咬了咬牙。
      
      她也是自由自主意愿的人呢,凭什么就得听别人的?
      
      凭什么就得按他们的话,去过自己完全不想要的生活?
      
      不得不说,有着狐狸精光环加持的于洋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漏洞。
      
      他往这边一坐,仅凭三言两语就牵动了苏妲己内心那一丢丢的不满。
      
      随着对方不断思考,内心的不满随之被不断加大,最终形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苏妲己并非圣人,又怎么能做到“后其身而身,外其身而身存”?
      
      之前的沉默以对,无非是因为从小的教育,再加上亲情牵绊影响,却不代表她真的认命。
      
      倘若真的认命,那么先前在春花提出那个“调包计”的时候,苏妲己为何一边垂泪却又没有阻止对方换上自己的衣饰?
      
      这其中一方面是不舍对方,另一方面却是在两个选择之间来回摇摆。
      
      与其说因为感情不同意,倒不如说苏妲己聪明,早就看出了结果。
      
      因为按照春花的主意,风险太大,她才迟迟没有行动。
      
      可眼前这个妖怪就不同了——
      
      对方能够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悄然闯到这里,不就说明手段了吗?
      
      如今的苏妲己好比是溺水之人,可以的话,自然不想放开这根能够救命的“稻草”。
      
      “我所求之物,不可对你言明。”
      
      一双秋水瞳带着审视的目光,打量了对方几眼,路扬最后还是微不可地摇了摇头。
      
      不行,不能说。
      
      这可不是普通的世界,他所处的这一方天地,有着太多的大能。
      
      神仙、妖怪、魔头,无论是谁,只要修为比他强,伸出一根手指头,就能把他碾成饼。
      
      从某种方面来说,路扬是比较怂的,这会儿自然不敢冒险。
      
      “那我要做什么准备吗?”
      
      眼见路扬拒绝和自己透露这背后的“代价”,苏妲己明显有些失望。
      
      可她也知道,自己现在是处于弱势的一方。
      
      除非她现在愿意由自己来承担这个结果,否则是不可能挺直腰杆,理直气壮地拒绝对方的。
      
      毕竟现在有求于人,无形中双方的立场早就已经到转。
      
      不客气的讲,哪怕路扬表现的再过分一点,只要苏妲己不想失去这个“救星”,她都得保持缄默。
      
      “帮你,没问题,而且这本身就是一桩‘交易’,你情我愿,各取所需,你也不必有太多的负担。”
      
      临走之前,看着对方一脸神思恍惚的样子,路扬忍不住摇了摇头,又叮嘱了一句:“不过我话说在前头,这件事情,你知我知,天知地知,除此之外,却不可教旁人知晓。你先做好准备,明晚此时,我来接你离开。”
      
      停顿了一下,见对方默默垂首应是,路扬到底没有再多说什么,转头便化作一股黑风,再度从窗户中飞了出去。
      
      随着他的离去,原本笼罩着苏妲己院落的结界被解开。
      
      静谧的氛围散去,随着烛火噼啪爆出火星,苏妲己此时才有一种回归人间的感觉。
      
      原来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她的后背早已被冷汗浸透。
      
      与妖魔交易,无疑是与虎谋皮,做最坏的结果可能就是葬送了自己,也葬送了旁人。
      
      直到对方真的离去,苏妲己才意识到她刚才究竟说了什么、做了什么。
      
      “呵呵呵……”
      
      嘴角抽搐了一下,最终爆发出一串低沉的苦笑。
      
      因为失去力气,苏妲己一下子软倒在地。
      
      “姑娘你怎么了!”
      
      听见这个笑声,原本倒在地上的春花幽幽转醒,转头就看见自家主子哭成了泪人,当下忍不住着急起来。
      
      “等等,你还记得刚才发生了什么吗?”
      
      看着对方穿戴着自己的衣服首饰,一边着急忙慌就要往外跑去请大夫,并且还要告诉老爷、夫人,苏妲己眼皮就一阵狂跳。
      
      春花这个样子,怎么看上去有些奇怪?
      
      “小姐,您难道不记得了?”
      
      被苏妲己这么一说,春花反应过来,这会儿却是扯着身上的衣裙,表情有些紧张,一边小声道:“可是现在时辰都过了,就算奴婢帮您,您怕是也出不去呀!”
      
      春花只以为主子是忧虑过多,可是瞧着天色,显然早就过了子时。
      
      如今她们如果就这么出去的话,绝对会碰上巡视的护卫,到时可就百口莫辩了。
      
      而听完她的话,苏妲己只觉得心中骤然一紧。
      
      忘记了,春花居然忘记了?
      
      看着对方一脸茫然,完全不似作假,苏妲己就算不愿意,却不得不相信,刚才那个女人在离去之前,绝对用了妖法,抹掉了春花的记忆。
      
      不仅如此,原本被对方打破的窗户、倒在地上的绣墩如今都好好回归到了原位,单从外表上来看,根本看不出一丝一毫不对劲。
      
      房间还是刚才那个房间,可是苏妲己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却已经不是以前的苏妲己了。
      
      “不必忙了。”
      
      压下心中的百般念想,苏妲己缓和了表情,一边温声道:“我决定,就这样吧。”

  • 作者有话要说:  路扬:“这实在是很完美了!”
    妲己:“该配合你演出的我有些慌……”
    ——
    继续祈求小天使降临【超越施法!】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