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会被割舌头的哦 ...

  •   早上六点,李清风推开房间的门,里头的少女抖了下,连忙停了手。
      
      桌子上堆了高高的一摞a4纸,上面写着密密麻麻的字,是她抄的《道德真经》。
      
      李清风过去看了看,字还算工整并没有乱写。
      
      他垂眼看她:“知道错了吗?”
      
      她连忙点头:“知道了。”
      
      李清风也没再检查她写够20遍了没,坐下来道:“念你死的时候年纪不大,这次的事情我就不再追究,要是再有下次,一定不会再留情,知道了吗?”
      
      她乖巧的点头:“谢谢观主。”
      
      李清风“嗯”了声:“我打算请个老师来教你思想品德,你愿意吗?”
      
      她很配合:“愿意的”
      
      看她现在这么乖巧听话,李清风脸色好了很多,继续道:“约法三章也不能再忘记!”
      
      她睁着大大的眼睛:“不会忘记的。”
      
      李清风很满意,先前的怒火终于歇了下去,开始教她:“来的老师是普通人,你要时不时的喘口气,别被他发现你不是活人。还有,你不能吓人家,要尊师重道,恩……当然也不用怕他,不懂的问题要及时问,要和老师多交流……”
      
      他一训导,话就有些多,说到半截也意识过来,转脸一看,那人儿还撑着小脸儿在认真的听。
      
      剔透晶玉一样精致的脸儿,嘴儿红红,眼睛也红红的,看起来美极了。
      
      李清风干咳了一声,站起身:“好了,你抄书抄了一夜肯定也累了,去休息罢。”
      
      说着自出了门,走出去好一会儿才想起来,她是一具行尸走肉,怎么会累!
      
      肯定是他最近太累了,才导致有些昏了头。
      
      ****
      
      李清风给纯一请的家教老师是个退休的教授,叫齐达光,是吴理的俗家表舅,原先是在本市的重点大学教思想政治课。
      
      因为听说要给纯一找老师,吴理想着俗家表舅知根知底,他又是个有真材实料、性格也和善的人,所以就推荐了他。
      
      李清风正好也是想找这样的一个人,就聘用了,又在四合院里辟出了一间房作为书房,给齐达光上课用。
      
      作为纯一的老师,李清风还是很重视的,齐达光到的时候,他是亲自去接待的。
      
      齐达光头发半白、半秃顶,带着个圆框眼镜,穿着讲究的西装,一看就是个有知识底蕴的。
      
      但是李清风脸色却变了下。
      
      见自家观主不说话,以为他是不知道,吴理连忙介绍:“观主,这就是我的俗家表舅,齐达光教授。”
      
      李清风回过神,犹豫再三,脸色才渐渐恢复如常,寒暄过后带了齐达光到书房。
      
      纯一已经端端正正的坐在书桌前了,很听话的喘着气。
      
      李清风向齐达光介绍:“她就是我观中的弟子,叫纯一,有些不成器,劳您费心了。”
      
      齐达光看着纯一有片刻的失神,顿了下才笑道:“观主真是谦虚了,贵弟子如此璞玉一样的材质,怎么会不成器?”
      
      李清风道:“教授过奖了。”又转过脸对纯一道:“要认真听老师讲课知道吗?”
      
      她很乖巧的点头:“知道了,观主。”
      
      李清风点头,见没什么事要嘱咐了,就和齐达光打了个招呼出去了。
      
      齐达光放下书本也没急着讲课,很慈祥的笑:“小妹妹多大了?”
      
      纯一掰着手指头算了算:“106岁了。”
      
      齐达光微笑的脸僵了僵:“小妹妹真顽皮,岁数有什么不能说的,听话,跟叔叔说实话。”
      
      叔叔?
      
      纯一眨了眨眼睛:“十八岁。”
      
      齐达光这才满意,叹息:“年轻好,年轻好啊!”
      
      一晌午的时光就在齐达光的拉家常中度过了。
      
      ***
      
      中午十一点,纯一放学,门外齐修远、吴理和王福来等几个道士早已经等着了。
      
      “小师妹放学了。”
      
      纯一对他们甜甜的笑:“嗯!”
      
      世上怎么会有这么乖巧好看的小师妹呢!
      
      齐修远眼睛里冒着爱心,抢过她手里的书:“我送小师妹回去。”
      
      其他几个道士不甘示弱:“我也送小师妹回去!”
      
      “站住!”
      
      是李清风,他正站在不远处的屋檐下。
      
      怕被训,齐修远等几个道士连忙寻了个借口溜掉了。
      
      李清风走过来对齐达光道:“弟子胡闹,让教授笑话了。”
      
      齐达光摆手笑道:“年轻人嘛,这样才是自然。咱们也该放轻松心态,不能总以老师长辈自居,要和他们做朋友,不让他们对学习产生厌烦感,这也是我的教学之道。”
      
      李清风道:“教授果然是才德兼备,纯一有时候顽皮,要是不听话,请您一定要和我讲。”
      
      齐达光:“哪里哪里……”
      
      两人又客套了几句,李清风让吴理送他回去。
      
      他年纪大了,李清风特意让吴理在他授课期间充当司机接送他。
      
      齐达光上了车,问吴理:“外甥啊,那个小姑娘年纪这么小为什么不去上大学,反而会来道观?”
      
      吴理道:“居士别叫我外甥了,我现在是道门修行中的人,至于小师妹的事,我不能告诉你。”
      
      齐达光“哦”了声:“那她喜欢什么?”说着又连忙补充:“我没别的意思,我只是想知道学生的喜好,和学生打成一片,这样利于教学。”
      
      吴理点头:“小师妹最喜欢看电视剧,前天还因为这事和观主闹了,但是观中不许安装电子产品,所以到最后也没成。”
      
      齐达光听了若有所思的“哦”了声。
      
      ****
      
      眼看齐达光和吴理走远,李清风才问纯一:“这个老师教的还好吗?”
      
      她歪着头想了想:“挺好的呀。”
      
      她歪头的模样真是又美又萌,李清风撇过眼:“认真听老师讲课,如果学的好,有奖励。”
      
      听说有奖励,她眼睛都亮了,抱住他的胳膊:“电视机?”
      
      李清风看着她抱着他胳膊的手:“又没规矩?”
      
      她连忙松了手,期待的大眼睛里亮晶晶的,仿佛有星辰。
      
      ***
      
      第二天齐达光到书房,里面美丽的少女早就到了,端端正正的坐在座位上。
      
      齐达光从公文包里掏出一部白色的苹果手机和耳机递给她:“纯一上课认真听话,叔叔喜欢,所以叔叔特意给你买了部手机,苹果的,大牌子,里面有用不完的流量,可以上网,无论你喜欢看什么电视剧,里面都有。”
      
      纯一眨了眨眼睛,接过手机:“谢谢老师。”
      
      齐达光自从进来眼都没看过别的地方:“叔叔家还有私人影院,你要是想看,晚上叔叔来接你。”
      
      纯一原本在摆弄手机,听了他的话慢慢抬起眼笑了下:“让我去你家?”
      
      她的这个笑很诡异邪性,就好像从一个天上的小仙女忽然转变成了地狱的小恶魔,让人不寒而栗。
      
      齐达光被吓的心中一跳,等再看去,她就已经恢复了原来的样子,拍了拍手,清脆的答应:“好呀!”
      
      齐达光松了口气,安慰自己肯定是看错了,舒了口气连忙敲定时间:“那叔叔晚上十一点过来接你,你记得千万要悄悄的出来。你也知道,你们家观主这个人比较严厉,要是发现你出观,肯定会限制你,到时候你可就看不了电影了!”
      
      纯一连连点头,满口答应。
      
      齐达光看对面人纯美的摸样忍不住的心痒,伸手想去摸她,想了想还是收回了手,笑问道:“叔叔送了你这么一份大礼物,你要怎么回报叔叔啊?”
      
      她想了想,从桌子底下掏出一个布娃娃递给他:“这个送给老师。”
      
      布娃娃很简单,黑扣子作眼,粗线为嘴,身上是黑色的T恤和短裤,却莫名的精致好看。
      
      齐达光连忙接了过来,摸了又摸:“好好,叔叔喜欢!”
      
      ***
      
      中午十一点,纯一放学从书房里出来,见齐修远又等在外面,就对他甜甜的笑:“道士哥哥好。”
      
      齐修远接过她手里的书,冲她眨眼:“小师妹你猜,我们给你准备了什么好东西?”
      
      她歪着头想了想,眼睛里有光:“电视机?”
      
      齐修远差点被她的歪头杀给萌出血,忍不住揉了揉她的头:“对,就是电视机,小师妹真聪明。师父特意让人把电视机安装在你的房间里,七十寸的超薄液晶电视,看起电视来可舒服了,师父还让人装了宽带无线网,你想看什么就可以搜什么。”
      
      她听了果然高兴,跟编贝一样的糯米牙都露了出来,抬腿就往她房间跑,剩下脸色有些僵的齐达光在原地。
      
      房间里吵吵闹闹的,赋闲的道士们都在,见她过来连忙把遥控器给她。
      
      “正好安装完,小师妹快看看。”
      
      纯一很高兴,接过遥控器打开电视,搜了霸道总裁爱上我之逃跑的新娘出来,拎了个蒲团坐在上面看,是标准的鸭子坐。
      
      李清风过来的时候正见她这样,训道:“要坐就好好坐,这样成何体统!
      
      她“唔”了声,连头都没转过来。
      
      李清风拧眉:“长辈跟你说话,你就是这样态度吗?这两天都跟老师学了什么!”
      
      她听了倒是转过脸,脸色有些怪异:“长辈?”
      
      李清风:“怎么?”
      
      “没怎么!”她眨了眨眼睛:“观主叔叔。”
      
      李清风:…
      
      叫三十岁的王福来都是道士哥哥,轮到他就成了叔叔!
      
      道士们本来是要走的,现在眼看李清风被噎的脸都黑了,怕他惩罚纯一,连忙过来打岔。
      
      “观主,今天您出去选电视机的时候,有个女信士过来请您去做法事。”
      
      他果然被吸引了注意力:“问清楚是什么事情了吗 ?”
      
      齐修远“哼”了声:“什么请师父去做法事,她就是来闹事的!”
      
      “闹事?”李清风皱眉:“怎么回事?”
      
      齐修远气道:“就是那个前几天踩我们被子、撕我书、摔乌龟、砸小师妹房间锁的小孩儿的妈,说是她儿子从咱们观里回去,就跟中邪似的大喊大叫,乱砸乱砍,还跪下来一直磕头,直磕的满脸满头都是血。”
      
      说到这里,齐修远翻了个白眼:“谁知道是不是那小子吃错了什么药!可他妈非得赖上咱们道观,说咱们是邪道,砸了三清像前的香炉和供果,非闹着让您去给他儿子驱邪负责!”
      
      李清风听后凝了脸色:“确实不对劲!”召过齐修远出门:“那位女信士的地址你留了吗?”
      
      “留了留了。”
      
      齐修远连忙跟他出去,其他道士也都跟纯一告别跟着出去了。
      
      王福来走在最后,偷偷的跟纯一说:“那个熊孩子砸坏的拍立得,我们修好了,等吴理回来就给小师妹拍照昂。”
      
      她将视线从远去的李清风身上收回来,乖巧的点头:“嗯嗯!”
      
      见她可爱,王福来忍不住也揉了揉她的头才走。
      
      电视里,总裁的母亲为了阻止男女主相爱,找上了女主的家,一边破口大骂,一边指挥着手下大肆的打砸东西。
      
      纯一看了会儿,嘴角缓缓扬了起来,看起来邪恶又美艳。
      
      “聒噪的女人,会被割舌头的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