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因新帝登基不久,朝中事务繁杂,一年一度的秋狩推迟到了十一月底才进行。这样一来,围猎便与与十二月中的冬祭挨在一起,忙坏了鸿胪寺和礼部的官员。
      
      官任鸿胪寺少卿的谢临风自然也忙得脚不沾地,已经数日未曾归家了,便把四岁的儿子谢朝云送到了英国公府交给爹娘看管,毕竟父子两家只有一墙之隔,来往也十分方便。
      
      这日天气晴好,雪都化了,阳光下尘埃浮动,空气透着几分慵懒的意味。
      英国公谢乾下了朝,换上一身常服,与梅夫人一起启蒙长孙写字。谢朝云年幼,又天□□玩,简单的‘一’和‘二’写得歪歪扭扭的,如同蚯蚓横爬,看得谢乾直皱眉,严厉斥责:“坐端正,背挺直,腕子悬好!”
      
      谢朝云哆哆嗦嗦悬腕,累得龇牙咧嘴。梅夫人看了丈夫一眼,拢了拢鬓发道:“孙儿还年幼,慢慢来便是,这么着急作甚?”又嗔怪:“临风忙也就罢了,怎么淳风也总不见回来?”
      
      谢乾捉住谢朝云的腕子,一边教孙儿描摹一边回答:“今年乃多事之秋,先帝丧期未过,围猎之事本该暂且搁置,可偏偏夏中突发旱涝,年末又赶上雪灾,朝中士气低迷,朝臣这才上谏天子借围猎和冬祭来挣耀皇威。老八身为羽林长史,要负责提前开道、清理猎场之事,时间久些也属正常,少不得过两日便回来了,到那时再接宝儿与阿霁一并随行。”
      
      何公公昨日传了皇上口谕,点名永乐郡主谢宝真和英国公府的三个儿子随行围猎——三个儿子,自然也包括前些日才进门的九郎谢霁。
      
      梅夫人抿了口茶汤,蹙起秀丽的眉道:“皇上的耳朵倒是灵敏。”
      谢乾握着孙儿腕子的手一顿,‘嗯’了声道:“皇城脚下无秘密,英国公府收养义子之事,传到圣上耳中只是迟早的事罢了。”
      
      一想到谢霁是那个疯女人的孩子,梅夫人就如鲠在喉,心中说不出的不痛快,凉凉道:“我看圣上兴许察觉到什么了。谢家基业走到今日实属不易,夫君何故为了一个失踪了十一年的孩子铤而走险?若是哪日咱们藏不住他了,是福是祸都未可知。”
      
      “当年事发时阿霁才四岁,如今十一年过去了,谁还能认出他是谁家后人?即便认出来了也无甚大碍,当年风波平定,早已换了天下了。”往事沉重,谢乾也无心再教孙儿练字,松了手复杂道,“何况,谢家的基业也有阿霁的一份。”
      
      “好罢,你们谢家的债谢家来偿,只是莫要连累宝儿。”这些天,夫妻俩因为谢霁之事没少吵架,现在事已成定局,再拌嘴也无甚意思。梅夫人放下茶盏,换了话题,意有所指地说,“猎场未曾婚配的皇孙贵族那么多,我看圣上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谢乾明白她是在担心皇上想借女儿联姻之事,宽慰道:“我谢乾只有这一个女儿,绝不送她入宫为妃为后,凭谢家三代的累累战功,圣上不至于这点情面都不给。再者,宝儿还小,谈婚论嫁言之过早,夫人多虑了。”
      
      “……祖父,孙儿想去踢毽子。”谢朝云一双眼直往窗外瞟,屁股如坐针毡般扭动不安,可怜巴巴地打断二人谈话。
      谢乾正没了耐性,闻言沉下脸道:“不可。我谢家的子孙皆堪负大任,从不做踢毽子这等幼稚之事!”
      
      话音刚落……
      “阿爹!今日天气好,我可否能去后院踢会儿毽子?”窗外,一身真红窄袖短袄的谢宝真从窗台下冒出个头来,顶着一层金色的阳光,娇俏问道。
      
      谢乾当即大手一挥,应允道:“去罢!南厢房的漆花柜子里有几只孔雀羽毽子,去挑个自己喜欢的!”
      窗外的谢宝真双眸一弯,欢呼一声走了。
      
      谢朝云很委屈:“祖父~”
      还未开口撒娇,就见谢乾一张黑脸仿若乌云悬挂在面前,沉声说:“宝儿姑姑可以踢,你不行。练字!”
      
      谢朝云:“噫呜呜呜……”
      ……
      
      谢宝真喜欢去西苑踢毽子,那儿僻静宽敞,可以任意玩闹不受拘束。
      少女的笑声清脆,翠羽毽子一起一伏。紫棠踢了难度颇高的个花样,抬脚一顶,将毽子传给谢宝真:“郡主,接着!”
      
      阳光给园里的翠竹和枯树镀上一层暖意,谢宝真挽着袖口提着裙边,脚尖灵活一勾,便将那飞来的毽子勾住。因这只毽子是新的,踢起来不太顺脚,她没控制好足上力道,眼睁睁看着那毽子飞过墙头,掉到翠微园的院子里去了。
      
      黛珠和紫棠提着裙裾跑过来,徘徊在墙边张望,两人对视一眼,皆是惋惜:“啊……掉进去了。”
      “捡出来便是。”说着,谢宝真伸手准备推门。
      
      “郡主不可!”紫棠快步挡在谢宝真面前,看了眼门上‘翠微园’的牌匾,咬唇欲言又止。
      “为何不可?”谢宝真眨着眼问。
      
      黛珠没紫棠那么多小心思,解释道:“郡主不知,这园子现在有主了,住的是新来的九郎。”
      子光叔父的儿子?
      见两个侍婢颇有顾虑,谢宝真疑惑道:“就算住了人,也还是我谢家的地方,我为何不能进去?”
      
      虽然五哥说过,以后尽量少和九哥接触,兄妹俩无血缘关系要懂得避嫌……可进去和他道个歉总不算逾矩罢?
      
      先前误会谢霁是私生子,以至于对他出言不逊,谢宝真一直心怀歉疚。虽说这两天他们也曾同席用过膳,但大多时候都是阿爹在对谢霁嘘寒问暖,自己和阿娘沉默不言,并没有机会开口,索性借此机会进去和他赔个不是。
      如此想着,她已越过紫棠推开了大门。
      
      一股凉风卷地而来,窄小的院落空荡荡萧瑟得很,冷得谢宝真一哆嗦。
      她迈进院中,四处环顾一番,方搓了搓手臂嘀咕:“这儿怎么这么冷清……”阿爹不是挺看重他的么,怎会让他住这样的地方?连个服侍的人都没有。
      
      身后的紫棠忙跟上来,有些紧张道:“郡主有所不知,并非咱们谢府苛待,这处房子是九郎自个儿选的,国公爷和五郎送了很多吃穿用度的东西过来,全被九郎堆在屋里,极少取用。而且这位九郎脾气孤僻古怪得很,不喜旁人靠近,听闻还会打人的……郡主,您还是在外头等着罢,奴婢给您捡回毽子便是!”
      
      谢宝真回想起初见之时,自己威胁那哑疾少年‘不许靠近主院’的话,心想:他该不会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挑选了如此偏僻的住处罢?
      不由心中愧疚更甚。
      
      “他会打人?”回想起少年总是面带微笑的模样,谢宝真有些怀疑紫棠话语的真实性。
      说得太入神,谁也没留意到一个人已悄无声息的从墙边走来。
      
      直到此人到了身边,谢宝真才发现他的存在,不由吓出‘啊’地一声,连连后退了两步才站稳身子,瞪着湿漉的眼睛惊魂未定道:“九……九……”
      一声‘九哥’到底没叫出口。
      
      苍白单薄的少年立于阳光下,依旧一身白衣,更显寂寥安静。他并不介意谢宝真的失礼,只从袖中摸出一只华丽的孔雀翠羽毽子,掸了掸上面的灰,这才将其递到对方面前。
      少年微微侧首,弯着眼睛展开一个安静的笑,一如初见。
      
      这样温和无害的少年郎,怎会打人?
      按捺心下的疑惑,谢宝真迟疑着接过少年掌心的毽子,软声说了句:“谢谢……”
      
      一低头,看到了少年的手。几日前那手背上的伤痕已经淡了不少,结着暗红色的痂,但掌心却又多了一道很深的新伤,似乎是什么利器所为。天冷干燥,伤口难以自愈,仍旧是新鲜渗血的紫红色。
      
      察觉到了谢宝真的视线,白衣少年垂下眼,不动声色地蜷起五指垂下,试图将手藏进宽大的袖子里。
      这样一个少年,又瘦又哑,身上总是新伤叠旧伤,也没有人替他包扎伤口。也不知怎的,谢宝真下意识去拉他的手腕道:“你这是怎么回事……”
      
      话还没说完,那谢九郎眸色微变,迅速抽手推开了谢宝真的触碰。他这番抵触的动作着实来得太突然了,谢宝真踉跄一番,墩地朝后跌去——
      动作发生在电石火光的一瞬,紫棠和黛珠根本来不及反应,谢宝真已跌坐在地上。
      
      尾椎骨一疼,杏粉色的新罗裙也沾上了不少尘土,谢宝真的掌心因撑地擦破了皮而火辣辣地疼,她却全然不觉,只呆呆地仰首看着前一刻还在微笑、后一刻就将她格挡在地的九哥,全然一副‘从来没有人敢推我你竟然推我’的震惊和委屈。
      
      短暂的茫然过后,她咬着唇,而后慢慢湿红了眼圈儿。

  • 作者有话要说:  宝儿(愤愤记录):某年月日,九哥家暴我!
    谢霁(十分心慌,强作镇定):……宝儿要什么都可以,撕掉这一页如何?
    感谢在2019-12-01 21:03:33~2019-12-03 21:47:2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百里透着红、洛言无声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