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我能救这个世界[末世]》魏莹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9-04 11:06:4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这个镯子是新到的,”金琼琪张口就来,反正她之前没见过,那就是新到的,“你看看这个颜色,多纯的绿色,还有这个光泽,我跟你说,这个可是玻璃种的帝王绿。”
      
      秋歆澜打着伞看着眼前的小姑娘满口胡说八道,心里冷笑:什么玻璃种帝王绿的翡翠,这他喵的就是个绿色玻璃镯子,要不是自己急着买下这个镯子,她完全可以等到晚上人多了,假装好奇游客来买走,而不是现在被人当场冤大头。
      
      但是她不想再等了,前世就是因为自己不知道,被人截胡,才会让自己死的那么凄惨。
      
      想到自己前世死前的凄惨,秋歆澜的脸上有些狰狞。
      
      那些害过自己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金琼琪有点被吓到,她这只是夸了几句而已,虽然夸张了一点,但是也没有必要露出这种神色吧?
      
      她还没报价格呢!
      
      秋歆澜好像也意识到了,收起了自己的表情,换成自己平日里的温柔笑容:“你是摊主吗?”
      
      上一世,她明明记得卖给自己手镯的男人是一个贼眉鼠眼的男人,可是明明是这个摊位才对啊。
      
      就是在这个小摊前,那个贱/人装着什么都不知道,硬生生把自己的手镯抢走,拿话来挤兑自己,说什么‘你那么有钱,这些劣质的首饰还是别买了’,‘不如我买了,你要是真的喜欢,我也可以借你带几天啊’,‘澜澜,你说我想的周不周到’。
      
      可恨自己那时候不知道,就这么稀里糊涂的答应了,让自己失了先机。
      
      一步错,步步错。
      
      输了先机,让自己处处挨打,这一次,她不会再输了。
      
      “我是摊主,我是摊主,”钟明达抱着喝了一半的绿豆汤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听到问话赶紧回话,看到对方脸上有些不高兴,解释道,“这是我侄女,暑假来锻炼锻炼的。请问有什么需要吗?”
      
      “这个镯子多少钱?”秋歆澜不想浪费时间了,她急着拿镯子回去认主。
      
      “美女你眼光真好!”钟明达张口就来,“你看看这个颜色,多纯,还有这个光泽,这个可是玻璃种的帝王绿。要不是我识货,差一点就错过了。这个镯子你去看,独一无二。”
      
      帝王绿还有人会不识货?
      
      听着眼前两个人大同小异的台词,秋歆澜强忍着不翻白眼:“怎么卖?”
      
      “这样吧,我今天还没开张,第一单生意就给你便宜点,两万,你拿走!”钟明达狮子大开口。
      
      金琼琪差点没从小马扎上面摔下来。
      
      两万?!
      
      你可真敢说啊!
      
      会拿两万买个镯子的人,谁会想不开在这么个小摊上买?
      
      秋歆澜也皱了皱眉,前世那个贱\\人买下这个镯子才花了一百八十块,她心里想的最多花五百就差不多了,只是偏偏非常需要这个镯子,哪怕明知道是被宰也要买下。
      
      就在金琼琪以为对面的人会转头就走的时候,秋歆澜又开口:“两百块,我买了。”
      
      钟明达和金琼琪都惊呆了。
      
      一个是惊讶对方居然没走。
      
      一个是惊讶对方居然还是个会生活的人。
      
      “姑娘,哪有你这么还价。”钟明达佯装不悦道,“这样吧,你要是诚心想买,一万块,你带走。价格再低,这生意我就不做了。”
      
      秋歆澜一动不动:“五百!”
      
      钟明达摇头叹气:“姑娘,要不你再去别的地方看看?这镯子,我还是留着我儿子好了。好歹也是个传家宝。”
      
      传家宝个头,你明明是个老光棍!
      
      金琼琪在心里鄙视钟明达。
      
      秋歆澜听了气得想打人,一个玻璃镯子,唬谁呢?
      
      随后又安慰自己,这样的人物,等到末世来了,肯定死的很快,现在这些钱给他又怎么样,也要他有命花啊,想到这里,她再度开口:“五千,愿意就买了,不愿意就算了。”
      
      说罢就作势要走。
      
      “好好好,五千就五千。”钟明达从摊子底下掏出一个木头做的盒子,小心翼翼的把镯子放进去,又用了个精美的包装袋把盒子装好,唉声叹气道,“这笔生意,我真是亏大咯。姑娘,下次再来啊。”
      
      秋歆澜扫码付款,拎着礼品袋头也不回的走了。
      
      再来?
      
      呵,只怕她再来的时候,你已经是丧尸了。
      
      就这样,金琼琪亲眼见证了钟明达把一个进价不超过五块钱的玻璃镯子卖出了夜市里的天价。
      
      “钟叔,你不去做销售,真是浪费了人才。”虽然以前偶尔也会看钟明达做生意,但最多就是几块钱进价的卖几十块,没有什么震撼的——隔壁服装摊的陈姐,进价10块钱的短袖敢卖100块,还不是卖出去了。
      
      钟明达笑的得意:“那是,要不是你钟叔我不去抢人饭碗,什么销冠那是妥妥的。”
      
      说话间,一只翠绿的镯子又出现了小摊上。
      
      跟刚才那只号称‘独一无二’的手镯长得一毛一样。
      
      金琼琪见怪不怪的站起身:“钟叔,我先回去了,打包盒···”
      
      “我自己会拿去还给你们院长的,你去吧!”钟明达捧起绿豆汤又喝了起来,这可不能浪费了。
      
      回到象牙浩室趴着休息了一会,很快就到了晚餐的营业时间。
      
      用水洗了把脸提神,金琼琪再一次挂上了标准的八颗牙笑容。
      
      第一个客人就是中午1号包厢的王何为,还是灰色POLO衫,穿着皮鞋,手上戴着价值不菲的手表,这一次跟着他的女子换成了大约30多岁,很有味道的女人。
      
      仿佛中午压根就没有见过一般,金琼琪热情的招呼两人落座,王何为依旧是那副不可一世的样子。
      
      “您好,这是菜单,您先看看,我等下来点单。”金琼琪将菜单翻开,“今天的主打是法国蜗牛、香煎小羊排、果木牛排,有兴趣的话可以尝一尝。”
      
      “不用了,我们自己看吧!”女人接过菜单,不屑的撇撇嘴,“什么法国蜗牛,都是骗人的。”
      
      王何为立刻满脸赞同:“老婆你说的对,现在这些餐厅,就喜欢挂个进口的名头,其实都是国产的。”
      
      走了一半的金琼琪差点没摔倒,她什么时候说这个蜗牛是进口了?
      
      法国蜗牛的学名就叫这个名字好不好!
      
      两人研究了一会菜单,王何为示意金琼琪要点单,他讨好的看着女人:“千文,还是你来点吧!这样的餐厅,我不熟。”
      
      千文璀然一笑:“好。要一份罗勒面,一份肉丸面,两份例汤,再要一份焗野菌。就这样吧。”
      
      金琼琪跟她确认完,干脆的下单,没有丝毫要推荐其他的意思。
      
      “哦,你们这个柠檬水给我拿一壶过来。”千文毫不客气的吩咐。
      
      “好的。”金琼琪爽快应下。
      
      巧丽悄无声息的走到一边看她手上的单子,认真的道:“不错,比上次多了一份野菌。”
      
      金琼琪被逗笑了:“他还是经常来吗?”
      
      “昂,包厢大堂切换自如。”巧丽冲着金琼琪挤眉弄眼,“是不是很神奇?”
      
      “他到现在都没有翻车,这个才是真神奇。”小声的交谈完,面上不显,给王何为一桌送上了一壶柠檬水。
      
      上完菜,千文不断的让金琼琪过去,一会说意面味道不够正,一会说肉丸有味道,甚至还指责他们用了有毒的蘑菇来做焗野菌。
      
      不要跟钱过不去,不要跟钱过不去···
      
      金琼琪不断宽慰着自己,避免自己一时冲动把那盆焗野菌扣到这个叫千文的女人头上。
      
      终于等到了两人结账的信号,金琼琪松了一口气,这么一桌客人,比她剩下的几桌加起来都累人。
      
      “您好,一共228元。”
      
      王何为抠抠搜搜的从钱包里抽出了两张红色,一张绿色递给她。
      
      去收银台找回零钱,不等金琼琪把零钱还给王何为,千文已经很自然的接过了找回的22块钱。
      
      想了想,把两枚一块钱硬币放到了金琼琪手里,自己把那张20的收进了自己的钱包里。
      
      “拿着吧!虽然你的服务水平有待提高。”千文慢条斯理的站起身,一副施舍的口吻。
      
      金琼琪看了看手里的两块钱,觉得自己忍耐力又提高了。
      
      “您慢走,欢迎下次再来。”
      
      第一波客人陆续离开,大厅不少桌子已经翻桌。
      
      巧丽等俩人一出门就凑了过来:“怎么样?多少?”
      
      看到金琼琪手心里的两枚硬币,强忍着不让自己爆笑出声:“慧姐,慧姐,金子这次有两块钱,比你多了一块呢!”
      
      “客人叫你了。”慧姐瞪了她一眼,笑骂着,“一天天的。”
      
      幸好接下来的客人没有像千文这样爱折腾人的,眼看着时间到了9点20分,她已经开始准备撤了。
      
      餐厅的门开了,进来的两人让金琼琪傻了眼。
      
      韵味十足的千文已经换了一身衣服,一个打着发蜡,穿着运动休闲套装的男子拉着她的手进来。
      
      年轻男子的年龄看上去不比金琼琪大多少。
      
      “还有包厢吗?”千文温温柔柔的笑着。
      
      “有!1号包厢刚刚空出来了。”金琼琪机械的回答。
      
      两人一进包厢坐下,就有些情不自禁,等到她点完单出门,两人已经嘴\\对\\嘴的亲上了。
      
      金琼琪觉得自己脸上的笑要挂不住了,这都什么事啊!
      
      

  • 作者有话要说:  金琼琪:我还只是个孩子,为什么要让我背上这么沉重的包袱?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