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我能救这个世界[末世]》魏莹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9-02 23:24:3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夜市里人声鼎沸。
      
      衣服、鞋子、马克杯、二手书···
      
      烧烤、果切、麻辣烫、手抓饼···
      
      4点多就吃了工作餐的金琼琪此时闻着各种食物的香味,肚子开始咕噜叫。她咽了口口水,看看自己手里的塑料袋,鼓励自己:没事,回去了有吃的。
      
      这个点,大家都围在小吃摊边,逛街累了,该买点吃的犒劳一下自己。
      
      金琼琪护着塑料袋,小心的挤过人群,夜市里头人虽然多,但是比起小吃摊还是少了不少。路过一家卖二手书的摊子,边上是卖各种陶瓷制品的小摊,两个摊子中间有一条小小的,刚刚够人挤过的缝隙,穿过摊位就是那条小弄堂,再走6分钟就到公交车站。
      
      仗着自己够瘦,金琼琪刺溜一下就穿过了摊位,刚刚走到弄堂口,就有人喊:“金子!金子!”
      
      转过头就看到一个精瘦的、皮肤略黑的中年男子跑过来,“我有事要去那边一趟,一起。”
      
      金琼琪很无奈:“钟叔,这条路我走了这么久了,不会有事的。”
      
      钟明达不管她,催促道:“我还在看你,今天有点晚了,快走,不然赶不上车了。”
      
      说完不等金琼琪继续说话就朝着弄堂里走去,她赶紧跟上。
      
      这条弄堂的两边都是那种老旧的房子,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电路的关系,只在两端有路灯,弄堂细细长长,中间还有不少的岔路,虽然这条路自己已经很熟了,但是要说不害怕那是骗人的。
      
      有了钟明达在前面走着,金琼琪胆子也大了不少,跟着他疾步走着。等到走到路口,又是一派车水马龙,金琼琪才松了一口气就看到332路公交车开了过来。
      
      来不及说话,她朝着公交车站飞奔而去。
      
      这个点坐公交的人还有几个,等到他们快上完的时候,金琼琪也气喘吁吁的跑到了站台。
      
      上去刷了公交卡,走到后面找了个位置坐下,再想起来,车子已经开了好远,钟明达也看不到了。
      
      公交车越开越远,车上人越来越少,金琼琪的头一点一点的打着瞌睡。
      
      “横龙村到了!”司机一个大嗓门惊醒了金琼琪,她急急忙忙的站起身下车,还不忘跟司机道谢。
      
      袋子!
      
      金琼琪猛地想起,看到自己手里攥着的塑料袋,松了一口气。转头朝着路灯朝村里走去。
      
      横龙村是回迁村,每家都是整齐统一的四层洋房,外面一个小院子。
      
      每五户人家一组,每组之间的道路足以让两辆小车并排同行,前后排之间的距离也是如此。不过金琼琪的家不在这里,她的家还要往里头走。
      
      已经晚上11点了,不知道是不是她的脚步声太大,旁边一户人家的大狗猛地吠了起来,金琼琪加快速度朝着村子深处走去。
      
      走过村子里的公共礼堂,在走过一大片空地,同心孤儿院的大门就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大门紧闭,金琼琪走到边上的小门,轻轻敲门。
      
      “谁?”一个警惕的声音在门里面响起,声音听起来有点含糊。
      
      “子言哥,是我,金子。”金琼琪轻轻回话,担心声音太大吵醒了其他人。
      
      门内传来开锁的声音,缺乏滋润的门轴发出吱呀呀的声音,不等门全部打开,金琼琪就闪身进去了。
      
      一个高壮的男子手上拿着一根粗粗的棍子,就着门里昏黄的灯光辨认着,确认是金琼琪后,被称作‘子言哥’的人顿时咧开了嘴笑:“金子,你、你回来了。”
      
      一步一步挪着去关门,然后上锁。
      
      金琼琪笑着从塑料袋里拿出装着鸡翅的打包盒打开了递给他:“子言哥,吃鸡翅。”
      
      孟子言放下手里的棍子,双手捧过打包盒,口水顿时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他嘿嘿的笑着:“你、你吃。”
      
      金琼琪摇摇头,夸张的摸着肚子:“我吃过了,吃了好多好多。”
      
      “嘿嘿嘿,给院、院长吃。”孟子言慢慢的朝着小楼走去,金琼琪抬头,看到二楼院长的房间门半开着,幽暗的灯光从门缝里漏了出来。
      
      同心孤儿院的院长叶诗琬穿着宽松的睡衣套装,面无表情的看着门口的两人,眉心因为常常皱眉思考,深深的川字纹让她看上去很是严厉。
      
      金琼琪看到她,笑的很开心,小声的冲着上面说话:“院长,我回来啦!”
      
      面无表情的叶诗琬也笑了,说话的声音却有些严厉:“快回去洗澡休息。”
      
      “院长,吃!吃!”孟子言捧着打包盒献宝。
      
      叶诗琬的声音温柔了一点:“子言,放冰箱里,明天吃。”
      
      金琼琪也拉着他往厨房走:“子言哥,放冰箱里,明天大家一起吃。”
      
      “我、我来分!”孟子言急急的说道,“我会、会分。”
      
      “好!你来分。”金琼琪小声的哄着他,把他送回了房间休息后,折回厨房把剩下的几个打包盒也放进了冰箱里。
      
      她打开看了一下,大的盒子里大概有二十几个鸡翅,两个小的打包盒,一个是笑脸土豆饼,还有一个是鱿鱼圈、凤尾虾。
      
      放好东西,悄悄的开门回了自己房间,担心吵醒房间里的其他人,金琼琪只是用湿毛巾擦了一下就算了。
      
      刚要爬上床,睡在下铺小姑娘睁开了眼,眼神清明看着她小声问:“金子姐,你回来了?今天工作怎么样?”
      
      金琼琪笑着指指自己的帆布包:“明天我们一起数。好了,快睡。你还在长身体呢!”
      
      “嗯!”大大的眼睛满是笑意。
      
      ······
      
      早晨的孤儿院很是热闹,餐厅里,随着几位护工和孟子言把昨天金琼琪带回来的吃的分给其他人,气氛一时很是热烈。
      
      晚上不方便冲澡,金琼琪就只能早起等人都洗漱完了再冲洗一下,等到她出来,大家已经在吃早饭了。
      
      “金子姐!”乐宁嘴里塞着半个鸡蛋,含混不清的喊她,“快来吃早饭。”
      
      等到金琼琪坐下,乐宁推给她一碗白粥,一个鸡蛋,两个包子,还有一只小鸡腿,一块笑脸土豆饼。
      
      鸡腿和土豆饼是她昨天带回来的,剩下的就是院里日常的早饭。
      
      包子一个肉包一个菜包,有时候白粥会换成豆浆或牛奶,包子会换成烙饼或者面包,但是鸡蛋是每天都有的。
      
      乐宁吃完了自己的早餐,等金琼琪吃完之后,她就很高兴的站起来要回房间。金琼琪帮她把义肢调整好位置,才站起身回房间。
      
      乐宁的床上被子很整齐的叠好,露出了下面的竹席子,金琼琪爬到上铺把自己的大帆布袋拿下来,哗啦一下就把里面的东西都倒在了乐宁的床上。
      
      乐宁把床上的纸巾、一只破旧的小灵通放回帆布袋里,剩下的就是金琼琪昨天赚到的小费。
      
      看到里面还有一张红色,乐宁有些惊讶。
      
      不过这不影响她数钱。
      
      金琼琪不去管她,乐宁只是爱数钱,但是不会私自拿她的钱,孤儿院里的人,叶院长都很注重品行的教育,她自顾自的去换衣服和鞋子,再有一会,她就要出门坐车,去西餐厅上班了。
      
      “四百七十五、四百八十五、四百九十、四百九十五、九十六、九十七····”乐宁把一张张的纸币摊平,分不同的面额放好,再把硬币也按面额放好,看到金琼琪换好衣服出来,很是高兴,“金子姐,好多钱!五百零一块!是昨天的3倍多了。”
      
      说话间她把理好的钱装了一个小袋子递还给金琼琪:“你收好!我给你记下,看看大学四年的学费和生活费还差多少。”
      
      说罢,就从自己的枕头套里拿出了一个小本子,翻到了其中某一页,上面写着金子,大学学费的字样。
      
      “按照我们打听的,你大学学费最乐观就是四千块一年,要是成绩不好,很可能就是一万了,你已经在店里工作了半个月了,加上刚才的钱,我们一共有一千九百八十七了!保持下去,加上每个月的工资,大学第一年的学费生活费就都有了!”乐宁咬着笔头计算着。
      
      金琼琪笑着看她算账:“我们的账房大人,你慢慢算着,我先走了?”
      
      “等等!”乐宁递给她一个长方形的布做的小袋子,袋口做成信封的样式 ,还用了一颗纽扣固定,“给你装钱的,这样你以后就不用什么都扔在帆布袋里了。”怕金琼琪不要,她又强调,“这是我自己做的,不是我买的。”
      
      金琼琪笑着接过放进包里:“谢谢宁宁!”摸摸她的头发,叮嘱道,“等下义工哥哥姐姐来给你们上课,要好好上课哦,不要开小差。”
      
      “我也会考上大学的!”宁宁捏着拳头挥舞着。
      
      金琼琪哈哈笑着去找叶诗琬:“院长,这是我昨天赚的,你帮我存一下。”
      
      “早饭够吃吗?”叶诗琬严肃的脸上有些关心,“我看你又瘦了,店里要是太辛苦,咱们就换一个。”
      
      金琼琪嗯嗯啊啊的应着:“院长,我要迟到啦,先走了。”
      
      “帮我把这个绿豆汤给你钟叔带去。”叶诗琬递给她一个包好的打包盒子,“他中午也在那里摆摊,这两天太热了,让他消消暑。”
      
      “好~”金琼琪坏笑着,“我放餐厅冰柜里,下午给送过去,保证钟叔拿到的时候是冰冰凉,透心凉。”
      
      “什么乱七八糟的。”叶诗琬笑骂着,“快去,等下太阳又大了。”
      
      金琼琪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确实该走了,这才不再笑闹,赶紧出门去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