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节目》卞九欢 ^第14章^ 最新更新:2019-09-20 23:38:0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分不分14 ...

  •   
      第14章
      
      宗青当然可以把积分囤起来,一次换一个大的丑闻。
      
      但是这条丑闻的最后一部分他实在是太好奇了,恨不得立刻就兑换。
      
      他立刻选择了兑换丑闻,并且在大家试图劝解谷菜菜和左丘策的时候不动声色上了楼,去查看丑闻的内容。
      
      如果说韦瑶拒绝潜规则导致被雪藏是开头,韦瑶自杀遗书被焚毁就是终结。
      
      那么在开头和终结之间,一定有什么东西促使了韦瑶自杀,一定有什么关键的信息点。
      
      当然了,也有可能仅仅是长期折磨韦瑶的抑郁症,但是宗青总觉得除此之外还有别的事情。
      
      他走进了房间,反手关上了门,把所有的声音都隔在门外。
      
      手机上的丑闻已经被兑换出来了。
      
      【组合被雪藏两年之后,A最好的朋友终于忍受不了被埋没的恐惧,她接受了那个秘密的交易,在A的酒里下了药,并且把意识不清的A送到了性侵者身边】
      
      【这世上有令人畏惧的罪犯,更可怕的,是屈从与其中的帮凶。】
      
      【严重的抑郁症让A过了三个月才决定寻求警方的帮助,就在警方调查取证的时候,那位挚友站了出来,作证那次关系中A主动要求了关系,在没有得到想要的效果之后又反悔报警。】
      
      房间里一片死寂。
      
      断断续续的争吵从楼下传来。
      
      风声从窗户缝里透了进来。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丑闻的结尾处,清晰地写着:【本条丑闻不会指出事件中任何一个人的姓名】
      
      宗青看到结尾,只觉得身后一阵恶寒,那种冷意几乎要把他彻底吞噬了。
      
      他不由得想起那个女孩空灵澄净的声音,想起她无与伦比的才华与从未缺席的苦难,想起她乖巧的笑容,想起她站在喧嚣的人群里,寂寞地笑着,说:“我啊,再也不想痛苦了。”
      
      再也不想——痛苦了。
      
      她仿佛一张被人撕裂的白纸,无声又空洞地横在那里,像是一道裂痕。
      
      楼下谷菜菜断断续续的哭诉声传上来了,她是个爱哭爱闹爱撒娇的女孩,左丘策越不在乎她,她闹得越厉害,像是得不到糖吃的小孩。
      
      宗青在屋子里沉默地呆了一会儿,这条丑闻给他的冲击太大了。
      
      确实,谷菜菜算不上最漂亮的,演技也只能说是一般般,在成名之前实在是没什么好作品,可以说是德不配位。
      
      可是现在,她也算是颇有热度的小花了,作品虽然质量不高,但是关注度一直很高,又因为漂亮娇俏得到很多男性观众的喜欢,可以说热度十分靠前了。
      
      而这一切,又是她用什么样的方法换来的,宗青都不敢想。
      
      宗青想起她漂亮的面孔、甜美的声音、娇俏的性格,一时间竟然有点难以接受这个丑闻里的内容。
      
      他已经在屋子里待了太长时间,再待下去,大家就要怀疑了。
      
      宗青正要出门的时候,他的手机又震了一下,有一条消息发了过来:
      
      【空口无凭】
      
      【让情侣之间互相爆料可以换取可信值】
      
      【一次攒够五十可信值可兑换此条丑闻的全部证据】
      
      【若可信度不足,二十可信度可换取遗书的电子版,三十可信度可换取视频证据】
      
      宗青把手机揣进口袋,走下了楼。
      
      现在是不仅仅要他们吵架了,还需要他们吵架的时候吵出一些实质性的东西。
      
      宗青一下楼,谷菜菜正扑在洪丽姝怀里哭,左丘策在拿着扫帚扫地上的碎屑,看来是有人摔了个东西。
      
      景意涵也站在一边,但是他属于那种大部分时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太在乎别人的生活关系的那一种。他其实一直在强调大家准备准备就该吃饭了,毕竟还要去找纪南,时间紧迫。
      
      但是谷菜菜已经开始哭了,景意涵实在是插不上什么话,只能阴着脸站在一边沉默不言。
      
      洪丽姝一边拍着谷菜菜的背,一边责备左丘策道:“你这个人,说两句好话能怎么样,你就说两句好听的嘛。”
      
      左丘策那股耿直劲儿又上来了:“我不吃东西会死,不见她又不会死,当然是食物重要一点。谁要她非要和食物做对比。说真的,我妈都没问过我奶粉重要还是她重要,那压根不是一回事。“
      
      宗青:……
      
      这小子嘴毒确实有的一拼。
      
      可是宗青怎么看,都不觉得左丘策是那种单纯情商低的人。毕竟之前他怼景意涵的时候很机灵,后来宗青受伤,他也很照顾别人的感受,再说他打游戏的时候是队长,一直属于照顾大家的那种类型,天知道怎么到了谷菜菜身边就变成又冷又硬的一块石头了。
      
      或许,他对谷菜菜压根就不上心。
      
      之前谷菜菜只要一碰到他皮肤,他就会立刻起排斥反应,炸毛的猫似的厌恶地推开她,对她的靠近分外抵触。
      
      但是无论如何,他们都是情侣,左丘策一定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东西。
      
      宗青想,要兑换到证据,让大众知道韦瑶真正的死因,他需要五十可信度。
      
      如果没有这些实际证据,谁也不会仅凭几个字就相信,一贯甜美可爱的谷菜菜,是害死她最好的朋友的帮凶。
      
      宗青走到了谷菜菜和左丘策中间,说道:“好吧,我知道你们吵架的时候,都很生彼此的气,谁也不想理解谁。要不这样吧,你们两个各自回忆一下,对彼此最美好的回忆,然后告诉我们,好吗?”
      
      景意涵在昨天之前都不怎么认同宗青说的话,但是经历了昨天的事情,他觉得宗青不仅爱他,而且爱他爱得深沉,对宗青的提议非常支持,说道:“对,我觉得这个方法很好,你们都讲一下吧。”
      
      谷菜菜一直想通过这个节目讨好景意涵,从而打入电影圈。景意涵一发话,她也不好一直僵着了,就开始回忆她和左丘策之间最美好的回忆。
      
      谷菜菜抹了一把眼泪,抽了抽发红的鼻子,说道:“是三年前,我们资源还不好的时候,有一次参加了一个活动,正好DK在隔壁比赛。我跳舞的时候扭了脚,主办方根本不在乎我们,韦瑶又抑郁症发作了,团队里所有人都围着她转,没有人来管我。”
      
      她说着,抬头看了一眼左丘策,说道:“那个时候是他过来扶我的,还跟着几个队友一起送我去医院,我连他名字都没能问到,直到后来DK火了,我才知道他就是Z。”
      
      她看左丘策的那一眼,神情十分复杂,那种神色里夹杂着少女萌动的爱,带着少年人特有的对爱的闪躲,可是也带着另一种东西,一种让宗青说不清楚的东西。
      
      谷菜菜要是不说这件事,其他人都不知道原来这段感情埋了这么深、这么深。
      
      洪丽姝很明显被这件事感动了,她抱着谷菜菜,说道:“他说不在乎你,不是真心的,只是气话,你不要在伤心了。”
      
      她一说这件事,左丘策反而傻了。
      
      宗青从他的表情里看出来,他压根就不记得这回事。
      
      左丘策挠了挠头,茫然地说道:“你不说,我都不知道那个女孩就是你。”
      
      宗青本来以为他要说出什么珍藏的爱情故事片段,讲述他如何对谷菜菜动心,万万没想到,他竟然说:
      
      “你这两年整容整得太厉害,我都没认出你来。”
      
      宗青:……
      
      所有人:……
      
      谷菜菜都傻了。
      
      左丘策又说道:“不过那次活动我们记得,我们本来是想去找韦瑶要签名的,我们队里几个人喜欢她的歌好久了,结果送你去了一趟医院,回来人都散了,我们都没要到签名,后悔了好久呢!”
      
      宗青:……
      
      所有人:……
      
      洪丽姝尴尬地清了清嗓子,没好气地推了左丘策一下,说道:“小左啊,你瞎说什么呢,菜菜哪儿整容了,净胡说。”
      
      左丘策的耿直劲儿又上来了:“双眼皮是割的啊。不过割得挺好看的,很自然,我觉得挺好的。”
      
      洪丽姝:……
      
      洪丽姝:“哪儿有说自己女朋友整容的,你这小孩真是的,好了好了,你别说话了,你净会惹人生气。”
      
      左丘策愈发纳闷起来:“整容了变漂亮了,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干嘛做了还要遮遮掩掩,做在脸上唉,做了不就是让大家看的嘛,做好看了不就得了。”
      
      宗青看着左丘策那副耿直劲儿,忽然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也是奇了怪了,左丘策这股耿直劲儿,没怼过洪丽姝,没怼过徐代,更没怼过宗青,就光怼谷菜菜和景意涵了,他不仅怼,他还理直气壮地怼,变着花样地怼。
      
      宗青怎么越看越觉得,左丘策这是故意的呢?
      
      见他越说越远了,宗青急忙说道:“小左,你说说你对菜菜最美好的回忆吧,你看菜菜都讲你了。”
      
      左丘策一拍大腿,说道:“她懂我啊!”
      
      众:?
      
      左丘策特别兴奋地说道:“我当时到处搜集韦瑶的专辑和录音,找了三年都没找全,结果你们猜怎么着?她公司全有!各种现场版录音版,她经纪人全给我了!我们一队的高兴了小半个月呢!”
      
      众:……
      
      你还真是擅长惹人生气啊……
      
      别人感慨左丘策不称职的时候,宗青敏锐地捕捉到了一个点。
      
      左丘策的话很奇怪。
      
      这段回忆,完全不像是两个小情人之间的爱情经历,反倒像是两个公司的交易。
      
      因为左丘策说这些录音都在谷菜菜的“公司”,而且是她的“经纪人”给他的。
      
      这段话乍一听好像没什么问题,但是仔细想想,如果两个人真的是恋爱关系,就算是他欣赏韦瑶超过谷菜菜,那也应该是在谷菜菜家里找到这些资源,经由谷菜菜的手送给他。
      
      可是依着谷菜菜的性格,如果知道左丘策更欣赏韦瑶,那依照她善妒的性格,一定会难以承受,绝对不允许这种事发生,更别说是谈恋爱了。
      
      可是左丘策说这些话的时候,谷菜菜全程低着头,一声也不吭。
      
      也就是说,她经纪人的行为,她是默许的。
      
      可是怎么可能?
      
      宗青说道:“小左,你这话也太拐弯抹角了吧,你想说你从菜菜出道就喜欢她就直接说嘛,非要拐弯抹角说她的组合,其实你找那些音频还不是为了找菜菜。”
      
      洪丽姝说道:“就是,你就直接说,你对菜菜最美好的回忆,你别非扯这些有的没的。”
      
      左丘策沉默了。
      
      房间里进入了一种诡异的死寂状态。
      
      半晌,左丘策盯着谷菜菜的脸,颇为为难地说道:
      
      “其实你双眼皮割得挺好看的。”
      
      宗青:……
      
      众:……
      
      房间再度陷入死寂。
      
      就在这时,宗青感觉到手机震动了一下。
      
      【已获得十五可信度】
      
      【请嘉宾再接再厉,攒够二十可信度就可兑换一份证据】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