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7、醉酒 ...

  •   李清风一直巡视了大半个月,期间一切正常,活尸和傀儡似乎都只在齐修远口中出现过。
      
      见自家师父这么累,齐修远也是不忍心,一边帮他穿丝绸质地绣太极图案的法衣,一边劝道:“肯定是那个邪道惧怕师父不敢再出来了!她在暗,咱们在明,全国这么大,谁知道她藏在哪里,这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找到的,师父就别再费力巡视了罢。”
      
      只靠他巡视确实不是个办法,李清风想了想到:“去厨房拿点红豆过来。”
      
      齐修远愣了下:“师父要红豆干啥?”
      
      李清风也没解释:“快去。”
      
      齐修远缩了缩脖子,忙跑去拿了一小袋红豆过来。
      
      李清风拿过袋子,将里面所有的红豆都倒在了地上,双手结印念道:““五雷猛将,队仗千万,统领神兵,开旗急召,不得稽停,摄!”
      
      语毕,地上洒的红豆立刻抖擞着一个个站了起来,却不再是红豆的样子,而是一个个穿着红色甲衣的小人,由一个身穿红盔红甲的小人统领指挥者,蹦蹦跳跳的排成了一个整整齐齐的方阵。
      
      齐修远看的眼都直了:“我的祖师爷哎,这……难道就是撒豆成兵?”
      
      李清风没空理他,对那个铠甲小人道:“出去的时候要注意隐蔽,千万别吓到人,再者,只是探看,不许动手,如果遇到不对要及时撤回。”
      
      领头的铠甲小人“叽叽”两声,双手合十朝李清风作了个揖,然后带着身后的一群红色甲衣小人浩浩荡荡的出去了。
      
      齐修远眼看着那些小人走远,终于回过神儿,“噗咚”一声跪了下来:“师父,求您教教徒弟!”
      
      李清风叹气:“我何尝不想教你,这么多年我费了多少心思,可你连慧眼都开不了,更别提蕴纳灵力,如此,怎么能学的来玄门道法?”
      
      其实这么些年,齐修远也知道,现在再被打击,依旧有些不能接受,抑郁了好一会儿才问道:“那既然有小红人能帮忙巡视,师父您以前怎么不用,还自个儿累了这半个多月!”
      
      李清风解释道:“它们能力有限,有时候遇到障眼法也看不破,带回来的消息不准,甚至可能是对方故意让它们看到假消息带回来,所以不能经常使用。”
      
      说完,他看了看外面,二十四个无量观的弟子都到齐了,一水的素衣白裳,神情沉重的站在院子里。
      
      他就也整了整了衣襟出去,领着道士们到了祭祀堂。
      
      九月二十五是前观主,李清风的师父齐水门的忌日。
      
      这一天,无量观会闭观,并且观内所有的道士都不能外出,需到祭祀堂上香跪拜。
      
      祭堂里只有齐水门一个牌位,下面香案上则放了一个紫金香炉和供品,三瓶二锅头。
      
      只有齐水门一个牌位是因为齐水门就是无量观的开观祖师。
      
      说起来,无量观并不是玄门正派,并且出身还很歪,要细究起来,应也属于邪道一门。
      
      齐水门当年是玄门第一大宗天师府的门外弟子,因为不满迟迟学不到正经东西,于是就盗走了天师府藏经阁里的秘籍出来。
      
      幸好齐水门也是有天分的,学会了秘籍就自立门户,这才有了无量观。
      
      虽然他后来悔恨不已,但因已经种下,果必然而至。
      
      齐水门当年偷来的秘籍一半是正统玄门道法,而另一半则是偏门邪术,齐水门和李清风学的是正统玄门道法,但那另一半的偏门邪术却被齐水门的女儿齐凤娇偷学去了,日渐变的可怕。
      
      她屡教不改,齐水门终于在她十六岁的时候忍痛废了她全身的灵力,将她逐出无量观,就是从这儿他爱上了喝酒,并且专喝二锅头。
      
      这只是其中之一,若干年后,天师府发现追究上门,齐水门交出偷盗的秘籍并自废一身灵力道法谢罪,以求他们能原谅他,从而放过无量观,放过李清风。
      
      因为他创建无量观并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甚至还造福乡里,所以天师府也并没有再追究了。
      
      至此事情终于尘埃落定,而齐水门却郁郁而终,羽化了去。
      
      齐水门这一生虽然有过,李清风却依然敬重他如同再生父母,即使他滴酒不沾,但每逢他的忌日,他都会陪他喝上一杯。
      
      参拜、祝祷、念唱过后,齐修远给李清风倒上了满满一杯的二锅头,紧紧盯着他喝完后,立刻上前搀住他:“师父,我扶你回房间吧。”
      
      李清风摆了摆手:“不用,我这次不晕,可以自己走。”
      
      他面色如常,说话条理清晰,稳稳当当的站了起来,一抬步立刻趴倒在地。
      
      道士们早防备着,在他倒下的前一秒就扶住了他,然后抬着他往四合院去。
      
      他们这边一大群闹哄哄的,四合院深处的一间房子,有人透过门的缝隙在往外看。
      
      吴理从旁经过的时候,被里面的人喊住了:“道士哥哥,发生什么事情了?”
      
      吴理停住脚步,为她解说:“没什么的小师妹,是观主酒量浅,醉酒了。”
      
      纯一道:“这样啊,我想去看看观主叔叔,道士哥哥能帮我把门打开吗?”
      
      自从那夜过后,李清风就把她锁在了屋子里,符咒法器对她没用,就把门窗都锁的死死的,一直关到了现在。
      
      吴理听了有些为难:“观主吩咐过,不能放你出来。”
      
      纯一道:“我只是想去看看他。”
      
      吴理安慰道:“小师妹别担心,观主每次都这样,只要睡一觉就好了。等观主醒了,我帮你跟观主说说,让他放你出来。”
      
      说着冲她挥了挥手就要走。
      
      纯一连忙喊住他:“道士哥哥等一下,我眼睛有些不对劲儿,你过来帮我瞧瞧吧。”
      
      吴理一听连忙转身透过门缝去看她:“怎……”
      
      门缝后面是一双红色的眼睛,仿佛带有魔力,让他一下子就被吸进去了。
      
      纯一看着他:“把门打开。”
      
      吴理木呆呆的应了声,掏出钥匙打开了门锁。
      
      ****
      
      午夜十二点,万籁俱寂,身穿Lolita风格黑裙的少女进了李清风的房间。
      
      他躺在床上,双手交叠放在被子上,平时板正的人连睡觉也板正的发指。
      
      房间里弥漫的精纯灵力让少女的眼睛微微泛红,在月光下精致漂亮的越发像从二次元走出来的人。
      
      等到她依偎进床上人的怀里,那更加浓郁精纯的灵力就像一千只恶鬼丸子一样的诱人。
      
      他醉酒了,应该没有警惕性了吧,她就咬上一口,一小口尝尝!
      
      少女的眼睛已经完全红了,缓缓凑近他的脖颈张开了嘴。
      
      但是还没咬下去,后领子一紧就被人拎起来了,对上了一双清俊的眼睛。
      
      被抓个现行,少女连忙解释:“那个……这个……我听说你醉酒了,很担心你,就过来瞧瞧你!”
      
      他闭了闭眼睛,又将她重新压回怀中,揉了揉头:“乖乖的……别闹……”
      
      他确实醉了,说话还有些大舌头。
      
      少女眨了眨眼睛,从他怀里抬起脸:“我不吃你,把你的元精给我好不好?”
      
      他眼睛半阖,也不知道听清楚了没有,含混不清的应:“好……”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